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住进马旭家

    更新时间:2017-02-28 07:55:00本章字数:3031字

    听曲鸽说是鸽子图案,他忽然想到小时候一位算卦的大师告诉妈妈,说他如果在身体上出现一个图案,就会经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劫难,如果躲过去了就会飞黄腾达,否则就会跌入地狱之中。

    本以为之前的死亡经历已经是最大的劫难了,这又出现了这一出,现在看来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徐文涛跌坐在床上,目光呆滞,但思绪如飞,心里在盘算着如何逃过这一劫。

    “喂……”

    曲鸽忽然叫了一声,吓了他一跳,呆滞地看着她,又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心思说话。

    美几秒钟,电话铃声响起,是徐文涛的手机,但他没有心情去接。

    曲鸽看了一眼,就提醒他,“来电显示是‘妈妈’,你不接吗?”

    “什么?”

    徐文涛已经坐了起来,接过手机,还真是妈妈的号码,心理暗自怪自己好久没打电话,看来妈妈应该很担心自己,所以忍不住才主动打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又调整好情绪才接电话。

    “喂,小涛。”电话那头先开口。

    “妈……”徐文涛听到熟悉的声音泪水差点流下来,隐忍住自己的情绪,假装高兴的口气问,“妈,您身体好吧,我这忙着工作也没给您打电话。”

    “没事,我好着那,就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慈性的声音,泪水已经滑落,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妈……”

    “哎,小涛,你怎么了?喂……”

    “妈,没事,我……”徐文涛又调整好情绪,高兴地说:“妈,没事,我就是想你了。妹妹……还好吧?”

    “对了,就是要和你说这个事,你妹妹啊想去你那里。”

    “啊!”徐文涛一惊,“她来干什么啊?”

    “她要开学了,想去看看你,车票已经买好了,后天就到你那里,到时候接一下啊。”

    剩下的时间,徐文涛在懵懂总度过,脑子里只想着如何面对妹妹。

    现在这么狼狈,该如何是好?

    电话打了半天,整体上心情还不错,压抑了许久的心情也能释放一些。不过,妹妹来,住那里那?看到自己如此狼狈,岂不是让她们失望吗?

    正在纠结,电话又响起来。

    马旭?他又来电话?肯定不是好事情。

    徐文涛想着,还是接起来电话。

    “涛哥,你快来我这里。”

    “怎么了?”

    徐文涛有些不耐烦,心情刚要好点,又来了幺蛾子破事。

    “肖晓醒了,快来吧!”

    “醒了?”

    这是好事情,徐文涛没忘记自己的承诺,最重要,他想到了一个计划,就风疾电驰般地区到马旭家。

    看到肖晓睁着眼睛,目光呆滞看不到一丝的生气。

    “就这样?”

    “嗯!”

    “嗯?没有了?”徐文涛不解地问,“睁着眼睛,没有动静?”

    “对啊!看的我怪瘆的慌。”

    徐文涛看着周围,故意说:“你这屋子还真是缺少点生气,屋子大了,住的人少了,阴气太重。”

    “我也不想啊!”马旭无奈,“涛哥,你看现在怎么办?总是这样我心里也没个谱啊,万一肖晓醒不来,可怎么办啊?”

    “没那么简单,我看啊,马梅不解决,肖晓就难以逃脱厄运。”

    “涛哥,你可要帮我。”

    “行了,别像个娘们似的。这样吧,我来回的跑也不方便,我看你这是三居室,我就委屈一下,先住你这里,这样能随时帮助你,怎么样?”

    “好啊!太好了,谢涛哥!”

    徐文涛没再理会他,看着睁着眼睛的肖晓,目光呆滞,而且黑眼球占据了大半,非常吓人。

    靠近她的时候,忽然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开始发烫。肖晓也开始抖动,嘴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响。

    “涛哥,这是怎么了?”

    徐文涛没理会他,而是坐在床边,按住肖晓。

    看着她面目变的发黑,身体抖动着,马旭也跟着一起压住她。

    他俩只顾得压住肖晓,没注意周围聚集了一些黑气,黑气已经释放出来,围绕在几个人身边,而徐文涛的玉坠感应到了这股邪气,所以极力地吸收着邪气的力量。

    这股力量非常大,以至于两个人根本压制不住她。

    正在纠缠的时候,一股阳光穿透窗户,从外面旋转着射进来,都被玉坠吸收,玉坠又散发出灿烂的光芒,光芒照亮整个房间,也驱散了黑气。

    屋子里安静了。

    “涛哥,”马旭喘着粗气说:“你快搬来住吧!我受不了了。”

    其实徐文涛和马旭没注意到刚才屋子里的黑气,两个人见肖晓不再挣扎,就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

    徐文涛深思着,对着破事不想管,但是一团糟的生活,让自己又无可奈何。

    看着玉坠,心里面有许多问题,扔掉还觉得可惜,不扔还不是吉祥物。

    休息了一会,徐文涛就回去。

    曲鸽躺在床上,看着疲惫的徐文涛就说:“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你准备住多久?”

