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初恋同心结

    更新时间:2016-12-26 06:11:06本章字数:3009字

    司徒明一而再,再而三掏心窝般的承诺,让李晓月的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宽慰,不过还有一件事她的心里无法释怀:“那乔丽呢?她不是一直很喜欢你吗?而且她早就说过,你们两家是世交,你的父母已经认定了她和你的关系,你们走到一起只是时间的问题,她还说只要你们都考上了大学,你们就可以确立关系。”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司徒明立即脸色大变,看得出在他的心中,乔丽就是一道无法避开的坎。

    稍作犹豫后,他松开李晓月的手,将身体缓缓地靠在椅背上,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得不错,我的父母确实很喜欢她,我们两家的交情也很深,可是在我的心里,我一直将她当作妹妹看待,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跟她发展成为恋爱关系。”

    “可是在她的心中,她并没有将你当作哥哥看待?她一直认为你就是她未来的男朋友,班上很多同学都知道你们的关系。”

    “我知道,但是我并没有认可这件事,乔丽现在还小,等她年纪大一点就会明白,感情的事勉强不得,我和她从小就认识,我们之间太熟了,是不可能的发展成为恋人的,我以前也跟她讲过这些,可是她就是不听。”

    “如果她这辈子就认定了你呢?”

    “唉,我们不谈她了吧,后面的事情交给时间处理,我会让你明白,我心里的位置只给你留着。”

    “我是怕你为难,因为你的父母认可她。”

    “不聊这个话题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吧。”

    “什么东西?”

    “我拿给你看。”

    司徒明从身后拿过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只用红布条编好的同心结,对李晓月说道:“这是我在课余时间编好的同心结,愿它能像征我们两人的爱情,好看吗?”

    “太好看了,好精致!”李晓月惊喜地说道。

    “今晚我们将它挂在白桦林里,等我们的感情瓜落蒂熟的那一天,我们再回来取下它,好不好?”

    这只大红色的同心结是用一根红布条编好,很别致也很美观,李晓月拿在手上看得爱不释手,当然她更在乎的是这只同心结象征的意义。

    司徒明一个大男生,居然如此心灵手巧,编出了这么别致的同心结?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看得出他也花了不少心思,据此也可以看出他对李晓月确实动了真感情。

    李晓月将同心结捧在手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欣喜地说道:“司徒明,你真有心,太漂亮了,我好喜欢它,谢谢你哦!”

    “呵呵,我是特地为你而编的,只要你高兴就好。”司徒明笑呵呵地说道。

    “司徒明,这个礼物太有纪念意义了。”李晓月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

    “走吧,我们找一棵树将它挂上去,让它的意义更加深远。”说完,他便拉着李晓月的手,顺着路灯昏暗的光,向白桦林里面走去。

    “白桦林里经常有人散步,万一被人拿走了怎么办呢?”

    “没事的,我早就准备好了,保证除了你和我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三人知道这只同心结的存在。”司徒明信心满怀地说道。

    他就着昏暗的灯光数了数,沿着白桦林走到中间的一棵树旁停下,从背包里拿出一小块雨布,用它将同心结牢牢地包了起来,然后用一根结实的麻绳将它绑在树杆上。

    “这片树林这么茂密,很少会有人到里面来,这样包着就不用担心风吹雨淋,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们一起回来取下它,让它作为我们爱情最有力的见证,好不好?”

    “这片树林里有这么多的树,你怎么记得住挂在哪棵树上呢?”

    “几天前我就进来数过了,这棵树是从入口处数第九排第的九棵树,愿它像征着我们的爱情要天长地久,只要这片白桦林还在,就不用担心有人来砍这棵树。”

    “这片白桦林是附近村子的人种的,应该不会有人砍,真是难为你了,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在我身上。”李晓月含情脉脉地看着司徒明,心里就像吃了蜜般甜丝丝的。

    “我还有更有心的呢,你过来看吧。”司徒明说完,便从包里取出一把小刀快速在树上刻下了“明月”二字,说道:“你放心吧,这个记号只有你知,我知,让这只同心结亲眼见证我们的明月恋歌如何奏响。”

