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you are my skin(1)

    更新时间:2017-01-07 22:02:14本章字数:3120字

    我身边的床塌陷下来,应该是仝鑫正坐到床上穿衣。

    “我穿好了,把枕头拿下来吧,你刚刚猛然冲进去干嘛?!”他明知故问。

    我立马觉得解放,把抱枕往他身上一塞,直接冲到卫生间解决问题。

    解决完欲起身时,卫生间传来敲门声,“我拿下毛巾行吗?”

    我按下冲水马桶,拿着他的毛巾走出来,恶狠狠地拍在他脸上,“耍流氓!”

    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好后,我开始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开吃。仝鑫不服气地追问我:“是你看光的我,怎么还成了我耍流氓了?你讲不讲理?”

    我白了他一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蔑地“哼”。

    “怎么看起来你还像吃亏了似得?”他不依不饶地问我。

    我恼羞成怒:“为什么现在洗澡?”

    “今天温度突破三十度,稍微一动就浑身出汗,回到家赶紧洗洗澡凉快凉快。”

    “为什么不开水声?”

    “因为打沐浴露呢啊!”他振振有词地说。

    “哎,是我被看光,不该是我理直气壮地质问你吗?你要真觉得吃亏,你晚上洗澡的时候我看过你来行吗?奴役我让我帮你洗澡也行,不许闭眼守着你看一夜都可以,惩罚我的方式你随便选。”他一本正经地说着。

    我简直被他气晕,他若有心戏弄,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守着我看是对你的惩罚?”我冷笑着问。

    “对啊。你把我看光后,你觉得很吃亏,所以恼羞成怒。咱们换一换,我看你,把你看光,也让我觉得吃亏,你也别这么生气了,怎么样?我说的合理吧?”

    我恶狠狠地说:“仝鑫,你的逻辑性不应该这么强。”

    “可是我的逻辑性一直很强。”他坏笑着挑眉。

    “看了不该看的会得红眼病的。”

    “哦?”他稍加思索,“我还真没长过红眼病,我看到的和我想看的都是该看的。”

    “晚上我要吃十道菜,你全权负责。”

    “十道菜?你吃得了吗?”他问。

    呵呵,鱼儿上钩了,首先用夸张的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引起他的发问。

    “如果你做得好吃,三道菜即可。”

    “什么样的三道菜。”

    “你随意整,反正你做的比我做的好吃。”

    “那你帮我洗菜行不行?”

    “我刷碗行不行?”

    “好。”

    我抱着他嘬了一口,“太棒啦,你怎么这么勤劳,我好喜欢你呀,快去吧,碗留给我刷。”

    “哼!不要拍我马屁。”他口是心非地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仝鑫从冰箱里选着食材问我,我甜蜜地回应:“好好好,你做什么我吃什么,你做什么我就爱吃什么。”

    他在厨房哼着歌择菜洗菜,客厅里的我轻蔑一笑,哼,小样,跟我斗,姐是转移话题十级学者。

    这件出糗的事情我觉得可以翻篇了,不料在第二天仝某某去洗澡时,特意在我面前再三提醒:“我去洗澡了。”

    我翻着白眼不理睬他。

    他自觉没趣老实地拿着睡衣向卫生间走去。

    我想着终于把这个人打发走了,不料人家在转角处探出上身来,“不要在门口偷看哦,或者突然间闯进卫生间哦。”

    别人明明羞愧地要死他还偏要提及,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抱枕朝他飞去,才变得鸦雀无声。随后抱枕朝沙发上飞来,“你要是想看,卫生间的门我给你留个缝。”

    我被气笑了,这人怎么变得这么无赖了呢?!

    “仝鑫,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仝鑫!”我气急败坏地叉着腰怒吼。

    豆豆在公司里开始正式实习,几乎每晚我俩都煲电话粥,她租住的地方离我们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前两天她的舍友被派遣出差了,她自己一个人无聊,问什么时候我去陪她住两晚。

    我说:“随时都可以的啊,你来这里也行,反正有两个房间呢。”

    江豆豆问我:“那多打扰你和仝鑫啊!”

    我开得免提,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和豆豆打得电话,所以所有的聊天也都被仝鑫收入耳底。

    仝鑫在旁做着鬼脸,用口型说着:就是会打扰。

    “仝鑫也说让你来这住,”我憋着笑传话,“他还说他愿意和你换一换住处,你来我家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他可以去你那住。”

    仝鑫瞪我,被我直接忽视。

    豆豆提高声音:“是吗?仝鑫。要不你来我这住,我搬过去和涵涵在一起住呗。等她出嫁时我再把她还给你。”

    仝鑫高声应答:“休想!我允许你来我家住两天,但是你得给我们做饭。”

    我脸不红心不跳地传达:“他让你给我们打扫卫生和做饭!不给你工资的。”

    仝鑫笑说:“比我还狠。”

    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到了广告时间,仝鑫让我给他换换台,此时我手里正剥着荔枝,手里的汁液黏黏的,没空理他,便和他说:“坐过来,自己动。”

    电话里传来一声惊叫:“啊?!啊?!啊?!你们!”