    曲鸽没想到他会这样问,一愣,但立马又回到他,“看心情喽!”

    徐文涛也不在乎了,就回了一句,“行,那你爱住几天就住几天吧!我搬出去住几天。”

    “啊!”曲鸽有些吃惊,“你搬出去?你搬哪儿啊?”

    “这个不用你管,你住这里就行。”

    徐文涛开始收拾衣服,其实也没什么东西,最重要是脑子乱。

    “喂,生气了?”曲鸽有些委屈,没想到他会这么讨厌自己。

    徐文涛看着委屈的曲鸽,心里一怔,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很严肃,他可不想让她看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别瞎想,我一个朋友有点事要我帮忙,我住他家去还方便,再说,咱们住这里不方便。”

    “你不就是想赶我走吗?你别收拾了,我现在就走。”

    徐文涛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她,坐下来看着她,“别多想了,和你没关系,真是有事。你就安心地住这里,别胡思乱想。”

    “真的?”

    曲鸽还是不相信,但看他说话的口气又不像撒谎。其实她也不想离开这里,虽然简陋,但有种吸引她的地方,那就是徐文涛,其实有一种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喜欢的成分要有很多。

    如果说是爱,还不敢确定,但就是想见到他。

    “既然你这样说了,能告诉我你朋友在那里吗?我怕那些人还来找我麻烦。”

    “大小姐,谁敢找你麻烦?”徐文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指着她问,“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曲鸽有些为难了,知道露馅了,但还是想圆滑地糊弄过去,就回答他,“也没什么啊,就是……就是……”

    “好了,”徐文涛打断她,“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也不是想知道人家隐私的人,但是你一个大小姐,干嘛跑我这里来受苦?吃饱了撑的?”

    “那个,以后我在告诉你好吗?反正我不是坏人就是了。”

    “坏人?”徐文涛笑了,“好吧,你啊,我看就是个傻丫头,第一天认识我就和我‘同、居’,也不怕我欺负了你。”

    曲鸽掐了一把他,“讨厌,你怎么整天没个正经啊!”

    “行了,不和你说了,我该上去了。”

    “上去?”

    “奥,忘了告诉你了,我朋友其实就是马旭,他家在楼上,15楼,又上面事你可以给我电话,立马就下来。”

    曲鸽嘟囔着嘴,半天才说到,“那个,上了个事呗。”

    “什么事?”

    “我一个人在这里有些害怕,你看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你疯了?”徐文涛大惊,“我说你是怎么想的?整天跟着我,睡一个屋子,你就不怕人家说闲话?”

    “说就说呗,我不怕!”

    “我去,你不怕!”徐文涛冷笑着,“怎么,你们现在的女孩对贞洁一点也不看重吗?”

    “说什么那?”曲鸽也生气了,“反正我就是跟着你了,我可不敢自己在这里,万一那些放高利贷的来怎么办?”

    “不行啊!”徐文涛指着她说:“再说,我去做的事能吓死你,还有,那不是我家,你说去就去。”

    “我是你女朋友啊!这总可以了吧!”

    徐文涛站起来,看着她,“你说的这么这么轻松?你就不怕以后找不到男朋友?”

    “我不管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好人要帮到底。”

    “不行!”

    徐文涛扔下这句话就不理会她,拿着东西就离开。

    来的马旭家,他没想到曲鸽跟在后面。

    马旭安排他住一间大点的卧室,正收拾东西那,曲鸽出现在他后面。徐文涛一转身,看到她站在那里,正得意地笑着。

    “你还真是块狗皮膏药。”

    曲鸽也不管他说什么,就走过来看着床。

    徐文涛警惕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别想啊……”

    曲鸽得意地笑着,“你睡下面,我睡这张床。”

    “想都别想……”

    徐文涛自知在劫难逃,叹气说:“那好吧!那你睡这里,我睡另一个房间。”

    “啊……”

    外面一声大叫,是马旭的声音,这一声能冲破云霄,吓的徐文涛赶紧跑出去。

    刚跑出来,吓的他也是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