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暗中相助

    更新时间:2016-12-29 07:28:49本章字数:3048字

    司徒明的表叔看到他,连忙热情地打招呼:“小明,是来送请柬的吗?” 

    “是的,表叔,这个星期五的晚上,我家在县城大酒店举办升学酒宴,到时你和表婶,表弟一起去吧。”

    “好,好,我们一定准时去,你真有出息啊,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

    “谢谢表叔。”

    表叔和表婶忙前忙进地招待司徒明,热情地问这问那,他笑着陪他们客套了几句,他们聊的都是一些有关上大学的事,殊不知司徒明真相想问的是如何开贫困生证明。

    司徒明很感激表叔和表婶的关心,不过他的心里装着李晓月的事,所以根本无法静下心来陪他们闲聊,好几次他想开口问,但是表叔和表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个不停,他根本插不上嘴,只得耐着性子陪他们闲聊。

    其实表叔也看出了他的心里可能有事,便问道:“明儿,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是的,表叔。”司徒明连忙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

    司徒明犹豫了一下,说道:“表叔,前几天是不是有一位来自大沟村的高中毕业生,叫李晓月的女孩过来办理贫困户的证明呢?”

    “李晓月?就是大沟村今年考上大学的那个女孩?”

    “是的,她是我的同学,她的家里比较困难,她考上了大学,但是没有钱交学费,听说她正在办理助学贷款的申请。”

    “是啊,她提交了证明,但是据我们初步调查,她的条件不太符合,首先她不是孤儿,另外她还有两个姐姐在外地打工,她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差,她的申请可能批不下来。”

    “表叔,她的两个姐姐都出嫁了,她们靠打工为生哪来的钱供她读书呢?更何况,她的姐姐也没有义务供她上学,她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家里还有一个小妹正在上初中,表叔,你就帮帮她吧,尽早帮她办好批复手续,马上就要开学了,她办好证明才能去学校申请助学贷款的。”司徒明耐心地向表叔解释道。

    表叔见他满脸急切的神情,便开玩笑地问道: “明儿,你这么关心她,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不是的,表叔,我就是出于同学的关系想帮帮她,不想让她错过上大学的机会。”

    “呵呵,好吧,既然你开口让我帮忙,我就一定会帮到镀,放心吧,明天我让人通知她过来办手续。”

    “太好了,谢谢表叔。”

    “呵呵,明儿,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对她肯定有特殊的好感才这么急着帮她吧?”

    “哈哈,哪有啊,表叔,不是这样子的。”

    “哈哈,年轻人嘛,谈恋爱是正常的,不用紧张,我不会告诉你爸爸的,等她过来,我就给她办理。”

    司徒明见表叔爽快地答应了,心里的石 头终于落地了,不过考虑到表叔和他父母的关系,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担忧:

    “表叔,你可不可以帮我保密?不要告诉我的爸妈和姐姐。”

    “哈哈,你刚才还说跟那女孩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如果真是这样,你干嘛那么关心她?现在又怕你的父母和姐姐知道,我就知道你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呵呵,表叔,我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你也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去大学读书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出麻烦,因为我爸妈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的事。”

    “嗯,好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点小忙只是我的举手之劳而已。”

    “谢谢表叔,我先回去了。”

    “好的,再见。”有了表叔的许诺后,司徒明的心情大好,他从民政局出来后,便想去商业街逛一逛。

    当他走到商业街繁华的衣服批发市场时,不想迎面遇见了 何翠红和吴玉梅,她们的手上各拎着几包新买的衣服。

    看到司徒明后,她们连忙上前跟他打招呼:“司徒明,你也来买衣服吗?”

    “哦,不是的,我刚去民政局了,顺便过来逛一会儿,你们买好了吗?”

    “是的,你去民政局是不是捐款啊?”

    “哈哈,你们真会开玩笑,我一个学生,哪来的钱捐款呢?我去找我表叔有点事。”

    “你表叔在民政局上班吗?”

