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肖晓马旭神秘消失

    更新时间:2017-02-28 07:57:51本章字数:2504字

    原来,肖晓站在了客厅,见到徐文涛的时候,就像僵尸一样冲过来,还好他反应及时躲开了。

    马旭站在一边瑟瑟发抖,似乎是吓傻了。

    曲鸽也跑出来,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傻眼了。

    “她怎么了?”

    肖晓又站起来,直直地冲过来。徐文涛不再躲避,而是用手抓住她的胳膊。很是奇怪,只是抓住她的瞬间,肖晓就瘫坐在地上。

    “还不快来帮忙!”徐文涛呵斥着已经吓傻的马旭。

    几个人好容易把她抬到床上,看着熟睡的面孔,苍白但还夹杂着乌黑。

    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怎么了?

    这个问题萦绕在徐文涛的脑海里。

    …… …… ……

    一晚上还算太平,只是吓的曲鸽不敢自己一个房间睡,所以拉着徐文涛和她‘同、居’,只是他睡在床下面。

    一晚上虽然平安度过,但是他却很憋屈,有床不能睡,只能睡下面,被这么‘奇女子’纠缠住还真是无解了。

    吃过早点,徐文涛就去上班。到了公司,他感觉公司的人用另一种眼光看他,让他很不自在。

    本以为领导会批评他的所作所为,没想到只是随便提醒了一下,让他以后有事说一下。

    放下心里的一颗石头,开始忙碌的工作,没想到还不到9点,王队就打电话过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让他马上去找他。

    结局是一样,徐文涛没有答应,而王队其实早料到会这样,就派尹丙亮来接。

    没有办法,这上班才几天,就被警察找了几次,在公司里,徐文涛已经成了人物,传的是满城风雨。

    为什么王队火急火燎地叫徐文涛来?

    原来受害者的尸体,也就是马梅的尸体不见了,就这样的突然凭空消失。

    徐文涛不解地问,“怎么会不见了那?在你们这里还有人敢偷?再说,那样的尸体,偷她有上面用啊?”

    “你错了……”

    王队看着窗外,冷冷的说了这几个字。

    徐文涛心头一惊,察觉到事情或许有蹊跷,而一旁的尹丙亮面色也很难看,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会吧!”徐文涛摇头,苦笑着说:“无缘无故的消失,不会是神消的吧?”

    “徐文涛,”王队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哎!这个世界还真是,哎!我都不敢想了。”

    看着王队的样子,徐文涛也感慨万千,但还是假装平常心那样面对,“王队,别感慨了,如果我没猜错,尸体不是被人偷走的,而是自己消失的,对吧!”

    “对啊徐哥,”尹丙亮再也忍不住,就像吐金豆一样说道,“我们看了监控了,她是自己走出去的,吓死我了。”

    “你没看错?”

    尹丙亮一撇嘴点头。

    “那是你眼花了,认错人了。”

    尹丙亮又摇头。

    “王队,你怎么看?”

    王队摇头,没说什么,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自从遇见徐文涛后,灵异事件就层出不穷,让他措手不及的事情越来越多。

    徐文涛想了一下又问,“那监控显示她……她去哪里了吗?”

    “别提了,你知道吗?”

    徐文涛等了半天尹丙亮也没继续说,急的他一怼他,“快说。”

    尹丙亮用夸张的神情说:“她竟然忽然出现在镜头前,瞪着血红的眼睛,没把我们吓死。”

    “那么诡异?然后呢?”

    “然后……然后监控就坏了,什么都没有了。”

    “哎呀!这还真是活见鬼了啊!”

    徐文涛已经坐下来喝着茶水,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搞的王队和尹丙亮一头雾水。

    “徐哥,你这……咋没个反应啊?”

    “什么反应?”徐文涛接着就是‘啊’的大叫一声,“这样吗?”

    “神经病!”吓的尹丙亮一哆嗦,“徐哥,你这反应不正常啊!”

    “别废话了,”王队插嘴,“徐文涛,你看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

    徐文涛学着尹丙亮的口气,一撇嘴说:“闹鬼呗。”

    “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王队,我又不是神仙,我啥也不知道。”

    其实徐文涛心里也闹嘀咕,虽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但他不敢说出来,也不想多管闲事。丢了尸体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问题是,这可不是丢了尸体那么简单,就怕她会做一些鬼魅之事,出去祸害人。

    真是自己走出去的?还是另有隐情?

    一天又浑浑噩噩的度过,回到马旭家的时候已经是灯火阑珊。

    刚进屋就看到曲鸽,她劈头盖脸的就说他,“喂,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电话?我没接到啊!”

    “你还装?”

    “不是,我真没看到有你的电话啊?”徐文涛觉得莫名其妙,就掏出手机打开,“你看一下,哪里有。”

    “少给我来这个,你删除了。”

    “没有啊!”徐文涛觉得太冤枉了,就说:“真没有。好吧,咱不说这个了,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曲鸽神秘的说:“马旭那个屋子里也没个动静,不应该啊!”

    “你没看到马旭?”

    “反正我回来就没看到有人出来。”

    徐文涛坐下来,摸着额头,“或许睡了吧!”

    “这么早?”曲鸽来回的踱步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有事要发生。”

    “别胡思乱想了。”徐文涛听她这样说有点头皮发麻,“没事……没事……”

    其实他思绪已经跑到了死尸马梅身上去了,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哎……哎……想什么那?”

    “奥,没什么,就是有点累。”徐文涛胡乱应付着。

    “那你不想去他们房间看一下?”

    “哎!没事,不用看。有事马旭早就叫了。”

    “我总觉得有事发生。”

    徐文涛开始正眼看曲鸽,正视这个问题,用手指着外面,“那去看一下?”

    “嗯!”曲鸽点头。

    俩人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间外,徐文涛伸手敲门,停在了半空中,没敢下手。曲鸽反应很及时,顺势抓住他的手敲下去的,虽然很突然,但给了徐文涛继续敲的机会,敲了几次,里面没有反应。

    “马旭是不是没在家啊?”徐文涛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才回来没多久。”

    徐文涛试着打开了门,刚开门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而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捂住鼻子。

    “这什么味啊,这么刺鼻。”

    看床上,肖晓没在床上,马旭也没在房间里。

    “奇怪,肖晓那?马旭带她去哪里了?”徐文涛自言自语第说着。

    “不会去医院了吧?”曲鸽扇着左右的空气,“哎!这什么味啊,真难闻。”

    徐文涛去打开窗户,一股清流的空气迎面而来。他在看着屋里里,乱糟糟的,而这股味道很是奇怪,似曾相识的感觉。

    “徐哥,想什么那?”

    “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就这样都怀着伤感的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没有说话,都若有所思。

    夜幕降临。

    “徐文涛,明天去看演唱会吧?”

    曲鸽终于打破沉默,试探地问他,其实她憋了好久才诺诺地问。

    “你说,肖晓和马旭会去哪里那?”

    话语刚落,一阵冷风把窗户吹开,屋子里的灯也瞬间变的黑暗。

    “徐哥……”曲鸽瑟瑟的摸索到他身边,“徐哥,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不知道为什么,刚黑暗的天,屋子里却无比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而且有一股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冷风吹过。

    还没等反应过来,屋子里出现一个声音,像似来自阴间的声音,接着出现一束绿光,寒气和煞气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