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抓曲鸽的神秘人

    更新时间:2017-02-26 07:38:47本章字数:3106字

    没等曲鸽反应过来,几个男人已经跑进来,直接把她从床上架了起来。

    徐文涛被她刚才一嗓子吓醒,一秒钟时间就精神起来,定睛一看,几个彪形大汉正拖着曲鸽。

    曲鸽的挣扎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顺间就把她拖到了门口。

    “徐文涛……救我……”

    此时的他愤怒了!

    真拿他这里是超市?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要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带走和自己有一吻之情的女人?

    “放开……”

    徐文涛大喊一声,又一跃而起。

    本以为自己很帅气的动作,加上很很霸气的呐喊,几个匪徒会有所收敛,结果他们根本就没理会他。

    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挫折,他本能地跑出去,他们正抓着挣扎喊叫的曲鸽开门。

    徐文涛瞅准机会,一脚踢在最后面那位哥们屁股上。

    “嗷……”一声,这位哥们就前倾扑倒在前面人身上,而几个人又撞在门上,把刚打开的门又关上了。

    一共5个人,3个匪徒。

    一个匪徒指着徐文涛,面目狰狞恶狠狠地威胁着,“别多管闲事,不然废了你。”

    “好啊!来吧!”徐文涛把双手张开,“我们互相伤害吧!”

    “哼!有病吧你?”

    曲鸽挣扎了几次,但另外两个人抓到很牢固,尤其是被徐文涛踹了一脚的男人,愤怒地看着他,似乎想把刚才的仇恨都撒在曲鸽身上。

    徐文涛顾不上许多了,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到底什么来路也不知道,真打起来,自己挨揍是肯定的了,此时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在用更凶狠和花招来欺骗他们。

    “哥几个!来来回回咱们也见过几次了,她和你们有什么仇恨?竟然一次一次地绑架她?”

    “不关你的事你别管。”

    “哼……她是我女朋友,我能不管?”

    几个人一愣,看着曲鸽,曲鸽比刚才要冷静了许多,甚至能感觉到有一点高兴。

    “老公快救我……”

    徐文涛一抠耳朵,心里想:不用叫的这么肉麻吧?

    “咳咳……那个,哥几个,她欠你们钱吗?”

    几个人相互一看,其中一个说:“女朋友?你确定?”

    徐文涛表情其实很尴尬,有些骑虎难下,但还是装作很有底气地回答他,“是啊,不行啊?”

    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呵呵……”

    另一个人说:“哥,别和他废话 了,老板等着那……”

    曲鸽又开始挣扎,但比较奇怪的很,他们并不为难她,而曲鸽似乎越发的猖狂,开始推搡抓着她的人。

    “小姐,和我们回去吧!”

    “你……”曲鸽怒目而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你你……”

    徐文涛觉得奇怪,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用至于的口气问,“能告诉我这是怎么情况吗?我怎么觉得你们是一伙的?”

    “不是……”曲鸽脱口而出,似乎想掩饰什么,又觉得自己说的话更暴漏了什么,就一甩手,恶狠狠地说:“都给我松开。”

    说也奇怪,两个人竟然听话地松开了手。

    曲鸽自知瞒不住了,但还是气呼呼地甩着手走到沙发坐下,另三个人对徐文涛一摊手表示无奈。

    似乎明白了!

    徐文涛也坐下,看着她,半天才打破沉默。

    “能告诉我什么情况吗?”

    “哎呀,你能不能不烦人……”曲鸽没好气地回答。

    站在门口的几个壮汉都靠过来,前面的面露难色的开口道,“小姐,回家吧,您不回去,我们没法交代。”

    “交代,交代。”曲鸽几乎是发疯似的大声喊着,“我和他现在没有半点关系,你们呢别烦我了,在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徐文涛大概知道了点什么,就问他们,“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眼前的曲鸽,一切看在了眼里。

    霸道小姐?

    “你们家的小姐!”徐文涛换一种方式问,“富二代?你们不用说什么,但我说的应该是没错吧!你们的老板想把任性的大小姐找回去,为什么离家出走咱就不用说了,但我知道,他们父女只见肯定是又矛盾,这样的故事太多了。”徐文涛又看着曲鸽,“你的家务事我不管,但是你住我这里,最起码应该让我知道点什么吧?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

    “我就是不想回家。”

    “不想回家?”徐文涛重复着她的话,心里的悲哀油然而生,叹气道,“不知道珍惜啊!”

