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有妻徒刑一辈子(2)

    更新时间:2017-02-12 17:21:45本章字数:2785字

    我不是从城堡中走进现实,而是从现实里走去城堡。

    回到家后,豆豆迫不及待地问我和仝鑫的相处模式。用她的话说,多吸收一些我和仝鑫的爱情的灵气,让她也遇上一朵好桃花。

    我和她在一起聊着天:“我们在越来越深的接触中才能发现对方越来越多的缺点,不深入交往的人只能看到表面。”

    豆豆听到我的人生哲理惊讶地问:“怎么?你觉得结婚不好了?仝鑫判若两人了?”

    “No。夫妻间的小小争执是在所难免的,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分歧啊,我们俩都会因为某件事生对方的气,但是不会感到失望。”

    “那你们发生争执时,是仝鑫妥协还是你妥协?”豆豆追问着。

    我想了想,有他哄我的时候也有我哄他的时候,这也许就是我们对对方不失望的原因吧,“我总觉得我们俩没必要故意地一次次试探对方的底线,那简直太傻了,应该去想想能尽量为对方做出什么让步,那样我们的关系会融洽许多。”

    豆豆听了我的一番话,对我抱拳作揖,顶礼膜拜,号称我是情感专家。对于这个称呼我觉得还很贴切,因为仝鑫都说我的情商高,在聊天时,我和他说:你不必事事惯着我,因为我也会恃宠而骄,但也不要对我有大男子主义不懂妥协,因为有时候我只是小作一下来证明自己的重要。

    “当时仝鑫听着一定很感动吧?!”

    我从她面前的蛋糕上叉起一颗草莓放进嘴里,自信地点着头:“嗯!”

    然而当时发生的事其实有些一言难尽,我似乎并未给仝鑫机会感动太久。我说完“你不必事事惯着我,因为我也会恃宠而骄,但也不要对我有大男子主义不懂妥协,因为有时候我只是小作一下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时,确实觉察出仝鑫有了一刻满目柔情的发怔。

    接着我为他举例,有哪些事情不必我想怎么他就应着:“你多提醒一下让我晚上克制着吃甜吃凉的东西,我让你去给我拿的时候你可以不去。可能当时我会和你生气,过后我会记得你是为我好。”

    他应声:“好。”

    我:“换衣服去跑步吧,仝鑫。”

    “为什么?”

    “家里冰淇淋没了,而我现在特别想吃,你正好可以顺道给我买一个回来。”

    “你不是说不吃了吗?”

    我大言不惭地说:“我就是考验考验你。”

    “那我买不买呢?”

    “买!”我异常斩钉截铁,仝鑫又好气又好笑。

    所以我这个懂情感的但是不怎么按套路出牌的“情感专家”也并不能时时处理好自己想情绪。晚上豆豆给我打电话时,正处于暴走状态。

    “干嘛呢?!”豆豆问我。

    “吵架呢!”我气鼓鼓地说着。

    “为什么?”豆豆很是吃惊。

    “他居然说喜欢上我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难道不该是意料之中吗?我在他眼里就那么普通吗?!不是一见钟情也该是二见倾心啊!气死我也!”

    “等等,我先琢磨一下顿句,他说喜欢,上你,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还是说喜欢上,你,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拿着手机看了通话记录一眼,“绝交吧!江豆豆!”

    自从领证后,豆豆时不时听到我对仝鑫的控诉。

    有一天我忍无可忍地要离家出走,想搬到豆豆那住。

    豆豆拦下了我,她的房子水管坏了,正想着让房东修,来我家住一晚呢。

    在离我家楼下不远的西餐厅,豆豆听我悲愤地控诉。

    “这几天他不让我吃冰淇淋,一口都不给。”

    “就为这事把你气成这样?”

    我边解恨地吃着冰淇淋边说:“不仅如此!虽然他不让我吃,但是我偷偷地吃了。今天被他发现冰箱里的冰淇淋少了,只剩下一盒,我偷偷摸摸地拿出来时一下子被他发现了,他就过来抢。最开始我还讨好地和他说,吃一点没关系的。可是他一点都不通人情。后来我就有些生气,就和他冷冷地说‘仝鑫,我要生气了’。”

    “然后呢?”

    “他居然面无表情地说‘好啊,生气吧’,我生气的是我明明提醒他我要生气了他还不哄我!”

