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我不觉得还能有谁比我更爱你(2)

    更新时间:2016-12-24 12:38:00本章字数:3384字

    车里流淌着音乐,恰巧播放到李宗盛版的《我是真的爱你》。将椅背靠后调整了一下,半躺在车里。仝鑫说他在异国他乡时听这首歌很有感触,第一次在雨天我和他一起静静地听着这首歌的词和曲。竟然让我有点想哭的冲动。

    雨天适合谈心。

    仝鑫双手握着我的左手,轻轻地摩挲。那首歌过去后,他才轻轻开口:“风平浪静,你在身边,这种感觉太好了。”

    我望着车窗外越下越大的雨,怎么一个风平浪静?

    我半侧着身看他,困惑地问:“什么风平浪静?”

    “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一段。”他仍是浅闭着眼,却抓起我的手放到了他胸膛。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困惑,前段时间见他,他其实有些憔悴,即使和我一起吃饭的时候,也难掩疲惫之色。那时我们还没确定关系,我总在怀疑是不是他疲于应对我,可如果见了我心烦,为什么还一直邀请我吃饭呢?!我也试着问过他,他说工作有些累。他既然不说,我也没深究,后来我们确定关系后,他出差回来再见我时,有些倦色,但和我聊着聊着便神采飞扬了。这些天状态越来越好,我也就没过问。我轻轻地摇着他,让他睁开眼,“仝鑫,你也遇上烦心事了吧?”

    “嗯。不过刚刚都过去了。”

    仝鑫缓缓地和我说着,他之所以在回国后在这个城市任职的那样顺利,是因为他从去年冬天就一直为回国做着准备,在校期间他在导师的推荐下参加过该软件公司的项目研发,表现很好。中外合资的企业,仝鑫选择了回到中国。仝鑫在未毕业时就已经为公司提高了效益,所以当仝鑫决定回到中国时,公司许诺他回国后可以直接让他领导团队。公司在中国的几个城市也有着分公司,仝鑫没有选择留在一线城市,而是来到了我这里。先前公司许诺的职位并未在仝鑫归国后立即给仝鑫,因为公司领导人没想到仝鑫会不选择一线城市,而二线城市的公司模式已经固定了。仝鑫也没有争抢,只是踏实的做好自己的本职任务,他的学历和资历都很好,甚至是比他们团队领导人的资历还好,初次来到公司他所在研发部门的上司却敌视仝鑫,他虽然比仝鑫早来十年,人情世故懂了不少,但能力欠缺。他和仝鑫之间存在着竞争,上头来话,为了留住仝鑫这个人才,可以破例提拔。仝鑫的上司一意孤行地改变了仝鑫的研发计划,导致仝鑫无法将自己原有计划按步骤进行,被高看一眼的出国留学归来的重点培养人才却在初入公司就给公司带来了损失。黑锅是仝鑫自己背的,那段时间流言蜚语很多,他被压力弄得快待不下去了,白天晚上的拼命工作,他告诉我,其实那天去“蓦然回首”接醉酒的我时他是很狼狈的,心烦不顺心,那段时间他一直失眠,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在公司里上个厕所都听见有人议论他的学历是不是造假买来的,又或者是某个野鸡大学回来后糊弄别人的。他只有在找我吃饭的时候才忘了那些烦心事,觉得心安一些。那次醉酒后,歪打正着我俩捅破了那层纸,他告诉我他特别开心,他说有了我一切也都不在乎了,反正其他的丢了也能继续挣回来,我就是他的世界,最珍惜的没丢,他也就不在乎其他的。

    我们确立关系后的那天,仝鑫突然接到的出差电话,来自他的伯乐,也是他在英国引荐到本公司的人,为了弥补给公司带来的损失,仝鑫黑天白夜赶出了新的项目改进执行计划,但没被他的上司采用。刚好他在外国最初接触的老板来中国,关注了一下仝鑫的近况,这位boss坚信仝鑫不该有那样的失误,因为先前的设计理念与仝鑫这些年的理念大相径庭。经过证实,原来的失误是有人捣鬼。仝鑫出差见了他,他觉得黑锅不该仝鑫来背,让仝鑫尽早赶出项目改进执行计划,仝鑫便把早已赶出来的计划交给这个boss看。项目开展的很顺利,仝鑫在公司站住了脚。

    而故意打乱仝鑫计划的那位上司,仝鑫没有揭露他心口不一的阴暗,放了他一马。那个人自动让位给了仝鑫,刚好公司有其他业务更适合他,转去了其他部门。今天是仝鑫正式升职为部门经理的第一天。

