• 第十七章 从青丝走到白发(1)

    更新时间:2016-12-14 12:35:07本章字数:3169字

    吃了午饭闲着溜达的时候,仝鑫接到公司的一通电话,突然决定明天要出差。

    仝鑫一脸为难地看着我,有些不舍。

    “出差就出差呗。”我轻松地说。

    “好长时间呢。”

    “几个月啊?还是几年?”我漫不经心地问。

    豆豆插嘴:“还是一个礼拜?”

    “说不准。”仝鑫焦虑地摇头。

    我提醒着:“那你可得多带几件衣服,现在的天气,变化很快,有时候是夏天有时候是春天,如果还要秋冬的衣物,我可以给你邮过去或者你从当地买。”

    “可能得四五天。”仝鑫考虑了半天说。

    我扶额,大哥,就这么两天你刚刚至于像生离死别吗?!我都做好你走个三年五载的准备了,原来才是三五天!

    “小别胜新婚。”豆豆偷笑道。

    我看到仝鑫的蔫样,突发好心地安慰他:“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可是我们已经分开了这么久。”他低声叹息道。

    我一阵心软,少了根神经地问他,“你这么舍不得我?”

    豆豆捂着眼怒吼:“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打情骂俏?!”

    最开始时是我和豆豆勾肩搭背在一起走着,仝鑫跟在我身旁,现在他一把揽过我,牵着我的手,讽刺豆豆:“不想误伤,你最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豆豆抓狂:“你这是卸磨杀驴。”

    我微微笑着,对着豆豆做打招呼的姿势说:“hi,驴。”

    话说出口,突然感觉这个句式这个手势这个情形很熟悉。

    仝鑫眼眸一亮,抿嘴笑我。

    我突然想起为什么熟悉,同样的手势再次伸向仝鑫,想恶作剧一次,仝鑫把我举向他的右手拦住,嘴型对着我:“hi,猪。”竟然和他想起同一件事,有着同种默契。呵呵,对于我而言,想整人反而被整,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

    为了安抚豆豆受伤的小心灵,也为了证明豆豆还是一头有利用价值需要保留的“驴”,仝鑫一边诚恳地表达对豆豆的大恩不言谢,一边开车送我俩回学校,今晚我还是会陪豆豆在她宿舍里住的。

    到了学校大门,仝鑫把车停下,开口请求豆豆:“江豆豆,我和你说了这么长时间的好话了,咱商量个事呗?你自己先爱去哪玩去哪玩,等到晚饭时间我还请你吃饭,现在给我俩留点独处的时间,吃完晚饭保证把涵涵借给你。怎么样?”

    “你这是借,晚上是还!怎么这么有主人翁意识呢?!”豆豆伶牙俐齿地争论。

    我抬腿下车,给他俩留下争论的空间。

    江豆豆扬长而去,我们分道扬镳,不过她撂下话:“晚上吃饭的地方我要挑,我想吃什么你们俩必须作陪,到时候开车到我宿舍楼下来请我!”

    仝鑫锁好车,跟过来。

    我总是对校园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怀,比如当初上高中时,压抑的学习生活让很多同学口口声声地说毕了业后再也不来这破地了!简直是虐心,待在那里的一分一秒都是煎熬。而我即使是高考前的一个月,都满心欢喜,怡然自得,别人觉得枯燥的校园生活在我眼里是那么多姿多彩。校园里的空气最为纯净,这里的生命都很鲜活,当初最想干的事是在大学时代谈一场不分手不受阻挠的恋爱,没想到那个人突然走了,四年来我形单影只地逛着校园,今天领着他来这,算是弥补当初的遗憾了。

    他主动拉起了我的手,慢悠悠地说:“上一次来时,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现在终于名正言顺了。”

    “上一次都是你问一句我答一句,很多地方都没和你介绍。看这条林荫路,树影斑驳,阳光穿缝洒落,是我最爱的一条小路,也是我们学校最浪漫的一条小路。”

    “两边路沿上坐着的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吧。”仝鑫笑着说。

    “对啊,要不说这是最浪漫的小路呢,这的树荫刚刚好,好多小情侣都来这相互依偎的聊天,看书,听音乐,或者,”我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说着,“在这最容易看见接吻的。”

    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里,没有夏日的燥热,雨过天晴的空气里带着泥土的气息,斑驳的光影,比电影特技里出来的效果还要动人,仝鑫目光柔和地望着我,低低的声音说着:“太美好了,这个时候很适合接吻。”

    我觉得脸有些发烫,默不作声,牵着他静静地走着,而我的眼睛环顾着四周的小情侣,默默数着,看到十对我就主动亲他。

    我的眼睛左顾右盼,腾出来的一只手悄悄比划,默念着:“一对,两对,三对,四对,五对,唔。”

    在一个凹进去的路边,仝鑫松开我的手,拦腰抱住我,急速地旋转到了这个较隐蔽的地方,唇轻轻地附上我的唇,我都懵了,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闭着眼专注地吻我。

    呼吸急促不安,他很笨拙地吻我,我也不知如何回应,能迁就的只是仰着脸凑近他。

    第一次的吻是生涩的,他睁开了眼,我含羞带怯地望着他。

    这时我才张开紧闭的唇,低着头娇羞又带些紧张兴奋的语气:“初吻没了。”

    他一脸潮红,清了一下嗓子,柔声道:“要不要我还你?”

