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不知情的情况下彼此的折磨(1)

    更新时间:2016-12-30 10:09:49本章字数:3220字

    仝妈妈又回到厨房忙碌,一定不要我们插手,仝爸爸一直笑着,张罗着让仝鑫给我拿零食吃着。

    我悄悄地对仝鑫说:“原来叔叔这么慈祥啊,你还总说人家古板严肃?!”

    “我过去多年里也没见他笑得这么灿烂过,刚刚和你说的那些话比我在家住了一天的人都多。”仝鑫往嘴里丢了个葡萄,瞥着站在厨房门口张望妻子在忙碌什么的仝爸爸说。

    “不能吧?”我怀疑地问。

    仝鑫把我拉到父母的卧室,“你看,他连结婚照上的笑都像挤出来的,在我家里的相册里几乎找不到我爸笑的照片。你还觉得他是和蔼可亲的?”

    仝爸仝妈的结婚照看起来很新,应该是近些年补照的,我为仝爸爸辩解:“嗯,我见着叔叔阿姨就很亲切啊。婚纱照上叔叔笑得是不大自然,但是不代表他心里不开心,你看看阿姨笑得有多甜,洋溢着幸福,这代表了阿姨这些年是享受着爱情滋润的。我觉得叔叔在政府机关工作这么多年,一直严谨的作风习惯,是不适应被摄影师摆造型,人家的幸福在心里。”

    “说得有些道理。”

    “是很有道理。”

    “嗬,女儿就是心细哦,难怪人家我爸一直耿耿于怀我妈给他生的不是女儿。”

    我目瞪口呆:“啊?真的啊?”

    他若无其事地说:“嗯,小时候经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玩,我爸会抱着邻居家的小女孩,特别喜欢的感觉,都没怎么抱过我。”

    我反身抱了抱仝鑫,以示安慰。

    仝爸爸出现在门口,亲切地叫我:“来,闺女,咱们来吃饭了。”

    我心里莫名地一动,几乎要脱口而出:“好的,爸爸。”“爸爸”这个字眼对我而言是陌生的,我确实有些羡慕像仝鑫这样在完整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父母双全,被疼爱着,父严母慈,互相唱着黑白脸,孩子既活泼又规矩,如果有委屈了,可以从妈妈那得到安慰,可以从父亲那学来坚强。

    仝爸爸一句“闺女,咱们来吃饭了”让我几乎泪目,我好希望有这么一个父亲,神啊,这是我曾经幻想的场景,真的可以降临到我身上吗?

    我朝着仝爸爸走去时,仝鑫还站在原地不动,我像一个远行许久回家找到久违的父爱的女儿,眼角眉梢都是幸福,“好啊,我一定要敞开肚皮,大吃特吃。”

    身后传来一声哀怨:“怎么没人叫我吃饭呢?”

    我笑着朝他招手:“你不早就嚷嚷饿了吗?”

    和仝鑫一起去洗手,我故意挖苦他,“你这个主人当得不合格啊,你看看让我这个客人不仅登堂入室,喧宾夺主,还反客为主了。”

    “我把第一的位置让给你。”

    “什么第一?”

    “本来在这个家里我妈听我的,我爸听我妈的,我吧,还真有点怕我爸。现在可好,你一来,我觉得我成老四了。”

    我捧腹大笑,“我富贵,不相忘。”

    吃饭期间我们一直聊着有趣的话题,仝爸爸和仝鑫还对饮了两杯,因为开心。

    仝妈妈一边往我碗里夹着菜,一边说:“涵涵啊,你符合我对我女儿的所有想象。”

    仝爸爸也赞成地点头。

    我内心里由衷地感慨,你们却比我所想到的公婆更善良。他们肯定从仝鑫那得知我是单亲家庭,也不喜谈及我父亲。在整个吃饭过程中,他们真的没有多问一句我不想提及的事情。这是尊重,也是疼爱,那些小细节里流露出来的真诚和善意,我都看得出来。他们不是那种觉得你没人撑腰就欺负你的人,而是总以最大的善意善待我的人。竟然真有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公婆。

    我是真的羡慕仝鑫有这样的父母,现在我居然也有福气有这样的父母疼惜。

    “那我呢?”仝鑫开始争风吃醋。

    “我儿子也是很优秀的。不过有一点儿遗憾,他的性格几乎和他爸一模一样,死板又无趣,你说我这么有趣的人,天天和两个木头或是冰块在一起生活也真是不容易的哦。怎么就没有遗传了我的性格呢?!”仝妈妈嫌弃地摆摆手:“我和他爷俩几乎没有话题,通常是我自己说了十句话了,他们爷俩要么淡淡地看一眼,要么看都不看我,嘴里应付地来声‘嗯’。”

    我看着饭桌上被婆婆控诉的那爷俩尴尬地对视,真的要笑死我了,我安慰着仝妈妈:“阿姨,没关系,你以后想说话了可以找我聊天,可以打电话可以开视频,我知道的事也不少,能和你有很多共同话题,我能陪你从菜市上的葱几块钱一斤说到每年的流行色是什么,也可以和你聊星座聊新款,反正你喜欢聊什么就聊什么。”

    “那可真是太好了,看,有个女儿就是好。当初仝鑫是个男孩,我还有些遗憾呢。小时候经常给他穿花裙子,打扮得像个小姑娘一样,为了满足我的女儿瘾。”仝妈妈拍着我的手,和仝爸爸炫耀。

    我惊讶地问:“真的吗?”

