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希望你过得快乐

    更新时间:2016-12-20 12:30:12本章字数:3293字

    “如果你不出去打工,二姐夫他会同意吗?”李晓月担心地问道,二姐是有家庭的人,如果她帮娘家太多了,婆家难免会有意见,何况她的丈夫家里经济状况也不好,她也不能给娘家提供太多的帮助。

    “没事,他会同意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反正我的孩子也需要有人照顾。”二姐连忙安慰三妹,其实丈夫会不会有意见,她的心里也没有底,不管怎样,娘家突然遭难,她总不能放手不管吧。

    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母亲听了几个女儿的提议,她在为女儿们的懂事感到欣慰之余,心里难免感到愧疚,她总觉得对不起几个女儿。

    如果家里经济状况好的话,她们就不用受这些折磨了,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高高兴兴地上学,打工,一家人过得快快乐乐的,可是她的家里一年到头穷得揭不开锅,如今丈夫又突遭横祸,老人家忍不住再次伤心痛哭:“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不开眼呢?为什么要让娃她爸走得这么急啊?我们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呢,为什么要这样坑我的几个女儿呢?”

    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让几个女儿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许久,大姐强忍悲痛,擦了擦眼泪,上前劝说母亲:“妈,你不要太难过了,父亲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有面对现实,不管家里有多困难,我们也要想办法让老三完成学业,我和老二读的书少,这些年我们在外打工只能干一些苦力活,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多少钱,老三的成绩好,如果她考上了大学,那将是我们全家人的荣耀,以后别人就不会总是欺负我们家没有男孩子了,父亲已经走了,但是我们四姐妹还在,我们一定要将这个家撑起来,这样才能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二姐也上前安慰母亲:“老三上大学的钱我们再想办法,您就不用担心了,专心养好身体就行。”

    年迈的母亲无计可施,只得同意几个女儿的提议:“我的身体不好,我没有能力帮助你们,辛苦你们姐几个了,让你们跟着我受苦,我的心里有愧啊。”

    “妈,别这样,是我拖累了你们。”李晓月忍不住扑在母亲怀里大哭起来。

    二姐上前扶起三妹,安慰道:“好了,别难过了,你回学校去好好复习,家里的事有我呢,你不要有思想包袱,全力准备高考吧。”

    李晓月强忍悲痛,擦干眼泪,对母亲和姐妹们说道:“嗯,我知道,谢谢大姐,二姐,我一定会好好复习,争取考个好大学,妈妈和小妹就麻烦你了,等我上大学后,小妹的学费我来承担。”

    大姐替三妹擦了擦眼泪,说道:“小妹还在上初三,她现在的学费由我们负责就行,等你大学毕业后,有经济能力再供她上大学也不迟。”

    “嗯,好的,只要我能考上大学,母亲的生活费,小妹的学费我一定会负责到底,大姐,二姐,辛苦你们了。”

    三天后,李晓月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就匆忙赶回学校复习,她暗暗地给自己鼓劲,一定要考上大学给父母争光,也让姐妹几个早日摆脱贫穷的命运。

    听说李晓月家里突遭劫难,司徒明感到痛心不已,她回家料理父亲后事的那几天,他每天都心神不宁的,总担心她在家里受苦受气,或者想不开不来学校了。

    就在他揪心的思念和等待中,三天后,李晓月神情哀伤地返回学校上课。

    看着她消瘦的面孔,以及落寞的神情,司徒明心痛不已,他想去安慰她,但是又觉得直接找她不太妥,于是在当天晚上下自习课后,他买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并写了一封信,委托跟李晓月关系最要好的女同学吴玉梅送到李晓月的宿舍。

    “吴玉梅,麻烦你将这些水果和补品送给李晓月吧,补品包装盒里有一封信,你帮我亲手交给她,不要让别人看到了。”

    “司徒明,难得你这么有心关心她,你干嘛不自己送过去?”

    “吴玉梅,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我怎么敢去女生宿舍呢?现在快毕业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新闻来。”

    “那好吧,我帮你带给她,还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吗?”

    “我要说的话都在那封信上。”

    “好的,我知道了。”

    “谢谢你。”

    “不客气。”

    当吴玉梅拎着司徒明买的礼物回到宿舍时,李晓月坐在桌子旁看书。

    这次家遭横祸,给李晓月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她手上拿着书,心里想得最多的却是家里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那个风雨飘摇的家让她心神不宁,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看书。

    吴玉梅将两袋礼物放到李晓月的旁边:“晓月,在看书哪!”

