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此“仝鑫”彼“同心”(2)

    更新时间:2016-12-17 12:39:07本章字数:3223字

    我很奇怪我说的话有那么不靠谱吗?放在以前只要是个男的给我打电话,莫文思这个八卦精都会盘问半天,但是我正儿八经地说了这句话后,她俩却都散去了,各自去整理自己的行李。

    “不过说实话人精神了很多。”

    我惊讶于她俩口中的变化,拿着镜子端详了端详,有那么夸张吗?还是说,是因为我知道仝鑫已经出差回来了,今天下午就到,所以喜上眉梢?

    其实和他聊着天,让他出差回来后好好从家里睡一觉,不用来学校找我。但是他想和我一起吃晚饭,我是心疼他的劳累,如果他不累的话,那他来就来吧。

    我发消息过去,“要不今天带你认识认识我大学室友?”

    仝鑫回复:“好啊,你选地方,你们都喜欢吃什么?”

    我高声阔喊:“大米,思思,今晚想吃什么?有人管饭,随便说!”

    思思从上铺的床帘上探头探脑:“你请客呀?那太好啦!我早就想念食堂的麻辣香锅了。”

    “我和思思毕业都走了,现在到了这个城市还真算是到了你的地盘了呢。你请我们合情合理。”

    “是是是,”我应答着大米的话,脸上虽是不屑,但内心却是实打实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想吃什么?随便说,不过,尽可能的不要选五星级的,呵呵呵。”

    “你这话是可以选四星级的?”大米追问。

    “那你自己付账好了。”

    “我赞同!大米呀,你这种富家千金不知道我们平民小户人家的苦,我们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及你一顿饭的,而且我实习后才知道,挣钱原来是这么的不容易!”思思哭穷。

    “滚吧你!你一个月的生活费不及我的一顿饭?我一顿饭管饱六七块钱,你一顿饭呢?!你说咱俩谁花在买吃上面的钱多?你天天嚷嚷着减肥减肥,晚上刷了牙还要多吃一个苹果。涵涵也是隐形的富豪,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够可以的,是不是啊涵涵?”大米挑眉看向我,前段时间我父亲负责了我的生活费,这件事她知道。

    “我是用在吃饭上的钱比较多,你呢?三天两头买衣服!一个月买的衣服快是我一年买的数量了。”

    不见就想,见了就吵,我几乎不劝和,毕竟对她俩的相处模式已经习以为常了。

    “吃什么痛快说,还等着报菜名呢!”

    大米和思思回归正题,巴拉巴拉地说了几个菜名,这才反应过来,“给谁报菜名?”

    “男朋友啊。”我波澜不惊地回答。

    “谁的男朋友?”

    “我的。”

    “呵呵。”她俩又统一阵营嘲笑我了。

    我听着大米在我面前和沈阳打电话:“晚饭啊,不能和你一起吃了,涵涵男朋友请我们吃饭,对,夏清涵,夏清涵和她的男朋友请我们吃饭。”

    我插嘴:“你不是不信吗?”

    大米把手机离开耳边,对着我:“我当然不信,我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说给沈阳听的。”

    我抚平心中的怒气,好,李晓米,等晚上回来后看我如何反击!

    大米和思思选的菜肴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餐厅,看了看已经下午五点了,提醒她俩可以结束午睡收拾收拾去赴约。

    仝鑫下午两点多到的家,我让他直接从家到餐厅,估摸着我们快走到时,提前点好菜等着我们,毕竟,这个时间点吃饭的人很多。

    五点半左右时,思思和大米互相称赞着对方的衣服,“去见涵涵男朋友咯,”然而她俩的语气还是没有一丝相信的意思。

    我们三个走着,她俩唠叨我:“涵涵,你男朋友呢?”

    我恰好收到仝鑫的短信:“刚到餐厅。”

    听到了拿腔捏调的一声:“哦。他怎么不来接你?”

    “他是说来接咱们,可是路上堵车了,就这么两步路,我觉得咱们走过去就行,他提前去订餐了。”

    “哦。”又是怪声怪气的一声,分明包含着“编的还挺真”的潜台词。

    我看到了仝鑫停在外面的车,紧走了几步去找他。

    莫文思和李晓米勾肩搭背地出现在仝鑫面前时,仝鑫面带微笑站起来相迎,我已经站在仝鑫身边,看大米和思思面面相觑。

    她俩立马端正身姿,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先是羞赧地一笑,然后换成了眉眼里满是讥诮看她俩闹笑话。

    仝鑫谦和有礼地向她俩伸出手:“你们好。”

    她俩明显还处于震惊状态,突如其来的事情让她俩还未回过神。

    我也姑且能够体谅她们,在她俩眼中我有了男朋友明显比她们看见身披袈裟手握念珠的和尚吃肉吃的满嘴流油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你好,你好。我是莫文思,我是李晓米。”她俩慌忙地和仝鑫握手。

    “久仰大名。”仝鑫淡淡地笑着。

    两人对着我使眼色,嘴上对我不依不饶:“涵涵,你说你,怎么不提早说,也不介绍介绍?!”

