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从未变过心,怎谈回心转意

    更新时间:2017-01-27 00:59:01本章字数:3882字

    在思思和大米离开前,沈阳,席超,我和仝鑫,这一队人马在柯大老板的邀请下去了“蓦然回首”。

    柯凡快要被气死了,因为只有他是孤家寡人。

    柯凡确实是闲着无聊找茬玩,他再一次从我耳边嚼舌根:“我越发觉得你是弃明投暗。”

    从仝鑫最开始走进这个酒吧,两个人一直是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架势。虽然两个人最初还用了敬词:“久仰。”“幸会。”

    我慢悠悠地插话:“这一点我承认。”

    大米听不下去了,“人家仝鑫也是一表人才的,多么浩然正气!”

    “因为仝鑫穿的是黑色裤子,黑色衬衫,而你穿的是牛仔裤,白T恤。你自然是明,仝鑫是暗。”我打量了柯凡一眼,补充说完。

    仝鑫侧耳倾听,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我为什么看他就是不顺眼呢?”柯凡斜着眼瞅了仝鑫一眼。

    “没关系,他看你更不顺眼。”

    柯凡越过我,拍了拍仝鑫面前的桌子:“喂,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

    “哎,问你话呢。”

    仝鑫和沈阳聊着某个技术方面的事情,瞥了柯凡一眼,不和他一般见识。

    “仝鑫同心童心铜芯,你是哪个仝鑫啊?铜芯铁芯的铜芯?还是童心少年心的童心?”

    仝鑫这才正视了他,轻蔑地哼了一声,“与夏清涵永结同心的仝鑫,我想你的柯凡是特别烦人的‘可烦’吧?”

    “我就姓‘柯’,是不同凡响的‘凡’!”

    “你不用和我解释,我没兴趣。”仝鑫居高临下道。

    柯凡气得张口结舌。

    “要不我把夏清涵抢走了啊!”

    我赶紧插话:“抢不走,抢不走。”

    柯凡愤恨地戳了戳我的头:“重色轻友的家伙!”

    仝鑫把我的头护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席超一脸奸笑:“我怎么觉得你俩是在打情骂俏呢?”

    两个人吃了苍蝇一般互相嫌弃,异口同声:“我和他?!”

    我抚了抚额头,“思思,给我腾个地方,我让位。”

    我有一种直觉,仝鑫和柯凡一定能成为特别铁的好哥们。

    大米惊呼:“他俩坐在一起再打起来。”

    “我想看他俩打起来。”

    “那你帮谁?”沈阳笑问。

    “帮弱势一方。”

    “你觉得我和他谁厉害?”柯凡挑眉问我。

    “要不你们比试一下?”我满怀期待。

    “比什么?”仝鑫盛气凌人地说。

    “比打游戏吧,顺便我让仝鑫帮我升升级。”沈阳提议。

    “我没意见。”仝鑫率先表态。

    柯凡小声地问沈阳:“你和他打过游戏吗?”

    “没有,人家都自己研发过,我估计我打不过。”

    “不行,不比游戏了,我最近一段时间都没空练号。反正在我酒吧,比喝酒怎么样,账都算在我头上。”柯凡想得特美,他想看看仝鑫耍酒疯的样子。

    “不行!”我当即制止。仝鑫前几天还因为胃病进了一趟医院。

    “怎么不行?醉酒尤其能测试出一个人的人品,我帮你测试测试他。”

    “用不着。”我继续说:“你要是喝醉了,自己滚回办公室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睡觉,他要是喝醉了,作为女朋友我能不给他斟茶倒水地照顾他?”

