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意外

    更新时间:2017-01-10 11:09:51本章字数:3498字

    一道白花花的画面在赵鸣诚的眼前呈现,顿时血脉膨胀,血气上涨,鼻血差点都流了出来。

    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正好碰上了郑芸洗澡的时候。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在看了,但是赵鸣诚的脑海中还是不时的浮现出郑芸洗澡的画面。

    说来也是,先不说赵鸣诚在穿越来的时候还是个处男,单说在这个世界都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就算是上一次也是迷迷糊糊之间没有丝毫意思的和女娲做了那事的。

    越是这般想着,赵鸣诚越觉得自己体内不断上涌着一团火焰,心里连忙道,眼观鼻,鼻观心,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过了许久,赵鸣诚的耳朵突然一动,他听到郑芸已经离开了木桶,这时他突然想到一计,这郑芸不是和他爹勾结想要造反,那么她知道的东西一定非常多,如果能够将她挟持住,说不定能够再她的口中得到玉玺的消息。

    又过了一会儿,赵鸣诚已经大致确定郑芸已经穿上衣服了,于是将瓦砖掀开,达到能够一人通过的大小,纵身一跃跳了进去。

    “啊!”突然响起一道惊呼,赵鸣诚连忙向前捂住了郑芸的口,这时外面传来一道男声,“皇后娘娘,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赵鸣诚双眼闪过一道杀气,然后空出来的手比划了一个手势后,将捂着郑芸嘴巴的手放开,他知道郑芸是一个聪明人,肯定能够懂他的意思。

    不出赵鸣诚所料,郑芸深呼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只是有一只老鼠突然窜了出来吓了我一跳。”说着,还狠狠的瞪了赵鸣诚一眼。

    赵鸣诚则是无视的摊摊双手,眼睛朝着其它方向看去,别看他表面平静,其实心中已经苦笑成海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郑芸竟然还没有穿上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赵鸣诚越是不去想那白花花的一幕,脑海中却偏偏不断的闪现出来,更让他难堪的是,因为这次是偷偷潜入丞相府,为了不引起注意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的紧身衣,只要有一些些的变化,就能够非常明显的看出来。

    郑芸将那门外的守卫搞定之后,回过头正好看见了赵鸣诚下方那凸起的部位,差点又惊呼了出来,不过最终还是被她止住了,只是看向赵鸣诚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赵鸣诚知道自己估计已经被误会成大色狼了,不过也懒得解释什么,只是伸手指了指郑芸的身子。

    郑芸疑惑的低下了头,没看不知道,一看脸顿时成了红彤彤的一片,连忙扯过一旁的一块布帘将自己走光的身体挡住,然后羞答答的看着赵鸣诚。

    “额。”赵鸣诚无语了,这是什么节奏,难道看过她的身体之后她就喜欢上了自己了,不过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充满了害怕,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一点。

    想到这里,赵鸣诚嘿嘿一笑,走上前,将郑芸逼到了墙角,然后双手撑着墙壁直勾勾的看着她。

    郑芸看着赵鸣诚下身变得越来越大的凸起,还以为赵鸣诚要对自己做什么不轨之事,连忙慌慌张张的说:“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听到郑芸嘴里一直说着不要,而且还是那样子苦苦可怜的说着不要,赵鸣诚顿时感觉自己体内血气流动得速度更快了,心中不由感叹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现在直接将郑芸就地正法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忍着了。

    “好了,不要叫了。”赵鸣诚不耐烦的说道,他还真怕郑芸继续喊下去,自己会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闻言,郑芸立马听话的闭上了罪,双眼楚楚可怜的看着赵鸣诚,等着他的下文。

    赵鸣诚脑海之中也是空白了起来,没想到他说不要叫了郑芸还真不叫了,原本还以为她还会再嚷些什么呢,所以一时之间单机了起来。

    不过很快,赵鸣诚的脑子就飞速运转了起来,想到了一条计策,伸手入怀中搓了搓,然后拿出一颗黑乎乎的东西放在郑芸的面前,道:“把这个吃了。”

    “这……”郑芸紧紧的盯着黑乎乎的东西,她可是一清二楚的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在怀里搓了搓才弄出这东西了,而且这东西上还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臭味,“你这个变态,怎么能让我吃你身上的……”

    赵鸣诚一怔,没想到这都被她看不来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哼,这是我的独门毒药,赶快吃了。”

    郑芸没有马上接过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一脸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人,被郑芸这样的眼神盯着,赵鸣诚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还真不是什么毒药,临时想到的计策身上怎么可能带着毒药,所以就只能拿身上的污垢来充当下毒药啦。

    “看什么看,信不信在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喂狗,我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闯入丞相府会只是为了让你吃我身上的污垢么,赶快给我把这断肠丸吃了,不然……”说着,赵鸣诚还威胁了起来,双手还在郑芸的身前做了下比划。

