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坐怀不乱

    更新时间:2017-02-26 07:50:33本章字数:3064字

    徐艺萌看到徐文涛和陌生女人亲热的样子,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或许是天意,让她觉得自己想多了,原来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说什么忘不掉,说什么真爱,都是鬼话,没想到只是几天时间,他就有了新欢。

    虽然失望,但她还没急于离开,开始只是冲动地走掉,只是走了几步,就又停下,看着他们消失的楼。

    可能也是一种挫败感驱使着她这样做吧。

    而又想到上午的意外,本来想来寻求点安慰,或者是诉苦,但现在的心情用什么才能够解脱?

    说到上午的意外,是什么意外那?

    这还要从他们整理资料的时候说起……

    当他们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一条特别的信息,技术部发现一条很隐蔽的邮件信息,很特别的信息。

    是不是有人把关键的实验数据发送了出去?

    这条信息很隐藏,属于定时发送,然后又自动粉碎了文件,所以最好的工程师也无法恢复数据。

    开始,大家都怀疑是刘教授监守自盗,但邮箱并不是他的,而且他也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件事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大家开始怀疑有内鬼,能做这样事情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员工,而做这样事情的人,发送的一定不会是简单的邮件。

    为此,房总大发雷霆,而技术部门的每个人都是怀疑的对象,所以现在都是人人自危。

    其实徐艺萌对这件事并不担心,毕竟与己无关,但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冥冥中感觉这件事似乎能和徐文涛靠点边。

    本来想和他聊一下,或许能问出点什么,但现在看他这么风流快活,什么心思也没有了。

    或许自己对他真有那样的感觉吧!

    失去了才知道自己内心的感想,现在忽然有些后悔以前一直没能明确的回答他。

    而房总限期一个月找回最重要的实验数据,现在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上午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估计就更没有希望了。

    除非找到那个邮件的主人,或许就又找到丢失的最重要的实验数据的可能。

    站在那里愣神半天,脑子里很乱,徐艺萌被阳光晒的汗流浃背,内心更是在流泪,但还是要面对现实,她也只好无奈地离开。

    ………… ……

    徐文涛很无奈地回家,其实回家是很快乐的事情,但跟着个身份不明缠人的女孩子,让他很不舒服。虽然今天请了一顿大餐,但不足报答他为他做的事情。

    “我说徐文涛,”曲鸽嘟囔着嘴坐在沙发上嚷嚷着,“你就这么不欢迎我?”

    “姑奶奶,我都把你带进屋子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大小姐……”徐文涛也抱怨,这个女人要求还真多。

    “那还不给本小姐倒杯水?”

    “自己倒。”

    徐文涛没好气的回答她,进到卧室就把门锁上。刚躺下,就听到她在外面开门,拍门。

    “哎,你锁门干什么,快把门打开。”

    “别打扰我了,我要休息了,你回家吧!”

    “卸磨杀驴啊你……哎呀!”

    忽然一声‘哎呀’就没有了声音。

    不好!

    徐文涛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些人又来抓她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去开门。

    打开门一刹那,他鼻子没气歪了,只见曲鸽斜靠在门框上,笑嘻嘻地看着他,在徐文涛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悠闲自得地走进卧室,在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故意碰了一下他。

    真是一物降一物,徐文涛摇头,本以为自己就够能耍人了,现在却被这个小女子耍了。

    徐文涛怎么会受她的摆布,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里出现一个邪恶的计划。

    曲鸽正得意着,徐文涛在她背后出其不意地搂住,她身子一紧张,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他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这一点出乎曲鸽的意料,心里还真是摸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真是想非礼自己?

    曲鸽还真是害怕了,尤其是看到他那猥亵的表情,手还开始解腰带,似乎下一步就是要云雾一番。

    徐文涛虽然表现的很强势,但只是在哪里假装要脱衣服,并没有实质的动作。

    曲鸽鬼精灵一个,一下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本来惊恐的表情马上露出妩媚的笑容,而且还搔首弄姿摆弄着各种姿势。

    这是什么鬼?

    徐文涛下巴差点掉下来,直直地看着她。

    曲鸽把手指放在嘴里舔着,用勾人的眼神抛出来,又把裙子向上拉,露出洁白的大、腿。

    徐文涛在也装不下去了。

    “哎哎哎,你赢了,搞不过你。”

    “哈哈哈……”

    曲鸽开始开怀的笑,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反而觉得他挺有意思,对他的感觉又蒙上一层好感。

    徐文涛也不说话,就是看着躺在床上大笑的曲鸽,一直看的她有点发毛。

    “你看什么?”