    仝鑫淡淡一笑:“不喝醉时也是。”然后他朝我说:“你一直那么细心。”

    我被男人之间的针锋相对逗笑了。

    “柯凡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的啊,现在怎么这么傻?!你不是一直觉得你的网站界面有问题吗?我给你把大神领来了,他提前也了解了一下情况,仝鑫脑子里应该有了解决方案了,你怎么不知道问呢?!”我言归正传地提醒。

    “不用他管,我有钱请人。”

    “我才懒得管。”

    气得我头疼,其他人却都大笑不已。

    思思在旁说风凉话:“夏清涵的两个男人。”

    “不!夏清涵只有一个男人。”仝鑫纠正着说。

    “一个是拜把子,一个是拜天地。”我补充道。

    我们之间之所以不尴尬,是因为在心底我们彼此真的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柯凡是,仝鑫也是。

    沈阳席超他们八卦仝鑫是如何让我在分开那么多年不联系还回心转意的,我笑盈盈地听他解释,仝鑫自信满满地说:“从未变过心,怎谈回心转意?!”

    我突然笑喷了,有这么晒幸福的吗?!

    我是一个有分寸有原则的人,这一点仝鑫深知,我也和仝鑫在谈心时提起,自由不放纵,忠诚不束缚,不要当个疑神疑鬼的人,彼此信任彼此留有空间。

    仝鑫问过我,对柯凡的态度,我坦诚地对他说,柯凡原来是对我表示过好感,但是你也见到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由洒脱,他是我很好的玩伴,他也清楚我是他可以信任的知己,但是不会跨越雷池一步。

    因为我知道,我要的东西是什么。

    对于感情,我无法做到浅尝辄止,我又有控制欲又有占有欲,我要的东西很纯粹,我要的伴侣忠贞,要的爱要热烈,倒不是别人给不了,真的是对于别人的我不想要。我爱就爱得铭心刻骨,爱得自己像换了一个人。

    我这么自由,可是我愿意被束缚,我这么洒脱,可是我真的不敢去想你走。

    在宿舍时大米和思思说我那时就是一个等待着王子归来的小公主,我从来不是公主,等的人也不是王子,我等的是我的幸福。

    仝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了抱我。

    这两天柯凡给我打电话叫我去他店里,我看了看时间,都晚上九点了,二话不说地拒绝,“有事说事,太晚了。”

    “还不到九点,这就晚?”

    “恩呢,我们仝同学不喜欢我晚上出去。”

    “他就这么不信任他自己不信任你?”柯凡挑拨离间道。

    我没正气地损他:“滚吧,至少得给自己的爱人一个安全感啊!假如你找了女朋友还约其他女生大半夜的一起玩,如果你女朋友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知道后会替她骂你的!”

    仝同学听了我的话后,一脸春风得意的感觉,还哼起了小曲。

    柯凡嘟囔了两句,“把电话给他,我其实是想让你把他带来的,我的网站又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

    我把手机递给侧耳倾听的仝鑫,仝鑫放下电话后,问我要不要陪他去一趟“蓦然回首”,我在打扫卫生,他独自前行。

    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拿了些甜点,多出两瓶红酒,我是不喜喝酒的,然而仝鑫最爱红酒。回到家后,仝鑫看了看酒瓶,不屑地放下了。

    我追问他:“你帮柯凡把酒吧的网站整好了?”

    “嗯。”

    “他没和你说谢谢?”

    “他说了不会念我的好,但是会把好记在你头上。”

    我大笑:“都一样都一样,反正他给我吃的时你也没少吃。”

    仝鑫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我特别生气他似乎还在觊觎你。”

    “怎么这么说?”

    “因为除了我,我觉得其他男人都是对你图谋不轨。”

    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着哥哥你也太抬举我了。然而却轻松地说:“你别说,柯凡这个人油嘴滑舌的嘴特别甜,嘴甜的人啊就是比较招人喜欢。要不你也多夸夸我,这样我才不会被别人的甜言蜜语哄去。”

    他的目光突然凛冽,凑过来俯视着我,让我顿觉压迫,意欲后退,被他打横抱起:“走啊,我去哄哄你。”

    强行挣脱开,吓得我再也不敢和他开这种玩笑。

    卫生还未打扫完毕,我边把仝鑫脱下来的脏衣服往洗衣机里放着,边和他商量,“仝鑫,咱们俩分工合作好不好?往后你做饭是主力,我洗衣服是主力,你做饭做得好吃,我洗衣服洗得干净。”

    他头也不抬地玩着手机:“做饭的程序多多呀,洗衣服的程序很少的。”

    “怎么个少了?”