    “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有你这份心意我就知足了,我会牢牢记住你对我的这份真情。”李晓月忍不住掉下了激动的热泪。

    司徒明用手轻轻地替李晓月擦去眼角边的泪水,说道:“咱们来写首诗做个纪念吧。”

    “好啊, 你起头两句,我来接下两句。”

    “嗯,等着啊。”司徒明稍微想了想,念道:“清凉河畔寂静夜,蛙鸣虫跃不停歇。”

    李晓月稍加思索,接着念道:“明月能否谱恋歌,叩问树上同心结。”

    “你放心,这首恋歌一定会奏响的。”司徒明再次激动地将李晓月揽入怀中:“我对天发誓,我绝不会食言。”

    “嗯,我相信你。”

    “来,我们一起来祈祷吧,愿我们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们的爱情能日早开花结果。”司徒明信心满怀地说道。

    “好的,我们一起等着好消息吧。”李晓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司徒明的良苦用心,让她彻底放下顾虑,当他再次伸出双臂拥抱她时,她没有退缩,而是顺从地靠入他的怀中,放松身心地享受他给予的关爱和安全感。

    尽管她不确定这个怀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拥抱她,她还能不能从他的怀抱中获得安全感,她无法预料,也不敢去想,

    如今她只想拥有眼前的甜蜜就好,哪怕只有这一次她也知足了。

    他们在河畔一直聊到晚上十点多钟,宿管员快要关灯时,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宿舍。

    在送李晓月返回宿舍的路上,司徒明再三叮嘱:“回家后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写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可以跟我讲,记住我会永远是你身旁的一棵大树。”

    “嗯,我会的。”李晓月挽着他的胳膊,久久不愿意松开。

    第二天上午,收拾好行李后,李晓月和同学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校园,三年的高中生活,是他们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岁月,从今往后,他们将不得不奔向新的未知旅程,下次相会在何时何地?谁也无法说清。

    高考分数要在二十天后才揭晓,在等待分数揭晓的那几天里,李晓月每天跟着母亲和小妹一起下田干活,插秧,除草,浇水,每天累得腰酸背疼的,白嫩的皮肤也晒黑了不少。

    她的母亲总是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种田很辛苦的,你哪里吃得消呢?只要考上了大学,你就可以去城里上班,到时候我和小妹就指望你了。”

    “你的大姐,二姐读的书不多,她们的家庭条件都不好,我们不能拖累她们。”

    “如果你考上了大学,我们全家的生活就有指望了。”

    李晓月理解母亲的心情,她也希望自己能考上好大学,这样就可以让母亲和小妹过上好日子,因为她太需要钱了。

    二十天后,李晓月和同学们一道前去学校查看分数,按照规定,只要分数上线了,他们就要在老师的指导下填报志愿。

    也许是精神压力太大的缘故,李晓月不幸如预料之中那样,高考发挥失常,她的分数只上了三本大学。

    司徒明则如愿考上了一本,只要他填报H市的H大学,他就可以前去就读,那也是他的父母和姐姐多年来的心愿。

    看完分数后,李晓月的情绪非常失落,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辛苦期盼这么久,等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陈老师也很为她感到惋惜,高中三年,她的成绩一直遥遥领先,这次可能是受家变的影响,她的心情太过于压抑,以致发挥失常。

    看着满脸失落的李晓月,陈老师于心不忍,安慰道:“李晓月,上了三本也不错,你报考的英语专业弹性空间比较大,不管在哪所学校读书都一样的,只要你能考过四级,六级,八级证,听说读写流利,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很有优势,有条件的话,还可以读研究生,博士生,所以你也不要太失望了,只要上了本科线就不错。”

    “嗯,我明白,谢谢陈老师。”李晓月落寞地答道。

    “如果你实在不想去读三本,可以再复读一年怎么样?我去跟校长申请,看能不能帮你减免一部分学费?”

    “不用了,陈老师,我不想复读,上三本也不错的,谢谢您!”

    “嗯,你看开点,只要有本科文凭,学好英语,以后很容易找工作的。”

    “我明白,谢谢陈老师。”

    司徒明也察觉出她的情绪很失落,从陈老师的办公室里出来后,他连忙拉着她再次来到白桦林,他们在这里做了最后一次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