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迟来的歉意

    更新时间:2016-12-07 15:17:30本章字数:3108字

    司徒明的双眼一直看着李晓月的脸,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这么多年没有见面,她的容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她还是那么漂亮,那双清水似的眼睛还跟以前一样明澈,有灵气,十五年的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跟之前相比,她只是少了些许清涩稚气,不过多了几份妩媚和成熟女人的风韵。

    对视良久,他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晓月,你比以前还要好看,更有气质,也越来越能干了。”

    “呵呵,我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老都老了,还谈什么好不好看呢,能干也谈不上,现在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我也是为了生活而打拼。”李晓月自嘲地说道。

    “老什么老啊,我们都差不多的年纪,你老了,我也老了。”司徒明笑道。

    “男人不一样嘛,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岁就是豆腐渣了。”

    “哈哈,晓月,你真会开玩笑。”司徒明笑了笑,问道:“晓月,你老家的境况现在还好吧?有没有经常回老家去?”

    “嗯,还行吧,这些年生活条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的两个姐姐孩子快要大学毕业了,我大姐马上要抱孙子了,我的小妹大学毕业后在Y市工作,我母亲在帮她带孩子,老家已经没有亲戚了,平时我的工作很忙,很少回老家去。”

    “哦,挺好的嘛。”司徒明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是的,还不错,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比那个年代不知要好出多少条街,我小妹的孩子也有四岁多了。”

    “晓月,你母亲算是苦尽甘来了,你们四姐妹都这么有出息,你的家庭也幸福,事业也很成功,真为你们高兴。”

    “呵呵,还行吧。”李晓月看了看司徒明,问道:“你呢?这些年应该过得很不错吧?”

    司徒明苦笑了一笑,说道:“我的生活嘛,很好也谈不上,这个年纪了生活都差不多,还不都是靠自己奋斗,我的父亲早就不在了,母亲跟我在G市生活,老家也没有亲戚,平时我的工作很忙,这些年我也很少回老家去。”

    “哦,你爸爸不在了吗?”

    “是的,我大学毕业没几年,他就得病走了,后来我妈也退休了,家里的生活就只能靠我和姐姐帮衬。”

    “那你妈妈的身体还好吧?”

    “她挺好的,我儿子都是她在带,也难为她了。”司徒明缓缓地说道,他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愁云:“她原本跟我的父亲一起住在H市我姐姐家,我的父亲去逝后没多久,我的姐姐又接着离婚出国了,她走后我的母亲在H市待不下去了,我只得将她接到G市跟我一起生活,顺便帮我照看孩子,现在她的年纪大了,总念叨着要回老家去,可是老家已经没有亲人了,为此我总觉得对不起她。”

    “你姐姐出国了吗?”

    “是的,你知道她的个性强,从小就是不甘落后的人,早年大学毕业后,她就一步步地考研,考博,最后顺利留在H大学教书,我姐夫也是那所大学的老师,按理说他们有这样的生活条件应该很不错了,可是她还不知足,就知道瞎折腾,教了几年书后,她不顾我父母和姐夫的强烈反对,居然从大学辞职开了一家文化公司,赚了一点钱后,她还要继续折腾,最后竟然带着孩子去了英国,我姐夫一气之下跟她离婚了,她走了之后,我只能将母亲接到G市跟我一起生活。”司徒明无奈地说道,言语中对他的姐姐似乎有很大的怨气。

    “你姐姐很有能力的。”李晓月客套地说道,不过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有点言不由衷。

    司徒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满脸愧疚地看着李晓月,问道:“晓月,这些年你有没有记恨她?”