    我拿着突然挂断的手机,不明就里,为什么说得好好的怎么挂断了。

    仝鑫坐到我身边来,一脸坏笑地问:“怎么动?”

    “你想怎么动?”我反问他,我已经看出他那点小心思。

    “按照江豆豆对咱俩的想象的画面动动?”他存心戏谑捉弄。手勾起我的下巴,霸道地看着我。我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唇轻轻地附上他的唇,手抚摸着他的脸,然后,突然推开了他。

    仝鑫一脸吃惊,从嘴里吐出一枚荔枝核,“你是想干这个?”

    我轻蔑地冷笑:“还有,荔枝汁虽然无色,但糖分高,挺粘的,你最好去洗一下,不送。”

    他在去卫生间洗脸前,愤愤地说了句:“我再也不给你买荔枝吃了。”

    豆豆被连绵下了两天的雨阻拦在她自己的住所,她的同居舍友也回来了后,就没来我们这被奴役,不过那天我还是打给电话痛批江豆豆同学思想龌龊,有时间不知道多读会儿书,想些乱七八糟的,也太能联想了。

    周五下班后,雨势更大了,不过已经转成了雷阵雨,估计天马上就要放晴了。

    睡前窗外依旧狂风暴雨,我念叨着:“这雷打这么响干嘛?!”

    仝鑫开着玩笑说:“我陪你啊。”

    “好呀。”

    仝鑫明显没反应过来我的态度,他愣了一下,“真的需要?”

    “可以不来。”我翻着白眼端起一杯水进屋。

    我的房门大敞大开着,翻看了还没半页书,仝鑫抱着枕头就进来了。

    喜笑颜开地问我:“我睡哪?”

    “你随意。”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想让我睡哪?”

    我合上书,关了灯,“我想让你睡你自己的房间,你回去吗?”

    “不回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仝鑫贴着我的枕头放好他的枕头,盘腿坐在床上。

    我背对着他呢,他拍拍我的后背:“你不要害怕。”

    “我没害怕。”

    “你真不害怕?”他凑过头来问我。

    “我害怕什么?”我反问他。

    他意兴阑珊地说:“不害怕就好。”

    “有什么可怕的?!”

    我的枕边人从我身旁躺好,“我都没有抱着你睡过觉呢。”

    “因为太热。”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那我去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儿。”

    “不关空调的事,今天够凉快了。”

    “那关谁的事?”

    “仝鑫啊,你不困吗?”

    “不困。”

    “那你问问我困了吗?”

    “你困了吗?”

    “非常非常的困,所以恳求你能闭嘴。今天这么凉快的天,外面下着雨,多适合睡觉啊,我要睡了。”

    “明天周六可以赖床,咱俩说说话呗。”

    过了两分钟我默默地说了一声:“睡着了。”

    我闭上眼睛试图睡觉,而他的呼吸一直吹着我的脖颈,绵长又均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是越来越清醒,清醒地知道他在在我的脖颈吹气。

    嗅觉开始恢复,我嗅到了他身上的沐浴液香味,清凉的味道,我挑选的。我动了动身体,平躺过来。

    我脖子上来路不明的气体消停了一会儿,在听到他翻身时,那股气息开始朝我的脸色扑面而来。

    薄荷味的气息!他的牙膏味。

    我猛然睁开眼,气地笑起来:“哥们,你真不困啊?”

    “我睡不着。”

    他盘腿而起,拉开窗帘,兴奋地说:“雨已经停了,你看窗外的月亮,这月光多美啊。”

    我睁着一点儿困意都没有的眼睛,望向窗外,月亮正转到窗前,可以照在我的小床。

    我把自己的枕头靠着窗边移了过去,“以月光为被,我就睡在这了。”

    仝鑫再次依偎着自己的爱人躺好,前半夜的倾盆大雨洗去了夏日的炎热和焦躁,给空气带来凉爽和清新,而此刻他望着清涵的身体,内心里像有着一个小火炉,火烧火燎,又觉得里面似乎放了一只猫,心痒难耐。

    我又是背对着他。一会儿后,感觉到他的手掌覆上我的胳膊,来回摩擦着。

    摩擦生热,摩擦也生电,我觉得我的整个臂膀都麻酥酥的。

    对于男女之事虽未实践过却也有最浅的了解,不至于无知到信了电视剧里传播的男人女人在一个床上躺着就能怀孕。

    我翻过身抱住他的脖子,把脸窝在他的脖颈窝。

    他的身体僵了僵,突然觉得他说话的声音都变了,他伏在我的耳畔低声问我:“可以吗?”

    我羞赧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