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远在他乡的人你好吗

    更新时间:2016-12-31 09:50:20本章字数:3077字

    司徒明深知在他的生活中,乔丽就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尽管他不喜欢她,但是又不能得罪她,因为双方父母的交情,已经将他和乔丽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了。

    如果他想挣脱他们的控制,他就只有想办法说服父母:“我知道她的家境好,她对我也很她,但是我只是将她当作妹妹看待,这种感觉跟恋人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考虑跟她谈恋爱,但是我跟李晓月在一起就不同了,我和她在一起很开心,我们很聊得来。”

    司徒爸爸见儿子铁了心不同意离开李晓月,他只得拿着家长的权威给儿子施压: “不行,不管你怎么解释,我就是不同意你们来往,我们家的媳妇绝对不能找农村的,我们全家都是城镇户口,我在县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给找一个家里穷得叮当响的农村女孩,你让我的老脸往哪里搁呢?你必须跟她分开,这件事没得商量,只要我还在一天,你的婚事就得由我说了算。”

    司徒明拗不过爸爸,只得耐心地向他解释: “爸爸,她已经考上了大学,她也是城镇户口,大学毕业后她就可以留在城里工作。”

    “可是她的家人还不是在农村吗?如果你和她在一起,那些亲戚可都是填不满的无底洞啊,到时这个来拿一点东西,那个来要一点钱,我看有你受的,我们这把年纪了,这样的事情见多了。”司徒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子。

    司徒明争不过爸妈,于是嘟着嘴说道: “你们总是嫌她家里穷,以后多帮帮他们不就行了。”

    司徒爸爸气得大吼: “胡闹,帮什么帮呢?我告诉你,我们绝对不许你和她来往,你将来娶的媳妇一定是有身份人家的女儿,那样家庭的女孩绝对不能进我家的门,除非我死了,更何况她上的那所三类大学,毕业后有没有工作都难说,说不定将来她也会拖累你,你何苦要沾上这样的人呢?”

    司徒妈妈耐心地劝说儿子: “听爸爸,妈妈的话,好好在H大学读书,好好跟乔丽相处,她的父母有钱,有关系网,毕业后不愁找不到工作。”

    司徒明拗不过父母,他只得默不作声,静静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轮番“教育”:

    “过日子是实实在在的,你那些想法都是虚幻的。”

    “乔丽的父母经商多年,她家的财产是县城可是数一数二,她本人又那么喜欢你,像她这样要人品有人品,要家势有家势的女孩去哪里找呢?你别不知道珍惜。”

    “她的舅舅洪江海 已经移民去英国了,听说在那边的生意做得很大,到时他会带乔丽的弟弟乔刚去那边读高中,这么优秀的女孩你不要,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父母“掏心挖肺”般的说教,司徒明听得头都大了,他知道一下子说服不了他们,无奈之下,他只得暂时服软:“好吧,爸,妈,我的心里有数,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不用担心了,我按照你们的意愿来办就行了。”

    “那就好,儿子,妈妈都是为你好。”司徒妈妈见儿子表态了,她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看来这番“家庭教育”见成效了。

    “你保证过年后不再跟她联系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司徒燕问道。

    司徒明没有回答姐姐的问题,只是靠在沙发上闭目沉思,此时他的脑海里想得最多的是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李晓月,不知道她这两天卖了多少衣服,吃得怎么样?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司徒妈妈见儿子没有回答他姐姐的话,便叮嘱女儿道:“燕儿,你在学校要管着他,不许他再跟李晓月来往了。”

    “我知道,爸爸, 你放心吧。”司徒燕连忙向父母保证道。

    她从小过着养尊处养的生活,生性高傲,性格霸道,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她经常以家长的身份管教弟弟,也许是受家境的影响,她从小就看不起出身贫寒的同学,她交际圈子里的朋友都是非富即贵,在她看来,只有跟出身背景差不多的人交往,才能体现她的身价。

    因此,当她听说弟弟喜欢李晓月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弟弟可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他从小倍受父母的宠爱,想不通他怎么会喜欢李晓月那样的女孩呢?

    凭她的经验,李晓月出身贫寒,她的个人素质和生活方式肯定也比较低俗,而她的弟弟从小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他们两人在一起生活,不用说肯定会有很多不协调的地方。

    春节期间,她多次跟父母一起劝说弟弟,让他趁 早从这段不理智的恋情中抽身出来,免得将来受李晓月的拖累。

    “那种家庭出生的女孩,有什么优点值得你念念不忘?”

