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疯了的苏媛媛

    更新时间:2017-04-12 10:33:53本章字数:3068字

    苏媛媛一怔,完全没想到,盛彦辰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她缓缓的放开了他的手,脸上的神色变得非常的古怪。

    “小姨,关于苏景然跟母亲之间的事情,你可以再跟我重新说一遍吗?”盛彦辰再度问道。

    “你怎么又问这个了?”苏媛媛有些奇怪的说道,“关于这个,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吗?是苏景然抛弃了你的母亲,另寻他欢,所以,害的你母亲郁郁寡欢的嫁给了你父亲。而当你父亲去世之后,你的母亲精神没有了寄托,便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彦辰,听我的,苏梓不适合你,也不适合盛家,赶紧让她离开吧。”

    但是,她这样的回答,很显然并不是盛彦辰想要的。

    他眉头深皱着,半响之后才说道:“小姨,我想要知道,苏景然跟母亲,他们两人真的曾经是恋人吗?”

    “当然!”苏媛媛想也不想的点头,“是的,我难道还会骗你吗?彦辰,你今天是怎么了?”

    苏媛媛露出了一副奇怪的神色出来,“你问这么多,难道是不相信我吗?彦辰,我纵然会欺骗任何人,但却是不会欺骗你的。当年的那些事情,如果你不信的话,大可以去问你的母亲。”

    “我当然是相信小姨你的。”盛彦辰说道。

    可是,心里却是渐渐的沉下去。

    问母亲?

    怎么可能。

    她早就已经不怎么搭理外人了。

    心里沉沉的,片刻之后,他才说道:“小姨,你也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就是已经有了下文了。

    苏媛媛知道,盛彦辰会这样说,其实已经算是给了她很大面子了。

    所以,她也没有敢坚持。

    因为她知道,如果将盛彦辰逼迫的太紧,只怕会起到反作用。

    “好吧,你考虑考虑,我回头再来看你。”

    苏媛媛扬起手,在盛彦辰的肩头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盛彦辰没有去送她,在苏媛媛离开之后,他径自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认真的去思量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敏感如他,很敏锐的感受到,今天晚上发生事情的不寻常。

    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样简单的。

    模模糊糊中,他好似扑捉到了一些猫腻,一些不对劲的情况。

    但是,那一丝情况却又太模糊,模糊的让他无法清楚的去抓到。

    思量中,他从身上口袋掏出手机,拨通了陈永胜等两人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他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很快,陈永胜赶到了这边。

    书房,苏梓表情有些奇怪的去望着他们两人,总觉着,这两个人的表情太严肃了些,严肃的有些过火了。

    “怎么了?”她奇怪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觉着小姨有些不妥。”盛彦辰直截了当的说出这句话来。

    苏梓惊了惊,有些奇怪的反问道:“什么不妥?小姨怎么了?是生病了还是什么?”

    “都不是。”盛彦辰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转头,看向了陈永胜,想了想,他才说道:“小姨的出现,小姨的反对,让我对当年的事情,产生了一些怀疑。”

    “当年的事情?”陈永胜也是呆了呆,有些不明所以,“什么当年的事情?你指的……”

    他有些尴尬的,快速的看了眼苏梓,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说的是阿姨跟叔叔的事情?”

    盛彦辰的脸色也是一时间变得不是太好看,至于苏梓,那则是早就垂了脑袋了。

    原来,当年的事情,对他们还是如此重要,他们都还是放不下吗?

    不只是盛彦辰,盛家的人,他们都放不下。

    只要他们一天放不下,她就无法真正的与盛彦辰在一起。

    他们两人之间,总是有着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

    想要跨过去,谈何容易。

    “彦辰,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了。”陈永胜说道。“你觉着他们有问题?有什么问题呢?指的是什么?你能不能说具体点?你这样说的模模糊糊的,我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无从帮起啊。”

    盛彦辰烦躁不已的扬起手来,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不是我不想说清楚,只是我自己也没能搞清楚。但我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问题的。总觉着,好像事情并不像我所知道的那个情况。”

    “彦辰,你……”苏梓却是有些激动起来。

    她直接抓住了他的大掌,很是急速的说道:“彦辰,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曾经跟你提起过,我爸爸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他跟我妈妈之间的感情,那么的深厚,为了我妈妈,他甚至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这样深刻的感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发生在一个现代陈世美的身上?”