    我凑身去抚摸他的脸,好心疼。

    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仝鑫给人的感觉不好接触,冷冰冰的。其实是因为别人未见过他的温柔与动情。仝鑫这种一直生活在温馨和睦的家庭中的孩子,是单纯又善良的,他们在爱得包围下长大,让他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耳濡目染中也是在以善意对待这个世界。仝鑫自幼成绩就好,上学期间一直又受到老师们的喜爱,几乎没有被任何事为难过,他也不懂什么是戒备。他一直是谦谦君子的风度,这和他受到的良好家教息息相关,可是走到社会遇到的都是笑面虎,像仝鑫这样宅心温厚的人少不了吃亏上当。而他又这么不屑于解释,吃了什么哑巴亏全部吞进肚子里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最可怕的是人心,这些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我拨弄了一下他已经渐干的头发。

    “据说那个人的母亲前段时间住院,他妻子也怀孕了,他很需要保证自己的地位,所以有些不择手段。觉得我是刚来的也没什么背景,所以这样对我。其实我没想要霸占他的地位,我很希望我们是合作关系,互利双赢,他十年里的职位没有大的变化,原本我打算我是将他推上去,他升职统领全局,我也踏实的在研发部率领一个小分队干实事。”

    “害人终害己,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个道理。”我轻叹,摩擦着他的掌心:“你也这么善良,可怎么办?长着个霸道总裁的样,却不腹黑。”

    仝鑫哈哈大笑,“君子只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身为男人我一定会让我的爱人有安全感的,我放在心窝窝里宠的人,岂能允许他人中伤?!有些时候,我就腹白着让她们无地自容。”

    “那她无地自容了么?”

    “不清楚,不过她应该知道,在我这里关于夏清涵的任何谣言,我都是不信的。”

    “那张纸条呢?我看看。”

    “刚刚去找你的路上,扔在垃圾桶了。”

    “为什么扔了?”

    “留那个干什么?!昨天留着是因为没查出是谁送的,如果有必要,拿着字迹去比对。现在知道是谁了,也和她讲清楚了,如果她不想进公安局反思就收敛着。再留那个让你看见了岂不添了烦恼?所以扔了。”

    “我猜猜她是怎么写的我?应该有一条是被包*养吧?被老男人包*养?”

    仝鑫瞪着圆眼看着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我是猜对了,我笑嘻嘻地说:“现在的人都是什么心理,被一个男人送回,从一辆不错的车上下来,就只会联想成被包*养。那次是我血缘关系上的亲生父亲。”

    仝鑫把座椅恢复原位,一本正经的注视着我,他很难从我口中听到我提及父亲的话题。可是我不想提及他,话题就此打住。

    仝鑫等待着我继续往下说,而我觉得与我们无关的人不必谈及。

    我坏笑着问他:“仝鑫,你说这世上有好男人吗?都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一直也这么觉得。”

    仝鑫被吓得目瞪口呆。

    “有些女孩会被自己的男朋友反驳道,那么你父亲呢?!可是你无法反驳我,因为我会当机立断地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看着仝鑫哑口无言的样子快要笑出内伤了。

    他憋红了脸,“不能以偏概全的。”

    “所以你觉得男人大多数是好的?是靠谱的?”

    “肯定有好的吧。”仝鑫回答得也没信心。

    “前段时间看了个调查,中国男人结婚五年后的身体出*轨率非常之高!”我笑道:“仝鑫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往后找小三,这种内心阴暗的女人千万不能要!我以前一直觉得如果你找小三一定要找比我好的,比我漂亮,比我年轻,比我有才华,比我有趣,比我富有,比我受人喜欢,那样我会输得心服口服。因为我觉得如果你的妻子不好,根本就配不上你。”

    仝鑫瞠目结舌。

    “可是现在,我觉得,女人可能是吃醋的,可能是善妒的,可能是爱慕虚荣的,可能是小家子气的,但她一定不能心肠恶毒!所以如果你找小三,找个对你好,对你身边的人好,为爱付出的女人就好。脑回路不要太多,总想着算计别人。而且不知感恩,总以恶意对待他人的女人太可怖。我真的不希望你找暗中给你递纸条疯言疯语侮辱她人的这样的女人。”

    我说得很真诚,仝鑫却被我的话雷地外焦里嫩,平复了一下心情,问我:“那你呢?如果找小三找什么样的?”

    我歪歪头,认真的思索片刻,说实话,我没想过,“我没想过。”

    “比我年轻比我帅气的?”

    我被逗得哈哈大笑,“本来追我的人中比你年轻比你帅气的就有啊!”

    “比我有趣?比我工资高?”仝鑫皱着眉问,又自问自答:“那更是大有人在了。你总说我不幽默呢。”

    “那找个比我爱你的?”他困惑地看向我。

    我看着他笑而不语,不料他却得意一笑:“你千万不能用这一条来要求,因为我不觉得还能有谁比我更爱你。”

    夜幕降临,窗外大雨滂沱,车里的光已经很暗,我借助着路灯的光才能看出仝鑫的表情。

    他的瞳孔既不放大也不缩小,他说得波澜不惊,坦诚又平淡地像说着晚餐吃了什么。我不喜欢那种指天起誓故意夸张的人,也不喜欢那种在说一本正经的事时眼睛飘忽不定四处飘移不真诚的人。刚好,仝鑫也不是这两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