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章 重返都城

    更新时间:2017-01-09 09:22:20本章字数:3195字

    回到客栈之后,赵鸣诚就回到了单独开的房间。

    “该死的,怎么会有人比我还要早一步,而且从刚才那些尸体上还未干涸的血迹就能看出,的确只是早了一步而已,难道有人走漏了消息?”赵鸣诚独自皱着眉头猜测到,“刚才那人说的对,这绝对不是陈公公做的,陈公公可是一点功夫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做的这么干净利落,而且早在三天之前陈公公就回来了,要是要杀人的话早就杀了,怎么可能刚刚好快了一步。”

    正在赵鸣诚不断想着到底是什么人走漏了消息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进来。”

    当赵鸣诚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进来的人竟然是和陈公公要好的那个手下之后,不由的感兴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明显没有想到赵鸣诚会问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怔,然后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小的叫陈友婷。”

    陈友婷?赵鸣诚一愣,然后就想发笑,不过被他忍住了,一个大男人叫这么娘的名字,真不知道给他取名字的人是不是和他有仇。

    “你来找我捉什么?”赵鸣诚问道,他知道陈友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绝对不会来找他的,既然来了就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

    陈友婷又是一怔,没想到自己的来意就这么被看透了,不过他还是说道:“是这样的,你要相信陈公公啊,他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家人杀害的?”

    虽然赵鸣诚早已经想到这些人绝对不是陈公公所杀,但是为了得到一些消息,还是问道:“怎么说?”

    “想当年,我和陈公公一起决定进宫的时候就曾经发过誓,一定会让自己的家人过上美好的生活。”陈友婷顿了顿,继续说道:“王爷,你别看现在陈宅这么豪华,以前其实不过是片废旧的茅草屋罢了,这么多年来都是陈公公将自己挣到的银两一点点的从都城之中托人寄回来,陈宅的人可能早就已经饿死了。”

    闻言,赵鸣诚想到了一件事情,便问道:“陈公公就算是大内总管,每个月的俸禄应该也不会非常多吧,他怎么能够有钱让家人住上这样的豪宅?”

    陈友婷哑然,要是赵鸣诚不说这些的话,他还没有想到呢,对啊,陈公公就算每个人的俸禄比一般的太监多,也不可能能够让自己的家人住上这样的房子啊。

    “好了,你先下去吧。”见陈友婷这般反应,赵鸣诚就知道他肯定也不知道原因,于是便打算将他遣退。

    陈友婷见自己这一行不仅没有打消赵鸣诚对陈公公的怀疑,反而更加的加重了陈公公的嫌疑,顿时激动的说道:“王爷,陈公公真的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好了,你快下去吧。”赵鸣诚面露不渝的说道,虽然他知道陈公公不会是杀死陈宅的全部人的凶手,但是他毕竟是王爷,怎么可能任由手下这样和他说话。

    见王爷生气了,陈友婷只要丧气的离开了房间。

    “看来盗玉玺这件事情和陈公公脱不了关系了,就算不是他盗的,也一定和那个一直提供他钱币的人有关。”赵鸣诚已经大致将整件事情都想透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一直给陈公公提供物质帮助的人到底是谁?”

    “难道……”赵鸣诚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不过这个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还动不了。

    第二日一大早,赵鸣诚就带着四个手下回都城了,既然陈宅已毁,陈公公也不知所踪,他们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赵鸣诚等人离开柳城之后,另外一群蒙面人突然从柳城外的一片树林之中跑了出来,当先的人说道:“大人下达的命令已经完成,我们也赶快回去复命吧。”说完,这群人就从另外一条路朝着都城的方向赶去。

    “陈友婷。”坐在马上疾驰着,赵鸣诚突然出声叫道。

    随着赵鸣诚的声音响起,众人的速度慢了下来以便说话的时候不会被外界因素影响。

    见陈友婷疑惑的望过来,赵鸣诚问道:“你和陈公公比较好,可知道他平常时候和什么人走得比较近么?”