    其实,在内心深处,苏梓是并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那样一个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见异思迁的坏男人。

    在被盛彦辰带到这里的时候,她曾经不止一次的表达过自己的看法,自己的想法。

    只可惜,那个时候的盛彦辰,他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而现在,他自己也有了怀疑,苏梓只觉着那阴霾深处好似多了一道阳光,亮丽的让她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彦辰,你想想看,我父亲是突然消失不见的。这件事,难道不奇怪吗?他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呢?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特别呢?我,我真的真的很想弄明白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彦辰,你帮帮我,好吗?帮我弄清楚当年的事情,帮我弄清楚我父亲跟你母亲之间的事情。彦辰,可以吗?”

    盛彦辰没说话,只是这样安安静静的望着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轻轻点头,说道:“可以。”

    其实,他今天之所以把陈永胜叫来,目的就是为了弄清楚当年的事情。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怀疑,又怎么可能不去把事情弄清楚?

    “彦辰,谢谢你。”苏梓感动的眼眶通红,眼泪竟是再度不受控制的要往外滑落。

    见状,盛彦辰不客气的低吼道:“不许哭,否则的话,我就不会管这件事了。”

    “我不哭,不哭。”苏梓急忙伸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彦辰,那,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简单。”盛彦辰直接看向了陈永胜,“追查消息这种事,自然是要交给陈。”

    陈永胜耸了耸肩头,“行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让苏梓跟盛彦辰都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尽力而为竟然用了那么长的时间。

    苏梓或许对陈永胜了解不是太深,但盛彦辰却是对自己这个兄弟了解的很,能让他花费这么长时间去搜寻消息的事情,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但!

    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一连几天,不管是苏梓还是盛彦辰,两个人的心情都不是太好。

    尤其是盛彦辰,终日阴沉着一张脸,除却面对苏梓的时候会收敛少许,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那简直就是恶魔降世,让人恐慌。

    十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

    这期间,苏媛媛来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在不停的辱骂苏梓,纵然有着盛彦辰的看护,却也奈何不了苏媛媛。

    毕竟,苏媛媛是他的亲小姨。

    而且,照顾他长大。

    就是这样一点,让盛彦辰无法对苏媛媛太过苛责。

    这天晚上,盛彦辰有事情要应酬,苏梓与韩妈一道在家中吃饭,正吃到一半,听见门铃声响。

    韩妈去开门,很快,苏梓便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是觉着头部一痛,头发被人揪着,一股大力袭来,她不受控制的直接被人揪着头发给拉起来。

    疼!

    很疼很疼!

    真的很疼!

    “啊!”

    她禁不住的惊呼出声,因为害怕,她忙伸出手去,护住自己的小腹,担心会伤着自己的孩子。

    “谁?”

    “哎呀!”韩妈惊呼一声,被吓得不轻的,紧赶紧的冲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苏媛媛,“我的苏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赶紧松开,松开啊。”

    韩妈简直是要被急疯了,怎么都没想到,苏媛媛竟然会趁着盛彦辰不在家,来这么一个突然袭击。

    “苏小姐,你赶紧放开,少夫人,少夫人有了孩子。”

    最后一句话,韩妈简直就是尖声吼出来的。

    那声音之大,简直能够将房顶都给震塌了。

    但是,苏媛媛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样,犹自死命的去扯着苏梓的头发,那狠劲儿,就像是要将她的头皮都给扯下来一样。

    “贱人!”她尖叫着,“为什么还不走?你要赖在这里多久?滚,你给我滚!”

    “阿姨,你,你快放开我。”

    头发被扯着,苏梓只能尽量的往后仰着头,弯腰之下,只觉着浑身都不舒服。

    而站在后面一直去扯苏媛媛手的韩妈则是惊恐的浑身发抖,因为,她瞧见了苏媛媛的眼神,她盯着苏梓肚子的眼神。

    “孩子?”苏媛媛冷笑,“为什么你要有孩子?凭什么?你凭什么资格生下彦辰的孩子?我不同意,绝对不同意。”

    惊声尖叫着,苏媛媛一把将韩妈给推开,而后,用力的将苏梓扯过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