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我愿意做你身旁的大树

    更新时间:2016-12-29 10:45:24本章字数:3111字

    李晓月 办理好助学贷款的手续后,她离去大学报到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她的母亲提出为她举办一场升学宴,让亲戚朋友们都来家里聚一聚,让李晓月高兴高兴,不过她拒绝了母亲的提议。

    按照她平时的成绩,她完全可以考上一本大学,可是经历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后,她只勉强考上了三本大学,这对她来说本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害怕面对以前的同学,也觉得无颜面对亲戚朋友。

    另外,她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她连学费都凑不齐,哪来的钱办升学宴呢?还不如留着这些钱给母亲和妹妹做生活费,她自己的生活费还要等着去学校想办法凑齐。

    在李晓月的坚持下,母亲没有勉强,她愧疚地对女儿说道:“晓月,真是委屈你了,如果你父亲没有出事,我们家里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你也不用为学费发愁了。”

    “没事,妈妈,别为我担心,学费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和妹妹在家里要照顾好身体,不用为我担心。”

    “真是难为你了。”

    “没事的,妈妈,你是全家的主心骨,你的身体好,我们姐妹几个就放心了。”李晓月再三安慰老母亲,她理解母亲的心情,女儿考上了大学,她觉得有面子,但是由于家里太穷,无法给女儿凑足学费,这又让她觉得愧对女儿。

    为了不让女儿去大学里受委屈,李晓月的母亲特地卖了几百斤稻谷,凑一点钱给女儿做路费,余下的用作大学初期的生活费,晓月的两个姐姐也各给了她几百块钱,让她安心地去大学报到。

    就在她办理助学贷款的那些日子里,司徒明按捺不住思念之情,再次给她写了一封信。

    晓月:

    上次写的那首诗都是发自我内心的真实情感,希望明白的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我愿意做你身旁的大树

    为你遮挡日晒和风雨

    我愿意成为你前方的路灯

    为你照亮脚下的路

    让你不再害怕孤单和寂寞

    我愿意变成一块花园

    为你种上各色美丽的花朵

    装点你多彩的生活

    白桦林里的那颗同心结

    期待我们一起去解下

    我们同学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以前考虑到我们还没有毕业,我一直将对你的爱意默默地藏在心底,担心影响我们的学业,如今我们都考上大学了,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到大学后,希望我们能保持联系,我一定不会忘记在河畔许下的诺言。

    我家定在22号举办升学宴,很多同学都会过来玩,希望你也能过来,我们好好聊一聊吧,上大学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我真诚地盼望你能过来,酒宴的地点就在县城大酒店,我们在那里等你。

    祝你生活开心,天天快乐!

    司徒明

    接到信后,李晓月激动得热泪盈眶,司徒明总在她孤苦无依的时候,给她送来贴心的关怀,让她的心里备感温暖。

    不过考虑到家境问题,以及乔丽和他的关系,她不想让自己陷入难堪的境地,便放弃了去参加他升学宴的念头。

    为了表示对他的感激之情,这次她给他回了一封信:

    司徒明:

    你好!

    收到了你的信,我很开心,也很感激你对我的关爱。 你很优秀,家境又好,现在考上了重点大学,相信你的前途一定会很光明。

    你对我的关爱我会一直珍藏在心,有缘之日我们再保持联系吧,另外,我的贷款证明办好了,我想应该是哪个贵人在暗中帮了我的忙,在此我发自内心感谢他,这辈子都不会忘忘记的恩情,将来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

    祝你:学业进步,生活幸福! 

    老同学:李晓月

    附上小诗一首:

    寂寞的乡间小道上

    一株株瘦弱的小草

    争相吐出嫩嫩的青苗

    广袤的田野中

    它们是万绿丛中的点缀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经受着风吹雨淋

    饱尝尽肆意踏践

    枯了又绿

    绿了又被踩

    它不惧风雨的吹打

    坚强地吐露着芬芳

    它有坚强的生命力

    却只有被踏踩的命运

    它羡慕天空中飞翔的小鸟

    自由歌唱 展翅遨翔

    奈何它只是路边的小草

    无法拥有小鸟的自由

    它只有无助地呐喊

    你去吧 你飞吧

    我无力追赶你前进的脚步

    只要默默地守望你的背影

    一年又一年直到永远

    接到李晓月的回信后,司徒明的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憾,她说得很对,他们在不同的环境中长大,他无法亲身体会她内心的真实感受,不过他能理解她的苦衷。

