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一首让他感动的歌

    更新时间:2017-02-25 07:50:36本章字数:3074字

    徐文涛见她不依不饶,只好败下阵来,但还是很好怪地问,“曲鸽,今天怎么想起来请我吃烤肉?”

    “心情好呗!”曲鸽回答的也很随意。

    “呵呵,好吧,那以后我祈祷你天天都有好心情。”

    此时徐文涛已经把一盘烤肉消灭掉,正用力咀嚼品尝着它的美味。

    “别噎着……”曲鸽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着急,提醒他。

    “咳咳……”

    不过已经晚了,他已经开始咳嗽,着急的抓起水杯喝了一口,结果又被呛到了,咳嗽了半天才好。

    他拍打着胸口,脸憋的通红,右手擦着嘴角,还不忘记打趣说:“这棒子的餐厅难道是不欢迎我吗?竟然无福消受……”

    他直摇头,装作无奈,但手里又拿起烤肉,又拿着一些生菜,开始大口吃……

    曲鸽吃的很少,基本都是看着他在吃。徐文涛也不在乎,生活中的挫折告诉他,面子在生活面前不值一文钱。没有雄厚的资金,面子可以抛弃了,当有了实力的时候在找回来也不晚。

    在不正常的寂静下,他吃饱喝足。

    徐文涛彻底吃不下了,就很认真地问她,“曲鸽,问你几个问题,咱推心置腹地说,好不好。”

    “说吧!”

    曲鸽知道他想问什么,虽然脸上的表情很轻松,其实内心还是很紧张地,她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追杀……不,看来追杀这个词不太准确,抓你,就用抓你这个词吧。”徐文涛开始纠结用词,“那几个男人为什么抓你?我又仔细回想了一下,看他们的表情,感觉不像要伤害你。”

    “都那样了还不想伤害我?你什么眼神啊!”曲鸽瞪大眼睛,嗓门提高了许多,想给他一个错觉,而且自己也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就是想混淆视听,让他误解,随便想什么都可以后就可以蒙混过关。

    徐文涛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多问也无益,也不想知道人家的隐私,就抛出另一个话题,“你没家吗?总是住我这里不太好吧!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咱同居那。”

    “我呸呸呸……”曲鸽用力把手里的饮料杯重重地放下,“谁和你同居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还真是卸磨杀驴啊!转脸就不认账了。”

    “再说了,本小姐还没说什么那,你又不吃亏,你嚷嚷什么?”

    徐文涛看着曲鸽不依不饶的态度,又观察她的穿着,和她逃跑时候的感觉不太一样,简直是判若两人,应该说前几天她像叫花子,现在像富家女。

    他想:也无所谓了,还是早摆脱她为妙,反正也蹭了她一顿大餐,没有损失。

    “那咱就算两清了,我正好有事想,就先走了。”

    徐文涛说走就走,已经站起来准备离开。曲鸽想吃完冰点在走,嚷嚷的着想让他留下,但无奈,并不能阻止他的脚步,也只好买单跟着追出来。

    徐文涛本想坐车回去,但更想快点摆脱曲鸽,就想打车。无奈此时正是打车高峰,等了一会也没有空出租车。

    正焦急地等待着,一辆车停在他边上。

    “帅哥,搭车吗?”

    徐文涛一看是曲鸽,乐了。在看她开的也只是一辆普通的国产车,对她刚才的看法又打了折。

    富家女怎么会开10万以下的国产车?

    “哎!你想什么那?”曲鸽又叫着,“快上车吧!”

    大餐都吃了,就不在乎多赚点便宜了,此时打车又难,坐一下顺风车又不损失什么,那就坐。

    徐文涛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总有点心存芥蒂,做什么事情都要思考一番,所以行动就慢了半拍。

    而曲鸽看徐文涛总是木那的样子也觉得可笑,不过印象还不错。

    徐文涛有系安全带的习惯,系好后,曲鸽问他,“去哪里?”

    “送我回去吧!吃了这么多,我想回家休息一下。”

    “不会吧!你就这么点人生追求?吃饱了睡觉,睡醒了工作,然后再吃。这样的生活方式太麻木了,人没老,生活方式却老了。”

    徐文涛不接受她的想法,就反驳她,“我都工作了半天了,吃饱了休息下,下午还要上班。你说的那个生活方式是那些大老板,不是打工仔。我也想每天去打高尔夫,或者去爬山,钓鱼也不错,可是我不工作了?不工作了谁养活我?谁给我交房租啊!”徐文涛又指着她,“对了,如果我不工作的话,就没一房子住,那你那几天就不能住我家里,那你住桥洞都有可能。”

    “我去!”曲鸽没想到他一口气会说这么反驳她的话,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想了一下就用另一种口气说: “听你这些大道理,我更证明你人未老,心态却老了。”

    “生活就是如此吧!”

