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森林狼

    更新时间:2016-10-31 14:39:25本章字数:1772字

    在29号楼,每天晚上,准时在十一点钟的时候,你都能听到一个男人凄惨的叫喊。

    “啊!”

    紧接着,水龙头放水的声音、塑料盆磕在地上的声音、拖鞋的声音、大嗓门的男人间嬉闹的声音、口哨声、歌声蜂拥而来。

    那报时的叫喊声来自丁丁,他是个大块头,有着结实的身板,头向前伸着,架一副黑框眼镜,黑色的头发梳向一边。别看他是个大块头,可是我们大家都不怕他,可能是因为他夏天的时候时常趿拉着拖鞋,慢悠悠走路的样子,有点可爱吧。

    “就像一头北极熊。”华仔笑着跟我说。

    华仔人很傻,什么东西他都觉得有意思。那时候,我们需要每天早上七点钟跑步打卡报到,华仔也觉得很有意思。

    “嘿,有意思,我以前可从没这么早起过。”一天早上华仔跟我们这样说,在那个疲惫的早晨,我们都没有理他。

    最让我们惊讶的是,在那个早晨过去很久之后,华仔竟然还是保持着如此乐观积极的心态,我们后来都很佩服他。在佩服了三个星期之后,我们又开始怀疑,为什么我们大家这么多人,就没有那种看自己受苦,像看别人遭罪的心态?自此,我们又有点嫉妒他了,觉得他是被佛祖选中的孩子。我们心中都有个想法,就是下辈子如果还做人就要做华仔那样的人。这个想法我们彼此从不说,原因是因为我们大家都相信,说出来的东西就不会灵验了。

    华仔当然一直不知道这些事情,就像丁丁一直不知道他被叫做北极熊。

    丁丁不知道自己叫北极熊,他叫自己森林狼。

    “丁丁,究竟你见过森林狼吗?”有一天我问他。

    “当然,我每年都会看森林狼。”他回答我说。我觉得他莫名其妙,因为在这个地方,压根见不到森林的影子。

    我没有继续追问,丁丁以为我理解了他,他嘿嘿的笑着,眯成缝的眼睛看着我上了楼,他住在我们楼下。

    丁丁那句对森林狼解释的话,在我看来,就像夜晚的那一声嘶喊一样,第一次听见的时候,觉得有点诧异,难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第二天的时候,就觉得无聊之极。

    有一天上午,我跟丁丁坐在一起,我问他:“究竟你为什么晚上要大叫,是不是有什么事?”

    丁丁却一边吃着包子,刚喝下了一大口豆浆,满含着一嘴的食物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丁丁就是这样的人,我开始觉得他比华仔还要傻。

    “究竟,丁丁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大叫一声?”一次在餐厅吃饭时狗问我说。

    “因为他脑子有点问题吧。”我对自己的回答准确度深信不疑,没多说一句,继续吃我碗里可口的鱼香肉丝饭。

    当我有一次在街头有幸的碰到丁丁时,我没有问他那叫声里痛苦的原因。

    “丁丁,你现在还每天晚上都要来一嗓子吗?”

    我只问了他这么一句,他回答说不了,我感到很欣慰,丁丁是个好人,好人总有好报,丁丁在这么多年之后终于忘记了那件令他嘶喊了一千多个夜晚的伤心往事,我不得不为他感到高兴。

    丁丁再也不像狼一样在夜晚嚎叫了,这个励志的消息我真想现在就找个熟人分享。

    在更多年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丁丁了。

    “你知道丁丁去哪里了吗?”这些年间有一次看一部美国电影时,我转过头问坐在我前面的阿浩。

    “听说他去了加拿大。”阿浩回过头来对我说。

    “加拿大?”我很惊讶。

    “我说了是听说,只是听说,别太在意。”阿浩淡定的回过头去。

    电影讲的是蝙蝠侠的故事,蝙蝠侠在紧凑的背景音乐声里被光荣的追杀,可我有点意兴阑珊,我一点都不在乎蝙蝠侠的生死,我的心里满是森林狼的冒险故事。

    北边的北极熊见到一只来自南方的森林狼,森林狼说:“哥们,口渴,借口水喝!”

    北极熊说:“兄弟,过来,跟我来,到水边好好地搓一把脸。”

    在往北边的水边走的时候,北极熊说:“哥们,你从哪里来?”

    森林狼说:“兄弟,我从遥远的森林里来。”

    北极熊说:“哥们,你为什么要离开你的家?那里开水缺水了吗?”

    森林狼说:“兄弟,你别误会,压根不是,我来这里是因为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北极熊说:“哥们,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梦,可以带你来这里?”

    森林狼说:“兄弟,实话说,这个梦还没有结束,自从开始之后,每个夜晚每个夜晚,这个梦都会延续,在每一晚的梦里都有一个嚎叫声,那个嚎叫声离我只有一千米远,我循着声音赶到上一次声音发出的地点,那个声音又在下一个千米远的地方召唤我,她不断指引着我。”

    北极熊疑惑不解,它问:“可是,兄弟,梦即是梦,为什么你来到了这里?”

    森林狼嘿嘿的咧嘴笑着说:“大哥,梦即是现实啊!”

    北极熊还是疑惑不解,可是为了掩盖住自己作为老大哥的愚笨,他意味深长的说:“啊,我知道的,我曾经见过像你这样的一只穿越梦而来的行者,你就跟他完全一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