    “她学习刻苦,个人能力强,脾气好,她身上有很多优点值得我欣赏。”

    “照你这么说,她学习刻苦,能力强,那她怎么没有考上一类大学呢?她上的那所破学校有什么用呢?毕业后连工作都没有保障,如果你跟她在一起,会被她拖累死的。”

    “她的成绩本来不错的,只是因为她的父亲出了事故,她受了打击,因此才影响了她的高考成绩。”

    “我看她就是一个灾星,你越早离开她越好,不要等到收不了场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姐姐,你对农村人的偏见太深了。”

    “我说的都是你为好,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和她生长的环境不一样,在生活习惯上会有很多不同,不要被她的外表迷住了,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变老变丑,结婚对象关键看经济实力和人品,我和爸妈都是为你好。”

    在父母和姐姐的强行干涉下,在春节期间,司徒明并没有如约给在W市打零工的李晓月写信,尽管他感到很愧疚,但是面对父母和姐姐的严格监视,他实在无分身之术,只能在心底偷偷地思念远在异乡的心上人。

    放假那几天,乔丽经常来他家里玩,还有几位高中同学,他们聚在一起打球,看电影,逛街,玩得不亦乐乎,他们都是县城人,家里都不缺钱,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快乐假期。

    相比之下,远在W市的李晓月日子则寒酸多了,她趁着放假期间,不停地奔波于几家劳务市场打零工,赚取辛苦的血汗钱,用作下学期的生活费和学费。

    自从司徒明离开W市后,她一直眼巴巴地盼望他的来信,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她一直等到春节假期快结束也没有收到他的信。

    起初她以为司徒明过年期间忙着拜亲访友,没有时间给她写信,因此也没有当回事,她打算等到开学后再给他写信询问缘由。

    那几天乔丽天天来司徒明的家里,以找他姐姐借书为由,趁机接近他的父母, 司徒明的父母原本就很喜欢乔丽,在她的极力讨好下,他们对她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多次劝说儿子跟乔丽交往。

    他的妈妈更是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子:“找媳妇是过日子的,眼光要放远一些,除了人品,家势外,身体状况我们也要考虑,因为她要跟你生儿育女的,乔丽是我们看作长大的,她的父母有钱,舅舅在国外做生意,弟弟打算高中毕业后就跟他舅舅去英国,这样的家庭条件去哪儿找你呢?你要听爸妈的话,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感情的是要靠感觉,我和乔丽太熟悉了,不适合谈恋爱。”

    “正因为了解才适合谈恋爱,各方面条件都合适,那个李晓月,她的家里就是无底洞,如果你和她在一起,她家的那些穷亲戚会坑死你的。”

    “妈,你干嘛老嫌弃她的亲戚呢?”

    司徒爸爸也在一旁劝说儿子:“我们家的亲戚非贵即富,从来没有跟乡下人打过交道,如果你找了她那样的媳妇,让你们老脸往哪儿放呢?”

    “爸,李晓月真的挺不错的。”

    “行了,这事由不了你做主,我和你妈说了算,除了乔丽,我们谁也不承认。”

    司徒爸爸当了多年的干部,他的领导作派让司徒明非常畏惧,他深知父亲说一不二的性格,因此他不再为李晓月说好话,也不表态不跟乔丽来往。

    春节假期结束后,在父母的强烈看管下,司徒明没有机会独自去W市看望李晓月,他只得和姐姐,乔丽一起坐车直接去了H市。

    到学校后,司徒明暂时离开了姐姐的监督,他偷偷地给李晓月写了一封信:

    晓月:

    过年还好吧?

    实在对不起,过年期间家里的客人太多了,我父母天天让我去亲戚家拜年,我实在没有时间给你写信,你的身体怎么样?不要太劳累了,如果没有生活费,就告诉我,我每月省两百块钱寄给你,好吗?

    你要相信我对你的一颗真心,等我毕业了,我有独立的经济能力,我就可以帮助你减轻负担了。

    期待你的回信。

    永远爱你的司徒明。

    望穿双眼,李晓月终于收到司徒明的来信,她捧着信躲在床上看了一遍又一遍,在那个寒冷的时节,司徒明的来信让她倍感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