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你们不是一路人

    更新时间:2017-01-01 09:59:52本章字数:3222字

    过年期间,别人热热闹闹地回家过年,可是为了挣可怜的生活费,李晓月只得留在W市奔波打工,做保姆,帮别人卖衣服,赚点辛苦的劳务费,个中的苦涩只有她自个能体会。

    司徒明的来信,无疑给了她极大的精神安慰,她连忙给他回了信:

    司徒明:

    来信收到,我的身体很好,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从小在农村长大,什么样的苦都吃过,这些事情累不倒我,你还好吗?过年期间有没有跟其他的同学一起玩呢?这是我们考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春节,你们应该玩得很开心吧?

    你开心我就放心,只要你过得好,我的心里就会感到踏实。

    上次你说课程很多,课余时间还选修了几门进修课程,你在学习之余,一定要多保重身体,期待我们下次再相见之日! 

    我也想你,爱你!

    李晓月

    司徒明收到李晓月的来信得知她一切平安,他的心里倍感欣慰,为了实现当初的承诺,他要做她身旁的一棵大树 ,为她遮风挡雨,给她安慰和依靠,他打算给她寄点钱,以帮她缓解经济压力。

    他的父母将他的生活费都存放在他姐姐那里,他每次需要用钱时,都得向他的姐姐要,因而他姐姐对他的开销状况一清二楚,如果他多要了钱,她肯定会追问钱的用途。

    但是不找他姐姐要的话,他又没有独立赚钱的能力,想来想去, 为了顺利从姐姐那里要点钱寄给李晓月,他只得另想他法。

    “姐姐,我想参加围棋培训班,你给三百块钱给我吧。”

    “你以前在家里不是学过围棋吗?现在干嘛还要去学习呢?”

    “以前我在家里学的都是一点皮毛,现在到了大学,想多学几个级别的,技多不压身嘛。”

    司徒燕一向很疼爱弟弟,只要是他提出的要求,她一般都会同意。

    既然弟弟想要学围棋培训班,多学一门课外技术也是好事,于是她大方地给了弟弟三百块钱。

    “拿去吧,好好学习,如果想学其它的培训也行,只要将钱花在正道上就好。”

    “好的,谢谢姐姐。”

    司徒明从姐姐那里拿到钱后,他趁周末没上课,连忙赶去邮局将三百块钱寄给了李晓月,并在信中再三叮嘱她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太辛苦了,没有钱就写信告诉他,他一定会想办法帮她解决困难。

    李晓月收到司徒明的钱后,她在感动之余,心里更多的是不安,她猜想这笔钱肯定是他偷偷寄来的,万一被他的父母和姐姐知道了,他们岂不会骂死她?他们之间的障碍原本就很多,如果再给他惹上麻烦,以后想走到一起的机率更小了,而且收下这三百块钱的话,她将会欠他一辈子的人情。

    经过慎重考虑,她决定将三百块钱退回去,并写信告诉他,以后不要再给他寄钱,她的生活费打零工就可以解决。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五天后,当她寄过去的汇款单到达司徒明的学校时,碰巧乔丽去那里找司徒明玩。

    乔丽在学校保安室门口等候司徒明下课时,她在通告板上偶尔看见了汇款单栏位里写有司徒明的名字,起初她感到很奇怪,有谁会给司徒明寄钱呢?他的姐姐就在H市,他的生活费都存放在他姐姐那里,怎么可能有人给他寄钱?因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家里根本就不缺钱。

    好奇之余,她心生一计,对保安说道:“我是司徒明的女朋友,可不可以将他的汇票给我呢?我帮他带过去。”

    保安不认识乔丽,自然拒绝了她的要求:“不行,我们这儿有规定,所有的信件和汇款单必须是本人来领,而且还要签字的。”

    乔丽见保安不答应,她又想出一个方法: “那这样好不好,你先给我看看,是谁给他寄的钱,我好去通知他过来拿。”

    “那好吧。”保安不知是计,他连忙从抽屉里找出司徒明的汇款单,给乔丽看了一眼,说道:“是W市寄过来的。”

    乔丽接过来一看,李晓月熟悉的字迹印入她的眼帘,以及汇款附栏上几个字看起来格外刺眼:“不要再给我寄钱了,我的生活费够花。”

    李晓月写的这几个字,在别人看来很温情,可是在乔丽看来,却是那么扎眼,那一瞬间,她感到好像有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涌来,原来司徒明不但没有跟李晓月分手,反而还暗地里给她寄钱? 

