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那时正年少

    更新时间:2016-12-12 09:12:23本章字数:3144字

    陈老师的辛苦载培,让学生们深受感动,因此他们学习都格外用功,指望能在高考这个重要的关口,用最好的成绩来回报老师的厚爱,也期待以此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年司徒明是三(六)班的班长,高中时期的他长得高高瘦瘦的,他的五官不算特别帅气,不过模样还算端正,青涩消瘦的脸上,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这副文人的标配,使得他看起来总是文质彬彬的。

    他当了三年的班长,极大地锻炼了他的组织和交际能力,加上他的学习成绩优秀,陈老师对他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格外喜欢,另外他的性格开朗随和,跟谁都聊得来,因此同学们都喜欢和他交往,不管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他们对他的印象都很好,他在学校享有很高的声望。

    司徒明的各科成绩中,要算英语的成绩尤为突出,高中毕业前夕,他的口语已经讲得十分流利,在那个年代,大部分学生都是学习“哑巴英语”,平时仅靠听磁带学习听力和口语,凭着他的聪明好学,他早早地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除了学科成绩和个人能力非常突出之外,司徒明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优点,那就是他的文笔相当不错,课余时间他喜欢看书,写文章,写小诗,高中三年他写了不少抒情诗发表在各类刊物上。

    学校很早就成立了一个文学社团,叫做江畔文学社,从高一开始,司徒明就是文学社的成员,他在校园的社刊上发表过很多小诗,他的诗读起来富有情感,很有韵味,在学校深受欢迎,特别是受女同学的追捧。

    司徒明每天早上都要去河畔读书,对着清清的流水,郁葱挺拔的白桦林,千娇百媚的花园,他的灵感大发,写的诗大部分都和江畔,绿树,红花有关,如:

    “我愿做岸边的一棵白桦树,为你遮挡风雨,你累的时候我让你依靠,你冷的时候我给你温暖,你开心的时候,我陪你欢笑,我们一起欣赏水波潋滟,一起共迎日升月落,守望着四季更替,成熟着苍海桑田。”

    “婀娜多姿的垂柳,是你温柔低眉的娇羞,微风吹起,你轻曼的舞姿撩动了我多情的心扉,我能做你的舞伴吗?”

    “潺潺的流水,飘落的叶子,传递着我对你的思念,漫步河畔,我的心情无比欢畅,娇艳的花朵,争相开在我的心上,片片花瓣,热情地激荡着我暖暖的心房。 ”

    浪漫的文人气质,使得司徒明从小就养成了温和细腻,优柔寡断的性格,他为人讲义气,比较重感情,在同学们中有着不错的口碑。

    除了自身多才多艺,性格随和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使得他在学校里一直是个“众星捧月”般的人物,这也是最直接,最为现实的原因,他是那个年代县城里的富二代,他享有许多农村同学可望不可及的优越生活。

    他的父母是K县某单位的机关干部,他们全家都住在机关宿舍的大楼里,家里的生活条件相当优越。

    他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就是前文提到的司徒燕,她比司徒明大五岁,早年考上了H市的一所大学,其时正在读研究生,据说她还想读博士生,毕业后打算留在H市工作。

    在那个年代的县城里,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条件,在农村人眼里完全可 以称得上是可望不可及的“有钱人”的家庭了。

    那时的大学生毕业后,国家都会包分配工作,不管是农村还是城里的孩子,不管家里有钱还是没钱,只要考上了大学,他们就会有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铁饭碗,因而大学生的身份都相当尊贵,只要家里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就会被人看作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农村人家里很穷,他们连平时的生活都无着落,也要节衣缩食送儿女读书,说白了,他们就是指望儿女能考上大学,指望他们帮助全家改善贫穷的生活,那个时候没有外出打工的机会,也没有做副业的途径,考大学也就成了农村孩子跳出农门的唯一机会,也是他们摆脱贫穷的最有效途径。

    因此,只要稍微有点经济能力的父母,他们都会送儿女读书,除了指望儿女考上大学,给家庭带来光宗耀祖的荣耀外,指望儿女毕业后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是他们的最大动力。父母没有能力摆脱农村的贫困生活,他们只有将希望寄托在儿女身上。

    相对于司徒明优越的家庭条件,李晓月的家境就差多了,她出生在普通的农家,住在远离县城的乡村里,她的家里只有三间瓦房,一年四季行走泥巴路,穿梭稻田间,玩耍旱地旁,她的父母一年到头总在为生计担扰发愁。

