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苏梓,这是你家欠我的!

    更新时间:2017-01-16 03:02:04本章字数:3049字

    “痛!好,好痛!”

    迷迷糊糊中,突然一股剧痛,苏梓禁不住的弓起身子。

    “苏梓!你们苏家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狂烈的嘶吼,就像是豹子的怒吼,炸的苏梓耳朵痛,心却是更加的痛。

    没有一丝前戏的,他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苏梓,逃的了吗?”

    盛彦辰冷喝,那森然的俊颜上,满是怒意与狂躁之色。

    长臂直接圈住她那纤细的小腰,往后拖的同时,他自己也是随之往前冲撞了去。

    可怕的力道之下,苏梓就像是一叶在大海中飘摇的小舟,随着那暴风而忽上忽下,仿若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那暴风雨给吞噬而尽。

    屈辱而悲痛的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脸庞滑落而下。

    她……真就要这样过下去吗?

    彦辰……苏梓死死的咬住下唇,悲痛的面庞上,有着无尽的忧伤滑过。

    真的要,抵死纠缠,直到有一方死了,这仇恨……才能够消除?

    无尽悲凉的笑容之下,苏梓脑中残存的思绪也慢慢消散了。

    疯狂的折磨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当盛彦辰毫不客气,丝毫不带留恋的抽离身体之后,苏梓那娇小瘦弱的身子就像是破败的布娃娃一般,瘫倒在床上。

    痛!

    浑身都痛。

    就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一般的痛。

    盛彦辰径自去了浴室,洗漱过后出来,见苏梓依然不动弹一下的瘫在床上,不禁冷眉一竖,怒喝道:“苏梓,你摆出这样一副死样子给谁看?还不快去洗澡?”

    苏梓没说话,只是眼神空洞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半死要动弹的心思都没有。

    “苏梓!你别给我装死。”

    盛彦辰死死的皱起眉头。

    该死的!自己在担心什么。身形一转,盛彦辰便打算离开。

    可就在转身之际,床上的苏梓却是陡然弓起了身子,娇小瘦弱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正在强自忍耐着什么无边的痛楚。

    “苏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怒喝着,盛彦辰大踏步的冲到苏梓身前。

    面色潮红的苏梓,像是一只大虾子蜷缩在梳妆台前,满头满脸的冷汗,思绪都好似不太清楚了。

    盛彦辰一怔,她真的病了?

    冷眉一竖,盛彦辰直接伸出右手,覆上了苏梓的额头,头好烫,难道是发烧了?该死的女人都不会照顾自己吗?

    “痛!”苏梓模模糊糊的叫了声,蜷缩的身子更加用力的蜷缩在一起,脸色已经开始慢慢发青。

    “喂!”盛彦辰瞧见不妥,伸出手便去拍打她的脸,“苏梓,你哪里痛?别给我装死,我不会可怜你的。”

    “我……”苏梓虚弱一笑,突然,紧闭了双眼,晕了过去。

    “苏梓!”盛彦辰大惊,忙将人紧紧抱入怀中,“苏梓,我绝对不会允许你有事的。你们欠我的还没还清”。

    低吼着,盛彦辰冲回了卧室,随便的找了几件苏梓的衣服回来。大外套一裹,抱着就往外冲。

    “苏梓!”他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副驾驶座上,怒喝了声,“你要是敢给我出事,我就弄死你的弟弟。”

    一句粗暴的威胁丢下去,他便快速关上门,随即,绕过车头,从驾驶座那边上了车。

    脚踩油门,直接开车离去。

    “苏梓,你不要……死。我也不准你死。”

    “苏梓!我警告你,最好赶快给我醒来,醒来,你听见了吗?”

    盛彦辰一路上都在喊着苏梓,看到她这样,竟然会有害怕的感觉。。

    他不是很恨她吗?为什么,为什么又会对她如此的不舍?

    也不知是不是盛彦辰的声音太大,那原本昏睡的苏梓竟是悄然睁开了眼睛。

    赶到医院之后,他带着一丝慌乱的,直接揪住了急诊室医生的前襟,怒吼道:“快救她,治不好她,你们都直接下岗吧!”

    “好好好,先生,还请你不要这样激动,先放开我,让我去给病人检查一下。”

    盛彦辰这才缓缓松开,医生如临大赦一般,马上带着小护士将苏梓送入了里面的抢救室。

    咔嚓!

