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从青丝走到白发(2)

    更新时间:2016-12-15 12:36:39本章字数:3722字

    我抻回自己的手,不和他手拉手了,跨上他的胳膊,他个子高将近我一头,我这样挎着他又有安全感走路还省力气。

    我俩嬉闹着走着,我管看他,他管看路。拿着篮球从远而近走来的一行人,我近视眼却不戴眼镜,而仝鑫突然驻足。

    “清涵。”

    队列中认知站了出来,我这才看清楚有他,一身运动装扮,手里托着篮球。

    “认知。”我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认知的目光扫视着我和仝鑫,眼神中有些落寞,转而又恢复了这个男孩的阳光本色,他客气的和仝鑫打招呼:“鑫哥。”

    我挎着仝鑫臂弯的胳膊被仝鑫放下,他的手搂住我的肩,彬彬有礼地回应:“认知。”

    “干嘛去?”我主动问向这个看起来有些拘谨的男孩。

    “哦,学生会组织了篮球赛,我得过去看看。”

    “那快去吧。”我笑盈盈地说。

    “那我走了,再见,鑫哥,清涵姐。”

    “清涵姐”,这是认知第一次和我叫出我一直希望他叫我的称谓。但是他突然叫出时,我仍禁不住一颤,“再见。”

    认知拿着球跑了,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亲爱的少年,姐姐希望你也能和那纠缠你良久的没有结果的情愫说再见。

    仝鑫重新牵起了我的手,他用拇指轻轻地摩擦着。

    “你和他一起吃过饭吗?”

    “吃过。”

    “你和他去看过电影吗?”

    “看过。”

    “你和他一起去游玩过吗?”

    “去过。”

    “你和这个孩子在一起做了这么多事,我都没有呢。”这个男人轻轻叹气着。

    “我和他一起吃过饭,但依旧不知道他是否喜欢吃甜,我和他一起去看过电影,即使有动情处也不会依偎在他的肩,我和他一起出去游玩,爬山时路很陡,我也避免他牵我的手,我和他参加的这些活动,几乎都有别的同学在场,我也和其他男生吃过饭,游玩过,但那只能叫‘在座有男生’,从未留情与人纠缠。”

    “夏清涵,我爱你。”

    耳边淡淡地飘来这么一句,让我恍惚觉得听错,脱口而出:“什么?”

    这个男人臊红的脸,闭嘴不言。

    “再说一遍,我没听清,你说什么了?”

    “我说我会陪着你把小情侣之间要做的事都做一遍。”他坦坦荡荡地说。

    “小情侣之间要做什么?”

    “吃饭,看电影,游玩,逛街,牵手,拥抱,亲吻,所有的所有,总之,今后由我来陪伴。”

    我拉着长音,若有所思的,“嗯,不过……”

    “怎么了?”

    “我有那么多小伙伴,很喜欢和我一起玩,如果你霸占了我,她们会找你火拼的,一个江豆豆就够你受的。”

    “她得对我态度好点,否则我都不批条。”他霸道地说。

    我若无其事地提醒他:“你明天出差是吗?”

    没办法,我就是一个喜欢拆台的人,仰头看天,装作看不见他愠怒的脸。

    把豆豆叫下来一起吃了晚餐,他把车开进校园,送我和豆豆回宿舍。

    豆豆敲着他的椅背问:“用不用我把涵涵还给你,你明天就要出差了,是不是缺个打包行李的?”

    我白了江豆豆一眼,她选择短暂性失明。

    仝鑫一边默默地把车停稳,一边说:“我倒是想啊!”

    “您呐,边去吧!现在就想奴役我家涵涵啊?!”