    “小姐,您不回去,我们真没法交代啊!您就回去吧,老板真的很担心你。”

    “担心我还娶她,不回去。”

    “呵呵!”不自觉的发出嘲笑的声音,徐文涛明白了,原来是娶了后妈,她才负气离家出走,这脾气还真符合富二代的性格,这样的故事也很多。

    “既然是这样,我看这样吧!”徐文涛站起来,看着他们可怜兮兮的样子,觉得可笑,膀大腰圆的几个大汉被个弱女子折腾的没有任何脾气。

    “怎么办?”

    徐文涛接着说:“她在我这里也算安全,你们如果硬是把她带回去,受点小伤,我估计你们老板都能扒了你们的皮。既然她不想回去,有句话说的好,强扭的瓜不甜,就先让她在我这里住几日,或许过几天消了气就回去了。”

    “这……”

    几个人还是犹豫不决。

    徐文涛又说:“你们也看到了,我这里条件很艰苦,你们看,我这里的空调都坏了,你们觉得她能坚持几天,我想用不了几天就回去了。再说,你们真觉得能把她带回去?”

    “可是老板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不带小姐回去,我们也别回去了。”

    “你们傻啊!你们就说小姐以死相逼,你们能怎么办?你们就说:小姐说了,在逼她就死给你们看,如果还想见到女儿,就别来硬的,随时可以来看。”

    “不行!”曲鸽大声反对。

    “小姐,能不能理智点?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你老爸也有方法找到你,再说了,你不想让他们纠缠你,那就要让他们有个念想,让他知道你在哪里,是不是!不然,你觉得当爸爸的,会放心女儿在外面乱跑?你什么家庭背景我不想知道,但我觉得你有些小任性了。”

    徐文涛被她的破事折磨的口干舌燥,烦透了。

    “就是不行!”她还是任性地反对。

    徐文涛也火了,大喊着,“那你就别在我家里住,给我出去。”

    曲鸽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一时没了反应,但过了几秒后,眼角湿润,站起来就向外跑。

    “哎……”徐文涛自动自觉捅了马蜂窝,赶紧拽住她,“开玩笑,我刚才是开玩笑。”

    曲鸽顺势扑在了他怀里,画面有点美,来的有些突然,徐文涛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三个人也有些尴尬。

    曲鸽在他怀里竟然开始哭泣,动情地哭泣,似乎想把内心的苦闷都发泄出来。

    “咳咳……哥几个,我觉得你们先回去吧!她在我这里也挺安全,你们没事来看看也行,但别再霸王硬上弓抓她回去了。”

    几个人还是不想走,担心回去会被老板骂死,还想着能把她带回去。

    徐文涛看穿了他们的意思,就阴沉着脸说:“你们在逼她,出了意外,你们老板会饶过你们吗?”

    几个人开始动摇,觉得说的有道理,真得罪了小姐,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徐文涛抱着曲鸽,用手打发他们,“回去吧,别耽误我的好事,放心吧,在我这里一切都没问题,你们可以随时来参观。”

    又费了一阵口舌,加上打了保票,几个人才离开。

    当门关上的一刹那,徐文涛拍着她的后背,“好了,他们走了,别装了。”

    “谁装了?”曲鸽更加用力的抱紧他,“让我在哭会。”

    “哭就哭呗,干嘛抱那么紧?”

    “我愿意……”

    徐文涛反攻为守,也用力把她身体抱紧提上来,油腔滑调地说:“那好,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去卧室进一步交流一下?”

    曲鸽推开他,瞪着眼看着,嘴里嘟囔着,“流氓。”

    “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臭流氓!”曲鸽假装生气,话音刚落就已经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

    “喂!”他靠在门框上,“让我进去,我也要休息啊!我好累啊!”

    卧室门没开,从外面竟然打开了门,宋英豪回来了。

    两个人都一愣,宋英豪有些尴尬,“涛哥在家啊!”

    说着话还压低脸,怕他看到自己脸上的伤,其实第一眼徐文涛就看到了。

    “你脸怎么了?”

    “没,没什么……”他目光有些闪烁,“不小心碰了一下。”

    虽然疑惑,但还是没继续问,目视着他回房间,徐文涛摸着下巴觉得他有些奇怪,整天看着虽然是大大咧咧,但更多的是让人摸不着头绪。

    管他那,自扫门前雪,还是别多管闲事。

    “喂,曲鸽,开门,我累了。”

    他用力敲门,不过还是没反应。正想继续敲门,从外面有人敲门,打断了他的节奏。

    看着门,心里想:找谁的?又回来抓曲鸽了?

    走到门口就问,“找谁啊?”

    “宋英豪。”

    外面的人回答的顿挫有力,徐文涛也没怀疑,就打开 门,只是打开门的瞬间,就冲进来一帮人,让他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