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王者归来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6:13本章字数:3288字

    遥远而偏远的亚马逊丛林。

    这里还处于原始的状态,树木繁茂,野兽横行,危机四伏,稍微不小心,不是葬送在野兽的腹中,就是死于毒蛇毒虫的剧毒之下。

    要不是有必须要来做的事情,恐怕这里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来的。

    这里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保持大自然的一丝静谧,要不是这里有着无数可怕的野兽以及毒蛇毒虫的存在,绝对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突然。

    似乎有人惊动了树林间的鸟儿,成群成片的鸟儿扑哧的拍打着双翅,快速的飞离栖息的树枝,发出了惊吓的鸣叫声。

    很快,一个高挑的男人拨开一片茂密的树丛,从里边走了出来。

    “我,萧靳,回来了!”萧靳深吸一口气,贪婪的享受着狂野的清新,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愉悦的弧度。

    萧靳绝对称得上是个英俊的男人,179的身高,板寸头,刀削脸,高鼻梁。那一双深邃而有神的眼睛,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肤色黝黑,一副饱含风霜的模样。

    待在亚马逊丛林这样的鬼地方,萧靳穿在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换洗了,沾满了不少的泥泞,有着早已风化成块,而有些还是湿漉漉的,穿起来实在不是很舒坦。

    要不是为了报答一份恩情,萧靳才不会花费七年的光阴陪着一位年岁已高的老人在世界各地充满危机的原始地带东奔西走。

    如今,那位对萧靳有救命恩情的老人已经驾鹤西去,已然成为了萧靳背包的容器中的一堆骨灰了。

    随着老人的离去,萧靳也恢复了自由,无需远离都市的繁华,过着整日风餐露宿的奔波。

    萧靳对老人的离去自是有些遗憾与悲伤,可是他一生虽短,却也经历了太多的大风大浪,生生死死早已看透。

    萧靳知道逝者已逝,无论感到多么的痛苦与不舍,老人再也回不来了,他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不会令自己整日沉淀的悲痛缅怀之中。

    只是老人的音容笑貌,萧靳会永远记在心底,直到自己也化作一堆骨灰的那一刻都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老人犹如萧靳的再生父母,给予了他第二条生命,这样的恩情不是单单七年的光阴就可以偿还的。

    只可惜,老人没有给予萧靳更多的报答时间,就已经离世了,他是自然而然的死去的,死前托付了萧靳一件事情。

    萧靳自知上刀山下油锅也无法报答老人的救命之恩,老人吩咐的事情,他自当是尽心竭力去完成的。

    不过现在的萧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洗尽自己身上恶心的泥土味道和血腥味道!

    是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闻着极为的刺鼻与恶心。

    萧靳在亚马逊丛林里,为了生存,以一把尼泊尔军刀亲手猎杀了不少在人们看起来充满着威胁的凶猛野兽。

    比如20英尺长的黑凯门鳄,水中霸王存在的凶猛野兽,却被萧靳在它的领地中,以尼泊尔军刀剥夺走了性命。

    要是那只黑凯门鳄有自尊的话,肯定会觉得十分的羞愤的,本打算吃一顿人类大餐的,结果反而被一个人类在水中猎杀了自己。当然,如果它有自尊的话。

    三天后。

    是夜。

    月黑风高。

    中东一处属于恐怖组织“达耶”的训练营,这里是恐怖分子训练的场所,为了战争而培育的杀人恶魔的“胎盘”,有着一百多个人在这里进行集训,练习杀人的手段与枪法。

    如今这个时间点里边,绝大对数人经过一天辛苦的训练已经躺在被窝里沉沉的睡去,只不过,这个地方虽说是极为的隐蔽,没有多少人会找得到这里,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达耶”组织还是表现的极为的谨慎。

    每个夜晚都会安排一组人在训练营的周围站岗放哨,明哨加暗哨,格外的严密的看守,以防突然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不至于被人打得措手不及。

    然而没有人预料得到,一场血腥的复仇屠杀即将在这里降临。

    一个如鬼魅的身影突兀的出现,游走在这个训练营的周围,行动快而谨慎,无论是暗哨,还是明哨,压根没有人察觉,逐一击破,以雷霆般的速度解决掉了周围站岗的人员,根本不给予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

    在解决掉了站岗的所有恐怖分子以后,那个人影方才在月光的照射下露出了容貌,这个人正是从亚马逊丛林中走出来的萧靳。

    这三个月的时间内,萧靳通过所有可以利用的手段,成功得到了这处训练营的情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观察之后,便决定在今天开始动手了。

