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少女的心病

    更新时间:2016-12-16 11:17:38本章字数:3164字

    其实司徒明和李晓月私下传递纸条的小动作,以及他们偶尔相互“碰撞”的小眼神,早就被同学们看在眼里,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正是情感萌动的时期,在他们的生活中,感情是必不可少,也是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

    眼看班上的一对才子佳人正在上演着朦胧的初恋,他们私底下便悄悄地议论起来:

    “司徒明是不是喜欢上李晓月了?难得啊,好久没有这么精彩的爱情故事了。 ”

    “我也觉得他们两人最近的动作有点不太正常,看他们说话的表情和眼神总觉得怪怪的。”

    “是啊,有点眉目传情的感觉,李晓月在别人面前那么冷漠,可是每次看司徒明,总有点含情脉脉的味道。”

    “那不挺好的嘛,李晓月长得漂亮,成绩又好,司徒明也很有才华,他们都是陈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才子配佳人,多好的一对。”

    “他们是我们班上最有名的才子佳人,如果都能考上大学的话,可能还有希望谈成功。”

    “我觉得他们谈不成的,因为他们的家庭条件相差太多,司徒明的家在县城,听说他家很有钱的,李晓月的家在农村,家里那么穷,司徒明的父母能看得上她吗?”

    “是哦,有钱人都嫌贫爱富的,龙配龙,凤配凤,农村的女孩就只配嫁给农村人,别指望能够嫁给有钱有势的家庭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是,司徒明的父母都是机关干部,就凭他们那样的家庭地位,不用说他们肯定看不上李晓月,两个家庭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那也说不定,他们的成绩都那么好,如果李晓月也考上了大学,她的身份不就和司徒明一样了吗?”

    “怎么会一样呢?即使李晓月考上了大学,也只是她一个人离开了农村,她家的多亲戚身份也改变不了,司徒明的父母和姐姐照样会嫌弃他们,谁不知道那些穷亲戚就是填不满的无底洞,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商品粮家庭的男生会跟农村的女孩谈恋爱?这年头县城的户口多吃香啊,司徒明的性格那么柔弱,他肯定跨不过世俗的偏见,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有钱人和我们农村人如同生活在两个世界,依我看哪, 他们的关系悬得很。”

    “自古以来不就是这样说的吗?婚姻必须讲究门当户对,这话其实挺有道理的。”

    “司徒明的父母和姐姐以前来过学校好几次,从他们说话的动作和打扮上就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很势利的人,他们绝对看不上李晓月。”

    “司徒明可能就觉得李晓月长得漂亮,成绩好,所以单纯地喜欢她,真正到了结婚的时候他就会明白,他和李晓月之间不知道相隔了多少条大街。”

    “唉,命不由人啊,就算李晓月的成绩再好,长得如何漂亮又能怎样,她又改变不了她的出生,生长的环境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这句话真不是盖的。”

    “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他们这个时候谈恋爱就不怕受到影响吗?”

    “他们的成绩那么好,该学习的都学得差不多了,现在主要是复习,他们也不在乎这三个月的时间。”

    “高中谈的恋爱都不靠谱,即使他们考上了大学,也不见得会考到同一所大学,如果这样的话,到时还是会分手,更何况,到了大学认识的人多了,高中的感情也就会不了了之,所以现在谈论穷富也没有多大意义。”

    “哎,祈祷他们能成功吧,因为他们确实太般配了。”

    “如果司徒明真心喜欢李晓月,也许他的父母会接受她。”

    “那不一定,就凭他们那样的家庭背景,在婚姻问题上,肯定不会由着司徒明自作主张,他肯定要顾及他父母的面子,婚姻可不是一个人的事,他做不了主的。”

    “是的,乔丽说司徒明很听他父母的话,在他家里,他的父亲说话有绝对的权威。”

    “还有,他的姐姐司徒燕个性也很强的,乔丽跟他家离得近,对他们家的情况都很了解。”

    “校园恋爱很少有成功的,他们这样的关系,顶多只能当作高中校园的一段美好回忆,成功的机率不大,因为他们中间的障碍太多了。”

    同学们在背后的议论,司徒明和李晓月早就了然于心,不过他们并没有停止那些甜蜜的“小动作”,司徒明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李晓月递小纸条,时不时给她送上贴心的精神安慰。

