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众人皆知的爱恋(2)

    更新时间:2016-12-29 12:41:01本章字数:3428字

    放学前,我脸上恢复了笑意,因为我突然醒悟,我不应该这么小心眼,这么有占有欲,这么的嫉妒,我是一个无忧无虑云淡风轻的女生。我和善地笑着和别人打招呼,仿佛早晨那个夏清涵是他们幻想出来的而不是真正的夏清涵,我笑得无懈可击:“西欧,你这件外套穿起来很帅哦。”

    陈西欧差点被唾沫呛到,“你病好了?”

    “什么病?我有病吗?我身强力壮,吃嘛嘛香,身体是健康的,不过可能脑子有病,哈哈,有药治吗?”我还开起了玩笑。

    上午的第五节课只有二十分钟,是上自习的时候,打了下课铃后,我们就可以去食堂吃饭。我看着时间,和豆豆说:“我饿死了,反正现在楼道里没见查班老师,我要装着去上厕所,一打下课铃我就冲进食堂,你记得快给去取饭盒给我送去。”厕所在楼道口的位置,省去了和别的班同学挤楼道的时间,所以有些学生会偷奸耍滑待在厕所里,一下课就直接往食堂冲。

    尽管我是进入食堂的前十名学生,等到我和豆豆吃完饭,食堂的人又所剩无几。我俩说说笑笑间到了楼道,豆豆突然拽了拽我,示意我看向班后门,“哎,哎,那就是给仝鑫写情书的那个女生,这是来找仝鑫了?”

    后门有三个女生,虽然哪一个我都看着不顺眼,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看起来最无辜最招人喜欢的应该就是我最讨厌的,我问豆豆:“哪个?”

    “又瘦又高的那个。长得也不难看是吧?”

    我心里的火快烧到嗓子了,总觉得中午吃得多了,难受地想吐!

    我看了那个女生一眼,挫败地发现,那个女生比我高,她也长发飘飘,大气又有女人味,并不难看,看起来不妖不艳,乖乖女的样子,难怪我们班后排的男生都吹起了口哨。

    我失魂落魄地走回班里,后排男生不怀好意地叫着:“仝鑫,有人找。”

    我重重地趴到书桌上,用校服罩住了头。

    豆豆和陈西欧这两位超级爱八卦的人,难得的都闭紧了嘴沉默无言。

    良久我听到陈西欧的声音:“你真不出去了?”

    “嗯。”仝鑫的声音。

    后排的椅子和凳子声,陈西欧的声音:“哎,我去帮你打发了她。”

    豆豆的声音:“我也去看看。”

    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同桌和我的后桌没人了。

    课代表在书桌边穿梭着发着昨晚交上去的卷子,放在我身边的一张纸被后排抻过去。

    有人拽了拽我头上的校服,“找你有点事,你没睡着呢吧?”

    我缓缓地起身,“什么事?”

    “哎,你这么盖着校服睡不热呀?”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

    “不劳您费心,我不热!你就这事?”

    他把我的试卷拿给我看:“你看看你这套物理卷子,选择题又错了五个,有一道题明明是上星期刚给你讲的,你要不困就别睡了,和陈西欧换换座位,我给你讲明白了!”

    我心里的惶恐不安淡去,脸上出现了喜滋滋地笑意,顺从地说:“哦。”

    午自习已经开始了,我们小声地讨论了几道题后,陈西欧已经在我的位置上睡去,那我只好留在陈西欧的位置午休了,我明知故问:“听说。”

    仝鑫抬眉看我。

    “人家那女生挺漂亮的,你怎么都不出去和人家聊聊天?”

    “我有空吗?这不给你讲题呢!”

    “哦,是我耽误了你的大好时间啊。”

    “难道不是吗?”

    “我该不该说声抱歉。”

    “不用,只要你别对不起我。”他怔怔地看着我,别扭地解释:“我是说,我给你讲过的题你还做错,你下次认真点,要不白白耽误时间给你讲了。”

    “知道了。”我心慌意乱地小声应答。

    那天下午我的心情好得出奇,我不仅把我珍藏着上课吃的糖分发出去,还做了一个小果盘供大家吃。

    陈西欧和仝鑫吃着削好皮的水果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我很贤妻良母地说:“如果喜欢吃,我还给你们做。”

    “怎么突然这么贤惠了?”陈西欧用牙签戳着苹果边吃着边问我。

    我不爱听他说的话,把盘子夺过来直接放在仝鑫面前,“难道以前不贤惠吗?我还能更加贤惠的!”

    我想起自己还闹过那么一出,憋住笑跳脚和仝鑫秋后算账:“哎,你还记得别班的女生给你写情书的那件事吧?算起来的话应该是你收到情书的那天晚上,为什么我回头看你的时候你却不看我了?!害得我第二天上午发疯了一上午。你当初是不是想的我要骄傲点,让夏清涵见识见识,我也是有人追的!你是不是出于那样的心理才不理我的?!喜新厌旧的家伙!”

    仝鑫一脸惊愕:“哪有?!我倒是记得第二天你一上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我和你好好说话时,你像吃了枪药一样。我根本不知道我哪招你惹你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对视?你前一晚的晚自习干什么了?”