    “达耶,你的萧大爷回来了。当年的仇,我会亲手向你们讨要回来的,今天这算是送给你的一份见面礼物,希望你们会喜欢……”萧靳嘴角出现了一抹鬼魅,远离了这所训练营,并且按下了手中的引爆装置。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训练营一霎那火光冲天,在这漆黑的夜幕下极为亮眼璀璨,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达耶花费了无数的金钱和汗水培育出来的敢死队员就在睡梦中被炸成了碎片。

    火光印在了萧靳的眼眸里,一股戾气从眼眸中一闪而过,无数的往昔片段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萧哥,我们掩护你,快走!”

    “不要管我们,要不是你萧靳,我林万三这条命也不可能留到今天,就当是我欠一条命,今天我还给你了。”

    “萧哥,你再不走,我立刻饮弹自杀。”

    “没有退路了,要是再不走,谁都别想离开这里。萧哥,当我们做兄弟的救救你,快走吧。我们不怕死,我知道你也不怕。可是要是连你也死了,就没有人可以替我们报仇了……”

    ……

    回忆起兄弟惨死眼前的一幕,萧靳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心里好比被刀子凌迟般,剧烈的疼痛着,这种感觉是撕心裂肺的,他双腿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了胸口,神色痛苦。

    许久,在萧靳努力的压制下,如潮水般涌现的往昔记忆渐渐退散,那股撕心裂肺的感觉随之慢慢消退了。

    萧靳从地上站起身来,眼里仍旧是燃烧着的大火,双拳紧握,呢喃了一句,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就在萧靳离开不久,一架价值六千万美金的直升机便降落在了此处,大火仍旧在燃烧着,周围的空气也因此变得炙热起来。

    直升机上走下来一名拄着拐杖的中年男人和一名健壮的黑人大汉。

    黑人大汉恭敬的站在了中年男人的旁边,一言不发,眼里带着一股恐怖的戾气,宛如地狱爬出的恶鬼,他看起来确实如同恶鬼一般,装着玻璃珠的有眼,带着刀疤的左脸,这样的特别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善类。

    相对于黑人大汉,中年男人的模样倒是温和多了,可是此刻,他的眼里带着些许的愤怒。

    中年男人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环视了周围的躺在地上的尸体,脸色好像覆盖上了一层寒冰一般,特别的冰冷。

    “你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竟然敢袭击我们的训练营!”中年男人沉声说道。

    “是,莫耶塔将军!”黑人大汉领命,立马到四周去,仔细的找寻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

    等到他发现那十几具被干净利落割断了喉咙的站岗人员的时候,眼眸里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根据他的经验来判断,这十几个人是被人一击毙命的,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样的人绝对是个绝顶的高手!

    黑人大汉的脑海里很快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就算是他,也无法做到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这十几个人。

    而对方可以做到,并且没有发生任何的战斗痕迹,就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他们的训练营,团灭了一百多个精英级别的成员。

    “究竟是什么人要这样做呢?”黑人大汉呢喃道。

    许久,黑人大汉回到了中年男人的身边,恭敬汇报道:“莫耶塔将军,我仔细查找了周围,发现了十几具被人割了喉咙的尸体,他们几乎眼里都带着恐惧而死的,全部都是一招毙命。”

    “这件事情是一个人做的,还是几个人?”中年男人正低头看着地面上用喷漆画出的死神图,那死神挥动着镰刀,栩栩如生,散发着一股令人

    “从杀人的手段来看,如出一辙,做这种事情的只能是一个人,当然,要是这是几个人做的,那就太可怕了……这个训练营里的人属于我们组织里的最强战力,然而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是个高手,实力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恐怖。”黑人大汉眼里闪过一丝惊悚,说道。

    他也算是见不惯不少血腥场面的人,自然不是因为看到那几具尸体就被吓到了,令他产生那丝惊悚的,是萧靳的恐怖实力!

    “一个人杀的,那就不是组织行动了。死神?尽快弄清楚这个人的底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记住,无论是谁,得罪了我们‘达耶’的人,一个都不放过。”中年男人眼里透露着一股可怕的杀机,沉声交待了一句,便转身上了直升机。

    这件事情很快就在世界范围内传开了,无数个受过达耶恐怖袭击过的国家拍手叫绝,顿时觉得出了不少的恶气。

    世界各地的势力对这件事情极为的关注,他们几乎都在派人调查死神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