    她的性格内向,自尊心强,在他的面前,她总是感到自卑,觉得配不上他,特别害怕被他的父母看不起,她也不想成为别人眼里的可怜虫。 也罢,既然她有顾虑,他也不能勉强,好在他们还有机会,等上大学后他照样可以联系她,只要有信心,他相信他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

    为了不伤李 晓月的自尊心,司徒明只得将对她的这份情意深深地藏在心底,他不再强求她过来参加升学宴,也没有向其他同学提起这件事,他打算上大学后再联系她,说不定随着环境的改变,她的想法也会发生变化。

    在他父母和姐姐的操办下,几天后在县城大酒店里,他的父母给他举办了隆重的升学宴。

    那天的酒宴上,只要在老家的同学都去参加了,总共到了三十多人,唯有李晓月没有到场。

    “李晓月不是在家吗?她怎么没有来呢?”乔丽问司徒明。

    “我托人给她捎口信了,她说家里有事来不了,不来就算了吧。”司徒明故作随意地答道。

    “呵呵,是不是有点失落呢?”乔丽冷笑着问道。

    “别胡说,她有事不来,总不能强求别人吧?今天不是来了这么多同学吗?我们进去跟他们聊会儿吧。”

    “好的,走吧。”

    那天乔丽,司徒明和同学们都聊得很开心,那也是他们高中毕业后,人数到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聚会。

    乔丽和她的父母一道去参加了司徒明的升学酒宴,跟几天前乔丽的升学宴一样,到场的客人差不多都是县城有身份的大人物,非富即贵的占了一大半。

    吴玉梅和何翠红几位同学坐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乔丽和司徒明被他家的亲戚们热情地恭维着,所有人都乐得合不拢嘴,特别是乔丽,她的表现尤为抢眼,似乎酒宴的主角她,而不是司徒明,抑或说她已经成了司徒明的女朋友似的。

    司徒明也很高兴,他站在父亲的旁边,端着酒杯不停地向客人们敬请,谢礼,忙得不亦乐乎。

    “看乔丽那模样,好像是她家里摆酒似的。”何翠红不满地说道,她一直不太喜欢乔丽,总觉得她很高傲,也很张扬。

    “也许她早就认定了她和司徒明的关系,看她的父母也乐得合不拢嘴的。”吴玉梅酸溜溜地说道。

    “唉,真为晓月担心,照这样下去,她和司徒明还能联系吗?乔丽也在H市,到时岂不像个跟屁虫似的看着司徒明,他以后哪来的机会跟晓月联系呢?”

    “是啊,我也担心,司徒燕也在H市,看她那模样就不舒服,眼睛好像长到头顶上去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何翠红指了指站在司徒明旁边的司徒燕,愤愤地说道。 

    “也是哦,她和司徒明是同胞姐弟,性格怎么差别这么大呢?”

    “司徒明性子偏弱,可是他的姐姐就像一块钢似的 ,又泼辣又要强。”

    “重要的是还很势利,优越强特强。”

    “唉,她命好呗,从小家境富裕,养尊处优的,我们哪能比呢?”

    吴玉梅和何翠红悄悄地议论着,有了司徒燕和乔丽这两个泼辣要强的女人在中间拦着,司徒明和李晓月的恋情能发展下去吗?她们都表示担忧。

    司徒燕二十四岁,在H市H大学读研究生二年级,她本来在学校做一项课题研究,为了赶回来参加弟弟的升学宴,她特地向导师请了几天假。

    她比弟弟大五岁,从小到大,她一直很疼他,很关心他的学习和生活,这次司徒明之所以报考H大学,主要也是她的建议,姐弟俩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有她照顾弟弟的生活,父母也放心了。

    酒宴开始前,司徒明的父亲作为家长讲了几句话后,司徒燕也接过话筒讲了几句:“各位亲朋好友,各位同学,尊敬的来宾,你们好!很高兴你们能来参加我弟弟的升学宴,他这次考的不错,作为姐姐,我很为他自豪,从小到大,我们全家都很宠他,这次能跟我考到同一所大学读书,真是太难得了,我还有一年研究生毕业,到时有可能留在H市上班,我弟弟的工作和生活有我照顾,我爸妈也大可放心了,在此我希望弟弟到大学后,要好好读书,不要因为上了大学就放松学习,大学里学的知识很关键,学到真本事到了毕业后才能找到好工作,当然,我也要顺便说说乔丽,她和我弟弟同年,从小一块儿长大,一块儿上学,这次又一起前往H市的大学,她考上的G大学也很不错的,希望她和我弟弟到了H市后,能够像在老家读书一样,保持这么好的关系,好好学习,共同进步,谢谢各位,希望大家吃得开心,玩得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