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我不觉得还能有谁比我更爱你 (1)

    更新时间:2016-12-23 14:54:01本章字数:3639字

    仝鑫沉默了片刻,“我已经和我爸妈说了我们的事情了,他们正想着什么时候过来看看咱俩呢。”

    “啊?”我不免有些惊讶。我并不因仝鑫把我俩的关系告诉他爸妈惊讶,而是因仝鑫的父母想来这看我俩而惊讶!

    “我想了想,反正你毕设结束这一个月的假期还剩几天,要不我也请几天的假,咱们一起回家。我去看看你妈妈。早就应该去看望一下了,也和阿姨商量商量。这样我爸妈也不用来了,我顺便把你带回家。”

    “啊?”仝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雷厉风行?

    “啊什么啊?大家又不是没见过,怎么还脸红了?”他轻拧了我的脸一下,笑我。

    “你见着我妈当然不用紧张,你和王康凯他们来我家都吃过好几顿饭。可是我都没和你妈妈正式聊过天,不知道丑媳妇怕见公婆啊?!”

    “你不用怕,其实我妈知道咱俩确定关系后就把你电话号要走了,直说我要邀请我儿媳妇来家玩玩,我妈是在我威胁下才没给你打电话。我说你很忙,她才罢休,所以前两天才和我爸商量着来这看咱俩。”

    “你妈妈对我有印象吗?只是开家长会的时候见过那么一两次,几乎没怎么聊天。”我使劲地回忆,得出的答案依旧如此。虽然在开家长会的时候江豆豆开过我的玩笑“哎,那是仝鑫妈妈。你婆婆来了。”但我和仝鑫妈妈并不熟悉,有且仅有的接触是给所有家长斟茶倒水时,我奉上纸杯,“阿姨,您喝水。”

    仝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每次开家长会时都是我胆战心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有个这么活泼的妈,其实那次和你去图书馆从图书馆出来后,在大街上看见我妈了,她刚逛完街回来。你当时根本不知情,而我却五味杂陈地看着我亲妈一脸坏笑地打量了你打量了我,还给我比划着‘嘘’的手势,不让我声张。后来每次开家长会,她都满脸喜色地说‘我要去见见我儿媳妇了’。幸亏你妈妈和班主任一直交流着根本不必来你的家长会,因为我妈坐在江豆豆父母身后,一直问我‘哪个是我亲家’?我得和我亲家打招呼吧!”

    我被逗得捧腹大笑。

    “我爸那么严肃的人,一直告诫我上学时不能谈恋爱,不能耽误学习。后来在我妈的影响下,估计他也是好奇,高三是最后一次家长会他和我妈一起去的。我想他根本不是因为高三重要,关心我的学习而去,而是想看看你。因为我妈回来时眉开眼笑地和我说‘儿子,爸妈都同意了,什么时候把清涵领回家。你爸今天开家长会时偷偷地问我呢,哪个女孩是你说的儿媳妇呀?看了看我儿媳妇的成绩,你爸也赞许的点头呢’!”

    我拽着仝鑫的胳膊支撑着,笑出了眼泪。

    仝鑫的手机响了,在接之前,他把手机拿来让我看了一眼,“妈”。

    说曹操曹操到,我止住了笑,静静地听着仝鑫打电话。

    “嗯,我们刚吃了饭,在溜达。在我旁边呢。啊?你等一等,我问问她啊。”

    仝鑫征询着我的意见:“我妈想和你说句话,行吗?”

    我接过电话,和仝妈妈客气地聊了两句,从言语中就知道那是位和蔼慈祥的妈妈。

    仝妈妈似乎是当幼儿园园长习惯了,和我说话时像哄小孩子一般,放下电话后,我语气中还有着刚刚和仝妈妈聊天的清甜温婉,“仝鑫,我觉得我会特别喜欢你妈妈。”

    仝哥哥抱了抱我:“清涵。”

    “嗯。”

    “你都没对我说过,仝鑫我特别喜欢你啊。”

    “哥哥,你是在吃妈妈的醋么?”

    仝鑫推开了我,扶着我的肩,眉眼带笑:“你叫我什么?”

    我眼神躲闪着:“叫你仝鑫啊!”

    “不对。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愤愤地说:“叫你送我回宿舍!”

    我刚走到楼道,还未上楼,手机震动,掏出来一看,新信息:你看你刚离开,我就开始想你了。

    我顾不得上楼,倚着栏杆回复:“哥们,仝鑫在你手里吧?咱有话好说,别撕票!”

    电话紧接着过来:“你什么意思?”

    我故作惊慌:“你没事吧?刚刚收到一条不符合你风格的短信,吓得我手机差点掉地上,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我边笑着边往楼上走,楼道不宽但绝对不窄,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影噌地把雨伞撑开,吓我一跳,伞的边缘划着我过去,故意的。

    我看了下那人的背影,意识到一个成语的真正含义,“冤家路窄”。

    外面长了一些云彩,还没下雨,为了划我一下在楼道里打开伞,有些人的奇葩举动真正经历过后才让你开了眼。

    我回到宿舍,思思和大米正讨论着什么,见我进来后,拉着我问:“你刚刚碰见那个神经病了吧?”

    她俩向来口不择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她又招惹你们了?”

    思思焦急地说:“没有,但是她疯言疯语地说了一堆话,我们听着越来越不对劲,似乎与你有关。仝鑫认识袁艳羽吗?今天吃饭,你去选菜时,仝鑫问我俩宿舍里就我们三个吗?还有没有其他人,跟我们关系怎么样之类的话,他听了后脸色还阴沉了好一会儿呢,你回来后他才有所缓和。”

    “他为什么突然提及咱们宿舍的人?今天仝鑫也单独问我了。这么说来,他再次提及让我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应该是有另外的原因了吧?”我回想着仝鑫当时的表情,若有所思地回答。

    “同居?!”两个人相视一下,惊叫!