    李晓月的大姐和二姐小学还没有毕业,迫于生计,她们早早地步入社会打零工,她最小的妹妹还在上初中,她深知父母的不易,因而学习格外用功,她指望能考上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帮助家人改善经济条件。

    她的父亲买了一辆农用拖拉机,在农闲之余,他就去帮助附近的邻里乡亲们拉泥土,砖块,赚点零用钱贴补家用。

    学生时代的李晓月长得高挑苗条,俊俏的瓜子脸上皮肤白里透红,两汪清水般的凤眼清灵秀气,有一种说不出的明澈,她白嫩而红润的脸蛋上,有一个挺直而秀美的鼻子,两片薄而灵巧的嘴唇边总是露出浅浅的微笑。

    她是土生土长的农家妹子,不过她生就一副天生丽质的容貌,她的身上有一种天使般清纯可人的气质,犹似一朵出水荷花般冰清玉洁,她的美让女生羡慕之余难免心生妒忌,有些女同学经常在背后议论:“李晓月到底吃什么长大的,一个农村妹子却有那么好看的皮肤。”

    “她家几姐妹都长得很漂亮。”

    “是啊,她们经常下田干农活的,怎么就晒不黑呢?”

    “看她长得那副狐媚妖眼的模样 长大后肯定会吃男人的亏,社会上有些男人专挑漂亮的女生来祸害,哈哈哈……”

    “你们别乱说,好不好?李晓月的性格那么温顺,她不是乱来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来害她?”

    “这也不一定啊,有些男人就像偷腥的猫一样,你不去找他,他们来找你啊?所以说啊,漂亮的女人不安全,还是像我们这样,长得一副大众化的脸,走到哪里都安全。”

    “你这是自我安慰, 还是妒忌她呢?李晓月一向安分守己的,凭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惹上那样的男人呢?不要乱说,当心传到她的耳朵里去不好。”

    “那也不一定,李晓月现在是家里穷,所以她不得不忍着性子,如果她考上了大学就难说了,人都会变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她的表面,她平时老不说话,谁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我们同学三年了,我觉得李晓月不是那样的人。”

    “唉,她的命真好啊,人长得漂亮,成绩又好,看陈老师多重视她。”

    “是啊,男生就是司徒明,女生就是李晓月,这两人差不多被陈老师看成了心肝宝贝似的。”

    “他们成绩那么好,肯定能考上大学,陈老师当然重视了。”

    “我不觉得李晓月的命好,凭她家里那么穷酸样,即使考上了大学,她未必有钱去读书。”

    “呵呵,那就看她的造化了,说不定她能交上好运,有人帮她呢。”

    “那也是,长得漂亮的女孩机会总比普通的女孩要多,这就是她先天性的本钱。”

    “你们别酸溜溜的乱说,好不好?其实李晓月这人还是蛮不错的,她长得漂亮是她的资本,她的成绩好是她的本事,你们要起赶上她就多努力呗,干嘛要在背后嚼舌头根子,这样咒她,就能让她变丑吗?还是能让她的成绩下降?你们不就是像在背后损她,来换取你们的心里平衡吗?”

    说这句话的女同学叫吴玉梅,她和李晓月的关系最好,不时只要有人在背后说李晓月的坏话,她就会毫不留情地出面制止。

    李晓月也很感激吴玉梅对她的关爱和保护,她们从少女时代结下的深厚友谊,一直到分隔两地多年,她们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李晓月知道那些女同学是出于妒忌,总在背后对她议论纷纷的,她并没有理会她们的闲话,就如同吴玉梅说的那样,她的相貌是天生的,她的家里穷也是客观事实,她的成绩好是她的真本事,她无力改变现状,那些人的嘴巴长在他们的头上,他们想怎么议论那也是她们的自由,她无法堵住她们的嘴巴,就只有将精力放在学习上,随她们去胡说八道吧。

    不可否认,读书期间,她的成绩确实不错,经常保持在全班前五名之内,陈老师也很重视她,特地将她和司徒明等几位优秀的同学当作重点生培养,指望他们能考上好大学,给各科老师争光,给三六班赢得荣誉。

    由于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李晓月从小养成了坚强隐忍,沉默寡言的性格,一般情况下,她在公开场合很少说话,也不爱跟别人争论是非,在老师和同学们眼里,她是一个文静,秀气的好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