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最动听的情话

    更新时间:2016-12-27 12:09:03本章字数:3878字

    我第一次感觉到和爱人一起坐火车的感觉竟是这样好。

    我们两个人昨晚都主动给父母打电话说了今天回去,只是没有告诉火车的准点,省的父母为我们半夜里赶车担心。

    来之前已经商量好,周日早晨去看望物理老师,其他的时间再和父母商量着互相拜访。

    我拒绝了仝鑫送我的要求,想着从火车站我们各自打车回家,先和父母打声招呼,可仝鑫还是和我上了同一辆出租车,把我送到了楼下,他才回家。

    老妈对我的突然而至觉得喜从天降。

    我放下行李赶紧跑到窗边看看他乘坐的出租车有没有从小区出来。

    “仝鑫呢?”妈妈随着我的目光张望。

    “他把我送到楼下就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呀?他再来拜访你。”我拉着她坐下,嘴甜地说。

    “怎么还不上来吃点饭再走?”

    一直以来的班主任身份,让妈无论性格还是言语都严肃又冷面,她是女强人的那种类型,她不擅长和声悦色,喜欢直截了当。在我和仝鑫正式确定关系后,我打来电话给她,早些年她说的仝鑫不适合我的那种话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说实话,我希望得到她的祝福,而不是听到她的数落。

    我犹记的那天,和她打电话摊牌时我的掌心都出了汗,在妈妈开口之前,我唠唠叨叨了一大通,“妈,我和仝鑫确立关系了,其实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但那时候互相没正式地表白过。您说过他不大适合我,可是现在我也变了,我没那时候那么没心没肺,我也安静下来,有拧巴的时候,有别扭的时候,有发脾气的时候,现在的我他通通接受。我能感觉到他在哄我,他对别人可能不善言辞冷冰冰的,可是我懂得他对我的温柔。我不是一个轻易下决心的人,他一直是那个最能打动我,感动我的人,所以我真的当机立断了。我是一直有人喜欢着,可是别人再温柔,我无法消受,别人再好,我爱不起来。他能左右我的喜怒哀乐,我愿意被他束缚,愿意被他羁绊,愿意为他妥协,也愿意为他改变。”

    我自己说着说着都音发颤,其实我担心妈妈为仝鑫当初说走就走害我伤心难过而难以释怀。

    我无法不管不顾,任性而为,可以抛下一切只为他,所以我的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我真的希望我爱的人接受我的爱人。

    良久,我听到妈妈那头说,“你过得好就好,妈妈也喜欢。”

    妈妈没有给我点评仝鑫的任何一句,虽然我又想听又害怕听。她一向看人很准,对待自己女儿的事上,估计她更是吹毛求疵般能为我找出仝鑫的各种优点与不足。

    我因为那句话哭了,眼泪的成分很复杂。我说的很高尚很伟大,但是作为女人谁不怕自己自食其果呢?!我和所有的人说得是我不怕他对不起我,因为我相信他不会对不起我,可是一辈子那么久,我没见过以后,又怎么有底气去说以后?!我担心妈妈不是打心底的开心,我也担心自己说过的话打了自己的脸。可此时的我真的爱他,他值得我的爱呀,但现在的我也真的真的不知道十年后的我,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后的我,过得好不好?

    我吃了早饭躺倒自己的床上一直睡到中午饭熟,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妈妈却准备了一桌子菜。

    厨房里的菜筐里摆的满满当当,想来是妈妈在我睡着时去了菜市场采购了很多。

    我边吃着饭,手还不停的和仝鑫用网络聊着天。

    妈妈提出,“晚上让仝鑫来咱们家吃饭吧,问问他想吃什么,我给他做。”

    我心里一阵暖意,很高兴地说:“你做啥他就吃啥!”

    仝鑫和我妈不能说不熟,高中时就来我家吃过饭,上次从康凯哥的婚礼现场我也看到仝鑫和我妈妈打了招呼,应该还聊了天。他还是客气地准备了见面礼,妈妈迎他进门时他显得特别拘谨。

    我大笑着开玩笑,“用不用我介绍一下?”

