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节

    更新时间:2017-06-07 10:43:06本章字数:2364字

    同志,你在里头被关了多久了?”一个中国人正站在门外试着用钥匙打开我的铁门,但是试了很久都没有成功。“怎么打不开,你和大家的锁怎么不一样”这个人满头的大汗急躁的说道。

    “算了,不用管我了,你先去打开其他人的铁门吧”杜文儒对着铁窗中向外喊道!

    外面的走廊顿时嘈杂声四起

    第三节 失去后的守护

    1945年 冬雪

    昨夜的雪刚刚停落,从牢房中的裂缝往外看,空地上一片白茫茫,那棵柳花树也被这素白的积雪包裹了起来。空地上偶尔会有一两只野狗跑过,在洁白的雪被上留下互相追逐打闹的足印。

    八年了,牢房里的墙上已经刻下了杜文儒计算的天数,他每天都在盼望着可以活着出去,但自己的内心中有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那只是一种毫无理由的奢望,八年来从门前走廊走过的人,他们的面孔再也没有见过第三次,也就是说日本人不会在同一个实验材料上浪费太多时间,基本上同一个人不会被实验人员实验超过三次,也就是说在你第三次被带走实验时就必须给死。

    今天早上牢房里的伙食突然没有送,偶尔几个囚犯问起走廊里的看守“为什么今天早上的伙食没有送。”,看守也说他们也没有吃上早饭可能厨房坏了。然后大家并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依然在牢房里等待着今天。不过看守其实对囚犯们说的是假话,他们早已经吃了早饭,但是他们并没有告诉实情,因为他们知道今天将要处决这里所有的囚犯。

    正当杜文儒琢磨时,走廊中冲进来一群日本士兵,他们分别打开牢门把牢门中囚犯全部押出牢房,囚犯们莫名的恐惧感顿时涌上心头。杜文儒靠近铁门窗口朝外看着走廊里的囚犯一个个从自己的门前走过,却没有一个士兵来打开他的铁门,这让杜文儒感到疑惑,等到最后终于有人打开房门进来,“137,你很走运今天你会为我们最后的实验做一个了解。走吧”进来的是哪个日本军官实验组的医疗员-----

    在走廊外的操场院里中国人被勒令站成了一排,他们当中不仅有妇女儿童,还有爱国志士及外国人,日本兵正押解着他们进入另一所建筑厂房,这个厂房上面立着一个大烟囱,一股浓浓的黑烟正从中滚滚冒出。沉重的步伐掩藏不了死亡的召唤,------

    围墙上士兵,他们的重机枪正对着整个大操场,他们冰冷的目光每时每刻无不透漏出随时扣动扳机的强烈欲望。杜文儒一直朝着走廊向前走,很快走到了一扇铁门前,走进铁门,屋里到处摆放着医疗器具及各种药品,再往前走就到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里面用白色的布帘分割出多个有手术台的小隔间,当杜文儒走到第二个隔断时竟发现里面的手术台上有一具刚被解剖完的尸体,手术台上还在不停的流淌着鲜血,看来日本人刚做完一项人体试验。

    “长官,编号137已经带到了。”一名戴着口罩的人从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隔断中走出来。杜文儒从他的眼神中认识这个人就是那个日本士官。

    “好的,把他带进来,在手上台上固定好。你很走运原本你是要和外边的那群马路大进焚烧如的,让你们活着被痛苦的烧死,但是我还想再把自己的特殊项目做最后的实验。你将是我这个项目的最后一个实验材料,我要亲自给你注射你应该感到荣幸。”他一边依旧对杜文儒带着轻蔑的笑容说着,一边吩咐手下的医疗人员把一种提取来的蓝色神秘液体抽进针管中,杜文儒被医疗人员用胶皮管绑在手术台上同时他们还用手按住他的肩膀。日本士官接过那个针管走到手术台边,晃了晃针管好让里面的液体更好的注射到人的身体中。

    “在我死之前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反正是要死的,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士官并没有回头而是侧着身注视着蓝色的液体,用流利的中国话对杜文儒说道。

    “你会中国话。”杜文儒第一次听见这个士官说中国话所以很是惊讶。

    “我当然会说中国话,只有了解你们,我们日本帝国才能更好的统治你们这群支那人。”士官于是把视线转向了杜文儒,“但是总有一些日本军部蠢货,不懂得软硬并施就只会单一拿武器来看眼前的战事和不切实际的欲望,弄的现在快要战败。我多次向上建议在对中国进行战争的同时要进行文化战争。可惜上边的人!”-------------

    “文化战争?”

    “你们中国能有五千年的文化其重要一点就是文字统一,从你们秦始皇实行的文字统一开始,据我调查中国这些年的动荡造成了中国一半以上的人不认或认不全中国字,只要对你们实行秦始皇的另一个政策就可以长期摧毁你们的文化,那就是焚书坑儒。只要屠杀你们的知识分子、学者、教师,然后大量焚烧书籍就可以让你们中国永远没有自己的历史团结性,你们将生活在动乱中。到时你们就只能学习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文化,即使我们没能占领中国,那时你们也会因为学习了我们文化而被同化!”刚说完士官就把针头插进杜文儒的右胳膊动脉血管中,慢慢的把蓝色液体注射到他的体内。

    杜文儒的------

    冬末的夜晚凄冷而沉静,林中的光秃的树枝被阵阵的寒风吹过发出吱吱的响声,偶尔露出云梢的皎月让这片大地倍感孤寂。日本人把杜文儒的尸体和其他尸体装上车运到一个偏僻的林子里,这里有一个被挖掘的大坑,这个坑中有上百具尸体相互叠加在一起,就这样杜文儒和车上的其他具尸体被士兵扔进了死人坑中,然后士兵又把大坑再填埋上,看起来这里就跟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那辆车慢慢的离开了这里再也看不见,而这里有回复了刚才的凄冷沉静。

    以下:

    (死而复生的情节放到,找到妻子雅英的那一节)

    寒气和空气中的水分混合在一起,慢慢的生出雾气把这片树林和土壤笼罩在其中。突然一只手从地下破土而出,紧接着一具严重脱水干化的尸体从土坑中爬出,并且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眼神中充斥着血丝,就这样左右摇摆着站立起来。全身充满着某种莫名的欲望让这句干裂的身躯去四处寻觅着什么,忽然在土坑中还有另一具尸体露在外面于是这他猛扑过去咬住尸体的喉咙非常饥渴的吮吸着冰冷的血液。渐渐的他那极度脱水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全身的血管都在明显的蠕动着血液,通红的眼珠也变回了正常。突然他抬头向天长吼,同时而不远处巨大的爆炸声产生的耀眼的强光窜透雾霾,让这吼声显得更加的愤恨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