    “是不是拿着高考题研究呢?应该是正皱着眉冥思苦想呢。”

    “啊?”

    “其实在两天前回到班的时候我书桌的抽屉里上放着一封信,粉色的便签,我还有一丝幻想是不是你,因为我看你时,你的眼神羞涩地有些躲避。枉我脸红心跳地打开看,却发现不是你的字!一目十行地看完原来是有人想和我交朋友的,我没理睬。没过两天从食堂回来时就有一个女生拦住了我,递给我一封信,我连打开都没打开就让人家拿回去了,那是个中间人,后来那个女生才出现,还来咱们班了,把信亲手放在了我的书桌上,我回复了四个字‘好好学习’。”

    “完了?”

    “本以为不声张这事你不会知道,我也没想到你已经知晓这件事,但是那天你中午去吃饭的时候明明心情很好了,可回班时,站在门口朝后面的方向看,脸上的笑意瞬间变没,进来时都像要气哭了样子,蒙着头就睡觉,豆豆和陈西欧两个人使眼色,我才反应过来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生气。果真如此。”仝鑫朝我眨了眨眼,狡黠地说到。

    “那女生也够锲而不舍的,都被拒绝了,还来!”此时的我纯粹是小人得志的心态。

    “要是你呢?要是你被拒绝了,你会怎么做?”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目前为止,没发现有谁拒绝我,都是我拒绝别人的。毕竟我还没有尝试过暗恋的滋味就明恋了,没有尝试追人的滋味就两情相悦了,怎么?你想试试拒绝我?”我斜着眼问他。

    他大笑着,“我可不敢!就差拿腰带把你栓上了。而且我要是拒绝了你,今天中午你婆婆特意准备的那些饭菜就白做了。”

    我坐在车后排,忐忑地整理着衣服,拿出小镜子照照自己,刚刚流泪应该没有把脸哭花吧,我对着镜子练习微笑,舌头顶住上颚,据说这样笑起来最为自然,然后我又试了试露出八颗牙齿甜美地笑着。

    仝鑫透过后视镜看我,“你在傻笑什么?”

    “啊?!我笑得很傻吗?!我在努力地想给你妈妈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虽然可能在上学时她见过我不是第一印象了,但是现在我第一次去你家拜访,得让她看到我和以前比是更招她喜欢了。”

    仝鑫听罢,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不许笑!”我怒目而视。

    仝鑫夸张地说:“哎,现在连哭笑都自己说了不算了!我妈绝对没想到他儿子找了个管得这么宽的媳妇。”

    “后悔还来得及。”我好心地提醒。

    “暂时还没后悔。”

    他停好了车,给我拉开车门,让我下来,他一只手里拎着我送给未来公公婆婆的礼物,一只手牵住我。

    上楼的时候,我喃喃自语:“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轮到他问我:“你紧张?”

    我大义凛然地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仝鑫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没事,我已经提前给我妈打了预防针了。”

    “什么预防针?”

    “昨晚我妈和我了解你的情况,她说她一见你打心眼里喜欢你。”

    “嘻嘻。”我欢心雀跃。

    “还问你喜欢吃什么,今天她要显摆显摆自己的厨艺。”

    “嘻嘻。”

    仝鑫话锋一转:“我就怕我妈对你的期望太高了,所以就和她说,妈,清涵看起来挺聪明,其实呀傻乎乎的,是挺懂事但又挺幼稚的,您多担待啊,反正将来是我俩一起过,我不嫌弃她就行了。”

    我惊愕的神情让仝鑫大笑起来,我颤巍巍地问:“你真这么说的?”

    “好像还说了点其他的缺点,靠哄不靠吓,还有……”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闭嘴!真的,仝鑫,要不是因为已经到了你家门口,我会让你顺着楼道骨碌下去。”

    他笑得一脸狡诈:“想谋杀亲夫吗?”

    防盗门突然开了,仝妈妈满脸喜色地迎在门口,“我儿媳妇来了。”

    仝爸爸也在走到门口,笑着说:“欢迎欢迎。”

    我立马换上笑脸,客气地和叔叔阿姨打招呼。

    仝妈妈听我们说话听了个尾,好奇地问,“你们刚刚在说说笑笑什么?什么服吗?”

    我机敏地回答:“刚刚仝鑫和我夸您心态年轻,长得也年轻,说您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像四十多岁的,问我服吗?当然服啦,其实说您三十多岁也会有人信的,和仝鑫哪像母子,更像姐弟!”

    仝妈妈喜笑颜开揽着我的肩膀往里走:“真的吗?涵涵。其实你这才是正值青春,明媚靓丽呢,穿什么都漂亮,怎么着都漂亮,我啊,只是在延缓衰老罢了,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运动,坚持了几个月了呢,可能最近用的面膜也合适,哎?要不我给你几贴?”

    “妈!”仝鑫无奈地叫了声。

    仝爸爸无奈地笑着,“你用的都是祛斑抗皱的。”

    “哦,对了对了,我用得面膜不一定适合我儿媳妇用呢,那我再给我儿媳妇买适合她的。”

    我被仝妈妈的可爱热情吸引了,早些还有的小忐忑不知何时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