    这次她把裙子拉回去。

    两个人其实真有一拼,都不按照常理出牌,徐文涛乐了。

    “放心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切!”曲鸽有点受打击,“本小姐貌美如花,还没听过那个男人这样说过。”

    “今天这不就见到了?”徐文涛很高傲地说:“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可躺下了,本少爷可是累了。”

    曲鸽一拍她旁边的空位置,像似在挑衅地说:“来吧!”

    “哎呀我去!那好,”徐文涛没客气,他真的是有些累,直接躺下来,靠在她一边,而且是面对着她,“床小,如果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别介意,那不是我本意。”

    曲鸽毕竟是女孩子,赶紧把毛毯横到中间,又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

    徐文涛笑着给了她一个飞吻,一抹红晕出现在她脸上,毕竟两人距离不到30里面,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到,曲鸽内心难免会春心荡漾,并不反感这样的画面,但也很忐忑,就假装生气背过身子去。

    徐文涛乐了,自己终于占了上风。

    而曲鸽其实并没有输,背对着他,心里正在暗暗高兴,她似乎有点喜欢上了他。

    徐文涛没有打算去上班,反正自己已经够倒霉了,一切都无所谓了,睡一觉在说。

    同床异梦,男男女女睡在一张床上,其实只是认识了几天,这场面有些奇怪,但却发生了。

    女孩的呼吸越来越不均匀,脑海里想的很多,甚至想到了更香艳的画面,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徐文涛没那么多想法,已经呼呼大睡。

    曲鸽感觉他睡着了,就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子,这样进距离的看着他,能看清他每一寸的肌肤,呼吸的那么自然,没有一点的歪心思。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怎么对我没一点感觉?

    这让她很受伤,甚至又把大腿露的更多,耸着肩露出大半个肩,嘴上说着话,但并没有发出声响:我这么美,你怎么就不想摸我一下?

    当然没有反、应,徐文涛还是呼呼大睡,人她怎么撅嘴也没有用。

    曲鸽迷惑了,这个男人越发让她感觉神秘。

    这样的地方,竟然住着这样一位男人,平时自己身边围绕的男人都是让她讨厌的苍蝇,看中的是她的美色和她的家庭背景,想起来就让她恶心。

    盯着看了半天,她有摸他的冲动,但还怕吵醒他,毕竟人内心的欲、望是最难扑灭的火,忍了半天她还是觉定要抚摸一下。

    小心翼翼地伸手,只是碰了一下他的脸颊就快速地缩回来,自己的心跳加速,即紧张又欣喜,这种感觉非常好。

    有了初次的尝试就会有第二次的冲动。

    看着他没有感觉,曲鸽也胆大起来,又摸着他的头发,似乎几天没洗了,有点头皮屑,她就冲着他伸舌头做鬼脸。

    又摸着他的鼻尖,热乎乎的,甚至渗出一些汗滴。看到他的汗滴,曲鸽才感觉到这个屋子好热。

    她想把隔在中间的毛毯挪开,只是徐文涛一条腿压在上面,她不敢用力去拽,只好一点一点的向外抽,压的太紧,实在是没办法,她也只好放弃。

    但她把毛毯都压在了身下,这样就没有上面挡在他们中间了,曲鸽又慢慢的靠近他平躺着。

    还是睡不着,不时地歪头看着他睡的如此香甜。

    她用手指着他的鼻子,心里责备他:大笨蛋,这么漂亮的女孩在你旁边你不下手,大……笨……蛋……

    心里这样骂着他,但更多的是欣喜,可能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男人吧,坐怀不乱,虽然外表看着浪荡不羁,实际上却很有原则。

    他还是hi睡的很香,这却是在折磨着曲鸽,她越是看着他睡的香甜,自己就更精神,真希望这样的环境下不是这么无聊的睡觉。

    在一张床上,竟然不做男女该做的快活事,真是扫兴。

    曲鸽心里越发的骂着他是头猪,就大胆地把他的胳膊抬到了自己身上,当然做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如果让他看到了,岂不是尴尬死,在说自己是花痴,那多丢人?

    正得意他搂住自己,也想安然的贴着他的面美美的睡去,却听到外面又异响,接着是打开他们卧室门的声音,曲鸽看到闯进了的人大吃一惊,不由得大叫一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