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想念那片白桦林

    更新时间:2016-12-11 11:18:26本章字数:3120字

    过了一会儿,司徒明终于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李晓月,他怜爱地看着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柔声说道:“晓月,以前总以为我们相隔天涯,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居然离得这么近,唉,真是造化捉弄人,如果早几年我们联系上了该多好。”

    “联系上了又能怎样呢?过去的永远都过去了,唯一不变的只有留在我们记忆中那三年美好的时光,就让它化作一段美妙的音符永远地保存在我们的心海中吧。”李晓月轻声说道。

    “唉,命运太残酷了,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要在我们中间划上了一条红线,只要想起当年那件事,我就后悔不已,一切都是我的错。”司徒明痛苦地低下头去。

    “我们从小生长的环境就注定了我们日后的命运,这辈子我们只能是走在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时到如今,我们只有面对现实,你有乔丽和儿子,我也有丈夫和女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乔丽人在英国,心也离我越来越远了,我们离婚是迟早的事,她不想回国,我也不想出去,就这么拖着吧。”司徒明伤感地说道。

    “你干嘛不争取两人团聚呢?”

    “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完全不同,性格也有很大的差异,即使付出再大的努力,也走不到一块儿去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尽力了,我们之所以还这么拖着,就是放不下儿子。”

    “你们是青梅竹马的夫妻,你舍得放手吗?”

    “我们当初的结合本来就违背了爱情的初衷,凑合着生活了十多年,其中的苦累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清楚,我们根本不适合做夫妻,乔丽现在也想开了,强扭的瓜不甜,所以她情愿舍弃儿子,也要去英国追求她的所谓的幸福生活。”

    “唉,这是何苦呢?难道婚姻真的就如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却总想着出去?”李晓月轻声叹了一口气,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似乎意有所指,只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心中的秘密。

    司徒明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他沉思了一下,突然问道:“晓月,不知道当年我们挂的那只同心结还在不在那儿,你想它吗?”

    “当然想了,那是我们友谊的有力见证。”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亲手将它取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了,不知道它有没有破损?”

    “那时你不是说过吗?只要那片白桦林还在,那只同心结就会在,外面的雨布那么厚,应该没有问题,只可惜我们没有机会去取下它。”

    “唉,我好想念那片白桦林,想念岸边婀娜多姿的垂柳,想念那片美丽的花园,想念那条翠绿幽静的林荫道。”

    “还有那条清澈见底,水波瀲滟的东桥河。”

    “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去那条林荫道上走一走。”

    “如果带上乔丽和你的儿子,我们就有机会去那里回味一下年少时的感觉,否则我跟你两人,恐怕已经没有机会了。”

    “唉,乔丽的心早就留在英国了,她有可能早就忘了那条河,忘了那片白桦林,现在她的心里只有钱。”提到乔丽,司徒明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看着满脸愁容的司徒明,李晓月的心情也很沉重,十五年的别离,无情的岁月已经在他们中间抹上了一层厚实的陌生感,不过记忆中的那段青涩的感情,还是那么真切地藏在他们的内心深处,还有那只挂在东桥河畔白桦树下的同心结,它清晰地见证了他们少年时代那段纯真的感情,遗憾的是,过往的一切都回不去了,他们只能在回忆中伤感地品味曾经的美好岁月。

    坐在月色如银,灯火通明的江畔,吹着和煦的春风,李晓月和司徒明尽情地聊着十五年来各自的工作和生活,随着话题的深入,记忆中那段尘封已久的,少年时代的往事,再次在他们的脑海里一点点地浮现出来,他们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了在他们的最好年龄阶段,给他们留下了最美回忆的高中校园里。

    二十年前,他们都在K县K镇第一高中读书,在那里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三年高中生活。

    这是一所有近百年历史的中学,校舍是八十年代重新修建的,外观看起来有点陈旧,校园面积共有一万多平方米左右,里面有三栋四层高的老旧教学楼,四排低矮的民房结构的学生宿舍,以及两排两层的平房,是学校的教师和职工宿舍。

    那个年代农村人的生活条件普遍都不好,尽管这所高中是K县的重点高中,但是里面的配置设施并不是很齐全,好在学校的学习氛围很浓厚,每年的升学率相当高,因此学校在K县,乃至全省都享有很大的名气。