    我搂着妈妈,郑重其事地说:“我最爱的妈妈。妈,仝鑫你认识吧?!”

    仝鑫再三点着头说:“阿姨好。阿姨好。”

    妈妈笑得真的开心,把他迎进门。

    我在厨房帮着妈妈包饺子,仝鑫夸过,我妈包的饺子比他在饺子馆里吃的好吃。

    他洗好手过来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谁还用他,妈妈给他切好了几块冰镇西瓜让他随意去看电视。

    他看电视看得不踏实,时不时来厨房看一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笑着对我妈说:“快给他找点事做。”

    我妈支使着仝鑫,“冰箱里还有水果呢,拿个盘子去洗点葡萄吃吧。”

    仝鑫很高兴地洗好葡萄,分别喂了我们两粒,才拿出去吃。

    妈妈缓缓地说:“仝鑫这孩子是真的懂事。”

    “因为他喂了你两粒葡萄?”

    “仝鑫不是那种会献殷勤的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是发自内心的,很诚恳很踏实。”

    我从厨房门口看了一眼那个诚恳踏实的人,他正专心致志地剥着葡萄皮,放进了一个小碗里。

    “妈,你怕我跟了他上当受骗吗?”

    “怕啊,哪有妈妈不怕自己的女儿上当受骗的呢?!不过我的女婿很靠谱,他谦和有礼,能宠着你活泼的脾气,家教良好,所以内心是内敛又高贵的,能自律会自省,对你也是真的有情有义。”

    我喜出望外,严肃的老妈很少对一位男士有这样的称赞。

    可是老妈都这么接受仝鑫了,我就不好意思自夸了,只好犹犹豫豫地数落他的缺点:“可是他都不会说甜言蜜语,笨嘴拙舌的,不懂浪漫,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收到过他写给我的一封情书!”

    妈妈被逗得忍俊不禁,“谁还能有你的嘴甜?!油嘴滑舌花言巧语的男人专动嘴不动情。甜言蜜语你和他说不就好了吗?!将来在嘴仗上吃亏的是人家仝鑫!”

    “啊?会吗?”我还没和仝鑫正式地吵过架,不知道打嘴仗上是谁能赢。

    仝鑫把剥好的葡萄端了进来,拿着牙签穿着递给我们吃,“什么会吗?”

    “我妈说你温良恭俭让,如果吵架时你会让着我,我有些怀疑所以问会吗?”

    “就是这样的,当然会。”仝鑫认真地保证。

    “妈,你听见了,他还想着和我吵架。”

    “不……不是,我说我会让着你,不和你吵架。”

    “妈,你不说他真诚稳重,不会花言巧语地献殷勤吗?你看怎么我当着你面问他什么他就答应什么呢?!不经大脑思考,脱口而出,这是真诚吗?往常他可从未和我这么说过,这样算是在丈母娘面前献殷勤吧?”

    “妈,不是,那个阿姨。”仝鑫一时口误,跟着我把妈叫成妈。

    妈妈被仝鑫的样子逗得大笑,调侃着:“这是早晚的事,等不及了吗?”

    我带着手里的面粉去戳他的鼻子:“哎,傻傻的真可爱。”

    “仝鑫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于夏清涵这种伶牙俐齿的丫头,你可以欺负欺负她,但不要让别人欺负了她。”看着仝鑫囧囧的模样,我妈笑着给他出谋划策。

    “妈,你在教他什么?!”

