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有妻徒刑一辈子(3)

    更新时间:2017-02-19 22:58:27本章字数:2286字

    在柯凡组好局的聚会中,那时我的无名指上已经戴上了刻有我俩名字缩写的戒指。

    仝先生不善于玩浪漫,而我对于这些身外之物也没多少要求,所以当我收到这个戒指时还觉得有些诧异。

    那天他接我下班后车没朝回家的那个路口拐,不露任何声色地和我说“先和我取件东西。”我随他去了后才发现他要取的是这对戒指。

    给我戴戒指的时候面容一如既往的平静,摆弄着我的手指,自我称赞:“还挺合适。”

    我调侃他:“证都领了,其实你可以省下这一步的。”

    那时的店里并不忙,三个导购都凑到我们面前八卦:“你们结婚了啊?”“真是看起来让人羡慕的一对。”“你们夫妻俩的手都这么好看”“你们这么恩爱,男帅女美,怎么找到对方的?!”

    售货员的话在仝鑫这很中听,从他愿意回答导购们的问题可以看出。他的笑意没有掩饰“我们已经相爱八年了。”

    “八年?”我困惑的表情,才我认识他的那一天起到现在也没八年啊。

    仝鑫朝我眨着眼,我并不清楚他要给我传达何种脑电波,也朝他眨着眼。就听他说:“反正我是喜欢了你那么久。”挑着眉又有些傲娇“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开始喜欢的我。”

    我急忙表态:“我也是从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你。”天知道那时那个还没开窍的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他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回到车上,我想要摘下戒指和他的一起放在盒子里,他制止了我“戴着,买了就是为了戴的,摘它干嘛?!戴着它别人就知道你名花有主了。”

    “不戴它我也不会招花惹草的。”我没有在手指头上戴装饰品的习惯,手指上出现个戒指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你,不喜欢?”

    理工科直男的审美,戒指样式简洁大方。我明白了刚刚我的错误,我是常常弄丢一些小饰品,我也担心把这枚戒指弄丢,所以才想收藏着它。但是戴它是我们仝鑫的一番热情,别的女人有的东西,无论我在乎不在乎,在他这他在一样样给我补全。

    我凑近他,鼻尖顶着他的鼻尖,“仝鑫,我很喜欢。于我而言它非常珍贵。”

    从那天起,仝先生在每次我出门前都要端起我的手检查一番,看我是否把他的心意戴上了。今天来凑柯凡组的局,更是少不了要戴上这对情侣对戒。

    仝鑫和柯凡还会时不时斗嘴,但是早就不再彼此看不顺眼。我们这些人再聚会时,一些人还客气地提出了“关爱并敬重已婚妇女。”

    我一头黑线,明明在不久前我还过3月7日女生节,这就开始过三八妇女节了?

    柯凡笑着问仝鑫打算什么时候办酒席,他可以帮仝鑫联系一些需要的人和场地。

    柯凡和仝鑫聊了一会儿后坐在我身边,问仝鑫是怎么一步步把我骗到手的。

    人群的吵嚷声让我不由自主地提高声音:“你不是还算个见证人呢吗?!忘了那次仝鑫来接我时,我拉着他不放,口口声声地说他是我男朋友,还会是我老公,一辈子的好老公。”说着我又羞赧地压低声音:“不过我当时也太大胆太夸张太开放了,仝鑫说当着那么多人,我和他表白,他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就在我口口声声地说他是我男朋友时,答应了下来。但是我第二天一早醒来全忘了自己干的这种丢人事了。”

    “仝鑫和你说的?”柯凡大声地问。

    “嗯。”我点了点头。

    柯凡要笑晕过去。

    仝鑫只要描述一次我当时的场景,就会多一个我和他表白的细节,我还真以为我当时酒壮怂人胆,耍酒疯了呢!我丝毫没有像仝鑫所形容地那样拽着他表白,扑在他怀里痛哭,一直缠着他说仝鑫我好爱好爱你,不要离开我……当然这些细节仝先生说什么我就信了什么,可是真的和真实情况有出入,柯凡告诉我说是其实是他快速走到我面前,把我揽在怀里,强硬地说着我是涵涵的男朋友。

    他最近一段时间不想做饭不想刷碗不想洗衣服了,会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当初你和我表白那天其实主动说要当个贤妻良母。”

    每次听到他说这话我都羞愧地捏耳朵,我怎么能那么示好他,答应了那么多条件呢?!真是脑抽了。

    昨晚他又在说,“脱下来的衣服给我洗了,你先向我表白时答应我的。”

    我想吃什么饭你去做,你先向我表白的!

    你要对我好点,这不仅是丈夫对妻子的合理要求,还是你主动表白答应我的!

    我真得忍无可忍了:“老娘先表白你的怎么了?!还低人一头了?!再说了,高中吃散伙饭的那次,算不算是对我表白?你说你不会找外国女生,你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你,你还那么刺激我!”

    瞬间矮人一头,“对不起,我错了。”老老实实地帮人家把衣服洗干净,应对人家的各种合理要求,咦,刚刚不是我理直气壮呢吗?

    仝先生受到陈西欧的调侃,说仝鑫因为和我说话习惯了,连带着和陈西欧说话都变得温言软语,有一天我听他和陈西欧通话,不知道聊得什么话题,不过有一句话让我当时就绝望了,仝先生丝毫不知羞涩为何物大言不惭地说着:那是当然了。天苍苍,野茫茫,一遇清涵变流氓。

    然而当时我正在打扫卫生,即兴也改动了一句诗:一为人妻深似海,从此悠闲是路人。

    我到现在才知道,仝哥哥每次兴致勃勃地描述的我是多么涕泗横流地哭着不让他走,情深义重地表白他的画面,竟然都是他凭空捏造的!

    夫妻之间的信任呢?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仝鑫,今晚仝鑫喝得有点多,走过来时都有些摇晃了,他是开心的,这是我俩第一次戴着情侣戒指来这。

    我斜着眼问他:“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You are my 皮肤。”

    “什么玩意儿?I am your wife.”

    “You are my skin.”

    他一直看着我笑着,我佯装生气地问他:“仝鑫,我今天怎么听到了一个有关我向你表白的不一样的版本啊。”

    仝鑫瞪着圆圆的眼睛问柯凡:“你说的?”

    柯凡摇着头感叹:“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狡诈。”

    仝鑫大笑起来,亮出手上的戒指,“看到这个戒指上的字母了吗?QH&TX。”

    周围人起哄着喊,“在一起,在一起。”

    仝鑫不容置疑地说:“当然要在一起,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回到家哄他睡下,我亲了亲他的眼脸,睫毛在他脸上投来淡淡的阴影。

    有妻徒刑一辈子,仝先生,慢慢服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