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我依然爱你

    更新时间:2016-12-09 21:30:28本章字数:3161字

    司徒明笑呵呵地看着李晓月,说道:“晓月,你比以前开朗了很多,看来环境决定一个人的心态,这句话真没有说错,你现在过得这么幸福,我由衷地为你感到高兴。”

    “我们在S市打工,做生意,每天都跟各色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你想想看,在这样复杂的生存环境里,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外来打工妹,不学着改变自己,如何能生存下去呢?我现在的性格也是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磨练出来的,老家不是有句俗话,叫做:棒槌进城三年也能成精吗?我堂堂的一个英语专业的大学生,在S市这样的国际大都市生活了十几年,变化能不大吗?。”

    “哈哈,那是,晓月,你上学时就很优秀,只是那时条件有限,你的能力没有地方发挥,S市是一座国际大都市,它给你提供了展示能力的空间,说明你当年选择到这里发展是正确的。”

    “唉,那个时候我实在没有办法才来这儿的,你也知道,从我们那一届开始,所有的大学生都不包分配工作,我家里既没有钱,又没有人脉,加上我的大学文凭又不是很过硬,除了外出打工,我已经没有其它选择的余地了。”

    “还好一切都过去了,你现在也算熬出来了。”司徒明为李晓月所遭受的那些磨难感到心疼不已:“晓月,你终于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实现了自我价值,实现了我们当年许下的心愿,我真诚的为你感到高兴。”

    “嗯,谢谢夸奖,谈不上很成功,只能说如愿干了我喜欢的工作,也算实现了当年的心愿吧。”

    “从工作上来讲,我们算是实现了梦想,都是从事国际贸易工作,不过从生活上来讲,我的心里始终无法释怀当年我对你的伤害。”司徒明叹了一口气说道,他怜爱地看着李晓月,愧疚之情充斥着他的整个身心,看着眼前的李晓月依然那么漂亮,经过多年的打拼,她早就从那个内向害羞的农家妹子,成功蜕变成了一个干练的职场女强人,想到当年对她的伤害,以及错过的美好姻缘,他的心里咸到十分的后悔和自责。

    “这是我们的命,命中注定我们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过去的就忘掉吧,你现在过得挺好的,何必要为过去的事情感到遗憾呢?”李晓月轻声安慰道。

    司徒明突然收起笑容,看着李晓月,认真地说道:“晓月,如果人生能够重来,我一定会珍惜机会,绝对不会做一个逃兵,只怪那时我太年轻,太优柔寡断,以致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大错。”

    “我?”看着司徒明火辣辣的眼神,李晓月不由地感到一阵心跳加速,提到这个敏感的话题,她一时感到很纠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理解他的心情,当年那段错位的姻缘,她何尝不感到遗憾?可如今十五年过去了,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现在谈论感情的话题明显不合适,她想拒绝这个话题,可是心里实在无法割舍对他的那段未了情缘。

    她不想欺骗自己,这么多年,她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只是现实有太多的无奈,她也是身不由己。

    司徒明看出了她的矛盾心态,他起身往她的身旁靠了靠,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说道:“晓月,尽管这些年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是在我的心里,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当初要不是我的父母和姐姐强行干涉,我们何至于走到这个地步。”

    李晓月抬起头,表情复杂地看着司徒明,说道:“当年他们那样做都是为你好,爱情里可以有理想的花园,但是在生活面前,我们得面对现实,生活是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纯綷的感情填不饱肚子,也撑不了门面,那时我的家里那么穷,我怎么可能配得上你呢?你的父母和姐姐都没有错,只能说我们这辈子有缘无份。”

    “唉。”司徒明松开李晓月的手,将身体斜靠在椅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过去的一切都不能重来,可是得到手的又觉得不满足,为什么人的心态总要这么矛盾呢?