    “嗯,谨遵阿姨教诲。”仝鑫戳着一个葡萄喂我,在我张着嘴即将吃了的时候,他反手放进了自己嘴里。

    饭熟了后我象征性的吃了两个饺子便离开了餐桌。饺子向来不是我的爱,仝鑫却吃得津津有味的。他和我妈妈聊得很好,饭桌上无聊的我倒成了个多余,我撂下一句:“谁吃的慢谁洗碗。”喜笑颜开地抬腿去客厅看电视。

    “你就吃这么一点儿啊?!”仝鑫嘴里还嚼着半个饺子,瞪着眼问我。

    我拍拍他的肩,“饱啦。”

    我妈抬眼看我,我诚实地和她解释:“老妈,你现在手艺怎么越来越差了?!三鲜的太咸,肉馅的太淡。”

    “我觉得还好啊,都还好啊。”

    妈妈给仝鑫往碗里多夹了两个饺子,“她啊,不喜欢吃饺子,往常吃饺子时还得给她开小灶呢。你不用管她,家里这么多东西,饿不着她。”

    我悻悻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什么仝鑫来了后感觉自己有了个后妈。

    那顿饭她俩吃了一个小时都没离开餐桌,我侧耳倾听,偶尔进入耳朵几句,似乎念叨我小时候的囧事。

    我溜过去听了一回,两个人却同时住嘴,我帮他们把盆呀碗呀收拾到厨房后,刚要落座,却被打发着去看电视。

    临走前,我讨好又威胁地和我妈说:“妈,不许拆我的台,给我留点面子。”

    夏妈妈望着清涵离开的背影,继续说着:“原来什么都不会干,也没用她干过,现在差不多什么也都会了。你们这一代都是在父母手掌心里宠大了的孩子,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几乎未享受过父爱,这是我们大人的错误,所以我一直在心里觉得愧对她,更是希望老妈就是她的保护伞。仝鑫你爸妈介意涵涵来自单亲家庭吗?”

    “不介意,不介意。”仝鑫忙不迭地说,“清涵一点儿都没有单亲家庭孩子的自闭孤僻,她性格活泼可爱一直很招人喜欢。阿姨说实话,我每次见她都情不自禁地想笑,我性格比较沉闷,而她总是笑嘻嘻地没有烦心事一样。”

    “她啊,看起来没心没肺,实际上心里清楚明朗得很。”知女莫若母的夏妈妈很有感触地说,“我原以为能给她做一辈子,那一次生病后,觉得应该让她学会照顾自己。她从来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在我面前她就是个小公主,但在外人面前,我怕别人没那般宠她,所以教会她做家务,照顾自己。她可能做的饭不是很好吃,拖的地板不是很干净,但她绝对是一个愿意去做这些事情的好伴侣。我还是希望你别把她当成保姆,女仆,她不会拖累你,同时她值得被呵护。她很会掩饰自己的悲伤,但是其实你能够看出她的难过,她如果在你面前偷奸耍滑撒泼耍赖,那说明你真的是她心里值得信任的人。”

    仝鑫的眼眶湿润了,他清了清嗓子,“我知道。”

    我端着一盘瓜子过来,“闲着也是闲着,仝鑫,来,你剥瓜子皮吧,我最喜欢你的先剥成一堆再吃的吃瓜子方式了。”

    仝鑫破涕为笑。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泪光闪闪的,不好意思质问我妈,是不是欺负他了。

    晚上送仝鑫到楼下,我忍不住问他,“你那会儿为什么哭了呀?”

    “因为我和你妈妈商量着我们同住,你妈妈同意了。”

    “喜极而泣?!”我翻着白眼问他。

    “嗯。”

    “你也太能被小恩小惠打动了吧?!”我想着套话时话已经出口才想到把自己套进去了。

    “这算小恩小惠?!”他笑着问我。

    我顶着一张大红脸,“我太谦虚了。”

    仝鑫手没闲着,一直帮我扇着周围的蚊子,他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轻轻地搂住我,温言细语地对我说:“往后我要和你一起照顾妈妈。”

    这是我的爱人说过的最最最动听的情话,没有之一!

    我抬眼望着他,他的眼神温柔得快要出水了,“谢谢妈妈把你抚养长大,她这些年也很不容易,我们一起孝敬她。”

    他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他说的每句话,我都相信,我相信他答应的事无论大小都会为我做到,我相信他是顶天立地护我周全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