    “哦,不,没有,没有。”李晓月慌乱地答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不要提了,何况当年她也是为了你好。”

    司徒明表情复杂地看着李晓月,说道:“晓月,那件事是我心头永远的痛,只怪我当年优柔寡断,做事缺乏主见,以致错过了本应属于我们的幸福,这是我的心里头最大的遗憾。”

    “司徒明,生活不能重来,或许命运注定我们这辈子有缘无份,如今都这个年纪了,我们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司徒明看了看李晓月,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李晓月想抽出来,可是他越抓越紧,只听他语气激促地说道:“晓月,不管你信不信,这次我们有缘重逢了,还是请你听我说几句心里话,说实在的,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那时我姐姐逼着我跟你分开,我不同意,她和我父母便以死相逼,万般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听从他们的安排,你也知道,在那个年代,很多事情我们都 是身不由己,等到我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后,我去W市找你,可是你的老师说你早就去了南方,具体在哪里他们也不清楚,我想去你的老家找你母亲打听,但是我知道我姐姐伤害你太深,因此我没有勇气去你的老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怕你责怪我,我只得退缩了,前些年我听别人说你可能在南方打工,但是我还是没有勇气跟你联系,我想你肯定结了婚,我担心来找你,会影响你到现在的家庭,所以我只能将对你的思念藏在心底,还好老天开眼,这次来南港参展,让我再次跟你重逢,能够让我当面跟你说声对不起。”

    司徒明一番情真意切的道歉,让李晓月深受感动,她忍不住情绪失控,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由于当时餐厅里的人太多,她怕别人看见笑话,连忙抽出手抹了抹眼泪,哽咽着说道:“你说这些干什么?你现在不是过得挺幸福的吗?”

    司徒明拿出纸巾替她擦了擦眼泪,苦笑着说道:“唉,什么幸福不幸福,还不就那回事,过日子冷暖自知。”

    “那事不怪你,只怪当年我家太穷了,我确实配不上你,你父母和姐姐都没有错,他们是为你好。”李晓月低下头去,小声说道。

    司徒明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我姐姐那个人你是了解的,她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学习上总是不服输,在H大学教书时,她的生活条件比在老家好了很多,因此她的心眼也变得越来越高,她总说什么人要有追求,不能太平庸,于是她就不停地折腾,这不,现在都折腾到国外去了,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国内好好的大学老师不当,偏要跑到国外去开一家小商店为生?难道在国外开店要比在内地当大学老师高级吗?我真是不理解她的所做所为,她的有些想法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在她看来,可能在国外开小商店要比在国内当大学老师更能体现她的人生价值。”

    “那是,很多中国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总认为国外的月亮比中国圆,放着国内好好的一等公民不做,偏要跑到国外去当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二等公民,吃苦受累的,真不知道他们到底图个什么。”

    “还不就是图那个他们想当然的,所谓的人生价值,出了国他们就会自认为高人一等,他们的虚荣心也就得到了暂时的满足,这也是很多中国人普遍的心态。”

    “他们以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其实到了国外之后才会发现,国外的生活状况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美好,这就是崇洋媚外的后果,他们也是自找的,其实很多人在国外过得很惨,生活条件比在国内差多了,但是他们情愿在国外吃苦受累,也不愿意回国过安乐舒适的平静生活,就比如我姐姐吧,我看她现在的生活也是冷暖自知,开个小商店怎么比得上在国内当大学老师呢,唉,随她去吧,不聊她的事了。”司徒明叹了口气,无奈地摆了摆头。

    司徒明说话的语气还像年轻时那样,总是不紧不慢的,坐在他的旁边,李晓月感觉好像又回到了高考前夕,他们第一次在江畔漫步时的情形,那时的他生活上无忧无虑,学习上才情迸发,是全年级众星捧月的人物。

    可是眼前的他看起来似乎有点苍桑,他的生活好像并不太如意,不知道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波折。

    待情绪稍微平静后,李晓月便换了一个话题,问道:“这么多年了,你还写诗吗?”

    “早就不写了,这个年代写诗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我上有老下有小,首先得为生存打拼,写诗只是年轻时的兴趣,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杂志社做了几年编辑,期间写了不少诗歌和小说,不过并没有取得多大的成绩,因此我姐姐总是埋怨我不求上进,后来在她的要求下,我跳槽去了一家国企担任销售经理,直到八年前从H市来到G市,进入这家跨国公司VE担任国际贸易部的销售代表,三年前升职担任总经理,所以现在我跟你是同行了。”

    “嗯,不错嘛,你的经历挺丰富的。”李晓月赞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