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温水煮青蛙的故事(2)

    更新时间:2016-12-22 12:18:05本章字数:3330字

    那时候我很无忧无虑的,虽然我不好八卦,但是在宿舍卧谈中我舍友们可歌可泣的八卦精神着实令我感动,她们总有最新鲜出炉的爆料,所以即使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也知道了很多内幕。陈西欧的事也是那时候听舍友爆料的。

    而仝鑫,因为成绩好和不易近身的神秘让舍友们时不时拿来探讨。

    班里最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代表,他居榜首。

    以至于后来谁和他说了一句话,回到宿舍都像中奖般炫耀。

    高一刚开学的前两月学习并不紧张,那时也正秋高气爽,我和江豆豆同学吃完晚饭后会晃悠到快上晚自习才回班,不过我们也很会踩点,预备铃响起时准时进班。

    而很多次,都恰好迎面遇见他从教室出来去厕所。

    中间免不了对视,有时候也会直接忽视,和豆豆说说笑笑间错身而过。

    有一次豆豆幽幽地对我说:“咱们班第一,这位仝鑫同学,绝对不便秘,否则这五分钟不够他用的。”

    “人家好学生真是样样有条理,连生理上的尿急都准时。”我嬉笑地和豆豆耳语。

    他从未和我主动打过招呼,我也没主动和他打过,我对他只是普通同学的客气和疏离。

    男生之间也有一起去厕所的友谊,后来有其他同学和仝鑫一起去厕所时,看到我们主动打招呼,我会应答“你们好,你们怎样怎样”,他是被顺带着问候的那个人。

    后来豆豆最先主动地和他打招呼。

    后来他和豆豆打招呼时,偶然的一次点名提姓地叫我“夏清涵”。

    后来,我会客气地叫他“仝鑫”。

    我隐约地记得,有一次老班交给我让我整班级文化建设,需要在后黑板创建一期黑板报,我写字不赖,写字的任务就交到我身上了。

    仝鑫个子高,那时一直在中间的最后一排。

    午自习时我打算在后黑板把要写的字都写好,拿着板擦窜上窜下擦掉上一期的板报,即使蹦着最上面的黑板也擦不干净,所以只好搬来凳子准备上凳子上擦。

    仝鑫回头看我。

    我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啊,擦黑板时有粉笔灰,而且我拽凳子吵着你学习了。”

    他话不多说,把我的凳子推到一边,拿过我手上的粉笔擦把黑板擦得干干净净。

    我仰着头和他道谢,他只是俯视着看着我也不说声“不客气”,轻轻地拍打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粉笔灰,把我的凳子搬到黑板下,如果我在高处写字时正恰当的位置。同时把他的凳子也抻出来,摆在和我的凳子同一排,为了方便我写字。他默默地说了一声:“再擦黑板时我来擦。”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被爱包围了。

    我有了习惯他的感觉后,真的是实实在在地觉察出他对我是与其他女孩是不同的。我不知道是因为他对我和其他女孩不同才产生的感觉,还是因为产生了感觉更突显出他对我和其他女孩的不同。

    我的手正握着他的食指,抠抠他,抿嘴笑着低声问:“还记得刚上高一不久,我和豆豆晚自习进班时总能见到你去厕所,你现在生物钟还的那么准时吗?上课前五分钟,怎么每次都那么巧?!”

    “你没发觉我成了你后桌后就不在晚自习前的五分钟去厕所了吗?”

    “别有用心!”我愤愤地说到,心里却早已美开花。

    我嘴里刚放进去一瓣橘子,酸的我皱眉,偷瞄着黑板,如果老师没看我,我准备拿张纸接着吐出去,仝鑫讲题告一段落目光正直视向我,“我讲明白了吗?”

    老师看向台下问:“谁有不懂的快问啊。”

    老师的眼神正看向我们这边的方位,突然她问:“清涵你听懂了这种思路了吗?比我给你讲的那种还要简便呢。”老师是出于好心问我,因为那道题上课前我找老师问过。

    我嘴里含着橘子呢,无法应答,只好闭着嘴点头,“嗯嗯。”

    “那你知道我和仝鑫讲的这种方法是从哪区别出的吗?”

    我摇头。

    老师不放弃地追问:“仔细看看。”

    我心里暗想,下次上课时我再也不吃这种大片还难咽的东西了,使劲地把橘子吞进肚子,卡到我眼圈发红,“啊?老师,我看不清黑板,反光,其实没听懂。”

    下课时,因为课上豆豆给我的酸橘子把我囧成那样,我和她小打小闹着。仝鑫从前门出去,走到我位置前突然停住,把手里写好步骤的纸放在我的课桌上,看了一眼发怔的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后来宿舍夜聊时我和名字逐渐和仝鑫的出现在一起,大家也是开不当真的小玩笑,除了学习拔尖,仝鑫的俊朗挺拔,和不苟言笑的神秘总能吸引大家的探讨,他和谁多说了一句话,全被好奇他的人收入眼底,仝鑫是当着很多人的面给了我那张讲题纸,很多人被这个举动弄得张大嘴巴,其实我也是其中一个。可我却实实在在地关注了他。走到我的位置时他总会看我一眼,他似是而非地看我时,总觉得他眼角里有隐隐笑意。

    夜聊时,舍友们讨论最关注男孩哪个身体部位?