    见此,郑芸顿时大惊失色,将那黑乎乎的东西接了过来,然后闭上了双眼,再想到赵鸣诚说的有道理,就算再变态也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跑到丞相府来做着变态之事,所以也就相信了这黑乎乎的东西是毒药,一口吞了下去。

    “唔。”郑芸像是被什么卡住了喉咙一般,双手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脖子,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了。

    见此,赵鸣诚心中大惊,难不成那玩意真的变成了毒药了,你可不能死啊,要死了我怎么找玉玺。

    想到此,赵鸣诚伸手往郑芸的背上拍了拍,不拍还好,一拍,原本就因为郑芸双手掐着脖子快要掉落的布帘突然掉落了。

    不过还好,赵鸣诚的这一拍让郑芸缓和了过来,不过当发现自己再次赤果果的站在身前这个男人面前的时候,顿时一把将赵鸣诚推开,然后躲到了布帘的后面。

    因为没有准备,突然被这么一推,赵鸣诚还真被推后了几步,当他重新看向郑芸的时候她已经躲到布帘后面了。

    “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味道这么恶心?”郑芸不等赵鸣诚先开口,就先开口问道,显然她已经被那所谓的断肠丸给恶心怕了。

    闻言,赵鸣诚藏在黑布下的老脸一红,让一个女人吃下自己身上的污垢,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没什么,你现在已经吃下了我的药了,要是没有吃下我的独门解药的话,你就会肝肠寸断而亡。”赵鸣诚连忙转移话题,冷冷的说道。

    听到自己如果没有解药会肝肠寸断而是,郑芸也没有心思回味刚才的恶心味道了,连忙慌张的问道:“你要我做些什么,你才肯将解药给我?”

    还真是聪明呢,赵鸣诚心中感叹道,不过他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不用拐弯抹角,“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我听说你们丞相府的人似乎在密谋着谋反的事情呢。”

    “你,你怎么知道?”郑芸惊慌失措的问道,表情甚至比刚才被逼着吃下那恶心毒药的样子还要惊恐,毕竟密谋造反可是诛九族的事情。

    “呵呵。”赵鸣诚只是轻笑一声,然后走到刚才进入房间时候的位置,纵身一跃,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听我的话吧。”

    郑芸面色呆滞的看着房顶上的那个大洞,脑海中不断的响起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还有后面那句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听我的话吧。

    “我已经吃了他的毒药,如果不听的话必死无疑,如果听的话我爹必死无疑,到底要帮哪一个?”郑芸左思右想着,苦恼到底要帮哪一边,不过随即,她突然一笑,道:“他身上的大男人气息好好闻,要是……”想到这里,郑芸的脸上突然浮现一道嫣红,不过旋即又是一变,“不行,我不能想这些,要是皇上知道了……”

    在屋檐上跳跃着的赵鸣诚不知道自己又虏获了一个女孩子的心,现在正心情舒畅的朝着皇宫赶去。

    本来就没有想着今天晚上就能够找到玉玺,现在如果能够控制住郑芸的话,那找到玉玺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赵鸣诚没有继续在丞相府搜索下去,而是回了皇宫,等明天晚上的时候再次潜入丞相府找郑芸。

    回到皇宫之后赵鸣诚没有去紫微宫找墨琰说今晚发生的事情,废话,他可是闭着人家老婆吃那恶心的东西,要是被墨琰知道了,还不杀了他啊。

    倚翠宫之中,林青照不断的踱步着,时不时的看向宫门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她老是思绪不宁的,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青,你怎么一直在这里走来走去的。”赵鸣诚早已经回到倚翠宫,看见林青照一直走来走去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进来,不过当他发现林青照一直走来走去的时候,就连忙走了进来问道。

    看见赵鸣诚回来,林青照顿时兴奋的扑了上来将赵鸣诚一把抱住,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绪不宁,她非常担心他是不是出事情了,现在见到他完美无缺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就放下心了。

    “小青,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呢?”赵鸣诚可没有忘记刚才林青照在倚翠宫不停踱步的事情。

    林青照脸一红,羞答答的回道;“人家还不是担心你么,刚才一直觉得你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现在看见你好好的,人家就放心了。”

    见林青照是因为自己才在倚翠宫不停的走来走去,赵鸣诚心中甚是感动,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我的,人界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呢。”

    现在已经是深夜,赵明诚和林青照闲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去睡觉了。

    躺在地上,赵鸣诚不断地辗转反侧,内心中总是痒痒的,脑海中不断的闪过郑芸白花花的身影。

    “呼。”赵鸣诚实在睡不着,呼了一口气,睁开眼转头看向已经熟睡了的林青照,看着那娇羞羞的小嘴,赵鸣诚竟然想着如果让这小嘴也尝尝那玩意的滋味会怎么样呢。

    不过这个念头一涌上赵鸣诚的心头就被他被否决掉了,心中不断暗骂着自己变态,怎么能够想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