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往事只在梦里

    更新时间:2016-12-06 10:45:29本章字数:3260字

    司徒明看了看手机,说道:“现在五点多了,我们去找一家饭店吃饭吧,这几天参展的人多,所有的饭店都挤满了人。”

    “嗯,好的,走吧。”

    三人一道向电器街方向走去。

    参展那几天,湾仔附近的几条商业街上到处是人满为患,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依旧灯火璀璨,热闹非凡,从会展中心出来的人潮挤满了附近的大街小巷,附近的饭店,餐厅都挤满了人 。

    那些店铺为了招徕顾客,都在门口摆着“欢迎使用人民币”“欢迎使用银联卡”“热烈欢迎参展客商”等牌子,有的饭店还特意安排了几位年轻漂亮,身材苗条的女孩,穿着旗袍站在门口,用流利的普通话招待来自内地的顾客。

    司徒明带着李晓月和米娜一连找了好几家,发现沿街两边的饭店和小餐馆差不多都挤满了人,有的饭店门口甚至排起了长队。

    没办法,他们三人只得继续向前走。

    “这几天人太多了,平时南港的街上可没有这么多人。”

    “是的,每年的春,秋两季展会期间,九龙和湾仔这两个区域的客人最多。”

    “每年的这个时候,南港这边的零售业生意也很不错,参展客商展会结束后,很多人都会大买特买,还有的人顺道帮亲戚朋友买礼物。”

    “呵呵,每次来参展,我也会顺道买些物品回去,这边的东西质量比较好,而且服务人员的素质也很不错。”

    “那是,南港的服务人员素质确实不错,不只是大酒店的服务员,就连街头小饭店的服务员素质也相当高,别看那些饭店的面积那么小,就餐的人又多,不管里面有多人少吃饭,他们总能安排得井井有条,多而不乱,狭而不挤,这样的服务水平真是难得。”

    “可能是环境的原因吧,南港毕竟是世界一流国际大都市,服务人员接受的教育水平也比较高。”

    他们走到电器街的拐角处,终于看到一家饭店里人比较少,还有几张空位置,他们连忙走了进去。

    “难得找到这家饭店有几张空位置,就在这儿吃吧。”司徒明看了看李晓月和米娜,笑着征询道。

    “行啊,就在这儿吃吧,这几天人太多了,去哪吃都一样。”李晓月说道。

    “好啊,就在这儿吧,我也走累了,休息一会儿也好。”米娜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去。

    在前台处点好餐,他们三人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我很喜欢南港的环境,整洁干净,交通方便,不担心堵车。”李晓月看了看窗外,笑着说道。

    “你们是不是经常来参展?”司徒明问道。

    “是的,我每年都会来一次,有时参展,有时看展。”

    “我们也经常来,可是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呵呵,也许是我们的机缘未到吧,这次机会好,总算遇上了。”李晓月开玩笑地说道。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话音刚落,坐在司徒明旁边的米娜突然脸色一沉,她冷冷地看了李晓月一眼,不过什么都没有说,看得出她对李晓月刚才那句调侃般的玩笑话有点不满。

    至于她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李晓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她能感觉到这肯定跟司徒明有关系,只是他们多年未见,他和米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他的私事,她就不便打听了。

    司徒明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了米娜一眼,又看着李晓月,立即转变了话题,问道:“这些年你有没有和其他的同学联系呢?”

    “有啊,何翠红,吴玉梅,张磊等人,不过我们只在网上联系,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听说他们过得还不错。”

    “哦,那挺好的嘛。”

    “何翠红在H市当记者,吴玉梅在W市教书,张磊在W市承包工程,还有好几位同学,有的在老家上班,有的做生意,也有打工的,总之各行各业,他们各有千秋,都很优秀。”李晓月一个个地向司徒明介绍当年老同学的近况。

    “不错嘛,这些年我东奔西走的,经常出差,全世界到处飞,很少有时间回老家去,我只跟在H市的几个同学偶尔联系下,时间过得多快,我们那届同学快四十岁了,人年纪越大,越爱怀旧,如果有机会,我很想跟他们聚一聚。”

    “是啊,还是年轻好,那个时候无忧无虑,同学之间的感情也很单纯。”李晓月的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

    “我也是越来越怀念高中时期的生活,想念东桥河畔的花圃,垂柳,还有东桥河畔的那片白桦林。”司徒明微笑着说道。

    刚提到白桦林,李晓月脸上的表情突然有点不太自然,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司徒明,他会意地低下头去,不过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两人的脸上都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似乎那片白桦林跟他们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司徒明看了看李晓月,说道:“陈老师应该七十多岁了,不知道他的身体怎么样?”