    清脆的开门声响起,盛彦辰浑身一个激灵,骤然抬头。

    盛彦辰也不知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直接冲了过去,问道:“她怎么了,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病人只是体质比较弱,有些发烧,挂个点滴,回去多休息就可以了。”医生忙说道。

    从医院出来,站在门口处,冷风一吹,盛彦辰瞬间清醒过来。

    那狂躁的心瞬间平缓下来,盛大少只觉着满心的憋闷,烦躁。

    冷冷一哼,他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说道:“老地方,喝酒。”

    简简单单的丢下这几个字之后,他直接上车,踩下油门,驱车离开。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在一家叫做蓝醉的会所门口停下。

    他直接把钥匙丢给了泊车小弟,走了进去。

    蓝醉与一般的夜店没什么区别,进去便是吵闹的音乐,疯狂的人。

    他直接上了预留的包厢,点了酒。

    很快,酒被送上来。

    盛彦辰直接抓起一瓶白兰地,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

    再倒,再喝,再倒,再喝。

    当陈永胜赶到的时候,盛彦辰已经把一瓶白兰地都给喝光了。

    陈永胜是盛彦辰的好朋友,与盛彦辰的冷然不同,他就像是一道温煦的风,眉眼之中的柔和,让你看过去就觉着舒服。

    “彦辰,你这是怎么了,一副伤心的样子,不会是失恋了吧?”陈调侃着,一把夺过盛彦辰手中的酒。

    “别多话!”

    盛彦辰冷着一张俊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又抓了瓶酒,要给自己倒上。

    “别喝了!”陈永胜再度按住他的手,那和煦如春风一般的脸上,颇为意外的浮现出一抹凝重。

    他皱了皱眉头,才又说道:“彦辰,你不会是喜欢上了苏梓吧?”

    盛彦辰没说话,只是沉着一张脸,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怎么可能!”盛彦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重新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后,又给陈永胜也倒了一杯,“我只是为了报复他父亲。”

    话说完,他直接仰头,一杯而尽。

    见状,陈永胜只能沉沉的叹息了声,举杯,也随之一饮而尽。

    看到盛彦辰这个样子,他只能默默地陪着他了。

    “喝酒吧。”陈永胜叹息着,抓起酒杯给两人倒酒。

    但愿……喝醉了,一切都能够好起来。

    一夜无话。

    医院。

    第二天,苏梓被肚子的一阵刺痛所惊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触目惊心的白,白的让她都有些害怕。

    漂亮的眉头悄然皱起,苏梓蜷缩着身子,发出了模糊的呻吟。

    头还有点晕。昨天好像是特别难受,盛彦辰把自己送去医院了。他对自己还是有一点关心的吧。

    靠着床头,环顾了一圈四周,面对一室清冷,一颗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缓缓的落到谷底。

    唇角轻扬,苦涩的笑容就像是黏在了她的唇角一样,看起来分外碍眼。

    她……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以为盛彦辰会留在这里等她醒来?

    她真是疯了,竟然会这样想。

    嘭!

    突然间,大门被人直接撞开,惊的苏梓猛然抬头看过去。

    “是你?”看清楚来人,苏梓不禁皱起眉头。

    “怎么?苏梓,你是在期待什么?以为彦辰哥会来看你?”

    苏梓死死的皱紧眉头,却是并未说话。

    见状,来人更是有些恼火起来,忍不住尖声喝道:“苏梓,你又搞煽情这一招?又打算用苦肉计了?我告诉你,这些招数都没用,彦辰哥是绝对不会被你给骗了的。”

    安家的大小姐,安以西。

    她穿着一条淡粉色长裙,长直发柔顺的披散在脑后,柔美的脸上,此时却满是狰狞之色,瞧着就有些可怕。

    在外人眼里,安以西那就是所有人眼中的乖乖女典范。

    漂亮,善良,懂事,听话,体贴。

    几乎所有美好的词都可以用在安以西身上。

    但只有苏梓才知道,安以西她是个怎样可怕的女人。

    那漂亮的面皮之下掩藏着一颗恶毒的都能够往外冒黑水的心,可怕的让苏梓只要见到她都觉着紧张,浑身都发抖。

    可……一次两次的,也习惯了。

    “安小姐,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苏梓往后挪了挪身子,想要坐正点。

    “苏梓,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还可以躺着?”

    安以西尖锐的吼叫,直接起身,竟是冲上前去,一把扯住了苏梓的前襟,猛地将她从床上提留了起来,扬手,一巴掌就摔了上去。

    啪!

    火辣辣的一巴掌,就像是瞬间往脸上泼了辣椒水,那叫一个人疼。

    疼的都有些麻木了。

    苏梓也是有些错愕。

    安以西的速度极快,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了。

    “苏梓,你别他妈的给我装死。”安以西大骂道。“我就见不得你这幅跟快死了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苏梓冷冷抬头,“我要怎样,好像你安大小姐管不着吧?”

    “你霸占我的彦辰哥,我便要管。”安以西暴怒,直接一甩手,竟是又要一巴掌砸上去。

    啪!

    苏梓却是直接扬起手,扣住了安以西的手腕,用力的箍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