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你开心我才放心

    更新时间:2016-12-31 07:26:55本章字数:3132字

    “晓月,你何苦这么累呢?跟我一起回去吧,我帮你买票,这是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春节,你应该回去感受一下家里的温暖。”司徒明认真地说道。

    “司徒明,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我不能跟你比,你不用为学费担心,回去可以享受到家里的温暖,你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感受,我现在只想挣钱,顺利完成学业。”提到家中年迈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妹妹,李晓月忍不住眼眶都红了。

    “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你母亲和姐妹们吗?”

    “我何尝不想呢?我也想回去依偎在我妈妈的怀里,告诉她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W市的生活跟农村相比有哪些特色,可我实在是有心无力,你想想看,回家一趟,来回的车费,各种开销,差不多要花掉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如果我留在W市打零工,不但可以省下这笔钱,还可以挣点生活费,现在对于我来说,完成学业,早点参加工作,挣钱养母亲和小妹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对母亲和小妹的牵挂,我就只能放在心底了,相信我的大姐,二姐能够照顾好她们。”李晓月一边说,一边擦眼泪。

    司徒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实在于心不忍看着她这么辛苦。

    他拉过她的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用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说道:“唉,晓月,真是难为你了,你实在不想回去,我也不勉强你,你在这边要多保重,不要太辛苦了,一个人出去打零工要注意安全,晚上睡觉时,记得关好门窗。” 

    “你放心吧,我们学校的安保措施很严格 的,所有进出人员都要登记,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那就好,我就是放心不下你。”

    “没事的,你姐姐和乔丽回去了吗?”

    “她们要迟几天才回去。”

    “她们关系挺好的。”李晓月嘀咕道,讲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有点酸涩的感觉,因为她知道,司徒燕和乔丽就是横在她和司徒明之间的最大障碍。

    司徒燕看不起她,坚决反对她和司徒明的来往,至于乔丽那就不用说了,她一直将司徒明看作她的准男朋友,她仗着家境富裕,和司徒明又是知根知底的儿时朋友,加上双方父母多年的交情,她更加不将李晓月放在眼里。

    司徒明也注意到了李晓月脸上落寞的表情,知道她的心里对他姐姐和乔丽有成见,但是他也不能对她们两人怎么样,于是只得苦笑着说道:“是的,她们俩个性相投,都很要强,所以她们的关系才这么好。”

    司徒明没有想到的是,他随口应付的一句话,让李晓月的脸色大变,她突然坐起身,说道:“司徒明,我觉得我们之间不会有发展的,你还是忘了我吧?我们分手吧。”

    司徒明听闻此言,心中颇为不满,他激动地问李晓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如果我的心里没有你,我会冒着这么冷的天气来看你吗?”

    “不是的,司徒明,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们的条件相差太多了,我配不上你,你还是跟乔丽好好相处吧。”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只将她当妹妹看待,至于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那是她的事,只要我的心里有你就行。”

    “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障碍太多了吗?”

    “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不要在乎其他人的看法,等我们大学毕业后,一切困难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司徒明信心满怀地说道。

    “你确定过得了乔丽这一关?她可是你的父母指定的儿媳妇。” 李晓月忧虑地问道。

    提到父母,司徒明未置可否,只是再三向李晓月保证:“晓月,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我绝不会让你失望,你现在只管好好读书,大学毕业后我们有了独立的经济能力,我的父母就不会强行干涉我们了。” 

    “你这次来W市,乔丽和你姐姐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是跟宿舍同学说了一声,我告诉他们我要去找同学玩,连我姐姐都不知道我提前走,否则她肯定会拦住我。”

    “那你打算明天回去吗?” 

    “不,我在这里陪你几天再回去。”

    “你不怕你父母和姐姐责怪吗?”

    “不会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来找你了。”

    “可是我每天都要出去卖衣服的?”