    “是的,他是副局长,过几天我家摆升学宴,我是去给他送请柬的。”

    “恭喜啊,考上了那么好的大学。”

    “你们也一样,过几天我家摆酒,你们有空的也过来玩吧。”

    “嗯,好的。”

    第二天上午,李晓月正在家里收割水稻,村长急匆匆地来到她家,说道:“晓月,刚才我接到镇民政局打来的电话,他们让你带上相关资料去一趟县民政局,他们说是要给你办理申请助学贷款的证明,他们同意给你盖章了,让你赶快去办理手续,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太迟了恐怕办不到。”

    “真的吗?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李晓月高兴地说道,为了那纸证明,她和母亲跑了不少单位,但是都没有批准,原因正如司徒明的表叔所描述的那样,一来她不是孤儿,二来,她有两个姐姐在外地打工,她们可以帮衬娘家,根本不具备申请救助的资格。

    就在她为学费感到绝望之时,村长带来的这个好消息无疑让她心头一喜,她连忙让母亲将户口本,身份证拿出来。 

    “记得带上村里和镇上的证明,还有毕业证,身份证,户口本等资料,如果在民政局遇到了困难,你打电话给我,我过去帮你办理,那里我也有熟人。”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村长。”

    收拾停当后,李晓月带着身份证,户口本,高中毕业证及各项证明只身前往民政局。

    之前她去过几次民政局,结果不但没有办好手续,反而受到几次冷遇和嘲讽,她的家里条件差,她本来就感到很自卑,要不是为了早日去上大学,她才来想去那里挨别人的白眼。

    尽管这次是村长通知她来的,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感到忐忑不安,生怕再次被他们拒绝,这样一来,她的学费就真的无望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次在民政局办理手续相当顺利,工作人员得知她就是李晓月时,他们一反常态都对她相当热情,不到半个小时就办理好了所有手续,她在迷惑之余,不禁有点受宠而惊:“这些人以前都对她爱理不理的,这次为什么会对她如此客气呢?个中的原因是什么?”

    就在她迷惑不解之时,一位女工作人员热情地问道:“李晓月,你和我们副局长有亲戚关系吗?”

    李晓月不明就理,这个问题让她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副局长?像她这样贫穷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跟体制内的人员有亲戚关系呢?

    她感到一头雾水,但是又不便多问,只得实话实话:“我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他?”

    “是的,我家的亲戚都是种田的,没有在县城上班的。”

    “那你知道是谁通知你今天来办手续的吗?”

    “是我们村长,他让我带齐资料来盖章。”

    “哦,我知道了,可能是有人跟副局长打了招呼吧,按理说你这样的情况不是特困户家庭,根本不能申请助学贷款,不过既然有人帮你打了招呼,我们就得为你特事特办了。”那位女工作人员阴阳怪气地说道。

    “有人帮我打招呼?谁啊?”李晓月奇怪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去问我们副局长吧。”

    李晓月一下子愣住了,但是她又不敢问那个副局长是谁,只得怯怯地说道:“哦,我知道了,谢谢您 !”

    在民政局办好手续后,李晓月又去了公安局办理户口迁移等证明。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来办事都这么顺利,跑了几家单位,居然没有一个人刁难她?她感到很奇怪,到底是谁在暗地里帮她呢?她将所有的亲戚快速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觉得他们都没有这个能力帮她,想来想去,她始终猜不出到底哪个贵人在暗中相助。

    坐在回家的车上,她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人,如果说有这个能力,也真心愿意帮助她的话,那肯定只有司徒明了。

    凭着他的家境和人脉关系,他绝对有这个能力帮助她,更何况,他一直很关心她,他多次许诺,他会永远做她身边的那棵大树,为她遮风挡雨,给她关爱和依靠。

    前段时间,他给她寄了一首小封,她没有回信,他猜想她可能害怕被他的家人伤害,因而故意逃避他的感情。他暗自帮助她,也是为了不伤害她的自尊,只要她过得好,顺顺利利地去W市上学,他就放心了。

    想起在河畔时,两人倾心的交谈,司徒明真诚的许诺,李晓月不禁感到心头一热,她从小在冷漠的环境里长大,难得遇到司徒明这么关心她,在乎她,他的关爱让她的心里感到踏实,她不知道今生今世他们究竟有没有机会在一起,如果有缘的话,她一定会好好报答他的恩情,反之有缘无份的话,她就只能在心底默默地祝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