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光下的梦想

    更新时间:2016-10-31 14:40:46本章字数:2125字

    那时候我们都没有钱,因为我们当中还没有一个人开上车。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们时常在晚上八点的时候聚在阳台上,我们借着月光谈论高尚的梦想。我们的梦想都很高尚,那是当然的。毕竟在去掉看不见月亮的那些个晚上,在剩下的几百个夜间讨论的上千个梦想里,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窃贼、杀人犯、骗子这些名称,剩下的让我们表面上嗤之以鼻的梦想里,只听到过三十次想成为强奸犯的梦想,五十次成为国家元首的梦想,七十次成为航空科学家的梦想。

    那些说这些梦想的人,我们已经原谅了他们,因为人难免有喝醉的时候。

    “昨天,我正在图书馆里看书,你们都知道的,图书馆里安静极了,我就坐在最靠近门口的一个桌子上,我正在看着我的六级英文单词,看得认真程度能排进我此生前三名,在这时候,门打开了,一个高跟鞋打在瓷地板上的声音一下一下,那声音优雅极了,一下一下,哒-哒-哒-哒---我的良好读书状态被打破了,忍不住回头瞧,说不定就是美女呢对不对?回头那一刻,我就决定好了赌这一次。

    “这一看完了,毁了我整个的晚上,你们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双大长腿,优雅极了,哒-哒-哒-哒,你们难以想象她有多高,估计有艾草那么高吧,那苗条的身材看上去实在是太美了,一头直直的黑发披在肩上,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一下一下抖动,但是到这里,都还不足以让我成为一个强奸犯,你们猜的到是什么在那一刻让我有了一个成为强奸犯的梦想吗?

    “哈,是那大屁股。啊!简直太美妙了,难以言说的美妙。那被包住的屁股随着哒-哒-哒的声音,一下一下扭动,我真的受不了了。那对屁股,绝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美妙的屁股,最性感的屁股,如果你们是我,你们也会想成为一个强奸犯的。真的,强奸犯其实是一个美好的梦想,那对屁股美过一切,强奸是对极致美的追求。

    “究竟,我说的这种哲学理想你们懂吗?”

    小习习说完之后,用他那副慈悲的神情看着我们。我们没有人说话回答他,我们的脑子里也都有一对完美的屁股存在。那时候在我们头顶上方的空气中有二十三对美丽的大屁股,我们每个人都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夜晚总是危险的。除了熊出没以外。

    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在夜晚的时候给我们一人一对美妙的屁股,摆在我们面前,这个世界上就会多了二十三个强奸犯勇士的存在。

    可是至今,我们当中还没有一个人实现作为强奸犯的梦想。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没有那么完美的性感屁股存在,我们每个人描述的性感屁股都包含着虚荣的浮夸成分。

    我们都时常会关注社会上的强奸新闻,每当发现一例,我们都有点难过。

    “原来完美的性感屁股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狗已经是五百七十四次说出这句让人有点绝望的话了。

    但我们更绝望而又难过的是,我们绞尽了脑汁也实在想不出,比我们已经见过的性感屁股更性感的屁股是如何的一番难以描摹的形态。

    后来,这种梦想虽然依旧令大家心醉神迷,但最后一次被小习习提起时,终于被我们嗤之以鼻,因为它是如此的令我们失落。

    小习习有着一张俊俏的脸,除了有一个圆鼓鼓的肚子以外,身材也很不错,每天都要喝下三罐百事可乐,由此,我们也能发现,小习习从来都不会缺钱,毕竟四年的时间里,每天三罐可乐,算了一算之后,我们之中整整有十八个人坦言无法承受这种小资产阶级的高级享受。

    “小习习,究竟你为什么不去找个女人?”我问他。

    “大家都没找女人,我为什么要去找女人呢?”小习习就是这么的讲义气。遇见像他这样的小资产阶级分子,我们都感到很欣慰。

    “女人的屁股,你们都知道的,完美无瑕。”小习习的这句话我们都奉为真理。因为,我们不相信如此的好兄弟还会欺骗我们。

    一次,皎洁的月光下,我走在有着昏暗路灯的路上,一个女子走在我的前面,我已经跟着她三条街了,她的屁股邪恶的引起了我的性欲,一摇一摆,被紧紧的包裹在她的紧身蓝色牛仔裤里,就像两颗诱人的大水梨。走到第五条街的时候,我终于被另一个人双手操控了,我走上前去,潇洒得超过她,然后找个自然的机会往后看了一眼,这一看,令我大失所望。我快步走开去。自然,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相信蓝色紧身牛仔裤了。

    在四年之后的一天夜里,我失去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女人,她拥有一对绝美的屁股,可是她毅然决然的带着它们离开了我,我很难过。

    “咳,多大事,等你到了我这时候,拥有了你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你会发现,它们根本不值得我们多么珍惜。”小习习坐在酒吧的高脚凳上对着我说,他抽着烟,吐出一口烟雾。

    我在烟雾里看不清小习习的脸,他有点发福了,听说结了婚的人都会这样。我把小习习的话告诉阿浩,阿浩说,小习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小习习了,叫我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觉得你有了两个儿子以后,你还会是原来的你吗?我说当然不是了,我是一个父亲。他说,对,就是这么回事,当你有了两个儿子,你说的话全都是逗儿子的话。我点燃一根没被抽过的烟,算是对阿浩这句话的极端肯定。

    再后来,一个夏日的傍晚,我正蹲坐在我的门廊上抽烟,我的女孩对我说,“爸爸,你买的这个洋娃娃不是我要的。”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的女孩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加拿大?究竟你为什么要去加拿大?”如果我遇到丁丁,我就拿这个问题送给他。

    “每个人都有一个爱好,而我的那一个,就叫澳大利亚。”这是我为我自己想好的回答。这个回答是我看了世界地图看了三天得出的答案,我对澳大利亚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