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众人皆知的爱恋(1)

    更新时间:2016-12-28 12:38:58本章字数:3233字

    第二天一早,仝鑫开着仝爸爸的车来接着我一道去医院看望物理老师。

    我们一路找寻着病房,到了肿瘤科的住院部,我踟蹰不前。

    仝鑫见我走得慢了下来,停下了问:“怎么了?”

    我局促不安地说:“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怕物理老师,你说他见了我和你在一起会不会生气呀?我这么个不着调的学生把他当初最得意的门生拐走了。”

    仝鑫忍俊不禁,“还好,我没有沦落到找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媳妇。起码她能意识到她当初的不着调。”

    我朝他翻着白眼做了一个要杀人灭口抹脖子的手势。

    我是真的心里没底。

    他把花束放在我手中,腾出一只手来拉着我,快到了病房门口时,一个人从我们要进的病房走了出来。

    仝鑫握我的手突然紧了紧。

    对方有些不确定地叫:“夏清涵?仝鑫!”

    我看了看那个男人,面熟,兄弟班的。

    他走近我们,热情地客套:“仝鑫,你回国了?!你们也是今天来看老师的,太巧了。”

    仝鑫客气地和他握手。

    我这个无事人只是面带微笑。

    兄弟班的这个男生,那时经常和陈西欧混在一起,关系很好的样子。

    仝鑫见他风风火火地从病房出来,礼貌地问:“你这是?”

    “哦,我们班几个同学快要到了,我正准备下去接接他们。”

    “那你快去吧。”我和仝鑫异口同声地说。

    这个男生看着我,笑着问:“夏清涵,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我心里暗自想着,我从来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这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人,即使当初听陈西欧喊过,早也和着饭吃了。

    “你和陈西欧关系很好是吧?听他提过。”我说着废话,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仝鑫提醒:“江子成。”

    “你就是贵人多忘事啊!”江子成不带恶意地调侃。

    江子成去接同学,我和仝鑫踏进病房看望老师。

    很难将从前那个目光如炬的小老头和眼前这位病怏怏的老人联系到一起。

    那时候几乎没见过小老头笑,病床的这位老人笑得却很和善。

    他开口就叫出我们的名字:“仝鑫,清涵,你们怎么来啦?”

    他都记得我的名字,叫得我一阵心酸。

    和我们聊着天,一直点头称赞,“好,好,好,有出息,有出息,真为你们高兴。”

    我不好意思地挠头:“老师,当初让您生气着急的,您别放在心上啊。”

    小老头努力爽朗地大笑,“我当初有点儿恨铁不成钢!你呀,你问问我和你班主任说过多少次,夏清涵是个很有灵气的丫头,她是能一鸣惊人的孩子,她有这个潜质!”

    “我没有走眼吧?高考物理单科给我过八十了,从28分提高了那么多!当然也是人家仝鑫的功劳。”物理老师看着仝鑫,笑着求证。

    我和仝鑫顶着两个大红脸,不知如何接话。

    仝鑫讪讪地问:“老师,当初我找您问题,您有时候拿着夏清涵的卷子无奈地叹着气点评她哪哪是弱项,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当初啊,她见了我像耗子见了猫似的,躲着走。总看到你给她讲题,我说给你听,你不就能对症下药了吗?!”

    我一直面带着笑意,眼睛里却含着泪水。

    江子成领着他的同学们来到,我抽空转身,若无其事地擦了擦眼。

    我们把位置留给了老师和他们班的同学们,那毕竟是他们的班主任。走出病房后,我捂着鼻子,暗自啜泣。

    仝鑫细看夏清涵时,她睫毛上亮晶晶的,不是眼泪是什么,眼圈还红红的呢,别扭地转过头不让他看,却声音哑哑地伸着手和他要纸巾。

    纸巾在车上,他也没带,他伸出手把她的泪痕擦了,又用拇指给她抹去了那一道鼻涕。

    仝鑫毫不嫌弃地用拇指给我擦去鼻涕,他还用食指在拇指上捻了一下,低着头欲安慰我,又试图用刚刚抹过我鼻涕的手指擦掉我粘在睫毛上刚掉下的泪滴,我突然破涕为笑,拽着他的胳膊,“哪有洗手间?咱们先去把手洗了好吗?”

    一会儿后,我恢复了平静,和仝鑫牵着手闲聊,“你说咱们那时也没有多明显呀,怎么连物理老师都看出端倪了。怎么露馅的?”

    仝鑫咋了嘴一下,看着我,却不发一言,故弄玄虚。

    我不解地问他:“我当初和陈西欧叽叽喳喳的话才更多呢,陈西欧也没少给我讲题呀,怎么就能被看出是我和你?”

    “那就是我表现的明显了呗。”

    “明显个屁!”我笑骂他,虽然一点儿都不文雅,这个既没当众承认过他爱我也没给我送过一封情书表白的人居然有脸说明显?!

