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两地相望不相知

    更新时间:2016-12-30 14:50:23本章字数:3143字

    一方面是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另外一方面,李晓月对司徒明旧情难忘,面对不太熟悉的何强,她断然拒绝了他的追求:

    “何强同学,谢谢你给我的关注,我在上大学之前就下定决心,在学校期间绝不会谈恋爱,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祝你早日找到心仪的女孩。”

    何强收到她的拒交信后,他的心里感到很失落,不过考虑到他们确实不太了解对方,李晓月对他有顾虑也情是可以理解的。

    至此,他肯定不能强人所难,要求李晓月做他的女朋友,他打算等他们都比较熟悉后,再去追求她,他们是同一个系的同学,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

    在大学里,李晓月过得比所有人都累,别人上课,她也跟着上课;别人逛街,谈恋爱,她就得四处打零工挣生活费;别的女同学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只能穿着从家里带来的姐姐们送的旧衣服,在那群青春靓丽的女同学中,她的生活最为落魄,最为穷困,但是她的成绩最好,老师和同学们对她的评价相当高。

    正处于于青春妙龄的李晓月,她跟其他女生一样,何尝不希望每天都无忧无虑的,没有经济压力,可以尽情地享受大学生活的浪漫和快乐,可是她没有这个资本,因为她太缺钱了。

    尽管她不是很看重钱,但是她的生活和学习中却处处离不开钱,为了顺利完成学业,她不得不而四处打零工,挣取辛苦的血汗钱。 她的母亲体弱多病,小妹妹还在上初中,父亲去世后,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她只能靠自己完成学业。

    就在李晓月苦苦盼望之时,三个月后,司徒明果真给她写信了,收到他的信后,她的心情瞬间得到了极大的好转:

    晓月:

    你在学校的情况还好吗?经济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很抱歉这么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我们到学校报到后,军训期间一律不能外出寄信,我根本没有时间给你写信,加上我对这边的情况不太熟悉, 所以拖到现在才写信,希望你不要责怪我。

    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就写信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相信我的真心,期盼你的来信!

    附上小诗一首: 

    东桥河畔水潺潺

    晓月无声风悠悠

    花红柳绿醉花圃

    娇柔水仙羞摆头

    河水奔流不停歇

    白桦树下同心结

    两地相望不相知

    携手之日可否解

    永远想你的:司徒明

    收到司徒明的信后,她很快就给他回了信:

    司徒明:

    我一直在盼着你的来信,今天终于等来了,我真是太开心了。

    我们刚开学时,也军训了一个月,那几天天气很热,人也很累,好多同学都吃不消,你军训期间是不是很累?你吃得消吗?你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你千万要保重身体,我跟你不一样,我从小在农村种田,军训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军训结束后,我们便开始上课了,每天都很忙,我的学费是助学贷款,生活费我大姐,二姐给了一部分,但是我不想拖累她们,因为她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都很重,我的班主任帮我介绍了一份勤工俭学的工作,在图书馆和食堂里搞卫生,这些钱足够应付我的生活费了,我的生活忙碌而充实,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一切都好,

    你在H市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会一直为你祝福。 

    想你的:李晓月

    收到信后,司徒明得知李晓月一边上课,一边打零工,不禁为她现在的处境感到心疼不已,上课那么辛苦,她还要出去打零工赚生活费,她的遭遇不但没有让他看不起,反而更加激起了他心底怜香惜玉的念头,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像她这样纯朴的女孩实在太少了,他发誓一定要好好珍惜她,不能辜负她的一片真情。

    于是他很快再次给她写了回信:

    晓月:

    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得知你一切安好,我也放心了。

    军训期间确实很累,不过我觉得还好,也算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吧,累过之后让我对生活有了全新的认识,那样的生活很有意思的。

    我们现在的课程挺多的,我每天也很忙,课余时间额外报了几门选修课,我周末时间都在学习,另外我姐姐对我很关照,我们在H市挺好的,你不用为我担心。

    如果方便的话,放寒假的时候我想去W市找你,具体的情况我们见面再谈,好吗? 

