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同龄人不同命

    更新时间:2016-12-28 11:50:09本章字数:3064字

    高考就是司徒明等人命运的分水岭,从此以后,考上大学的同学将要去新的学校就读,没有考上的同学要么去复读,要么出去打工,少数在家里种田,总之,以后想见面就难了。

    收到乔丽家举办升学宴的请柬后,同学们都很高兴,这次相聚的机会太难得了,他们表示一定会准时赴约, 因为不久后,他们将天各一方,想组织如此大规模的聚会就不容易了。

    酒宴上,同学们也是各怀心思,表情不一。

    考上大学的同学,差不多都拿到了通知书,他们就等着去学校报到,在那个年代,大学生的身份相当尊贵,只要有了大学生的头衔,他们就会不由自主地觉得高人一等,因而在乔丽的升学宴上,他们的笑容都非常灿烂,他们的心情也发自内心的感到愉悦。

    那些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他们都在纠结着是去复读,还是出去打工,总之,各有各的出路,各有各的想法。

    在乔丽家热闹的升学宴上,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难免会感到落寞,羡慕之余他们更加感慨生活的不公平。

    不过年轻的他们还是比较乐观,此时还无法预见到,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他们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在酒桌上,他们热烈的聊着各自的生活设想,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期待,他们聊得很尽兴,吃得也很满意。

    乔丽的父亲作为家长代表,在酒宴上发言:“各位亲朋好友,各位老师,同学们,很高兴你们能来参加乔丽的升学酒宴,乔丽这次有幸考上了大学,很感谢各科老师的辛苦载培,正因为有你们的悉心教导,乔丽才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作为家长,我在此真诚谢谢各位的光临,谢谢你们几年来对乔丽的照顾和培养,希望她上大学后,好好学习,早日学有所成,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她有出息,我这个父亲脸上也感到很光荣,也祝愿各位亲朋好友家庭幸福,各位老师工作顺利,万事如意,祝愿各位考上大学的同学们前程似锦!今晚大家就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尽兴而归,好不好?”

    “好!”酒宴上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好!谢谢各位!接下来有请我的好朋友,也是乔丽的同学司徒明的父亲司徒先生给大家讲几句,好不好?”乔丽的父亲热情地招乎司徒明的父亲上台讲话。

    “嗯,好,好,谢谢老朋友这么热情的邀请啊,我就讲几句吧。”司徒明的父亲走到前台,接过话筒,说道:“我就作为亲戚代表,讲几句吧,今天能有幸能参加乔丽的升学宴,我感到很高兴,这孩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乖巧懂事,聪明伶俐,她跟家小明一块儿长大的,他们从小一起上学,这次又一起考入了H市的大学,他们真是前世修来的缘份啊,我衷心地希望这两孩子上大学后,好好读书,学有所成,毕业后能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国家建设贡献出一份力量,我作为父亲,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骄傲,过几天我家也要摆酒宴了,我儿子也在H市上大学,到时候请各位都去我家喝酒,好不好?”

    “好,恭喜司徒先生!”两位长辈子热情洋溢的讲话,引起了到场亲朋好友的一阵热烈讨论。

    “这两孩子真有出息。”

    “是啊,一同考上了H市的大学,多好啊!”

    “听说他们的父母早就认可了他们的关系,现在都考上了大学,他们的关系也就确定了。”

    “那还不是,多难得啊,都在H市上大学。”

    “司徒明的大学是一本,乔丽的是三本。” 

    “那也不错啊,男孩比女孩有出息是好事啊,男强女弱,这样的家庭才能够安稳,幸福。”

    “真让人羡慕,他们两家都有钱,可谓门当户对,知根知底,如果他们能结成儿女亲家,那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那当然,婚姻就得讲究门当户对,以后才不会有钱财的纠纷,很多结婚后闹矛盾,离婚的,都是因为钱财引起的。”

    “他们两家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乔丽的父母有钱,她的舅舅在英国做生意,亲戚都是有钱人,他们才不会要司徒家的钱呢。” 

    “司徒明家的条件也很好啊,他自己又有出息,从小成绩就好,这下考上了名牌大学,以后可是一辈子的铁饭碗啊。”

    “好幸福啊!” 