    “没事,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真是难为你了。”李晓月激动地说道。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司徒明柔声说道。

    在他深情的注视下,李晓月忍不住再次扑进了他的怀里:“为什么我们之间要有那么大的差距呢?要不然我们就不要这么躲躲藏藏地交往了。”

    司徒明紧紧地搂着李晓月:“晓月,你放心,等我们毕业后,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我的父母和姐姐接受你,记住我们在河畔的承诺。”

    “嗯,我相信你。”

    在这寒冷的冬夜里,两位身在异地他乡的年轻人,为了追寻那份纯真的恋情,他们在小旅馆的房间里紧紧地相拥着,司徒明力所能及地用他稚嫩的肩膀让李晓月感受到依靠,而穷困潦倒中的李晓月也将他当作了唯一的精神支柱,迫切地想从他的怀抱里得到温暖。

    当然,他们并没有失去理智,眼看夜色渐浓,李晓月依依不舍地从司徒明的怀里坐起身,说道:“现在很晚了,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回学校去了,明天早上我再来找你。”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对W市不熟悉,等会太晚了回旅馆不方便,我一个人回去不要紧。”

    “那你当心点。”

    “嗯,我知道,早点休息。”李晓月微笑着向司徒明招手话别。

    第二天一大早,李晓月买好了早餐,送到司徒明所住的旅馆房间。

    “你今天还要去卖衣服吗?”司徒明问道。

    “是的。”

    “我陪你一起去吧。”

    “嗯,好的。”

    吃完早餐后,司徒明陪着李晓月一道去了W市最大的服批发城,过年期间很多外来工回家过年,很多店铺需要请临时工,李晓月就在这里做服装销售员,卖一件衣服,按照单价多少拿提成,每天可以挣几十块钱,最多的时候也能挣一百多块钱。

    “这服装批发城过年不放假吗?”

    “春节那几天要放假,这几天人流量比较大,生意特别好,很多店铺都需要请临时工。”

    “我帮你一起卖吧。”

    “好啊。”

    就这样,司徒明在W市呆了五天,他就陪着李晓月在服装城卖了五天的衣服,共赚了五百块钱。

    “这次收获不小嘛,第一次赚了钱,还体会到了做销售的滋味,也算是提前实习嘛。”司徒明高兴地说道。

    “你从来没有吃过这些苦,让你受累了。”

    “陪着你吃苦我心甘情愿,只要你过得好,我就开心了。”

    “呵呵,我也是,你开心我也放心。”李晓月撒娇地说道。

    第五天下午,司徒明在回家之前,又从身上掏了五百块钱塞给李晓月:“晓月,你不回去过年,我理解你的难处,但是过年那几天好多店铺都放假了,你就不要出去打零工了,这点钱拿去买点吃的吧,过年要吃点好的,来年会交好运,这是老家的风俗。” 

    “不,司徒明,你过来陪我五天,帮我一起卖衣服,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你也是学生,我不能花你的钱。”李晓月坚决将钱推了回去。

    司徒明紧紧地握住李晓月的手,说道:“晓月,我早就说过,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你,这是我自愿给的,你就收下,不要再推了,看你每天这么辛苦,我的心里很难受,如果你希望我在春节期间过得开心的话,你就收下这五百块钱,要不然这个春节我都过不好。”

    李晓月推脱不过,只得收下这五百块钱,她心里很清楚,这不只是五百块钱那么简单,他给她这笔钱的意义说明他很在乎自己,他希望她过得好。

    李晓月接过钱,含着热泪说道:“司徒明,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的好,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心里的位置只给你一个人留着。”

    司徒明帮她擦去眼泪,说道:“晓月,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等到我们毕业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办法跟你在一起,等着我。”

    “嗯,我相信你。”李晓月含泪点了点头。

    “我回家就给你写信,过年注意安全啊。”

    “嗯,我会的,一路顺风。”

    李晓月将司徒明送上车,两人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

    两位年轻人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次见面,将是他们人生路上的重大分水岭。

    他们根本无法预料到,那天在W市分别后,他们下一次相见将在何时何地?

    在这段不般配的恋情中,到底有多少荆棘坎坷在等待着他们,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浪漫的爱情能不能走到开花结果的那一天?还是说一切终究会变成虚幻的泡影?他们期盼中美好的设想,是落得一场空,还是如愿心想事成呢?年轻的他们盲目地陶醉在这段不成熟的恋情中,完全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人生道路有多坎坷,他们将要面对的问题会有多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