    过年在家的时候,他可是信誓旦旦地向他的父母和姐姐保证,他一定会离开李晓月,绝不会再跟她来住。

    那眼前的这张汇款单又是怎么回事呢?他们私下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她不知道呢?

    乔丽拿着那张烫手的汇款单,气得肺都要炸了,保安发现她的脸色很不对劲,便轻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了?”

    “哦,没事,谢谢你。”乔丽回过神来,连忙装着若无其事地谢过保安,快步离开了保安室。

    她没有去找司徒明,而是转身去了研究生院,她要去找司徒燕,要将这个惊天秘密告诉她。

    果然,司徒燕得知弟弟不但没有跟李晓月中断联系,反而给她寄钱时,当即气得杏眼圆瞪: “你说什么?小明给那个李晓月寄钱?”

    “是的,不过她退了回来,至于寄了多少,退了多少,我就不清楚了。”乔丽故意添油加醋地说道,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激怒司徒燕,让她出面干涉司徒明和李晓月的关系。

    “他真是胆大包天,这个时候就去填她家那个无底洞,如果真让他们在一起的话,那以后还得了,岂不要将我们整个家庭都填进去?”司徒燕气得破口大骂。

    “燕姐,你要想办法阻止他们来往,如果让他陷进去了,以后再让他们分开恐怕就更难了。”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他的心拉回来,我们家绝对不会允许那个李晓月进门的。”

    “好的,谢谢燕姐。”有了司徒燕的支持,乔丽的心里踏实多了。

    为了让弟弟早日从这段不般配的恋情中抽身出来,司徒燕决定瞒着弟弟,由她来着手解决他的后患,她坚信即使弟弟跟李晓月修成正果,他们之间绝对不会幸福,因为他们的出生背景相差太多了,他们完全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根本不一致,如果在一起生活,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呢?

    司徒燕精明过人,也很了解弟弟优柔寡断的性格,如果让他一下子断了对李晓月的念想根本不可能,于是她决定从李晓月的身上着手,只要想办法让她乖乖地远离弟弟,让她记恨弟弟,这样才能彻底阻止他们的联系。

    经过一番慎重的考虑,司徒燕给李晓月写了一封信:

    李晓月:

    你好!

    我是司徒明的姐姐司徒燕,之前你们上高中时,我去过你们学校几次,想必你也认识我,我在从你们的毕业照上见过你的照片,不错,你确实长得很漂亮,我也理解我的弟弟为什么死心踏地地喜欢你,如果我是男生,我也会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

    不过话说回来,谈恋爱时单纯的喜欢归喜欢,如果涉及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这种喜欢就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也不现实。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想必早就了解我们两家的家庭背景差别有多大,我的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而你的家庭又是什么背景,想必你的心里比谁都清楚。

    你想想看,我们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悬殊这么大,你和我弟弟怎么可能有机会走到一块儿去呢?

    我不管你心里服不服,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从我们出生开始,我们的生长环境就决定了我们不同的命运。

    你和我弟弟注定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 现在你也上大学了,想必比在高中时期更加明事理,应该看得清这个不容更改的事实,你和我弟弟根本不般配,你们绝对没有希望走到一块儿去。

    我弟弟从小娇生惯养,他不懂事,所以才会头脑发热地喜欢你,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们家只有他一个男孩,他将来结婚生子,他的婚事不会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肯定得由我的父母和我做主才算数。

    因此,我今天坦白地告诉你,我们家绝对不会允许他跟你来往,请你趁着现在还年轻,赶紧远离他,更别提什么让他给你寄生活费了。 虽然我家里并不缺他寄给你的钱,但是我们家就是有再多的钱,我们也得花在应该花的地方,我弟弟的钱是我父母给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花我们家的钱。

    你没有钱上大学,那是你的事,跟我家里没有任何关系,在我们家里,你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外人,你有什么理由拖累我弟弟呢?

    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弟弟在H市上大学,毕业后,他肯定会留在这里工作,你上的那所大学在省内都不入流,以后毕业了有没有工作都难说,如果你还要拖着我弟弟,你不是在害他吗?

    我的父母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像你这样出身的女孩进我们家门,我劝你还是好自为知,早点离开我弟弟。

    乔丽是我们家唯一认可的未来的儿媳妇,她和司徒明从小一块儿长大,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只有她才配得上我弟弟,如果不想太难堪的话,收到我的这封信后,就不要再跟我弟弟联系了,他以前寄给你的钱,就当作施舍给你的吧,望你有自知之明

    祝你一切顺利!

    司徒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