    “听何翠红说他一直住在县城,他的身体还算硬朗,退休后在县城开了一家商店,和师娘享受着天伦之乐,生活很幸福的。”

    “那就好,有机会我想回老家看看他老人家,当年他那么关心我,可是我毕业后就知道忙工作,到处奔波,连电话都很少给他打,想起来感觉挺愧疚的。”

    “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他,高考那阵子,我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要不是他给我鼓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熬过来。”

    “嗯,好的,有时间我们约几个同学聚聚吧,年纪越大越爱怀旧。”

    李晓月和司徒明久别重逢,两人兴奋地聊着老同学的近况,坐在一旁的米娜不便插嘴,只得拿出手机无聊地翻看着。

    “你小孩多大了?”李晓月突然问道,出于母亲的本性,三十多岁的女人最喜欢跟别人谈论自己的小孩。

    “十岁,是个男孩。”司徒明答道:“你的小孩多大?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七岁了。”

    “比我儿子还小嘛,女孩挺好的,贴心的小棉袄。”

    “呵呵,是的,挺可爱的。”李晓月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找出一张女儿的近照,递给司徒明,说道:“你看,这是我女儿在学校参加表演时的照片。”

    “哦,好漂亮的小姑娘,很像你小的时候。”

    “嗯,是的,都说长得像我。”李晓月自豪地说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永远是她们心中最大的骄傲。

    李晓月和司徒明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他们有很多话想说,可是碍于米娜坐在旁边,他们不便聊私人话题,两人客套地聊了一些同学的近况后,一时感到无话可说,餐桌上的气氛不禁有点尴尬,他们只得用眼神悄悄地传递着来自心灵深处的问候。

    米娜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出于女人天生的敏感,她从司徒明和李晓月对视的眼神,和他们交谈时的表情中,隐约猜得出他们的关系可能不一般,恐怕不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那么简单。 

    尽管她的心里对李晓月有点抵触,不过顾及到司徒明的面子,在吃饭的过程中,她还算识大体,司徒明和李晓月聊天时,她很少插话。

    吃完饭后,她连忙对司徒明说道:“司总,我先去买点东西,你和晓月姐多聊一会儿吧。”

    “嗯,好的,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酒店去。”司徒明叮嘱道。

    “好的,司总再见,晓月姐,再见!”

    “米娜,再见!”米娜微笑着挥挥手,优雅地转身先行离去了。

    自从看到米娜的第一眼起,李晓月就敏锐地觉得这个女孩表面上对她还算客气,其实心里似乎对她有点排斥,具体什么原因,她也说不清楚,不过这肯定和司徒明有关。

    至于他们之间除了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外,还有没有其它特殊的关系,她就不得而知了,在社会上男上司和女下属之间的关系,总容易让人产生特别的联想。

    尽管她和司徒明是高中时期知根知底的同学,但是他们毕竟十五年没有任何交集,在岁月的打磨下,他们已经从青涩的少男少女步入了苍桑的中年行列,她对他的个人生活完全不了解,在这些年里,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她都一无所知,在当时的场合下,她肯定不便打听他的私事。

    米娜离开后,李晓月和司徒明相对而坐,他们默默地看着对方,那段年代久远的尘封往事,在他们的心底再次一点点地浮起,他们的眼神里分明读懂了对方传递来的信息,分开这么多年,在彼此的心中,他们并没有忘掉对方,此时此刻,他们都迫切地想知道对方的生活状况,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少年时代的往事,是尘封在他们记忆中最美的梦幻花园,在那片梦幻般的河畔花园里,有婀娜多姿的垂柳,亭亭玉立的水仙,高大挺拔的白桦树,布满了他们足迹的郁翠花红的林荫道,望不到边际的清澈见底的东桥河,还有他们一起度过的朝朝与暮暮,所有的一切都凝聚着他们记忆中的点滴相思泪。

    这次意外相逢,不得不让人感叹缘份总是那么妙不可言,他们相识于人生中最美好的高中年代,一起度过了黄金般灿烂的三年时光,那段纯真的往事,早就化成了他们记忆中一道永恒的曼妙风景。

    当年命运让他们错过了幸福,原以为今生再也不会相见,可是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他们还是意外地重逢了,苍天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可是惊喜之后,接下来的生活该如何继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