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那段未了情

    更新时间:2016-12-08 21:07:35本章字数:3076字

    “幸亏我几年前改行了,要不然这次哪有机会来南港参展,如果这次没有来南港,我哪有机会跟你重逢呢?看来这是上天赐予我们迟来的缘份吧。”司徒明的脸上露出的依然是李晓月曾经非常熟悉的,温和而亲切的笑容,他那厚厚的近视眼镜后面透出来的满含深情的目光,盯得她浑身不自在,一朵羞涩的红晕迅速飘上了她的脸颊。

    司徒明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他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当年他送给她的一首诗中的两句:“你轻轻的回眸一笑,恰似那水仙花般美丽娇柔。”

    李晓月在S市打工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三十多岁的她早就过了跟异性说话脸红心跳的年纪,可是面对眼前这个曾经带走了她全部身心的男人,她还是无法自制地感到心绪难平:“也许是吧,人的一生中,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太多了,越觉得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它就偏偏发生了,之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来参展会遇见你?同样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居然从事的是同一个行业,而且还离得这么近。”

    “是啊,世界那么大,人生的道路千万条,我们曾经错过了一条同行的路,可是背离这么多年之后,我们却再次巧合地重逢了,只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如果能够再次回到东桥河畔那段年轻的岁月里该多好。”司徒明将身体重重地靠在椅背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尽管他已经不再写诗了,但是可以看出,他身上的那股文人气质依然很浓厚。

    “过往的一切就像我们脸上的容颜一样,再也回不去了,当作一段美好的回忆吧。”李晓月轻声说道。

    司徒明刚才那番情真意切的诉说,意在向她表明,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忘记她,其实这些年来,她何曾忘记过他?那段未了的情缘,就像飘在天空的白云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她的心头萦绕。

    东桥河畔记忆中的花瓣,随着时光的点点流逝,在一个又一个的四季轮回里,漫天的花瓣渐渐失去了原先的色彩,重新长出鲜艳的花朵,在岁月的长河中,它们呈入眼帘的却是上一条悲伤留下的纹路,犹似李晓月眼角边的浅浅皱纹,这是沧桑岁月留下的苦痛投影,记录着他们那段过往的心酸印记。

    “晓月,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跟你擦肩而过,只可惜时不我再,人的一生中有太多的无奈。”司徒明伤感地说道。

    李晓月苦笑了一声,说道:“司徒明,你挺有文学才华的,当初如果坚持写下去,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个大作家了。”

    “唉,这也难说,在社会上打拼,一些无可奈何的条条框框太多了,我们身处其中,有时候只能被命运推着往前走,我们也是身不由己,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办事,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就比如现在的国际贸易行业,我觉得挺好的,累是累一点,做起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李晓月默默地看着司徒明,他的脸上早已褪去了青涩与稚气,他现在比年轻时胖了一点,一身笔挺的西装,配上那只厚厚的近视眼镜,使得他看起来睿智,成熟,很有男人味,或许是在职场打拼多年的缘故,从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出曾经的优柔寡断,反而多了几分干练与沉稳。

    “司徒明,你变了,变得比以前果敢了。”

    司徒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李晓月,说道:“这都是在生活中磨练出来的,如果当年我不是那么优柔寡断,我们何至于分开。”

    “唉,这都是天意。”李晓月苦笑道。

    提起那段遗憾的未了情,司徒明和李晓月都陷入了沉默中,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那段尘封的往事,是他们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伤痛,只是生活不能重来,时光无法倒流,他们再也回不到东桥河畔那段纯真的岁月中去,青春时代的梦幻只能在一声叹息声中随风飘散。

    在他们共同拥有的,那段少年时代的往事中,还有一个重要而且敏感的人物跟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正是因为她的出现,最后才改变了他们所有人的人生轨迹,不过见面这么久,司徒明和李晓月似乎都在刻意逃避提起她的名字,当然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次既然见了面,他们将不得不要谈起她的近况。

    沉思良久,李晓月终于鼓起勇气问道:“乔丽怎么样了?你们现在过得好吗?她没有跟你来南港参展吗?”

