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们的曾经(1)

    更新时间:2016-12-18 12:40:35本章字数:3222字

    “骗子!”她俩异口同声地声讨我。

    我举杯致歉,“望二位姐姐高抬贵手。”

    仝鑫也举杯致谢:“谢谢你们对清涵的关照。”

    思思嘿嘿笑着:“应该的,应该的。”

    大米还有一丝娘家人的架势,“留学在外时,有没有想念涵涵呀?”

    这个问题我都没问过仝鑫。

    他神色变得郑重,这个人就是不擅长被逗,更不擅长在外人面前对我说甜言蜜语,这个问题同时让我俩有些不自在,我为他开脱:“菜上来了,快吃吧。”

    他的目光由刚刚的失神恢复了现在的坚定,他表情很认真,然而只是言简意赅地一个单音节:“嗯。”

    “你留学的地方漂亮吗?”思思满眼放光的问。

    “好山好水,”

    我接话:“好潇洒。”

    他语速放地比平常要慢一拍,目光直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好想你。”

    这一幕本应该出现我和仝鑫深情对视的场景才合适,然而我还在动情时,我的亲室友们没有选择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而是鼓起掌来,同时引得周围餐桌的人朝我们这边张望。

    “靠!这男人太温柔了吧?!涵涵难怪你守身如玉这么些年,值呀!我都感动了,仝鑫看你的眼神都温柔的要出水了。”大米拍案而起。

    大米泼辣的表达方式自从和沈阳在一起后似乎又更上一层楼了,虽然餐厅热热闹闹的,但我真的不想她出这么大声来引起别人的目光关注,而且,她不觉得表达感动可以有更温柔的方式吗?她这种行为更适合表示愤怒,怒发冲冠的愤怒。

    我先挑出大米行为上的不妥,然后才注意到她的措辞,“这个男人也太温柔了吧?!”,好像哪里不对吧?我没说仝鑫不好,只是“温柔”,似乎真的不该是他的关键词。

    仝鑫倒是没被大米的豪爽吓到,他听到夸奖的话觉得很受用。打发走了闻声而来询问有何事情的服务员,略显殷勤地问她俩这饭菜还合不合口?如果有其他想吃的,晚上想有什么活动,他立即预订。

    思思八卦着问我:“这么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的男人,是够让人心动的啊,但是涵涵,追你的人中,苑认知还有那个谁也很不错啊,为什么是仝鑫吸引了你呀?”

    大米及时的用胳膊肘顶了文思一下,赔笑着说:“我保证,我带上我的八辈祖宗和莫文思的八辈祖宗发誓,都是别人对涵涵示好,而她丝毫没对别人动过心。”

    “我知道,她一直都很受欢迎。”仝鑫听着思思说出一个名字差点说出另一个名字时挑了挑眉,然而我还是觉得有些心虚的,躲闪着他的目光,虽然我从未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大米打圆场,为了清理思思问的问题中残留的尴尬气息:“仝鑫这种优质的男人,哪一点都值得别人称颂。”

    仝鑫仍然期待地看着我,想听我的回答。

    我也觉得外人面前说情话是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杯子半捂着嘴,含糊地说:“嗯,我喜欢的样子他都有。”

    “那么你呢?仝鑫。”

    “她有的样子我都喜欢。”天蝎座难得一见的情话。 

    看思思和大米看仝鑫的眼神,我听到了背叛的声音,果真紧接着我听到了她俩感慨着说:“清涵真是太有福气了。”

    都说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想没人不愿意听赞扬与歌颂,仝鑫尽管还是不动声色,但是仔细看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笑意和越来越翘的嘴角,足以看出他对这场聊天很满意,身心愉悦心情大好。

    仝鑫送我们回学校,她俩在后排座位上窃窃私语着,我转过头去问:“说什么呢?大声点儿!”

    “有人列出了男人的几大举动让女人心生荡漾,你知道男人最帅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我略微思考针对大米回答:“是你家沈阳给你钱让你买衣服的时候?”

    思思笑话着大米,然而我话锋一转:“如果是思思的话,那就是席超说,新开了一家很好吃的餐馆,我带你去吃。”

    她俩威胁着我:“你还敢回宿舍?”

    思思想起来了:“这不能吓住她,因为有人收留,如果咱俩还放狠话,仝鑫该让咱俩下车了。”

    “仝鑫,你当作没听见啊。”大米赔笑道。

    “没事,我不管。”仝鑫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坏笑着。

    我怒目而视:“你不管什么?!你这是助纣为虐!”

    他腾出一只手笑着拍了我两下头。

    “帅!”后排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两个人阿谀奉承:“仝鑫,我们其实刚刚就在称赞你,男人最帅的时候是他开车的时候,你开车的时候真的太帅了,当然你和我们一起同仇敌忾的时候更帅了!”

