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 曲鸽被附身

    更新时间:2017-03-17 21:21:42本章字数:2083字

    房间忽然开始抖动,地动山摇的感觉,马梅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徐文涛。

    怎么会这样?世界末日了?

    他心里想着,再看周围,寒气逼人,煞气沉沉。

    忽觉哪里不对劲,感觉身后有异动,徐文涛身子变得僵直,只能缓缓地转身,才发现曲鸽竟然站了起来。

    本来应该高兴,但看她的样子又心凉了,看情况曲鸽应该是被附身了。

    徐文涛正不知所措,回头再看马梅,人却不见踪迹。

    此时的他脑子似乎少了一根弦,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也是因为他根本就搞不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房间里晃动的很厉害,也是适应了晃动的节奏才不至于跌倒。而曲鸽似乎不受影响,开始接近徐文涛。

    真的被附身了?

    曲鸽在他思考的时候,已经扑在他身上,其实也不算是扑过来,就是走过来依偎在他的怀里。

    这时候徐文涛怎么能拒绝她的拥抱,尤其她有些不正常。

    不过,当身体接触的时候,徐文涛觉得脖子上的玉坠有些异动,似乎有种能力出来。本想把曲鸽推开一看究竟,无奈她死死地抱着自己,而她也没有其他的反常,觉得应该没有问题。

    奇怪的很,房间又停止了抖动。

    真是奇怪?地震吗?不对啊!这里根本就没发生过地震,应该不是。

    徐文涛用几秒钟的时间思考着现在的情况,脑海里出现了几个疑问,自己又否决了自己的答案。

    “哎!松开吧?”

    徐文涛想用手推开她,却发现曲鸽一下瘫软在地上,好在他手疾眼快,又抱紧她,不然她真就瘫倒在地上。

    曲鸽就像深睡一样躺在地上,这可难为了徐文涛,他用手探着她的气息,呼吸还算均匀,但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正常。

    在环绕四周,房间异常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发麻,不过他心里却很欣慰,欣慰没发生大事。

    而马梅也消失了,或许好日子来了?

    徐文涛开始做美梦。

    正愣神不知所措,曲鸽忽然用双手抓住他的脖子,徐文涛吓了一跳,但还是本能地去抓住她的手,想扣下来。

    一个女人能有多大的劲?

    而事实是,很大!大的徐文涛根本就扣不开,抓的他呼吸也受阻。

    正在挣扎,忽然曲鸽的手开始冒烟,她就不自觉地松开手,整个人就躺在地上滑开。

    很诡异的举动,她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躺在地上的身体就像被人拉走一样。

    曲鸽又像被人拉了起来,直直地站了起来。

    徐文涛在看自己的脖子,才发现是玉坠在保护自己,开始发光。不过他搞不懂,玉坠开始发光,她却并不害怕了。

    “曲鸽,你怎么了?”

    他试探着叫她,希望能有帮助,而结果却让他失望了。曲鸽忽然脸色变的极度难看,像墨水那样黑,像死人的乌黑。

    徐文涛害怕的很,只是表面上没让自己抓狂而已,如果能跑,他早跑了。

    “嘻嘻……哈哈……”

    曲鸽发出怪声,具体说,不是她的声音,但确是从她喉咙里出来的怪声。

    徐文涛有些发毛,试探着说:“曲鸽,别吓我,咱别闹……”

    曲鸽开始扭动着脖子,而是90度的来回扭动,吓死个人。而徐文涛担心她会把脖子扭断了,基本上是呲牙咧嘴地看着她扭脖子,觉得非常别扭,就像扭自己的脖子一样,徐文涛真是觉得疼。

    “这身子还可以……”曲鸽用尖锐的声调说话,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声音,“哈哈……不错……”

    “你到底是谁?”

    徐文涛猜测是马梅,但声音却不像,虽然不像,但却找不出第二个答案。

    “没想到……呵呵……还能找到这么纯净的身体……嘻嘻……”

    看着曲鸽扭动着身子在自我欣赏着自己的身体,用手抚摸在自己,徐文涛更确定是被鬼魅附身了。

    “马梅,是你吗?”

    这一句话好像惹怒了她,只见她用犀利的眼神盯着徐文涛,呲着牙变换着声调说:“这个世界没有马梅了,没有了……”

    徐文涛感觉这就是马梅,但怕她会做出伤害曲鸽的事来,就把语气柔和了许多说:“曲鸽是无辜的,而且你也不属于这里,咱能不能先从她身体里出来?”

    “哈哈哈哈……”笑声刺耳,但马上又止住,她向前挪动了一步,伸出手来指着他,“这就是我的身体,谁也抢不走,除非……”

    “除非什么?”徐文涛看到了希望,似乎有商量的余地,就锲而不舍地追问,“除非什么?”

    “除非她死了,哈哈哈哈……”

    看到她像僵尸那样的摇晃,又刺耳地笑着,徐文涛只想把她扔进地狱,但又可怜这个鬼魅。

    虽然担心,但从她的话里能分析出一点,她肯定也不会希望曲鸽死。

    徐文涛忽然又觉得屋里阴气很重,自己似乎要透不过气来,身体周围似乎被一股黑气包围。

    刚才所有的心思都在曲鸽身上,竟然没察觉到身边的黑气。再仔细看,发现脖子上的玉坠正散发出一层一层的雾光。

    奇怪的很,散发出的光不没有以前的光彩夺目,似乎……

    徐文涛再仔细看,才发现玉坠上有个黑点,这个黑点正在聚集,而玉坠里的能量似乎正在和这个黑点争斗。

    似乎明白点什么,看着曲鸽,而她似乎在等待机会,有种像要脱缰的野马,正鼓足了力气准备致命一击。

    不好!

    徐文涛心里大呼,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看她的架势,似乎想攻击自己,而玉坠似乎能力正在减弱。

    此地不宜久留,他慢慢的退后,想要离开这里。虽然很想帮助曲鸽,但此时的情况,还是先救自己再说。

    曲鸽似乎看出了端倪,竟然伸出双手,把手臂伸直,然后直直地飞过来。

    对,他没看出,就是脚离开了地面,飞了过来,直接挡在了门口。

    我勒个去!真是活见鬼了,还会飞。

    徐文涛心里那个晦气,觉得自己倒霉到了极点。

    自从实验室出现意外后,自己就没有好日子过,倒霉的事就一件又一件的来。

    最可恨的是,都是一些鬼魅的怪事。

    曲鸽挡住门后,一甩头发,竟然变换成万千蛇头,游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