    “所以你就为这个生气了?不是因为不让你吃冰淇淋?”

    “不让吃冰淇淋的事已经不重要了!更过分的是我窜起来够我的冰淇淋,他居然冷漠地看着我眉毛不眨一下地给我扔了,扔进了垃圾桶里了。这分明是对我的示威!他今天敢把我的冰淇淋扔进垃圾桶,明天就敢把我扔进垃圾桶!”我气愤地说着。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阴森森地传来:“看来我得把街道里那样的垃圾桶搬回家,否则家里的垃圾桶都太小装不下你。”

    他恨铁不成钢地戳着我的头:“你又在吃冰淇淋!”

    “别和我说话,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懒得理他。

    去了卫生间还没有三分钟,就被江豆豆来催。

    我一边洗手一边厌烦地说:“你要上厕所地方多得是,催什么催?!”

    “是你家仝鑫!他一直催我来洗手间看你,说你那么久都没出来。”

    “多久?!还不到三分钟,难道女生上个厕所用时三分钟算多吗?”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担心地说你的特殊时期差不多要到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在厕所里难受呢。”

    我甩着手坐回他身边,他看我无恙,才缓缓地嫌弃:“那么慢!”

    我顿时不乐意了,“哥哥,如果我上厕所还叫慢,您让那些便秘的人怎么活?”

    “不是吗?”他问我。

    我懂他的意思,“亲戚还没来。”

    “那卫生间里有……”

    “预防懂吗?!那是预防着。”

    他默默地来了句:“女人真麻烦。”

    我把豆豆当枪使,“豆豆,他在说你。”

    豆豆不着道:“你媳妇是挺麻烦的。”

    “我媳妇麻烦怎么了?我愿意惯着。”仝鑫心直口快地反击。

    我低着头笑笑,不说话,豆豆快要气结。

    不过一会儿仝鑫又挑我的毛病了,“你吃饭时能不能认真一点?像写家庭作业一样。你看看人家豆豆,怎么就吃嘛嘛香呢?豆豆,将来你老公会少操许多心,你看她,吃个饭和受罪似得。”

    我默默地放下碗筷,听他唠叨。

    仝鑫回头回得挺快,“我错了,你吃吧,我不说了。”

    “你是和我道歉吗?”豆豆开口问。

    仝鑫纳闷地问:“我得罪你了?”

    “你难道不是在拐着弯骂我吃得像猪一样吗?”

    我顿时笑喷,仝鑫解释,“不是啊,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在批评她不好好吃饭。但是我批评的不对,因为可以直接指出她的缺点,但是不许夸别人,我刚刚做对比了。所以是我的不对。”

    豆豆没听明白:“怎么个意思?”

    “就是我可以损她,但是不能夸别人,更不能做着对比夸别人。”

    我心满意足地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豆豆借助在我家一晚,他们把电视联了网放科幻片,我在卧室用电脑看节约脑细胞的文艺片。

    看了一会后觉得无聊,跑到客厅和他们一起看。

    刑侦片和科幻片向来不是我的菜,而江豆豆和仝鑫都很喜欢。

    我躲在仝鑫身后,趴在他的肩膀上露着两只眼睛,注视着电视里人物的一举一动,遇到血腥的场景忍不住长呼气发出“咦——”的拉长声。

    豆豆听到噪音问:“什么鬼?”

    鑫哥伸出手背着我摇了摇,不动声色地说:“胆小鬼。”

    晚上睡觉时,我仍然背对着他躺着,故意将枕头放到床两边。用毛绒玩具在双人被上分了个三八线。

    我听到他笑了笑,说了句:“真幼稚。”

    熄灯后,被子里有双温暖的大脚捕捉着我的小脚,躲闪不过只好乖乖就范。

    “我帮你揉揉肚子,忘了上一次来时你难受得都吐了?”他在耳边低语,这是他的温柔。

    我得寸进尺地问他:“哼!你不是说让我生气吗?”

    “一吵架就不说话,纯真又窝心的俏模样,如果你非要那么要强,那么我只能拉下面子说软话。”

    我心花怒放,搂住他的脖子,温言软语地撒娇:“不让我吃冰淇淋就不让吃呗,扔进垃圾桶多浪费呀,你放进冰箱不就得了吗?”

    “我怕你偷吃。”

    “仝鑫,说好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