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成为医务兵

    更新时间:2017-06-13 15:11:25本章字数:1865字

    远处开来,尽量系部车,其中一辆停靠在赵雅英的身前,一位兴高采烈的军人从车中健步走出这个人就是杨义国,“雅英,我回来了”他的笑声环绕在整个营地中那都能清晰的听见,“这仗打的真痛快,老蒋的军队真是一群怂包。真是不经打还没两三下就降了降跑了跑。”

    “奥,那咱们的伤亡情况多吗?”赵雅英问道。

    “伤亡是有一些我正在派人把伤员往这里送,他们应该在不远处就到了,我想等会儿他们就到了。”杨义国于是走到车的后面把后备箱打开说:“雅英,你看我在激获的物资里给你挑了些你需要的一些好东西。娘的那群怂包仗打的不好,却享受着这么好的物资真是浪费!”说着从后备箱中抬出一箱医疗用品。赵雅英看见后非常高兴,他爱不释手的翻看着箱子里的东西。杜文如向前,帮着把剩余的箱子他进你营帐里。

    “对了,义国咱们什么时候回老家看一下母亲和孩子我有点想他们了。”

    “我早就想见他们了雅英你再忍一忍在不多多久全国就要解放,等到那天的时候再和咱妈和孩子团聚。去过以前没有的好日子。”杨义国用双手放到赵雅英的肩膀上看着她的双眼语气柔和的说道。

    赵雅英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报告,排长警卫班巡逻时在林子里发现了一具战士遗体,遗体被人埋在土里用叶子盖着上面还插着一个木桩,看起来像是特意给遗体做的墓碑。”

    “嗯,带我过去看看其他人开车回营部休整待命”杨义国说完就紧随警卫班进入了树林里。

    杜文儒在营帐内听见了尸体的事内心不免有些担心,“他们不会查出来什么吧”他紧张的呆在原地内心不停的对自己问道。

    “文儒,我这有一些关于医疗护理的基础知识的书籍,你拿上回去看看,有什么不会的看不懂的可以来问我。”赵雅英从一个满是书的木柜子里拿出被翻得有些旧的几本书递给了杜文儒,“怎么说你也是大学教师,依你的学习能力这些书学起来会很快”她说完转身看向远方的高山,“等全国解放了,再也不没有战争,我想继续深造,争取学到最好的医学知识,正为一名医疗科研学者为了新中国做出自己贡献。”赵雅英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印刻在杜文儒的心中,他能感觉的到赵雅英内心的向往和坚定。“新中国”这个词一直围绕在杜文儒的脑海中它到底会是什么样呢。

    下午暖阳依旧,远方的硝烟渐渐的消失在天边,周围回到了宁静的状态,慵懒的阳光好像将一切都变的那样的安详,微风掠过处树上枝叶被轻轻的摇摆就好像在向人们招手。杜文儒坐在一张破旧的木桌前,一页一页的全神贯注的翻看着那几本医学书,他在书中突然看见有关讲解人体解剖和细胞的相关知识,所以非常的投入认真的去理解与此相关的每一句话。

    “你好!”一句稚嫩的声音从杜文儒的身后传来,杜文儒抬起头向后转身望去,一名身材消瘦年龄大概在15岁左右的青涩少年正站在他的眼前。

    “你好!有什么事吗?”杜文儒轻声回应道。

    “你是医护员吗?”

    “奥,是的,我是刚来的医护兵。”杜文儒慢慢的把书合上应道。

    “我看见你在看医疗书籍,所以我猜对了。”少年用很自信轻快的声音微笑的对杜文儒说道。

    “是啊,我是新来的医护兵不过在这方面的专业知识还比较薄弱,所以给好好的学习一下。你有什么事吗”。

    “我刚参军不久,一直当内勤,前些天在战场上负伤是赵大姐给我治得伤。”少年有手指了指自己的伤口,杜文儒看见这个少年的右大腿根上正抱着纱布,“这是炮弹在我不远处爆炸时,弹片打进去造成的。”少年说话很轻松好像在讲述很久以前的事情一样。“我在负伤前一直在考虑自己应该当个怎样的兵直到我遇见了赵大姐我才终于决定要去当个医护兵,那样我就可以像赵大姐一样可以救很多的战士。”少年的目光晶莹剔透,杜文儒看见那样的目光仿佛看见了赵雅英看着远处的高山眼睛中透出的一样。

    “昨天我还听见赵医生说最近她那边正缺人手,正在申请补充人手,我想你可以向领导申请一下机会应该很大。”杜文儒说道。

    “是吗,太好了,我就是想打听这件事呢”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永信,张永信。”少年刚说完不远处就有人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我该回去了,对了,大哥你叫啥名”。

    “我叫杜文儒。”

    “杜大哥,我一定会和你一样当上医疗兵”说完少年立马微笑的转身向那个招手的人方向跑去。

    杜文儒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如果不打仗,他应该在学校读书,过着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杜文儒心里对自己说着,他觉得这个少年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但是战争的恐惧与残酷并没有让少年迷失反而让少年保持着更加强烈的向往,少年和赵雅英相同的向往神情是杜文儒这

    杜文儒不知道共产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但是当他看见赵雅英和这个少年都对未来生活抱着无比坚定的信心的时候,杜文儒似乎明白了,他们所支持的信仰使他们有勇气去相信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