    愿你每天过得开心,再忙再累也要保重身体,累在你的身上,痛在我的心上,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永远爱你的:司徒明

    两人情意绵绵的信就这样在W市和H市两地飞传着,每次收到司徒明的来信,李晓月的心情就像吃了蜜般甜丝丝的,在繁忙而充实的课余时间,看书,想念司徒明,写回信,打零工便成了她每天的生活日常,有时候打工实在太累了,或者对生活感到绝望时,她就拿出他以前写的那些小诗,一个人躲在床上偷偷地看,默默地感受着他给予的关爱,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克服眼前的困难,争取早日减少她和司徒明之间的障碍。

    她相信,只要她顺利完成学业,找到一份好工作后,说不定她就可以得到司徒明的父母和姐姐的认可,到那时,他们的恋情也就有希望继续走下去了。

    那段时间,司徒明的来信成了支撑她打拼下去的最大精神支柱,他那些充满温情的信总是准时寄到她的手中,这些信件和小诗陪着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长而又难熬的半打工,半求学的日子。

    司徒明在信中偶尔提过几次他的姐姐,不过他从来没有谈到乔丽的近况,不知道他们是没有联系,还是他故意在李晓月面前回避这个名字。

    总之,他不说,李晓月自然也不会问,尽管她很担心,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到底有没有进展?但是在她和司徒明的关系中,乔丽这个名字就是一个敏感词,他们都不想提,但是又不能不提,因为她在他们的生活中占有太重要的位置。

    何翠红和乔丽在同一所学校,不过她们私下的来往并不多,何翠红一直不喜欢乔丽。

    她写信告诉李晓月,乔丽放假期间经常出去玩,至于她是去找司徒明,还是去找司徒燕,她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她是找司徒明也好,还是找司徒燕也罢,总之,凭着他们两家的关系,以及他们在地理位置上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她和司徒明肯定有联系,何况有了司徒燕这样的助攻在旁边盯着,司徒明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乔丽交往,只是他们在H市发生的一切,李晓月毫不知情,司徒明也从来没有提过她。

    李晓月害怕提起乔丽,其实她们私下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她们不幸地爱上了同一个男生,所以在彼此的心目中,她们都对对方产生了敌意,都巴不得对方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只要想起乔丽,这个熟悉的情敌就让李晓月的心里很不舒服,好在司徒明一如既往地关心她,她的心里也算得到了一点安慰。

    吴玉梅也在W市读书,她就读的大学离李晓月就读的大学很近,她有空就过来陪伴李晓月,并时不时向她转达一些她从别的同学那里听来的,有关乔丽和司徒明的近况。

    “乔丽跟司徒明的姐姐关系好着呢,听说司徒燕很喜欢她,极力撺掇司徒明跟她交往,不过司徒明好像并没有接受,为此他姐姐还骂过他。”吴玉梅叨叨不休地说道。

    “司徒明给我写过几封信,他在信中挺关心我的,还说放寒假的时候他就过来看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好像还没有变心,至于他以后会不会变心,我就不敢保证了。”李晓月平静地说道。

    “说真的,晓月,我对司徒明没有一点信心,你想想看,他在大学里肯定会认识很多新的女同学,他们天天在一起上课,接触多了,说不定就会跟其中的某位女同学产生感情,这是情况肯定无法避免的,毕竟人与人之间交往多了,就容易产生感情,就像你们学校的那个何强在追你一样,更何况,即使没有别的女生喜欢司徒明,那个乔丽不也在H市吗?他们经常见面,加上他们父母的搓合,他们走到一起的机率比你大多了,我真的很为你担心。”吴玉梅担忧地说道。

    “唉,玉梅,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其实我何尝没有这样的顾虑,可是我的心里放不下他,他也说忘不了我,我希望他能信守诺言,等我顺利毕业,至于追我那个何强,我并没有答应他。”

    “我就是想提醒你,你要多留个心眼,能放则放,不要在这件事上投入太多的精力,否则最后苦的只能是你自己,另外在课余时间打零工不要太劳累了,保重身体要紧。”

    “玉梅,我知道,谢谢你。”

    “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到我的宿舍,或者给我写信也行,只要我在W市,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陪你。”

    “玉梅,我能有你和翠红这样的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别这么说,我们都是出生贫苦人家的女儿,理应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放心吧。” 

    “嗯,好的。” 两位好友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