    我后悔思考着话就脱口而出了,“没有。”

    两人兴奋地击掌,“咱们再来了都有根据地了,仝鑫住哪啊?你什么时候搬家,趁我俩还在这时搬过去吧,我们还能帮帮忙!”

    我远离声源中心,去给她们俩洗葡萄。

    这俩讲义气的家伙,在我把葡萄端回来时仍是满脸担心的沉默,“涵涵,我真觉得不对劲,袁艳羽嘟囔着‘被老男人包$养的事说出来还有没有人要?!等着被甩了吧。’她会不会在背后搞鬼?”

    “她怎么会认识仝鑫呢?”我实属不解。

    “这段时间仝鑫一直来咱们学校陪你,被她看见了你俩在一起。关注你的人中除了朋友还有敌人,有可能敌人比朋友更在意你的一举一动!”

    “真是闲的!”

    我心中总归是有些疑惑,看了看时间,估计他到家了,便给仝鑫打过去电话。

    这边刚响了一声,就接通了,“这么快就到家了?”

    “我还在你学校门口呢,刚准备发动车。”那边轻快地回答。

    我再次看了看时间,距离在楼道打电话时已经有四十分钟,“怎么耽搁了这么久?有什么事吗?”

    “刚刚遇见了一个人,聊了两句。”

    “什么人啊?这里还有你的熟人?”

    “不熟。一点儿都不熟。”

    “你也不像是能和不熟的聊半小时的人啊。”我慢悠悠地套话。

    “没聊半小时,说了两句话就打发了。告诉了她一些法律条例。”仝鑫干脆停止发动车,坐在座椅上悠哉悠哉地和清涵聊天。

    昨晚送清涵回宿舍,待她俩溜达一圈回来清涵进宿舍楼,他准备开车离去时,发现雨刷下夹着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的内容让他看着心里发堵,奉劝他早点甩了夏清涵,因为夏清涵是一个表里不一勾*搭过老男人的拜金女,用的言辞之恶劣更是让他触目惊心。

    他一直琢磨着那个署名“夏清涵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的人是谁,昨天在车上等了等没发现送信的人,今天问了问莫文思有关她们宿舍的事,让仝鑫断定,这是宿舍内部人干的事。他一直担心清涵的安全,所以再一次提起搬到一起住的话题。

    今天没有把车停到学校里,毕竟在学校里的学生有车的不多,他不想在给清涵添加什么额外的话题。

    刚刚仝鑫送清涵回来,他正往回走时,突然被一个女生拦住。

    仝鑫恍惚间记得从哪见过这个女生,是那天在树下和一个男生吵架的那个女生,因为清涵当时嫌恶的表情让他朝那个方向多看了两眼。

    仝鑫耐着性子问她何事。

    袁艳羽承认昨天的那张纸条是她写的,她是夏清涵舍友,对夏清涵的一举一动很了解,夏清涵干过什么龌$龊的事她自然知道,所以好心地告诉仝鑫一声。

    仝鑫冷笑着打断她,“我国的公民一直享有名誉权,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根据情节严重程度情况处以五日以下或五日以上十日以下的拘留并罚款。你能接受哪一条?和夏清涵认识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恶意中伤她的人,也是,哪有人见人爱的人呢,她能和很多人做朋友,唯独人品低劣没有人性的不行。”

    “你给人讲了什么法律条例呀?你学得又不是法律,这不是忽悠人吗?”我笑着问他。

    “讲的是名誉权。虽然我学得不是法律,但是我懂得用法律维护合法权益!”仝鑫心无芥蒂地说着。

    我止住了笑,“仝鑫,和我说说吧。你怎么突然问起了我宿舍的相关事了?”

    仝鑫那边沉默了片刻。

    我静静地听着:“说吧。”

    “你们宿舍的一个女生莫名其妙的给了我一张纸条。”

    “说的我什么?”

    “不好听,不和你说了,怕你听着生气。我知道都是恶意中伤不是真事。”

    “唉,”我轻叹了一口气,“她怎么给得你纸条?”

    “昨天夹在了我雨刷下,刚刚她又拦下了我。”仝鑫停顿了片刻,“这种人竟然和你在一个宿舍,太难为你了。”

    我对着凑近来听我电话的那俩人说,“原来是夹在了仝鑫那车的雨刷下了一张纸条,刚刚又拦着了他。”

    大米暴跳如雷抢过我的手机,“这种人就是蹬着鼻子上脸!越不和她一般见识她还来劲了!仝鑫你可别信这种人的鬼话!她就是看着清涵脾气好好欺负,造谣生事!如果你不信我说的,你可以和接触过这个人的人打听打听,看看她究竟是什么德性,除了她对象,谁理这种贱*人!”

    我夺过来仝鑫的手机,有些担心地问他:“耳膜没事吧?”

    “我快走到你宿舍楼下了。”

    我应答着:“好。”拿着手机去楼下走去。

    外面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飘起雨,这样的下雨天即使没有伞也不让别人讨厌,他从雨中朝我走来,我在雨中向他走去。

    不着急,不狼狈,悠然自得。

    雨开始越下越大,仝鑫举着双手为我遮雨。

    我俩相视笑着,无奈感叹老天爷为什么不让我们把这种温馨浪漫的雨中漫步进行到底?!

    抓起他的手腕,喊了一声:“跑!”

    趁着没淋成落汤鸡,朝车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