    “是不够明显,否则怎么还有人要表白呢?!”

    “就是!否则怎么还有人要和你表白呢?!”我是这么理解的仝鑫那句话的意思。

    其实当初我没有承认过仝鑫长得帅,我觉得我喜欢的是那种皮肤白皙,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笑起来阳光灿烂的男孩,初见认知时,他让我眼前一亮,我有一些触动,因为放在高中没喜欢上仝鑫以前,他会是我多看一眼的隔壁班男生。而见了认知后,我根本没有心动,我才知道自己的标准早就变成了以仝鑫为标准,仝鑫才是那个让我眼里放光的男生。

    仝鑫的英眉俊目,硬朗挺拔是我们宿舍一直的谈资,对于长得帅的人,他态度的冷傲都不觉得他讨厌,而是觉得他有性格。宿舍里的舍友们偶尔开着我和他的玩笑,但是当事人从未承认过,我从最初的反驳到后来的听之任之,她们却觉得无聊不再开我俩的玩笑。

    因为她们嗅出了别的苗头!我听说过有外班的女生打听仝鑫,听到这种消息时,我都是秉着听听就好的态度淡然处之。有女生夸他,我会暗地里高兴,有女生喜欢他,我会觉得那个女生也是有眼光,但有一天我终于不淡定了,因为我听我舍友们讨论,居然有女生恬不知耻地给他传情书,想着追他,简直气炸!

    而且我心理作用后知后觉出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往常我回头装作不经意地看他时,他也会若无其事地抬头,看我一眼,而那天晚上的晚自习,我习惯地看他时,他没有看我!

    我最开始是因为生气,后来觉得委屈,到最后越想越悲伤,几乎彻夜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我赖在床上一动不动,逃了早自习。

    早晨快上课的时候我脸色不好地走到教室,忽略了所有人的问候,对谁也不理不睬,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装睡。

    豆豆在早自习时给我请的病假,陈西欧试图和我说话时,我只是淡漠地瞥了他一眼,他碰了我的冷脸后我听到他在后面嘀咕:“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呢,清涵这是怎么了?!”

    豆豆已经明白我的心思,所以她不着调地挖苦我:“病了!病入膏肓!”

    从我进入班的时候,我的余光就感受到仝鑫一直注视着我,可是我就是不和他眼神接触!

    仝鑫的声音:“感冒了还是怎么?”

    我装作没听见,豆豆将手附在我额头,我没好气地拍掉她的手。

    “你是不是真的病了?”豆豆看我的眼神满是担心,想来当时的脸色真是难看的如同大病一场。

    我理都不理她,直接趴在课桌上装睡。

    听到豆豆和后排的人说:“可能是真病了。”

    我已经没有上课的心思了,只有在老师进来上课说起立的时候我站起来,其他时间都装病,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下课的时候也一动不动。

    他试图叫我,“哎,哎。”

    我装作听不见,豆豆凑近我看了看,小声地告诉仝鑫:“她可能睡着了。”

    “难受就去医务室看看,别拖着了。”仝鑫的声音。

    人有三急等不得,到了第三节课下课时,我真的需要上厕所了。我在心里嘀咕着,为什么早晨起来没吃饭也没喝水,可还是要去厕所?!

    快上课的时候我才低着头蔫蔫地走到走廊上,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仝鑫轻咳了一声:“你感冒了?”

    “没有。”

    “我有感冒药,回去拿给你。”

    我冷言冷语,“不必麻烦了!谢谢!”

    “难受就去医务室看看,别拖着了。”

    我生气地驻足,看着不安的他,无比生硬冷漠地说:“与你无关!”

    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我直接冲进女厕所,直到打了上课铃几分钟后才回班。

    对于不发火的人来说,一旦要发火,那简直是行走的炸药包,而且没有灭火器。

    我磨蹭着蹭到班门口喊着“报告”进班时,班里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朝我看来,他却正身坐着,微抿着嘴,目光端正,一直看着黑板的方向。

    他生气了。

    他都不稀罕看我。

    我顿时觉得惆怅万分,眼睛涨得慌。

    悄然抹去腮边泪,抬起头来听课,虽然我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

    那节课我把大女人该有的气魄告诫了自己个遍!夏清涵啊,你不应该陷于焦灼之中,那样太没有尊严了。你要宠辱不惊,要淡定自若,你要自信,你要体面,你要把感情留给在乎你的人,仝鑫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人给他写情书吗?又不是没人给你写情书!

    可是我后来又颓废地趴回书桌上,我吃醋了,我嫉妒的发狂!从来都是男生给我写情书,我习以为常的认知中也是男生主动追求女生,而女生就该保持神秘,腼腆羞涩,为什么现在的女生那么不矜持?!竟然真有女生光明正大地主动追求他!我又羡慕起人家的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