    “这个……”陈友婷沉思了一会儿,回道:“禀王爷,陈公公和当朝丞相以及皇后走的比较近,经常有人看见他进入皇后的寝宫,不过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太监,所以都没有说什么,这件事情皇上也知道,不过只认为是皇后有事情要托福陈公公。”

    “哦,没事了,继续全力赶路吧,和上次一样,争取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都城。”赵鸣诚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的速度顿时又变得快了起来。

    和皇后以及丞相走得比较近是么?赵鸣诚一边驾驭着骏马,一边思考着。

    他们应该没有理由走得近才对,对了,有一个可能会让他们走的比较近,那就是在很多年以前,丞相就已经有了策反之心,之所以后来经常进凤仪宫是因为皇后是丞相的代言人,谋划的事情由皇后来传达,陈公公是大内总管兼皇上最信任的人,知道一些机密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果这么想的话,一切就能够说得通了,只是现在没有证据,不可能直接将皇后和丞相抓起来。

    想到这里,赵鸣诚的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金光,既然现在没有证据,那就想办法获得证据。如果丞相和皇后真的有策反之心,那么玉玺就一定在丞相府之中,以他的实力,悄无声息的潜入丞相府还是能够做到的。

    因为这一次比昨日要早出发的缘故,太阳还没有落山,众人就赶回了都城。

    赵鸣诚先让四人在黄鹤楼之中住下,等待后续的名字,自己先行进入皇宫之中。

    此次出来,赵鸣诚没有事先告诉林青照,可以想象他现在回去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对待,所以赵鸣诚先去了紫薇殿。

    谁知,一进入紫薇殿就看见了不想这么快看见的人。

    “嘿嘿,一鸣,你最近的胆子好像大了不少啊。”林青照带着一丝冷笑,语气森罗的说道。

    “额,小青,我们的事情回去再说吧,我这里还有事情和墨大哥说呢。”赵鸣诚额头处冒出了冷汗,连忙将墨琰拉出来做挡箭牌。

    墨琰也是非常配合的说道:“恩,一鸣你说吧。”

    见墨琰已经开口了,林青照也不好继续在赵鸣诚没有将自己带出去的事情做文章,只好蹬了赵鸣诚一眼,等他说完事情之后,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说到正事,赵鸣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严肃的说道:“有人比我们早一步到了柳城陈宅,陈宅中的所有人都被杀了,不过没有在那些尸体之中看到陈公公的尸体。”

    “那陈公公就是杀人凶手了。”墨琰紧皱着眉头说道,陈公公可是从小到大陪着他长大的,要是被他背叛,他的心情真的非常不好受。

    赵鸣诚摇了摇头,道:“不,我敢肯定凶手绝对不会是陈公公,只是在盗玉玺这件事情上,他却脱不了关系。”

    “哦,你知道谁是操纵着这一切的主谋?”墨琰知道陈公公不是主谋之后,顿时脸色就变得好看了许多。

    “恩。”赵鸣诚点头道:“我的确已经猜到这个主谋是谁了,只是没有证据,我们不好定他的罪,没有充分的理由,就算是免他官也是不可能。”

    “你说的是丞相?”当赵鸣诚说不好定罪的时候,墨琰就已经大致锁定在几个人的身上,当说到不好免官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这人是谁。

    “没错,就是他,不过也不仅仅是他。”赵鸣诚确认道,“还有一个人的职位不在丞相之下,那就是他的大女儿,郑芸,也就是皇后娘娘。”

    “什么?你说皇后?”墨琰眼睛瞪大了说道,郑芸好歹已经是他的结发妻子,再怎么样,他都不愿意相信她会背叛之一。

    赵鸣诚虽然不忍心,但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了解的说了出来道:“据我了解,从很多年前,你还小的时候,陈公公就已经被丞相收买,而当丞相之女郑芸嫁入宫中成为皇后之后,更是时不时的到凤仪宫之中,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墨琰还是点了点头,听到这里,他已经不再抱着赵鸣诚可能猜错的可能性了,因为这一切的种种,几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呼。”墨琰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决定什么时候行动?”

    “夜黑风高,杀人放火绝佳时刻,今晚夜半三更之际,我就会潜入丞相府寻找玉玺,这样子就能定他的罪了。”赵鸣诚平淡的说道,仿佛找到证据已经板上钉子一般的事情了。

    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之后,赵鸣诚就要带着林青照回倚翠宫了,这时候,墨琰突然说道:“一鸣,如果可以的话放过皇后吧,她毕竟是我的结发妻子。”

    “恩。”回应墨琰的是一声非常轻的鼻音,一般人是听不见的,不过以他的实力还是听见了,得到赵鸣诚肯定之后,墨琰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

    回到倚翠宫之中,赵鸣诚脸上的平淡之色就消失一空了,反而是大冒冷汗的看着眼前周身都弥漫着杀气的可爱佳人。

    “一鸣,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带上我?”林青照的语气越说越重,到最后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

    看着生气的林青照,赵鸣诚更加的心虚,一个字都不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