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温水煮青蛙的故事(1)

    更新时间:2016-12-21 12:17:05本章字数:3122字

    没两天,陈西欧同学就组好了局。

    我和仝鑫一前一后进入包间,还是难免一阵乱起哄。

    阴阳怪气咳嗽的,吹口哨的,让我怀疑他们这些年真是连岁数都白长了。

    我上前两步走,大大方方地牵起仝鑫的手,嘲讽他们:“怎么着?!这些年连点起哄的新鲜招数都没学会,还是高中的那一套呢,幼稚不幼稚啊你们!再说了,现在就是老班在面前,我们也会手牵手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不服吗?”

    一阵大笑,众人附和:“服!”

    我们准备落座,同学笑称:“真省事,也不用介绍了。”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我拉起已经坐下的仝鑫,很期待地看着他:“难道你不和你的同学们介绍一下我吗?”

    纯属恶作剧,我带足了小女儿初次与男朋友的朋友们见面时该有的娇羞。

    包括我在内,都在看热闹。

    仝鑫傻站着,看了在座的各位一圈,又看了看我,真有捧场的,扬声笑问仝鑫:“仝哥,不介绍介绍身边的美女吗?”

    我自动切换着角色,先中断了这一幕,提醒他们:“一会儿你们也这么问我,涵姐,不介绍介绍身边的帅哥吗?”

    “好的,你可以开始了。”我重新扮演起初来乍到的姑娘。

    “说什么?”仝鑫瞪着眼睛问我。

    “介绍我呀,想说什么说什么。”

    “在座的哪一个不认识你?!还是你不认识哪一个?!”仝鑫一副惊愕的神情。

    “就当我们从不认识。”

    “连江豆豆你也不认识?每场饭桌中至少有你认识的人吧,大家那么八卦,不必介绍也都清楚你的身份的。”

    我有些赌气:“你真不说?”

    “说什么?”

    “说我是你女朋友。”

    “是的。”仝鑫点着头应承,挑眉看向四周的人,像在示威:“谁敢说‘不是’?!”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好无趣。

    不管他了,坐下开吃。我招呼着同学们:“别客气啊,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吃多少吃多少,反正不是我请客。”

    我这些记性很好的高中同学提醒着我,“清涵,来来来,先别只顾得吃,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身边的帅哥呀?”

    “姐兴致全无!”

    “演戏不能演一截啊,还没看够呢!”

    “我身边哪有帅哥呀?我怎么不知道呢?”对于仝鑫的示好我视而不见。

    同学们笑喷。

    我端起果汁,敬在座的同学们:“你们都是我的娘家人啊,姐姐我会护着你们的。”

    “好!”

    “多伪装者。”陈西欧幽幽地补充。

    我反问陈西欧:“难道你不站在我这边?”

    “我本来还犹豫着呢,可是被某人拉黑了,我铁定是站在仝鑫这边了。”陈西欧笑嘻嘻地说。

    他不怀好意地笑着:“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被清涵拉黑吗?因为我识破……”

    我越过仝鑫伸手要堵陈西欧的嘴,仝鑫也正眼疾手快地把西欧面前的酒杯拿起来堵他,陈西欧被磕到了门牙,闭上了嘴。

    仝鑫一种半抱我的姿势,把我扶正,被一群没正行的人调侃:“非礼勿视。”

    陈西欧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扶着门牙威胁我:“我有你的把柄。”

    “你要敢说,我就敢灭口。”我凶巴巴地反击。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后,我一直注视着陈西欧的一举一动。

    一会儿他拿起了手机,然后笑了起来,把手机拿给旁人看,还耳语交流,笑得甚欢。

    大家吃饱了后,座位也都分堆凑着说话。

    陈西欧的举动让我甚是不安,担心他说我坏话,刚刚他和仝鑫聊了两句,仝鑫不轻易地瞥了我一眼后,抿嘴笑了。

    我好奇地凑前:“西欧,你看什么呢?怎么笑得那么开心?”

    他没好气地回答:“看笑话!”

    “什么笑话?说来听听。”

    他放好手机,睥睨地看了我一眼,突然笑得让我毛骨悚然:“高中有次考试,我问仝鑫一个英语选择题选什么?他指了指你,我默默地选了A。”

    听到这个笑话的人哄笑着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我,我还没弄明白,仝鑫却一下子从正面拥抱住我,笑着对我说:“不让他们看。”

    腿勾着陈西欧的凳子,朝他踢了一脚。

    这些怪异的举动让我对这个笑话的内涵瞬时开窍,我斜着眼睛看着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狂笑的陈西欧,幽怨地问仝鑫:“为什么不打死他?”