    想起那段飘逝的缘份,李晓月的心情也很沉重,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她只得转移话题:“我们聊点别的吧。”

    司徒明从痛苦的沉思中回过神来,他转过身看了看李晓月,抱歉地笑了笑,说道:“晓月,不好意思啊,我不该跟你说这些,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这件事,乔丽她是个明白人,在我的面前她也从不谈你,我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在心底想你,想念那只挂在白桦树下的同心结,想念东桥河畔的花草树木,想念那条我们并肩走过无数次的林荫道,到了白天我不得不努力忘掉那一切,强装笑脸为了生活而打拼,晓月,你知道吗? 这些年我压抑得太难受了,所以今天见到你, 我就忍不住全部说了出来。”

    李晓月被司徒明的真情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哽咽着说道:“谢谢你这么惦记着我,我会永远记着你对我的好。” 

    “嗯,我也会永远记住你,记住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司徒明伸手将李晓月紧紧地搂在怀里,这个迟来的拥抱让她感到浑身颤栗,她的脸不由地红了,心跳的频率好像也加快了。

    司徒明能感觉到她的不自在,可是他不但没有松开手,反倒将她搂得更紧了。

    他将脸贴在她的头发上来回摩娑着,用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颤声问道:“晓月,你来S市多少年了?可不可以跟我好好聊一聊你这些年的经历呢?我的心里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今晚咱们就聊个够,好不好?”

    “明天还要参展,你不回去休息吗?”

    “我每天晚上都在十二点左右才睡觉,现在还不到九点,我们可以再聊几个小时。”

    李晓月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轻声答道:“我来S市已经十三年了,现在买房安家了,目前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不过跟小时候相比,还算过得去。”

    “挺不错的嘛,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你呢?是在H市买的房子,还是在G市买的房子?”

    “我在G市买的房子,将我儿子的户口也转了过来,他在这边上学比较方便。”

    “这样挺好的,以后中考和高考时,他就不用返回户藉所在地了。”

    “是的,到了这个年纪,就得为孩子着想了。”

    “乔丽去英国,她不想孩子吗?你们就一个儿子,她怎么舍得分开呢?”

    司徒明轻声叹了一口气,说道:“不,她很疼儿子的,也很想他,她每个星期都会跟儿子视频通话,每年的暑假,寒假她都会回来看望儿子,其实她这样两边奔波挺辛苦的,可是我也拿她没有办法,她那个人就是性格太要强,从小就这样,什么事不愿意落后,在家庭和事业面前,她宁愿选择事业而牺牲家庭,你是了解她的,她跟我姐姐差不多,凡事都争强好胜,所以她们的关系才会那么好。”

    从司徒明的描述中,可以听得出他对乔丽很不满,看来他们这些年的婚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幸福。

    李晓月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道:“你们以后打算让孩子移民去英国吗?”

    “乔丽早就想带孩子去英国,但是我没有同意,孩子现在的英语水平跟不上去,如果这个时候去英国,不但学不会国内的课程,到时国外的课程肯定也跟不上,这样岂不是害了孩子吗?在这件事上我挺矛盾的,如果只让他学习语言,他就学不到其它的知识,他现在正是上学的年龄,小学的课程很关键,如果基础没有打好,他去国外读书,成绩怎么跟得上去呢?说不定只会越来越糟糕,所以我打算等他初中毕业后,再征求他本人的意见,如果他想去英国跟他妈妈一起生活,那我就随他了,他现在课余时间我一直在安排他学习英语,等他的语言学习好了,年纪大一点再去那边,到时接受能力强些,课程也容易跟得上。”

    “也是,孩子太小了出去很难适应国外的生活环境,毕竟孩子的接受能力不行,初中毕业后再去那边,应该比较容易适应环境,很多中国人都以为国外是天堂,其实并不然,我们首先得考虑孩子的学习环境和适应能力。”

    “嗯,我是这样打算的,现在他的口语还不错,可以跟我进行日常对话。”

    “呵呵,看样子他遗传了你的英语天赋。”

    “可能吧,哪天有空我们带孩子一起聚聚,反正离得这么近,以后见面也方便。”

    “嗯,好啊,两个孩子差不多大,见了面肯定很投缘。”李晓月开心地说道。

    “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叫张蓓蓓,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司徒康。”

    “哦,很好听的名字嘛。”

    提到孩子,李晓月就显得特别兴奋,做了母亲的女人都是这样,孩子就是她们生命的全部,从她的表情中,司徒明猜测她的婚姻可能不太幸福,要不然她一直不愿意提起她老公的事情,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这一切都是她的私事,他不方便过问,只要在他眼前的李晓月过得好,他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