    仝鑫但笑不语。

    车开到宿舍楼下,她俩谄媚地问:“仝鑫,要不要上楼坐坐?我们宿舍的大门为你敞开。”

    我漠然地说:“女生宿舍男生止步的大牌子就在门口摆着呢。”

    “你不知道我有特权啊?我在学生会的那会儿早就和宿管阿姨混熟了,要不我那些桌椅板凳怎么都是男生给搬上来的?你可以来看看夏清涵的窝,想不想看?”大米继续邀请。

    我轻咳了一声,说出真正的担忧:“大夏天的,楼道里可能有只穿了内衣就乱走动的女生。”

    莫文思和李晓米仰天大笑着踏出车门,我也是刚刚想明白,这是她俩用来耍我的奸计。

    仝鑫礼貌地和我那俩背信弃义(对于我而言)的舍友告了别。

    看到我那俩个舍友一路回望着进了宿舍楼后,他关上了两边的车窗,右手突然伸向了我的脖颈下,我顺着他的力道倾身,我的位置没有多大变化,主要是他凑身向前,温暖又柔软的唇附上我的唇,浅尝辄止,我便推开了他,低声说道:“人来人往的。”

    他呼吸还稍微有些乱,清了清嗓子,额头顶着我的额头,“饭后我特意吃了一口甜点。”

    我伸着舌头去够他的嘴唇,舔了舔后缩回来,“是有点儿甜味。”

    仝鑫全身颤了一下,突然带有侵略性地附上我嘴唇,是那种要完全堵住我的嘴的攻进,开始时我也在配合着他,大脑缺氧只觉得胸膛在强烈的起伏,在他换气的空档我挡开了他。

    沉闷的车里,我鼻尖都要冒汗,仝鑫更是有了汗滴。我伸出一只脚跨出车门,帮他从包里拿纸巾。

    “我们去消消饭食?”

    “好。车就先停这里。”

    我先下了车,而仝鑫还在车里擦汗。

    我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裙,却听见耳熟但听了后顿觉糟心的声音从旁边的空地上传来,袁艳羽这种人啊,还真是不顾公众场合地喧闹。

    我想闭耳不闻,然而她训斥她男朋友的声音太大声。

    仝鑫已经下车,我看都不看拉着仝鑫走。

    然而听到几声不和谐的污言秽语,是在谩骂我豆豆大米又回宿舍住的事情,我眉头不禁皱起。

    一声轻蔑地话音响起:“我才不怕被听,不就是又傍了一个吗?”

    我目光锋利地朝她射去,她张了张口又闭上了。

    仝鑫不解我目光的怒意,随着我的眼神看了过去,他眼里估计那只是一对普通的在争吵的情侣。

    他并不清楚那人和我有关,也是我的舍友,他拥住我的肩,笑着:“太难听了,你就当没听见,要不要我唱首歌洗洗你的耳朵?”

    我笑盈盈地回复:“好的。”

    “你平时都是听什么歌?我看看我会唱吗?”

    我一时发愣,平时几乎每天都听的单曲循环最多的那首《一辈子的孤单》,已经很长时间没听了。

    我挎上他的胳膊,仰着脸微微笑着:“和我说说话就好了。”

    他用手拨弄了一下我的刘海,刚刚在餐厅他看到我时明显得眼前一亮的感觉,然而这么久了,他都不评价一番。

    我撒开他的胳膊,疾走两步到他面前,旋了一个圈故意地把头发弄得飘逸,略带嗔责:“你都没发现我有什么变化吗?”

    他抿嘴笑着。

    我不依不饶:“仔细看我的头发!”现在我真地怀疑他当时的眼前一亮只是因为我的出现而不是我的变化。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好看吗?”我倒像一个求表扬的小孩。

    “你怎么着都好看。”

    我突然觉得仝鑫情商还是可以的。

    可是我还不满意,“比以前呢?比弯弯卷卷的时候呢?”

    他又是简单的回复了个单音节:“嗯。”

    我白眼一翻:“这也太敷衍了吧!”

    不求他这种人给我写出一篇篇脍炙人口,情深意切的情诗,只是他如果能略带惊艳的回复一声:“好看”,或者纯粹为了哄我开心加上个感叹词“太好看了吧”,也足以让我心花怒放。所以我一定要收回刚刚说过的“仝鑫情商还是可以的”那句话。

    所以夏清涵小姐处于难以自拔的郁闷中,请勿打扰。

    “搬过去和我同住吧!”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被仝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炸的是外焦里嫩。

    瞬间不为他刚刚的羞涩腼腆担忧,哥们你也够开放的啊!

    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租的那个小公寓是不是已经退了?”

    “我很多的东西都还在那啊,我没打算退。”我如实回答。

    “那我抽时间把你的东西搬到我那,把那的房子退了吧,如果你没时间,把房东电话号给我,我去给你安排。”

    等等,我还未答应呢,我掰着手指头数数。

    “你干嘛呢?”

    “我在计算咱俩确定关系的天数。”

    他略带得意地说:“那你加上一双脚都算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