    “真的!都有相片。”

    “我要看。”我略带撒娇地说着。

    “好的,走,我去给你找。”我和仝妈妈一拍即合。 

    “妈!”仝鑫已经阻止不了我俩去看他小时候囧样的步伐。

    我善意地拍着他:“你慢慢吃慢慢吃啊。”

    “人闺女吃饱了吗?”仝爸爸问我。

    “吃饱啦吃饱啦,叔叔你慢慢吃哦,我和阿姨去看照片。”

    仝鑫抻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紧跟着她们进去,“爸,你慢慢吃啊。”

    仝鑫进了卧室后,发现自己的老妈和自己的媳妇指着照片笑得前俯后仰的,彼此还勾肩搭背。

    “妈,你不要笑那么夸张。脸容易起褶。”仝鑫实在看不下去了,善意地提醒自己的亲娘。

    “妈,没关系的,笑一笑十年少,你笑得时候呀,瞪大眼睛笑,”我还演示了演示,滋着牙咧着嘴瞪着眼,“这样不容易长眼纹了。”

    仝妈妈学我滋着牙咧着嘴瞪着眼笑着:“这样是吗?嗯,我听我闺女的。”

    也许在仝鑫眼里我俩的行为像是智障,因为他看到我俩的表情后笑得比谁的声音都大,笑出了泪,直接趴在床上,快笑晕了。

    我看不下去了,他的大笑吵得我和婆婆都没法继续聊天了,制止他:“仝鑫,你不要笑得那么夸张,脸容易起褶。”

    仝鑫学着我们的样子,滋着牙咧着嘴瞪着眼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样就行了吧?”

    我一脸嫌弃地和仝妈妈说:“我觉得他好傻啊,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

    “我也这么觉得。”

    我们互相称赞,也一致对外。

    我指了指相册的空白处,和仝妈妈建议:“现在我应该把他拍下来,照片就放在这很合适。”上面是仝鑫穿小花裙子的那张照片。

    “那我去拿相机?”仝妈妈赞同地说。

    仝鑫麻溜地从床上爬起来,回到餐桌。

    “他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仝爸爸好奇地问。

    “我媳妇夸你媳妇又有气质又漂亮,还说什么品行纯良从内而外散发着光芒。你媳妇夸我媳妇,这些话也通通适合她。”仝鑫说完还不忘点名一句:“女人的友谊真虚伪,就是互相夸来夸去的。”

    “你妈年轻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虽然岁月不饶人,但是现在也是可以的是吧?”仝爸爸称赞着自己的妻子。

    “我媳妇也不差是吧?”

    我和仝妈妈不知道他们爷俩在外面聊什么,但仝妈妈偶尔提起了一件事,她说仝鑫的钱包里,一直放着我和他的一张合影,八卦着问我们是什么时候照的?

    我压根不知情,便问:“您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他出国前给他整理行李时就发现了,昨天晚上给他洗衣服时,钱包在衣服兜里,我拿出来看了眼,那张照片还在。”

    仝妈妈讶异地问我:“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也讶异地回复她:“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从来没打开他的钱包看过。”

    后来我真的看到了这张照片,他坐在花坛旁,我站在他身边,双手拉着背包带,有些羞涩腼腆地笑,是我们俩第一次拍合影,彼此还不敢靠近,只是头歪歪地偏向对方。

    那是王康凯他们快要高考的时候,有一天周末放假我和仝鑫一前一后的走着,王康凯正好遇见了我们俩。

    他说他们就要毕业了,所以拿来了相机给同学们拍照,他一脸笑意地和我俩说:“给你们拍张合影呀?”

    我欲摆手谢绝,毕竟当时放假时校门口的人流量挺大的。

    仝鑫却很配合地说:“好啊。”

    照片的边角已经磨出毛边,说明它的主人是经常拿出来看的。

    此时我和仝鑫已经坐在回我们上班城市的列车上,他和我并肩坐着,我拿着照片发怔。

    还有多少他为我做了我却不知道的事情?

    他不以为然地收起来,“幸亏出国时还一直有个念想。”

    在仝家时,我和仝爸仝妈一起聊着天,仝爸随手递给了仝鑫一根烟,仝鑫摆摆手拒绝了:“爸,我戒了。您也少抽,吸烟对身体不好,对周围的人也不好。”

    仝爸仝妈都是一脸惊喜,仝妈告诉我,仝爸以前是从不会抽烟的,有一年夫妻俩一起去看儿子,突然发现儿子消瘦又憔悴,还学会了抽烟,烟不离手。仝爸和仝妈不晓得发生了什么,问他他也不说。因为儿子一直很让人放心,仝爸这些年也没怎么和儿子交流过。仝爸为了和儿子找到共同语言,也学了吸烟,爷俩在烟雾袅袅中说说知心话。

    还有这么多他正在为我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