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为什么出意外

    更新时间:2016-12-21 21:43:04本章字数:2114字

    “涛哥,帮我把这些样本给刘教授送过去吧!”

    “我手里还有工作,上头都催了我好几天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徐文涛抱怨着,没有抬头忙着,还是忙着手里的工作。

    “涛哥,我手里有一张电影票……”王振宇诡异的一笑。

    “不感兴趣,我真忙。”冷漠的回答。

    “唉!可惜了,那我就和徐艺萌去喽!”

    徐文涛抬头看着他,用牙咬着手里的碳素笔不解地问,“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到底有何目的?只不过是送个样品,又不是让你去死?你至于吗!”

    “涛哥,跟你说实话,我把刘教授得罪了,不敢见他。要是见着他,非把我折磨死!”

    “不就是……”徐文涛震惊地看着他,心里合计着,虽然前几天出了点意外,但还没确定是谁的责任,刘教授也不是那种乱挥大棒子的人啊?

    “涛哥,就帮我这一次,您的大恩大德以后定会报答。今天就算欠你个人情,帮帮忙吧!”王振宇像女人般扭捏着。

    “我去,你别恶心我。”徐文涛干呕着,装作要吐的样子,无奈的又问他,“你躲过了一时,那以后那,你不可能一辈子都躲着吧?”

    王振宇会心一笑,乐呵呵的把样品放到桌子上,得意地吹了一下口哨,“以后的事,呵呵…以后再说吧。”顺手又把电影票放到了徐文涛的口袋里,吹着口哨走开。

    徐文涛无奈地摇头,正好想活动一下,便伸着懒腰,不情愿地端着样品去送。

    刘教授的实验室是重地,研究的是公司非常看中的药物,不是一般的员工能随便进入。而徐文涛则属于公司的高级员工,有权进入。也是这里的老员工,保安只是象征性地看一下证件就放行。

    刷卡进入实验室,徐文涛差点被熏倒。用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扇着周围,“我去!怎么这么大的味?”

    实验室虽然是密封的重地,但通风设施还是非常好,不至于会有如此大的刺鼻气味。不过看着刘教授和助手正忙碌着,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刘教授,王振宇让我把这样品送过来。”

    刘教授聚精会神地看着晃动的实验机,没说话,只是用手指着左边的台子。其实徐文涛知道应该放在哪里,他只是想让刘教授知道,是谁把样品送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就轻轻地放下样品。

    这个实验室虽然经常来,不过每次来都感到好奇。感觉里面研究的不是一般的药物。徐文涛感觉里面研究的药物可能并不是和外界宣称的那样,从这里的神秘程度,就能猜到,应该是跨世纪的药物。

    这次徐文涛还是和平时一样驻足再多看几眼。

    只见试验机快速旋转,晃动里面各种颜色的新试剂……

    当机器不断加速,能感觉一种力量在周围。并且有各种颜色的光在闪灼。徐文涛看的入迷,眼神迷离中感觉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来是什么。莫名的心跳开始加速,他此时已经没有了好奇感,更多的是紧张。浑身非常的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发慌。

    忽然一道白光,他下意识地闭眼,想用手挡住,只听“咣当”一声,徐文涛就失去了意识…恍惚中有声音,嘈杂的声音,人大叫的声音,已经玻璃破碎和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声音忽大忽小,而徐文涛意识变的模糊。此时的他,就像在做梦一样,而他的脑子已经分辨不出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咳咳……我、我们怎么办?”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咳咳……”

    “哎呀,你别他妈废话了,快来帮忙!”

    警铃声响起……

    三天后……

    徐文涛慢慢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着床上。仔细看,确定的确是在医院里。想要起来,才发现自己带着氧气管,还打着吊针。

    “你醒了,先别动。”一个甜美的声音。

    徐文涛侧目才发现在旁边有个小护士,正在检查着什么。

    “我…我怎么了?”

    “你不记得了?看来是有些失忆。”护士有些诧异的自言自语,但又马上回答他,“送你来的人说你出了车祸。”

    “车祸?”他有点蒙圈,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家人?”

    “好了,既然醒了,就安心的休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先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

    护士微笑着端着各种药物走出去,徐文涛头有点疼。思绪太乱,好多画面想演电影一样出现,但有都是支离破碎的,像锤子一样敲打着脑袋。“这是怎么了?我……我好像是在公司里吧?”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越是想去整理思绪,脑子就越疼痛。

    正在忍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推门而入进来几个人。徐文涛没睁开眼去看,想试着去稳住自己。

    进来的人已经走到了床前,问他,“涛哥你终于醒了!”

    徐文涛睁开眼高兴的叫着,“振宇!”他有些兴奋,终于见到认识人了,迫不及待地问,“我怎么了?护士说我出了车祸。我怎么记得自己好像是在公司里……”他又摇头不确认,“好像……好像,我怎么又记不起来了。”

    跟在后面的孙浩宇说道,“别多想了,先养好伤在说吧。”

    放下水果的张毅林说:“是啊涛子,你别多想了,先养好伤以后再说。”

    “嗯,谢谢你们来看我。”

    互相寒暄了一番,他们才离开。三个人走后,徐文涛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觉得不真实,身体实在是太虚弱,就又睡去。

    没过几天,他身体基本无恙可以出院。医生也觉得奇怪,恢复的竟然比一般人要快许多,觉得是个奇迹。

    出院后,他迫不及待的去上班。但刷卡的时候,竟然被禁止入内,搞的他莫名其妙。

    “哥几个,估计是系统有问题,我徐文涛你们还不认识?对吧,里面的高级职员。”

    “对不起,没有卡不能进入。”

    “哥们拜托了,这要迟到了,通融一下,感谢感谢。”

    保安开始用手推搡他,并警告着,“对不起,请你马上离开。”

    “唉,别推我。”徐文涛有些生气,“新来的吧?”正想较真,后面传来雄厚的声音。

    “怎么回事?” 

    “房总!”几个保安毕恭毕敬地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