    “你看,如果做饭,需要买菜,择菜,洗菜,切菜,炒菜,最后还要刷碗。如果洗衣服只管洗衣服,晒衣服。”

    我打开自动洗衣机的开关后,叉着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说:“不,照你这么说,我还得给你买衣服,洗衣服,熨衣服,晒衣服,叠衣服。”

    “看,还是少了程序了吧!脱衣服不用你吧?”他嘿嘿坏笑:“那要想扯平往后你得给我脱衣服。”

    我被他的无赖逗笑:“你不知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你动手我丰衣,我动手你足食。来吧,这身衣服也该换了,给我脱光。”他伸展着双手立定。

    我转身就走,“往后我买菜,洗菜,刷碗。给你减少三个程序好吧?!”

    他伸手拦我,继续伸展着双手立定:“今天晚上是我刷的碗呀!所以你得弥补过来。”

    “今天早晨还是我做的饭呢?!不,今天早晨和中午都是我做的饭买的菜刷的碗呢,刚刚还拖了地了,又洗衣服,你怎么说?”

    他过来动手动脚:“那我弥补过来,我给你脱。”

    明明是一个斯文正派还有些禁欲气质的男人,怎么突然变这样了呢?!

    厮磨过后,他低头轻轻地吻我,“明天有时间吗?我们把证领了吧。”

    “哦。好,这次回家妈妈把户口页给我了,身份证户口本都在的。”我泰然自若地回答。

    等到第二天我们领回证后,他才看着小本本怔怔地问我,“你知道吗?我们是合法夫妻了。”

    “我知道啊。这不结婚证都领回来了。”

    “我还没和你表白,还没和你求婚,还没给你买钻戒……”

    我笑着锤他:“你故意的吧?!”

    他眼睛有些湿润,我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仝鑫解释说:“四年前的这一天我出国,出国前的前一晚去你家楼下待了一晚上,却不敢给你打电话,不敢去敲你家的门。”

    我的眼睛也变得湿润,这一幕我又不知情,叫我多心疼多自责!

    “那时候我一遍一遍地默默说着,夏清涵,等我回来我娶你好么?我今天一雪前耻,美梦成真了。”

    我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我可以撑过一切黑暗无动于衷,却对这最简单纯粹的温暖没有抵抗力。

    “其实,当初我也和父母反抗过,他们给安排的出国留学,我不想去,第一次和父母产生了那么大的争执。反正我也成年了,我有自己做主的权利,当初我就在等你的一句‘别走了’,却等到了你决绝的不回头。”

    我的泪一直停不下来,轻声道:“当时的情形,我的一句别走并不能将你挽留,我的一句我等你,并不能说明我的忠诚,我不想束缚你的自由,尽管我觉得除了你,其他人都是将就。”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就要现在,我就想现在的幸福!”我哽咽地说着。

    我敞开心扉地说着:“仝鑫,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我会尽力做个好妻子。如果我没有那么妩媚,我就力争做到漂亮,如果我没有那么漂亮,我就力争变得贤惠,如果我没有那么贤惠,我就力争变得可爱,如果我没有那么可爱,我就力争变得温婉,如果我没有那么温婉,我就力争变得有趣,如果我没有那么有趣,我就力争变得淑女,如果我没有那么淑女,我就力争变得阳光……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不舍得失去你。”

    仝鑫的眼泪也滴落了,他笑里带泪:“我是赚到了。”

    我也笑了:“对啊,别人都想着嫁得好,而我是想让你觉得娶得好。”

    他把我搂紧,我伏在他的胸膛,几分钟后开口:“谢谢你一直坚持。”

    仝先生在我额头烙下一吻,有些调皮地说着:“区区小事,何足挂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