    她终于说了句比较中听的话。

    “我是想把她一起打包带走。”

    我推开车门下车,为了免耳膜受到江豆豆的贱笑声波冲击。

    仝鑫也跟着下车。

    “你下来干什么呀?快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到了后给我发个信息。”

    江豆豆拉住我,往宿舍楼下的空地前看,一对对的小情侣难舍难分卿卿我我。

    “哎,学学人家都怎么依依惜别。”江豆豆就是话多。

    仝鑫抿嘴笑着。

    “我先回宿舍开门,熄灯前上来就行。”豆豆转身就走。

    我朝仝鑫站着的方向几步走,揽着他的腰抱着拍拍后背,“晚安。”

    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环上我的腰,我就躲开了,仝鑫收回还像半环着的姿势的手,不甘心地问:“就这?”

    “我上楼了啊,开车注意安全。”我笑嘻嘻的。

    “你真该和人家他们学着点!”他指着空地前的树影下的情侣们,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转身往楼里跑,登上台阶后回望了他一眼,他还在驻足看着我,我摆手示意他回去,他笑着望着我不动,低头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我的手机出现了短信提示:“当你回头时我希望你一直见到的是我,而不是我离去的背影。”

    仝鑫低头看着我发过去的短信,“我落了一件东西。”

    他再抬头时,我已经冲到他面前。

    我跳着勾住他的脖子,他手忙脚乱地抱住了我,我凑近他的耳朵:“转一圈。”他这才回神,站稳住脚步,将我紧了紧,抱着我旋转。

    两圈过后被他还攥在手里的手机硌得背疼,他勒我勒得也太紧了。

    “好了,放下放下。”

    我挣扎着让他停。

    他显然还在发懵,“落下的是什么?”

    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我转身离去。

    女孩看到男朋友在楼下等候,惊喜地跑过去抱住他,被男朋友抱着旋转一圈,然后再在自己爱的人脸上落下一个轻吻,这个举动是最让我动情的情侣间的小举动,当初如果我在宿舍楼下看到这样的小情侣,都忍不住多看一眼,心里默默地给人家送一句祝福。

    而我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真的叫梦想成真,因为,仝鑫,你是我唯一代入过的男主角。

    我一路小跑冲到江豆豆宿舍,和她这蜗牛般爬楼速度的人正好前后脚。

    “这么快?!”

    我平复着爬楼导致的气喘吁吁的呼吸声:“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情侣。”

    “合着你们这是老夫老妻了呗?”

    我坦然地回答:“反正从他情窦未开时我就认识他了。”

    豆豆撇着嘴,“那你还让人家那么难追!”

    我真的委屈得不行:“我这还叫难追?我不收人家的礼,花也没收过,电影也没陪着看过,而且至今都没听到过人家大声的说一声‘夏清涵我爱你’!”

    我苦笑地解释,豆豆却哈哈大笑:“你收到的是人家的心!那些小恩小惠的你放眼里吗?!专拣无价的!”

    她帮我拿了一张新床单铺在了她舍友床上,她打理着床,我出去洗漱。

    还没洗漱好就听到她从宿舍里拍着床狂笑。

    “矜持点,矜持点,把狼都招来了。”我端着盆进来,善意地对她稍作提醒。

    江豆豆举着手机给我看:“有人宣示主权了,估计你的手机马上会收到电话。”

    手机震动的嗡嗡声,我一边拿着豆豆的手机看,一边接通自己的电话。

    王康凯叫嚣着:“视频视频!”

    梦茹姐笑着插嘴:“恭喜呀,恭喜呀,有情人终成眷属。”

    透过豆豆的手机我看到了一条发布在空间和朋友圈的消息,一个心形,配图一双十指相扣的手。仝鑫发布的,时间,五分钟前。

    我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些:“视频干嘛?在豆豆宿舍呢,没空和你视频。”

    他们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仝鑫呢?”

    我:“他回家了啊!”

    “确定关系了都不告诉我们?!”