    “好。”

    仝鑫放开我后猛地抽出了陈西欧的凳子,他没有一丝丝防备,直接坐到了地上,让人生气的是,他依旧捶地狂笑。

    好奇心害死猫,本来陈西欧给他们看的都是简单的普通的笑话,因为我的好奇,引火烧身。不过没关系,本来想把他从小黑屋里领出来,现在再多待几天吧!陈西欧笑够了,才意识到今天穿的是条白裤子,饭店里的地板怎么着也不够干净,他幽怨地看着我,“让仝鑫送我回学校,我这是今天刚刚穿上的一条新买的白裤子,屁股后面肯定脏了,赔我裤子。”

    “不可能!”我言简意赅地拒绝。

    他伸手想让仝鑫拉他起来,我推着仝鑫往旁边走,我们躲闪及时,豆豆却没反应过来被陈西欧拽住了裙边,不得不伸出手借力给他。

    我幸灾乐祸地听着男生们给陈西欧出馊主意,他的白裤子有些脏了,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建议他去洗手间拿洗衣液洗洗,不过那就透光了。

    仝鑫听够热闹,笑着摆手:“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本来就该送我!你媳妇闯的祸!”

    我不急不躁地劝告仝鑫:“对于这样的人,可以给他次教训让他长长记性,让他从公交车上丢丢人呗!”

    陈西欧被气笑了:“夏清涵,我发现你的嚣张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气定神闲地回答:“谢谢夸奖。”

    仝鑫吃着果盘里的水果听我和陈西欧斗嘴,他时不时递给我一小块西瓜让我解渴,一种助纣为虐的表现。

    陈西欧没皮没脸地凑近我们:“前两年的小家碧玉气质淑女跑哪去了?枉我还以为你上了大学后变了心性不那么喜欢捉弄人了。”

    我轻拨一下头发,故作扭捏地说:“现在也是小家碧玉气质淑女呀!”

    陈西欧笑得西瓜汁从嘴里冒了出来,我更贴近仝鑫一点儿,生怕他喷着我。他抻出纸巾擦了擦嘴,然后用胳膊肘碰碰仝鑫:“哎,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对夏清涵这个人有印象的吗?她是我对咱们班的女生中最早产生印象的之一。”

    仝鑫一脸戒备:“什么时候?”

    “别的班的哥们向我打听她的时候。”陈西欧郑重地回答。

    仝鑫使劲地攥了攥我的手,鼻子里轻哼一声,吃醋的表情。

    我觉得仝鑫吃醋的时候很有趣,故意地去问陈西欧:“打听我什么?”

    “打听你是不是有对象了?我说是的。”西欧慢悠悠地答。

    我很震惊,仝鑫更是屏气凝神。

    “那你说的我对象是谁?”我憋不住地问。

    西欧食指指了指仝鑫,“他啊。”

    我被搅得一头雾水,“你这是说的什么和什么呀,难道你是算卦的,第一次见着我俩时就觉得我们会在一起?”

    “谁说是我是见着你们俩第一次时就觉得你们会在一起?那时你俩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我忍不住解释说:“高一上半年前三个月我几乎没和仝鑫说过话,大家有什么心知肚明的?那时候我和你交流的倒是比较多。”

    “的确是,我说的是咱们上高三的时候有哥们问的。”

    “搞笑呢陈西欧!难道你是那时候才对我产生印象?那你也太智障了吧?!”

    “我只是说一个小插曲,来刺激刺激仝鑫。我刚刚说你是我对咱们班的女生中最早产生印象的人之一时你瞧他看我的表情,怕我是想挖墙脚的?”

    “你挖不了。”仝鑫淡定地回答。

    豆豆插话:“陈西欧喜欢的是林妹妹那种类型的姑娘,人家当初和那个谁,咱班的头一对吧?不过你俩究竟是为什么好了没半年就分了?”

    “一言难尽。”陈西欧神情有些僵硬。

    然而这说明他曾经真的在意过那段感情。小道消息中,高一开学不到一个月,当时的班长陈西欧同学和我们班姓林的一个女孩谈恋爱了,林姓女孩是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那时还经常看到陈西欧帮忙发英语作业。只不过在高一下半年开学时,再也不见陈西欧帮着分发作业了,流言传出他们分手了。

    “她总觉得我不够喜欢她。”陈西欧玩笑地语气,但谁说那笑中不掺杂着苦涩?!

    “你就是个不靠谱的主!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觉得你对她和别的女孩有多特殊。你呀,向仝鑫学习学习就好了!”

    我微微一怔,看向仝鑫,他端起一杯茶似乎在掩饰嘴角的笑意。

    温水煮青蛙的故事。

    我不信一见钟情,一见钟的通常是容颜罢了。我有时候爱闹爱笑的,却一直有对陌生人的距离感。初次相见时,即使是同班同学,对于男生我从不会主动搭讪,尽管对于有的人可能热聊几句熟悉了后恨不得当场拜把子。初入高一时,接触到那么多新同学,我收敛了很多,否则就冲我和班主任的亲近关系,一星期的早自习我可以有三天逃了课赖在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