    对于司徒明用传递小纸条的方式送来的关爱,李晓月深受感动,也进一步加深了她对他的好感。

    从个人角度来讲,她确实喜欢司徒明,她甚至渴望他们能考上同一所大学,这样他们就可以将这段纯真的初恋持续到大学校园去,她还可以继续享受着爱情的甜蜜。

    不过正如同学们猜测的那样,她在享受着司徒明关爱的同时,内心深处还是有很大的顾虑。

    相比司徒明优越的家境,她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卑,因为他们的家境环境相差太大了,她既渴望能和司徒明携手并进,但是又害怕被他的父母和姐姐嫌弃。

    司徒明的父母和姐姐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李晓月心里很清楚,他们肯定看不上她,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有钱人的家庭绝对不会用一种平常的心态接受一个穷人家的女儿做媳妇,但是她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爱司徒明。

    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对于司徒明用小纸条传递过来的款款情意,她在感动的同时,其实心里很纠结,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层关系。

    司徒明从小在优越的家境中长大,他哪里能体会得到,处于青春妙龄的李晓月何尝不希望每天都过得无忧无虑的,尽情地享受着青春时代的美好。然而,她出生的环境注定她无法像同龄的同学那样过得那么轻松自在。

    她家世代务农,经济状况相当差,她的父母生有四个女儿,没有男孩,她在家里排行老三。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家庭在农村就是俗称的没有“后代”,她的父母注定要被人看不起,他们长期生活在别人的鄙视 和白眼中,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她们姐妹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他们家的亲戚和邻居经常欺负她们四姐妹。

    每逢农忙季节,如果她的父母因为农田放水的问题,跟别人发生争执时,那些人便在她的父母面前冷嘲热讽:

    “你们家那么早急着插秧干嘛呢?种这么多的田也是帮别人种的,没有儿子,瞎忙活什么呢?”

    “生的一堆赔钱货,还这么卖命地赚钱,真是好笑,如果我是你们,还不如去打打麻将,晒晒太阳,过一天算一天吧。”

    “就算你的三女儿考上了大学,以后也是帮别人赚钱,你们还能指望靠她养老吗?女儿终究别人家的,别那么死心眼送她读书了。”

    “你家几个女儿都长得不错哟,还不如早点让她们出去打工赚点钱,过几年找个男朋友嫁了吧,还读什么书呢?别浪费钱了。”

    “家里有儿子才活着才有动力,没有儿子就绝后了,种点口粮田算了吧,不用瞎忙活了,你们就让别人先放水插秧吧。”

    对于传统观念浓厚的李晓月父母来说,没有生出儿子本就是他们的心病,他们总觉得低人一等,每次听到别人的冷嘲热讽,他们更加没有底气跟那些人争吵,只能回到家里垂泪叹气,暗自伤心。

    在农村人的心目中,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她的父母自然也不能免俗。

    为了堵住好事之徒的嘴巴,她的母亲总是鼓励女儿:“老三,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给父母脸上争光,让那些看不起我们家的人看看,我的女儿就是好样的,一点也不比他们的儿子差。”

    “只要你考上了大学,他们保证会对我们家另眼相看,大学生可是了不得的人,以后我和你爸也可以扬眉吐气了。

    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李晓月,从小受尽了白眼,她亲眼目睹了父母所受的怨气和遭受的欺凌,也养成了她多愁善感,沉默寡言的性格。

    为了改变全家人的命运,她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大学给家人争光,也可以让父母也可以在村里人面前扬眉吐气。读书期间,她确实很争气,从小学到高中,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为此父母深感欣慰。

    自从上次在河畔跟司徒明有过近距离的倾心交流后,她对他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的依恋感,他送给她的那些爱意满满的小纸条,让她倍感温暖。

    只是考虑到双方家境悬殊太大,她的心里还是不踏实,尽管她的成绩很好,有希望可以考上大学,而且在同龄女孩中,她的长相也算出众,她的性格也很传统本份,可以说,仅凭她的个人条件,应该能达到司徒明的家人对于未来媳妇的要求,可是她出生的环境,就是他们之间的巨大障碍,那条深深的鸿沟,不是那么轻松就能跨越过去的。

    为了缩小和司徒明的差距,李晓月只有拼命地学习,她迫切希望能考上好大学,这样她和司徒明之间的障碍就会减少很多,在高考前的那几个月里,她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对于别人的议论她一概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