    当地有一种说法:只要考上了K县第一高中的学生,他们离大学的门就只差那么一小步了,能够考上这所高中的学生都是佼佼者。

    学校位于K县的郊区,附近有一条宽约十米,长度未知的河流,当地人称之为:东桥河。

    东桥河的水一年四季清澈甘甜,鱼虾丰足,当地村民在沿河两岸开垦了不少荒地,种了很多树木和花园,如:垂柳,白桦树,水仙,月季,石榴,翠竹,等,这也是村民们在种田之外的副业收入。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东桥河两岸村民的生活自然离不开它,这条河一年四季流水潺潺,除了给村民们创造了花红柳绿的优美环境外,还给他们的生活用水和农田灌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因此东桥河也被当地人称之为生命之源。

    在东桥河两岸那片浓郁翠绿的树林中,最美的肯定要数那片白桦林了:高条的躯干,秀美挺拔,丰富的叶片,微风轻轻吹过,片片叶子欢快地舞动着,妩媚动人,妖娆多姿。

    无论在哪个季节,白桦树总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它既不像苍松那样喜欢站在山头炫耀,也不像垂柳那样,娇羞地依偎在湖畔摆首弄情,它总是身着素装,静静地站在那里,宛如纯洁秀美的少女般冰清玉洁,清纯可人。

    深秋,是白桦树最妖娆动人的日子,它的叶子由绿变黄、变红,赤金一样挂在枝头,它的树干洁白光亮,挺中显秀,光彩照人。到了冬天,河畔两岸白雪皑皑,挺拔笔直的树干巍峨雄伟,枝丫上挂满了毛绒绒的雪花,在冬日的阳光照耀下,散发出银色的光芒,有的白桦树盘根错节,有的树上暴起粗砺的桦皮,有的腹部露出长长的疤痕,可依旧棵棵向上,笑傲寒冬。

    东桥河畔幽静的林荫道,秀美挺拔的白桦林,婀娜多姿的河畔垂柳,千娇百媚的花园,青的树,绿的草,红的花,动的水,一年四季水波潋滟,春夏时节青翠娇美,绿肥红瘦,秋天的时候,金色的叶子翩翩起舞,从树上片片落下,有的落在地上,脚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响声,有的叶子落到了水面上,随着流水缓缓而去,年复一年,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东桥河畔那片五彩缤纷的梦幻花园,是司徒明和李晓月等人记忆中最美丽的林带,那里承载了他们人生中最难忘的纯真岁月,他们在河畔度过了黄金般灿烂的三年,那里编织了他们青春时代最美丽的花环,他们也享受到了那个年代特有的甜蜜生活。

    当时全校共有学生三千多人,教职工有两百多人,属于K县的公办高中,生源采用全县择优录取的原则,就读的学生大部分是来自K镇几所初中的尖子生,有的是县城一些商品粮户口人家的孩子,这些学生的家庭大多非富即贵,他们的生活条件都相当优越。

    尽管在很多方面有“人分三六九”的说法,但是在那所重点高中读书的学生并非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们都是凭能力考上这所重点高中,大部分学生来自贫困的农村家庭。

    高三(六)班的教室位于教学楼三楼最右边的一间,李晓月,司徒明和后来成为他妻子的乔丽三人,就是当年高三(六)班的同班同学。

    那时候他们高中阶段的主要科目是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每科成绩总分150分,高考分文理科,他们就读的是文科班 ,班主任是英语老师陈志高,时年五十多岁,是一位德高望重,和蔼善良的长者。

    陈老师是七十年代末期的大学生,由于那个年代无法避免的原因,他们错过了宝贵的读书机会,后来得益于政策的关照,他幸运地重返校园读书,毕业后进入K县一中当上了英语老师。

    他格外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他在教学工作上兢兢业业,倾尽毕生心血培养了大量品学兼优的学生,他在K县,乃至省城享有相当高的声望。

    陈老师经常在课堂上教导学生们:“你们有这么好的读书环境,一定要珍惜这个好机会,你们大部分都是来自农村的孩子,农村家庭条件都不好,因此你们一定要格外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大学,唯有读书才能改变你们的命运,读书才是你们摆脱贫困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