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冒着寒风来看你

    更新时间:2016-12-30 15:37:10本章字数:3029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李晓月等人上大学后的第一个的寒假就到了,司徒明由于一直很牵挂李晓月,学校放假后,他以要去找大学同学玩耍为由,巧妙地避开了他的姐姐和乔丽,提前买好了车票,独自从H市坐火车径直来到W市找李晓月。

    他在放假之前,曾经给李晓月写过信,告诉她放假后他会来W市找她,不过并没有告知具体的时间。 

    因此当他费尽周折找到李晓月的学校时,很多同学都已经返回老家,李晓月的宿舍里只有一个女同学,她告诉司徒明,李晓月不打算回老家,她去附近的服装城帮别人卖衣服去了。

    趁着等候的间隙,司徒明跟李晓月舍友聊了起来:“李晓月经常去打零工吗?”

    “是啊,她的学费是助学贷款的,生活费只能靠她自己打零工挣了,她的姐姐寄了两次钱后,就没有再寄了,听说她的姐夫不同意。”

    “哦,知 道了。”司徒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是她的男朋友吗?”那位舍友好奇地问道。

    “哦,不是,我们是老乡,一个村的,我回家经过这里,顺道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司徒明也说不清是不想给李晓月惹麻烦,还是心里有什么顾虑,总之他向那位女同学撒了谎,没有说明他和李晓月的真实关系。

    “呵呵,如果你是她的男朋友的话,你就帮帮她吧,她过得很辛苦的,既要上学,又要打零工挣学费,这样下去,她的身体怎么吃得消呢?”

    “我明白,她是挺不容易的。”

    “你是坐在这儿等,还是到大门外等呢?她可能要天黑才回来?等会儿我要出去,如果你在这里待久了,宿舍管理员可能要赶你走的,你可不可以到大门外去等呢?”舍友委婉地问道。

    “哦,不好意思啊,我到校门口等她,谢谢你!”司徒明告别那位女孩后,连忙来到校门口,在一家小店门口坐了下来。

    时值放寒假期间,W市很冷,天阴沉沉的,还刮着大风,时不时飘起阵阵黄沙,街上行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行色匆匆的,大多人都背着大包小包,看样子是准备坐车回老家去。

    司徒明坐在小店门口冻得浑身发抖,他不敢想象,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李晓月每天都要出去打零工,她单薄的身体怎么吃得消呢?在现今这样的社会里,像她这样吃苦耐劳,冰清玉洁的女孩实在太难得了。

    他已经在大学里读了一个学期,认识不少女同学,他发现那些女孩都跟他姐姐和乔丽差不多,她们仗着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似乎都有强烈的优越感,自以为是地觉得高人一等,她们在学校里大手大脚 地花钱,每天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随心所欲地花钱,购物,谈恋爱,随心所欲地享受着大学生活的自由和浪漫,从来没有哪个女生过着像李晓月这般踏实和勤劳。

    只想她到的悲惨遭遇,司徒明感到心疼不已,也为自己不能帮助她减轻压力而感到内疚,他多次向她许诺,他要做到身旁的一棵大树 ,可是此时的她正需要他的帮助,他却只能无能为力地做一名旁观者,想到这里,他感到很自责,要想将当年的诺言付诸现实,他就得为她做点什么,否则他会感到一辈子良心不安。

    司徒明在寒风中一直等到傍晚时分,李晓月才拖着疲惫的步子返回学校。

    当他看到李晓月的身影出现在学校大门口时,他连忙迎了上去:“晓月,你回来了?”此时他的双脚和双手都快冻僵了,脸上也冻得通红通红的。

    “司徒明?你什么时候到的?”李晓月看到司徒明后,心里不禁大吃一惊,连忙惊喜地迎上去,他的出现,让她身上的疲劳似乎一下子减轻了很多。

    “我上午就到了,你的同学说你出去卖衣服了,所以我就坐在这里等了,好冷啊,身上都冻僵了。”司徒明笑呵呵地说道。

    “你上次写信,没有告诉我你具体哪一天到,所以我就没有去接你,不好意思啊,让你等这么久。”看着冻得满脸通红的司徒明,李晓月彼为心疼。 

    “过年期间的票不好买,给你写信的时候,我也不确定哪天能过来,当我买到票后,再给你写信告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就直接坐车赶过来了。”司徒明一边搓手一边说道。

    李晓月连忙拉着他的手,说道:“外面太冷了,我们到宿舍里去坐会儿吧。”

    “我上午进去过,宿舍管理员说我不能在里面呆太久,如果现在再去的话,她会同意吗?”