    其实徐文涛想的是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倒霉事,所以说的一些话她不会理解。

    曲鸽虽然一直找他毛病,但双手还是紧抓方向盘,很认真地开着车,“休闲娱乐不一定要老板才能有,你啊,就是不会给自己找乐子。不然怎么会没女朋友?”

    “哎……你这个丫头!”

    徐文涛身子一动,若不是她开着,真想给她一巴掌,治一下她的嚣张气焰。

    “不和你说这些没用的,浪费我的脑细胞。”徐文涛一扭头看右边的风景。

    曲鸽见他不说话了,就打开音乐,放着一首抒情歌曲。

    只听到男歌手唱着:

    站在灯火辉煌的街头,

    孤独伴随我的左右。

    每当我要前行的时候,

    我忘记向左还是向右。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

    独自一人伴着红酒。

    透过手中的酒杯,

    眼中的世界一片漆黑。

    走在霓虹灯下的街头,

    思念像风将我穿透。

    记得那年我和你邂逅,

    你挥手没有给我理由。

    心头藏着太多的忧愁,

    思念却让流星带走。

    划破天空的雨后,

    将你的承诺一起带走。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好累,

    付出一切一切一切为谁。

    为你痛苦无怨无悔,

    谁又真的在乎谁。

    徐文涛竟然完整地听完整首歌,被歌词和歌手的旋律所吸引,更是被歌手的声音吸引,眼里甚至泛着泪花。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孤独地走在街道上,而自己孤独的背影被霓虹灯照射着,影子渐渐的消失。

    “这首歌叫什么?”徐文涛动情地问。

    “喜欢吗?”

    “还不错!”

    徐文涛极力掩饰自己眼角的泪花,好在曲鸽正聚精会神地开车,没有发现。

    “歌手叫李赵鹏,最近他的歌挺火的。这首歌叫《我真的好累》。”

    曲鸽靠在椅背上,思绪在飞,飞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车停下的时候,徐文涛还在愣神没有发现。

    “到家了,你不下车?”曲鸽推了他一下。

    “奥,到家了。”徐文涛开门下车,关门的瞬间又很诚心地说了句谢谢。

    “我怎么看你状态不太好那?那里不舒服?”曲鸽关心地问。

    “没事,就是困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你等下,我停下车。”

    徐文涛看着她一脚油门就找了个停车位听了车,有些纳闷。当她小步跑来的时候,心里也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你不回家?”他的表情故意做的很足,意思是我不欢迎你住我家。

    曲鸽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借口说:“我还是先把你送回家再说吧!”

    “不会吧!”徐文涛故意提高嗓门,“我一个大男人,你还怕别人欺负我?”

    “走吧!别啰嗦了,太阳这么热,你也不怕中暑。”

    曲鸽竟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像恋人那样向里面走。徐文涛本想挣脱,但她抓的力气很大,而且她用那种征服别人的霸气眼神回复着他,告诉他自己意志坚决。

    徐文涛也只好作罢,反正自己也不吃亏,索性用力搂住她的腰,给她个下马威,想让她自己知难而退自己松手。

    也是曲鸽看穿了他的计谋,或许就是根本不在乎,又或许是想要点什么浪漫的故事,她并没有在意,反而是更有力地搂着他的胳膊。

    两个人就这样很奇怪地向里面走。

    这时候一个女孩在远处看着这一切,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本来还替徐文涛担心,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或许人家根本就没想着自己。

    此时有点生气的人就是徐艺萌———让徐文涛苦苦追寻了许久,刚有点眉目,但还没正式宣布交往的女人。

    她心里怎么会一下子就割舍了对他的爱?

    今天想来看一下他过的怎么样,没想到看到这么亲密的一幕。

    其实她没想到能找到他,今天来这里,也只是看到他朋友圈发信息时候的地址,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见到的一幕让她有些揪心。

    被遗忘会不在乎,当自己失去的时候才正在制定自己在不在乎。

    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她才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去。

    最近被公司的新药这趟的她是心力交瘁。上面一直催促,而她这个小组长又没什么靠山,所以她很怕失败后会让自己背黑锅。

    手下的人也都怕会担责任,所以并不是一条心,今天上午这不是出了一个意外,她才想到来这里。

    而想到上午的意外,她就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