    我一脸委屈:“姐姐们,我一直说的是我男朋友想邀请您二位吃饭啊。”

    面对仝鑫的目光,我如实说:“可是她俩不信。”

    “不信什么?”他低沉地嗓音带笑问。

    “没有,没有,谁让清涵她太清心寡欲了,突然间说有了男朋友,觉得有些,稍微有些不可思议。”大米搭话。

    我白了她一眼,她目瞪口呆的神情是稍微有些不可思议?

    “都坐吧,别站着了。”仝鑫示意她们落座,同时帮我把椅子拉开了合适的距离,让我坐在他里面。

    仝鑫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然后又拿来菜单,放到她俩面前,“再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与平时仝鑫给人的感觉不同,他今天似乎在刻意展现自己的谦逊有礼,一直淡淡地笑着,也许是他褪去正装的原因,今天他一身的休闲服饰,更显温润儒雅。

    大米和思思一直明目张胆地盯住仝鑫看,我都担心仝鑫的脸会不会红成熟透了的番茄,然而他一直镇定自若。

    “看菜单。”我提醒着她俩。

    他对着我,低声说:“给你点口味甜的菜了,你也看看,吃什么甜点?”

    她俩哪里有翻菜单的心情,直接把菜单给我,“你吃什么甜点随便点一个就行了。”

    我拿着菜单细细端详,心里却憋着笑,对她俩说:“想问什么,问吧。”

    思思的头一句话就让我生出赶她走的冲动,因为她问仝鑫的是:“你真是涵涵的男朋友?”

    “我至于找个冒牌的?!”没等仝鑫解释,我就受不了地反击。

    仝鑫看着我气恼的样子,笑得很温柔。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大米就是比思思脑子好使。

    “我们是高中同班同学,很久之前就认识。”仝鑫彬彬有礼地回答。

    “高中同学?那你也知道江豆豆?还有康凯梦茹?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涵涵经常提到的。”

    “陈西欧。”思思及时抢答。

    “江豆豆和陈西欧都是我同班同学,康凯和梦茹比我们大一届。”

    大米疑惑地看向我,我一脸无辜地搅拌着我面前的果汁。

    思思就是直肠子,有话直说:“那你们应该关系很密切啊,怎么从来没听清涵提过你?!”

    我的脚伸的有点长,被大米从桌底下踢思思的动作误伤。

    大米那一下还真狠,疼得我“嘶”发出声。

    仝鑫关怀地问:“怎么了?”

    “没事,被误伤了。”

    思思话出口才觉得这好像不是一个合适的话题。

    “我高中毕业就出国了,而我们这些好朋友还守着涵涵身边,所以她提及的比较多吧。”

    大米和思思再一次的对视,互相交流其中蕴含的信息,如果是高中同学的关系,怎么可能这些年从未提及?如果仅仅限于好朋友,那么这些年能不联系?!清涵向来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面前的这个人她从未提起过,这一定是曾经烙在她心底的伤。

    大米征询地问:“你和清涵是在高中恋爱的吧?”

    仝鑫看着我,征求我的答案,我面红耳赤地反驳着:“不是,不是。牵手和初吻都还在叫恋爱吗?”

    大米轻蔑地嘲笑我:“绝对也刻骨铭心!你也是喜欢人家的吧?整个大学时期你都是忧郁的,今天见了你发现气场都变了,变得灵动活泼。不过说真的,你藏得够深的,这哥们的话题一句话都不说。”

    没见过这么给自己的亲舍友拆台的。

    仝鑫袒护我:“当初我一直没回国,带给她太多的不稳定感,所以……她没提过我,也……正常,”正常吗?他的停顿让我听出他的勉为其难,估计我俩单独相处时某人就会各种找话题问我为什么不提他了吧?!

    “终于知道我们涵涵清心寡欲的原因了,她一直清高的不让人近身,总拿十二字真言拒绝人家,说什么择偶观是,志同道合,两情相悦,永结同心。别人连两情相悦这条都爬不到就累死在第一条了。”

    仝鑫询问的目光看向我,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却又不很确定。

    “看了吧,我提过你。”我安定他的心给出他答复。

    “什么提过?”思思和大米一头雾水。

    “哦,对了,我没和她俩说过你叫什么。”

    仝鑫谦和又略带得意地笑着:“我做一下自我介绍啊,我是夏清涵的男朋友,仝鑫。”

    我但笑不语。

    此“仝鑫”彼“同心”,一直未忘,一直等待,一直追随。

    我还是别有用心的,敏感的自尊心,我想忘掉他却又忘不掉,那就记着吧,然而我记着却不想让其他人得知我记着他呢,所以只敢以这种形式隐晦又小心翼翼地表露自己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