    “没事,我就说你是我哥哥,她就不会说什么了。”

    “呵呵,这样不太好,我们还是去找一家旅馆住吧。”

    “找旅馆住?”李晓月吃惊地问道。

    “你别误会,我住旅馆,晚上你回宿舍住,如果去你的宿舍,我怕会给你添麻烦。” 司徒明连忙解释道,因为他发现李晓月的脸一下子红了,他知道她可能误会了他的意思。

    虽然他很想跟李晓月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想到他们之间的鸿沟,想到强势的姐姐和眼巴巴地等着他牵手的乔丽,他实在没有胆量往那方面想。

    “嗯,好吧,前面有很多旅馆,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的,走吧。”司徒明拎着行李,跟着李晓月向附近的旅馆走去。

    他们在街上找了一家小旅馆,办理好登记手续后,司徒明对李晓月说道:“晓月,外面太冷了,我们上去坐一会儿,等会我送你回学校去。”

    李晓月犹豫了一下,她本能地觉得跟他一起去房间有点不太方便,但是想到他为了来看自己,在寒风中等了几个小时,如果不上去陪他聊一会儿,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至于其它方面的担忧,她相信司徒明不为强人所难,于是便点头同意:“嗯,好的,上去坐一会儿。”

    “走吧。”

    两人来到旅馆二楼的客房,里面只有一张床,李晓月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因为她实在太累了。

    “卖了一天的衣服,是不是很累?”司徒明放下行李,也坐到床上,看着李晓月心疼地问道。

    “是的,站在那儿吆喝,口干舌燥,腰酸背疼的。”

    才分开半年,司徒明觉得李晓月好像成熟了很多,她的脸蛋冻得通红通红的,微笑的模样更加惹人心生怜爱。

    司徒明心疼地问道:“你这么辛苦地卖衣服,一天能挣多少钱呢?”

    “看情况吧,有时候三,五十块,有时候一百多块,放假这几天卖衣服的钱,足够我支撑几个月的生活费了。”李晓月乐观地说道,脸上总是笑呵呵的,看得出她已经适应了这样忙碌而辛苦的半工半读的生活。

    司徒明忍不住往李晓月的身边靠了靠,拉住她的手,摸了摸她消瘦的面孔,说道:“晓月,你瘦了,真是难为你了,既要上课,还要出去打零工,我真的很内疚,没有帮你分担一点压力。”

    “呵呵,没事,我吃得消,不说我的事了,说说你吧,在H市怎么样?还习惯吗?”李晓月连忙转换话题,她不想跟他讲太多的私事。

    “还好吧,我姐姐很关照我的,她有空就给我加餐,我在大学吃得很好的。”司徒明笑了笑,说道:“我就是担心你,你一边打工,一边上学,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我从小在农村种田,什么样的苦没吃过,这点累算什么?”

    “晓月,像你这样的女孩实在太难得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分担一点压力。”

    李晓月没有正面回答,她看了看司徒明,突然问道:“乔丽怎么样了?她是不是经常去看你。”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刚刚提到乔丽,司徒明原本笑呵呵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只见他吱吱唔唔,答非所问地应道:“她挺好的,她跟何翠红在同一所学校。”

    “我知道她们在同一所大学,我是问她和你的关系怎么样了?”

    “晓月,我们不聊她了,好不好?”司徒明为难地说道。

    “司徒明,她对我们的关系有多重要,我们能逃避得了吗?”

    “我们就说眼前的事,好不好?乔丽的事以后再聊。”看得出司徒明一直想逃避回答有关乔丽的情况,不知道他是不想让李晓月伤心,还是真的不喜欢乔丽。

    “好吧,对不起啊。”李晓月见司徒明坚决不想提乔丽,她也不勉强他,他们半年没有见面了,这次他冒着寒风过来看望她,她总不能让他扫兴吧。

    “跟我一起回去过年吧?你宿舍的同学都回家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行呢?”司徒明看着李晓月心疼地说道。

    “我不想回去了,身上本来就没有钱,回一趟家又要花几百块钱,过年后连生活费都没有了,还不如留在W市打点零工,我还可以赚点钱明年开学用。”李晓月苦笑着摆了摆头,拒绝了司徒明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