    “嗯,你买了这么多吃的?”李晓月坐起身给吴玉梅让了一点位置。

    “不是我买的。”

    “谁买的?”

    “你猜。”吴玉梅故作神秘地说道。

    “我猜不到。”

    “别人买给你的,让我捎过来。”

    “买给我的?是谁啊?”李晓月好奇地问道。

    “你说呢?我们班上还有谁这么有钱,而且对你这么关心的?”

    看着吴玉梅脸上神秘的笑容,李晓月不禁心头一暖,家里最有钱,而且最关心她,除了司徒明还有谁呢?

    “哦?司徒明吗?”李晓月猜想肯定是他,那时的学生都很穷,关心她的同学中,只有他的身上有零花钱买那么多的水果和营养品。

    “呵呵,看来你们真是心有灵犀啊 ,一猜就准,快打开看看吧,他说在补品盒里放了一封信,看他写的是什么?”

    “哦,我看看。”李晓月强装欢笑拆开了包装盒。

    这是一盒学生喝的蜂王浆,在那个年代算是比较高档的营养品,包装盒里果真放了一封信。

    李晓月捧着那封信,激动得双手有点擅抖,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她最痛苦,最难熬之时,司徒明居然敢顶着别人说三道四的压力,给她买礼物,还写信安慰她,这份关怀让她备感温暖,她忍不住抱着水果和蜂王浆哭了起来。

    “哎,晓月,别哭了,有人关心你是好事啊!”

    “真是难为他了,居然这么有心来安慰我。”

    “别想那么多了,快看看他在信上写了什么?”

    李晓月拆开信,只见上面写道:

    李晓月:

    得知你家里突遭不幸,我感到很难过,但我只是一个学生,我无力给你提供更多的帮助,我希望你能想开点,早点振作起来,我们马上就要高考了,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你的学习,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要尽快调整好心情,集中精力好好复习,争取考上大学,这样就可以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痛苦,有些事情如果觉得无处诉说,你就跟我说吧,就像上次我们在河畔聊天时我许诺的那样,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听众,不管你说什么话我都爱听,我愿意帮你承担忧愁,也愿意和你分享欢乐,只愿你过得开心,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幸福,我永远跟你齐肩并进。

    司徒明即日 

    看完司徒明这封情真意切的信,李晓月忍不住再次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别哭了,晓月,他关心你是好事啊,你要看开点,专心准备高考吧。”

    “玉梅,我是太感动了,你想想看,他的条件那么好,他怎么就看得上我呢?”

    “你的条件也不错啊,无非就是家境比不上他而已。”

    “唉,我担心的还不就是这个,我们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他的家庭条件那么好,他的父母和姐姐又是那么高傲的人,不用说他们肯定看不上我,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知不可为的事情我却无法抽身出来。”

    “晓月,别想那么多了,你的成绩那么好,只要考上了大学,你和他之间就没有障碍了,你现在只有放下思想包袱,全力准备高考,考上一所好大学才能给你们的爱情扫除障碍。”

    “唉,我也是这样想的。” 李晓月若有所思地答道。

    “嗯,好啦,看会儿书早点休息吧,做个好梦。”吴玉梅轻轻地拍了拍李晓月的肩膀便睡觉去了。

    李晓月捧着司徒明写的那封信,靠在桌子旁默默地想了很久,自从他们当初在河畔有过一次近距离的交谈后,他就不断地给她写小纸条开导她,那几个月里,他给予的温暖给了她极大的安慰,也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她对他的依恋感也越来越强烈。

    然而,悬殊的家境是摆在他们眼前的事实,李晓月要想跨过这道门槛并非易事,如今她的家里又突遭横祸,让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愈发沉重。她心里很清楚,唯有她考上大学才可以缩小她和司徒明的差距,只是不知道这个愿意能否实现?

    对于此时的她来说,高考很重要,但是在她的心里,司徒明也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她实在舍不得放弃和他的这段纯真的恋情。很显然,要想被他的父母接受和认可,她就必须想办法缩小他们之间的差距,她无力改变出身,唯一能做的就是要考上大学,也许大学生的身份能够改变司徒明父母对她的看法。

    经济上的压力,以及对感情上的担忧,让李晓月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可想而知,在这种状态下,她的高考成绩能不受到影响吗?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心里承受能力毕竟有限,幸好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司徒明一直在默默地关心她,从他的身上,她感受到了来自亲人般的关怀,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她度过了高考前那段灰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