    司徒明听着亲朋好友的议论,他不但 没有感到自豪,相反心里觉得沉甸甸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两边的父母套住了,在他们看来,他和乔丽的关系是板上钉钉的事,他们似乎强行认可了双方儿女的关系,殊不知此时此刻,司徒明的脑海里装的全是李晓月的影子,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感情的事假不了,这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得到,他对乔丽根本就是姐妹般的感情,根本没有恋人之间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可是长辈为什么一定要抱着陈旧的观念来强人所难,逼着他和乔丽相好呢? 

    打扮得漂亮时尚的乔丽满面笑容地站在父亲的身边,热情地招呼客人们,看得出她的心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她期盼许久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接下来就是跟司徒明确定关系了,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人生过得这么顺利,她能不高兴吗?

    同龄不同命,李晓月跟她同年,长得比她漂亮,成绩比她好,性格也比她好,可是乔丽过得这么幸福,她为什么要遭受那么多的波折呢?

    她为什么没有来赴宴呢?她的境况到底怎样了?是乔丽故意不通知她,还是她没有钱送礼,或者是不想看见乔丽不来了呢?

    司徒明一点一点地分析,李晓月为什么没有来赴宴?直想得他头昏脑涨的,当乔丽端着酒杯过来敬酒时,他忍不住问道:“乔丽,李晓月不是在家吗?你干嘛不通知她过来喝酒?”

    “我通知了,她说家里有事,不来了。”乔丽满不在乎地答道。

    “晚上能有什么事呢?吃顿饭又不用花很多时间。”

    “可能是她家里真的有事吧?你也知道,她家里现在孤儿寡母的,怪可怜的,又没有钱,听说她正在为学费发愁呢。”

    “她可以申请助学贷款的。”

    “这个要有关系才能申请得到,她这几天正在到处托人为这事奔波呢。”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司徒明若有所思地答道。

    同学们在酒宴上斛筹交错,天南海北地闲聊着,司徒明却感到一阵莫名的烦恼,李晓月没有来赴宴,让他感到心烦意乱,上次写的信他也没有回,不知道她的近况怎么样?他为她的境遇感到同情,但是迫于家庭的压力,他只能做一个旁观者,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很愧疚,当初他信誓旦旦地许诺,他一定会帮助她,可是她现在落难了,他却无能力,作为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学生,在经济上他帮不了她,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刚才乔丽提到的申请助学贷款,这件事倒提醒了他,别的忙他帮不上,这件事他可以帮忙,因为他有一个表叔就在县民政局上班,只要他帮李晓月开一张家庭状况的证明,她凭着这张证明,就可以去学校办理申请助学贷款的手续了,只要解决了学费的问题,其它生活费的问题,到时他可以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挤出来一部分寄给她,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稍微感到些许的轻松,毕竟他可以帮助她做点事了,这几天她不回信,肯定有她的想法,他肯定不能勉强她,只有先帮她解决好学费问题,早点办理好上大学的手续要紧。

    酒宴快要结束时,司徒明趁乔丽去送别的亲戚了,连忙示意吴玉梅来到酒店大门外,问道:“吴玉梅,李晓月这几天在干嘛?”

    “能干嘛呢?干农活,为了学费发愁呗。”

    “借不到吗?” 

    “她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孤儿寡母的,哪个亲戚会借钱给她呢?”

    “唉,现在的人为什么都这么势利呢?”

    “这个嘛,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我们这些没钱的可深有体会啊,穷在闹市无人问,富有深山有远亲,说的不就是这个理吗?”

    “你的学费都凑齐了吗?”

    “凑齐了,我父母卖稻谷,加上亲戚借的,我的学费都差不多了,李晓月的可还没有影子呢?她两个姐姐条件都不好,她的姐夫不同意借钱给她读书,因为她的母亲也是靠两个姐姐帮衬,小妹的学费也是他们给的,因此,李晓月的学费他们实在无能为力,能给几百块钱做生活费就算不错了。”

    “嗯,好的,我知道了,吴玉梅,谢谢你!回家路上当心点。”

    “好的,有空联系啊!”司徒明和吴玉梅招手话别后,便急匆匆地回去了。

    第二天上午,他没有跟父母打一声招呼,便去了他的表叔家,他的表叔在县民政局上班,可以办理贫困生申请助学贷款的各项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