    乔丽是司徒明的妻子,也是他们的高中同学。

    “她早就不在中国了,两年前去了英国。”提到乔丽,司徒明脸上的表情明显暗了下来。

    他稍作停顿后,幽怨地说道:“我姐姐就是和她一起移民走的,她们在英国开普敦各开了一家超市,两家相距不太远,平时经常在一起聚会。”

    “什么?她也去英国了?”李晓月吃惊地问道:“那你的孩子只有你妈妈在带吗?”

    “是的,在G市上小学,每天我妈负责接送。”

    “唉,孩子就是母亲的心头肉啊,她怎么舍得离开呢?”李晓月叹了一口气说道。

    “她的性格跟我姐姐很像,个性太要强,做什么事都不愿意服输,就喜欢折腾,要不然她们的关系从年轻时到现在一直都那么好。”

    “也难为你了,既要当爸,又要当妈,其实妈妈不在身边,对孩子的成长会有影响。”李晓月心疼地说道,此时她切身体会到司徒明为何如此伤感,他看似幸福的生活背后,其实也隐藏着很多痛苦与无奈。

    “我劝说过乔丽很多次,让她多为孩子考虑,但是她坚决要走,我有什么办法,你了解她的性格,从小就是这样,凡事以自我为中心,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她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提到乔丽,司徒明似乎有很多不满,不过她毕竟是他的妻子,他也意识到在李晓月面前抱怨乔丽可能不太好,于是便抱歉地朝李晓月笑了笑,说道:“说一说你家的情况吧,你老公是哪里人?他这次没有来南港参展吗?”

    “没有,他是我们邻省的,我跟他在S市打工时认识的,他不是做外贸的,来了也没用,就我带两个业务员过来的。”

    “他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搞设计的,自己开了一家设计公司,我们各弄各的。”提起老公,李晓月脸上的情绪明显有点低落。

    “哦,不错嘛,夫妻俩比翼双飞,都挺能干的。”司徒明客套地恭维着,其实他能感觉到李晓月的心情不太好,好像她的心里有什么顾虑,因为只要提到她的老公,她就有点不太不高兴。

    “呵 呵,就像你刚才说的,过日子冷暖自知,好不好自个心里有数。”李晓月说道。

    司徒明猜想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他觉得不便再聊这个话题,于是便喊服务员过来买了单。

    整理好提包后,他对李晓月说道:“这样吧,我们难得有机会见一面,南港的夜景很不错的,趁着这个难得的相遇时刻,我们去江边逛逛吧,那儿的空气比较好。”

    “嗯,好的,走吧,现在还早,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会儿。”李晓月提议道。

    夜晚的维多利亚港湾,灯火璀璨,热闹非凡,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犹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镶嵌在江面上不停地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环耀眼夺目,非常好看。

    马路两边的路灯争奇斗艳地闪耀着色彩缤纷的光晕,映衬着炫丽迷人的夜色,勾勒出一幅幅多彩多姿的城市夜景图。

    李晓月和司徒明坐车来到江边,他们找了一处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

    看着眼前炫丽多彩的夜景,李晓月忍不住赞叹道:“南港的夜景确实漂亮,国际大都市的声名可不是虚的。”

    “呵呵,S市的夜景也挺不错的。”司徒明说道。

    “S市的夜景确实也很繁华,不过跟南港比起来,风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美丽。”

    “那当然,S市是新开发的城市,南港的建设相对久远些,从城市设施配套上来看,南港的布局比较成熟,S市的比较新潮些,不过跟中国其它的大城市相比,S市的市城建设施可以称得上是一流的,它毕竟是一线大城市。”

    “是的,S市这些年新开发了不少楼盘,到处都是高楼大厦,马路也越修越宽,绿化也搞得越来越漂亮,当然了,工厂也越来越多。”

    “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司徒明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是的,S市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在这里不用担心有人因为排外而骂你,我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是外地人,我们从来没有这种顾虑,因为本地的土著都是大土豪,他们有花不完的钱,平时很少跟我们这些外地人打交道,在S市这么多年,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环境和人文氛围。”说起现在的生活状况,李晓月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