    有人说眼睛,嘴,手,腹肌,低音炮,身材。

    我突兀地说:“眼神。”他看我的眼神。当时我脑海里想着的正是仝鑫,虽然神情如常,心里却激动万分。我在为一个男孩心动,而且是真真切切的动心。

    我情不自禁地笑了,突然听到陈西欧说:“是吧?清涵。”

    “啊?”我回神。

    “别不承认,当初最让老班头疼的宿舍我们宿舍排名第一,你们宿舍绝对是第二。”

    “我刚当了一个月的班长,每次统计扣分时,第一是我们宿舍,紧跟其后的居然是一个女生宿舍,就是夏清涵的宿舍!我是我们宿舍的宿舍长,清涵也是宿舍长,记得第一次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训话时,我看着这个文静的小姑娘,怕她被班主任训哭,想安慰她,便和她闲聊,‘没事的,不用担心。不过你们宿舍怎么也扣了这么多分啊’谁想到她转着黑漆漆滴溜溜的眼睛,语出惊人:别的宿舍是比着学习好,卫生好,纪律好,我们宿舍,开心就好。”陈西欧说完大笑。

    江豆豆笑着接话:“所以夏清涵一直是最受欢迎的宿舍长,我们宿舍的大的小的别人面前难缠的矫情的冷漠的不懂事的,在她面前都听她的。”

    我拆穿她的谎言:“还不是因为我经常给你们搞到请假条,守着门的床位天天得竖着耳朵听为你们盯着是不是有老师来查寝!”

    我们一起大笑,然而仝鑫仍是认真的表情,问陈西欧:“那你刚说的你有哥们问她的信息是骗我的是吧?”

    “当然不是!那也是真事!兄弟班的。”

    “谁?”仝鑫穷追猛打。

    “管他呢?!你问这么清楚干嘛?”我笑着戳了仝鑫脑门一下,“难不成你还想找人家打一架?”

    “打得过来吗?”仝鑫悻悻地回答。

    “用去打吗?”我又气又笑。

    仝鑫送我回学校后,车停在宿舍门口旁,我们又去校园溜达溜达,互道晚安,他回了家我回了宿舍。第二天从早到晚参加了毕业设计的讨论,快到晚饭时掏出手机,看到有十三个仝鑫的未接来电。

    急忙拨过去,对面长舒一口气,“我在你宿舍楼下呢。”

    大米和思思正叽叽喳喳地在我身边,吵嚷着:“仝鑫吗?他吃饭了没?没吃的话叫他来咱们食堂吃顿饭呀!”

    我回应思思和大米:“他在宿舍楼下。”

    继续听着电话,告诉他:“去参加毕设讨论手机弄成静音了,你别急啊,我马上到。”

    我一路小跑着赶到宿舍楼下,他正在路边等着。

    我抚平他的眉心,半是讨好半是撒娇:“不许皱眉,都快成了褶子怪了。”

    他舒展开眉心,接过我手中的笔记本,“你要时不时看眼手机,大半天联系不上你,弄得我心神不宁的。”

    挎上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食堂走去,“我知道了。”

    思思和大米已经在食堂占好了座位,沈阳和席超也在场,六个人各成双成对终于凑齐了。

    吃完晚饭后,思思和大米回宿舍,顺便帮我把笔记本电脑拎了回去,仝鑫没有放行我的意思,也好,回宿舍也没什么事可干,陪着他转转。

    我们漫无目的地随意溜达,仝鑫开口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搬去和我一起住?”

    “啊?我没考虑啊。”

    “我也觉得你不必考虑。”翘起的嘴角,透着年轻男孩的雅痞。

    “今天没刮胡子吧?似乎有一些小青茬。”我眼神无辜地看着他。

    他撑开我的掌心,放在下巴上蹭了蹭,疼疼痒痒的感觉,我笑着躲闪,他看穿我的心思,所以略施惩罚:“不许岔开话题。”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是不是有些黑眼圈?昨晚熬夜了?”

    他未回应,而是问我:“你住宿舍时开心吗?有没有人为难?只见过莫文思和李晓米,怎么也没见你提过其他人?”

    我这个人有一个优点,我讨厌的人不用担心我从背后说她的坏话,因为我从不愿意与人谈论我恶心的人,快乐分享着会更快乐,讨厌的人谈及就恶心。

    大咧咧地说:“我和另外两人的关系并不好,道不同不相为谋,一直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有什么委屈要告诉我。”

    仝鑫的眼神里有担忧有关切,这让我有些不解,难道是思思和大米一时口无遮拦提及到宿舍里的矛盾?

    “我好得很。”我应付着回答。

    他不轻不重地捏着我的手指:“毕设快结束了,到时候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三句话不离目的,我扶额轻叹:“太快了,而且我还没和我妈妈商量呢,怎么着也得经过她的允许是吧?”

    关键时刻把老娘搬出来真是明智之举,我暗自赞扬自己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