    我:“这是个意外,不过你们知道的也够早的了。”

    康凯:“什么意外?!这就是注定!我和你嫂子都打赌了,说你们俩在今年一定会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梦茹:“是我和你姐夫打赌,你们俩半年内一定在一起。”

    康凯:“你是我妹妹的嫂子。”

    梦茹:“你是涵涵的姐夫!”

    我:“要不你俩先打一架,然后确定好关系了咱们再聊?”

    梦茹:“可算不为你俩操心了,早该这样。”

    康凯:“他俩闹来闹去最终肯定是在一起,操心什么?”

    梦茹:“那是谁天天从我耳边念叨涵涵什么时候能够回头呢?怎么帮帮他俩呢?!”

    我:“亲爱的哥哥姐姐,你俩先聊,我挂了啊,我这又来电话了。”

    我默默地挂了电话,电话费不应该是这么浪费的。 

    我打开自己的手机空间和朋友圈,“江豆豆,仝鑫让你拍的合影你就是拍的我俩这双手吧?”

    “你看我拍的多有意境!”

    “那你能不能别装模作样地还让我俩笑一笑,凑近一点?!浪费感情,早知道我当时就多苦恼一会儿了。”

    “还不是看你笑得勉强才只拍手的?!人家仝鑫笑成一朵花了,你从那皮笑肉不笑的!”

    我没空理她,看着评论傻笑,认识的高中同学都是一水的评论:“你和清涵成了?恭喜恭喜啊!”

    空间里也有些陌生人在评论:“你朝思暮想的那个姑娘?什么时候见见真人啊!”

    江豆豆:“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温柔漂亮,聪慧善良吗?!”

    陈西欧:“我去!终于捅破这层窗户纸了!请客!”

    梦茹姐:“是不是有我捧花的功劳?”

    王康凯回复梦茹:“如果仝鑫没出国,也说不准是我们接他俩的捧花呢!”

    我悠哉地躺在床上,“豆豆,咱们关系这么好,你那么说我,我觉得很难接受。难道你就知道我这么一点优点吗?!学的那些语文知识哪去了?!你应该再多评论几条,比如说她不就是清水出芙蓉吗?!不就是端庄又贤惠吗?!不就是温婉大方吗?!不就是耀目到让人失神吗?!”

    “要不我把手机给你,你以我的口气自己评?”

    我大度的手一挥:“算了,下次记着就行。”

    我不担心江豆豆被我伤害,因为我俩早些年一直都是这样没皮没脸地混在一起,好朋友吗,就是你吹捧我,我吹捧你,你嘲讽我,我嘲讽你。

    豆豆神经地大吼一声:“仝鑫开始回复了!”

    吓了我一跳,不过我也拿着手机看他的回复。

    回复高中同学:“谢谢,到时候请你喝喜酒。”

    回复我不知道的陌生人:“嗯。回国后找我来玩,我会带她一起去。”

    回复江豆豆:“别和她说太晚的话,让她早点睡。”

    回复陈西欧:“出差回来一定请。”

    回复康凯哥:知道就好。

    我傻笑着在他的朋友圈中评论了一个心形。

    一分钟后,收到回复:你昨晚睡得不踏实,今天中午也没休息会,早点睡,别和江豆豆聊太晚,晚安,好梦。

    一群认识我俩的能看到我俩聊天内容的狐朋狗友们评论:你怎么知道她昨晚睡得不踏实?!

    我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昨天晚上下雨雷打得太响了,每次打响雷就睡不好觉,总被吵醒,难道你们那里都没有下雨吗?

    陈西欧回复清涵:我貌似和你在一个城市,只不过昨晚我们这里没下雨,是清晨下的雨,而且,没打雷。

    然后,我把陈西欧拉进了黑名单。

    豆豆笑着让我看仝鑫回复的话:“你看,人家是想和你步入婚姻殿堂的,这家伙刚刚名正言顺的恋爱第一天,就想着请别人喝喜酒了。”

    仝鑫啊,我不仅想和你步入婚姻殿堂,我还想和你从青丝走到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