    “啊?”我一头雾水,惊得张大嘴巴。我没听懂,初吻不是两个人的事吗?我刚刚和他接吻,我的初吻没了,也证明他的初吻被夺走了啊,“要不要我还你?”怎么还?

    “刚刚是我主动呀。”他边说着边换了个姿势,歪着头看向我,当我看清他眼睛里的促狭时,已经晚了,这次不再是蜻蜓点水只是嘴唇表面的相碰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舌吻吧,我张着的唇让他很容易长驱直入,他挑逗着我,灵活的舌头追逐着我的小舌,口齿留香,清新的甜味,我很喜欢吃甜食,舔着他的舌确定一下究竟是什么味,他似乎察觉我在回应,更加放肆,我的肺活量可不及他,尝试着推舌而出。

    我有一瞬间觉得这样做似乎哪里不对劲,后来突然明白,这种熟练的接吻技巧以及互动方式是放纵且放荡的,竟然被两个人都羞涩到骨子里的人自发带动了。

    “唔,不许咬我嘴唇。”我睁开眼睛推开他制止。

    至于那么卖力气吗?他额头上都出现细密的汗珠。

    他停了下来,涨红的脸,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平静了一下喘息声:“喜欢吗?”

    “甜的。中午你没吃甜点呀!”仝鑫不喜甜食,每次的点餐我是对着甜点大快朵颐,而他只负责看着我吃。

    “是口香糖。”

    “什么味的?我没闻出来?”

    仝鑫不知道怎么突然间扯到吃上来了,他戏弄地说:“要不要再闻闻?”

    我拉着仝鑫走出那个凹形区域,“你给我两块吃不就好了吗?不会被你吃完了吧?”

    仝鑫无可奈何地说:“给你留着。”

    我暗自笑着,这就是和正直的人打交道的好处,彼此都羞赧的事情他不会重复问你,当我紧张的时候就喜欢犯一下傻,岔开话题,他也很顺从地被我引导着走出了那个“喜欢吗”的问题了。二十多岁的我第一次感受到接吻的感觉,我想很不着调的形容一下舌吻,说白了就是一顿乱啃啊,然而内心中身为女孩的柔情蜜意肆意弥漫,表面平静的我其实心都快跳出来了,和自己爱的人亲吻啊,仝鑫,我是喜欢的。

    我心中的小烟花砰砰砰绽放着,咧着嘴傻笑,他的掌心潮潮的,不动声色地瞄他一眼,看看他的神情,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家伙实际上也紧张啊!

    为了缓解我自己的紧张情绪,我开始调侃他,仰着脸望着他:“额头上的细汗没啦?你穿的很厚吗?”

    他向来对我没招,每次都是被我捉弄得面红耳赤的,嘴巴微微一斜,眼神里有些轻蔑,轻慢地嘲笑我:“这么大了初吻还在,好丢人。”

    “你是嘲讽我吗?”我冷眼旁观。

    他鼻子里轻哼一声。

    我突然涌出一阵酸意,我知道国外都是很开放的,很多礼仪见面亲吻像我们国家的握手一样平常,他的初吻早就丢得十万八千里了吧?!

    郁闷的表情在我脸上显现。

    他憋笑着看我:“怎么了?”

    我有些气鼓鼓的,举起和他牵在一起的手:“这还是我第一次和男生手牵手呢,很落伍吧?!从火星上来的吧?!”

    他慢慢悠悠地说:“那我估计也来自火星。”

    “你也是初吻?”

    “不然呢?”

    “就知道!看你笨拙的样子!”我忍俊不禁。

    “谨遵教诲,我会多加练习,毕竟熟能生巧。”他目视前方,嘴角一丝坏笑。

    我斜着眼睛看他,他是在调戏我?

    我恶作剧般地用力夹他的手指,搞着小动作,我的手指也是公认的白净柔软细长,小女子特有的纤纤玉手,只是小,他的大手比我的手指大上一个指节,我对他施加的力道根本不够让他感觉出一丝痛痒,而他稍微用力地握紧,就痛得我龇牙咧嘴地求饶,“要断了。”

    我甩着我的手指头,对着透过树叶的阳光看,大惊小怪道:“是不是给我夹肿了?”

    他拿着我的手举到他眼前,拨动着我的手指头:“我没用力呀,还能动吗?”

    他拿着我的手指头玩,自说自比划,“来,比划一,很好,比划二,真棒,六呢,也比划出来了,真聪明。”

    幼稚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