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傅柔荑

    更新时间:2017-02-16 16:16:39本章字数:3273字

    他们非常的好奇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死神究竟是什么人,又拥有什么背景,到底与“达耶”有什么矛盾,居然把恐怖组织“达耶”的训练营端掉了。

    其中不少的势力是带着好奇去调查的,而有些势力则是有意想要拉拢这个可以单枪匹马灭了一个训练营的死神。

    然而,死神萧靳的出现就如昙花一现,事后早就销声匿迹了,各方势力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线索。

    萧靳可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在那次端掉了达耶的训练营以后,就动身回国了。

    此时此刻。

    萧靳赤裸着上半身子躺在一张八米宽的大圆床上,在他的怀抱里,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正抱着萧靳酣睡着。

    这个女人姿色不说绝世,但也算得上一个美女人,身材足够火辣,不知道是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伴侣。

    更别说这个女人的职业身份了,作为一名资深的空姐再搭配上这样的容貌以及身材,绝对是无数有制服偏好的男人的绝佳选择。

    是的。

    萧靳在回国的飞机上以迅雷的速度,成功勾搭上了这名姿色不错的美女空姐。

    并且成功的被空姐带回了家中发生了无数宅男屌丝梦寐以求的一夜深情。

    阳光熹微,透射入房间里边。

    从睡眠中醒过来,萧靳看着身旁躺着的空姐美女,回味着昨晚几番翻云覆雨,嘴角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不知道是太久没有接触这类事情了,还是这位空姐美女技巧够好,竟然一夜发生了五次巫山云雨事件。

    现在萧靳的感觉就是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即有些满足,又有些疲倦,他小心翼翼的挑开了空姐的手,掀开了被单,准备下床上个厕所。

    结果,当看见白色的床单上那一零星的血迹以后,萧靳整个人的脑袋好似被雷劈了下,有些发蒙。

    这……这是处子的血还是女人的大姨妈?

    不对啊,昨晚从女人的技巧上看,完全不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啊,要不是处子的血,也不可能是大姨妈吧,大姨妈来时能只有那么一点?

    虽说心里不太愿意相信,可是萧靳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他很不巧,走运了,七年来的第一发枪弹居然撞上了个守身如玉多年的处子。

    可是萧靳没有半点的兴奋,作为一名情场浪子,一直遵循着游戏规则:逢场作戏。

    以他多年前的一次经验来看,这样的女人最是难缠了,说不定她会如那个女人一样,死缠烂打着要自己对她负责。

    萧靳暂时还没有成家的打算,因此在感情方面,一向没有真的动过真情,可谓是逢场作戏,嬉戏花丛罢了。

    至于身旁的空姐的名字,萧靳显然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昨天晚上他也只是打算玩玩,各取所需而已,可从来没想过要跟对方玩什么感情。

    生怕这个空姐醒过来揪着他负责任,萧靳麻溜的穿好了衣服,拿好了身上的物品,背着自己的背包就急忙离开了。

    从空姐的房间里出来以后,萧靳不由得的松了口气,还好自己跑的够快,要不然,事情可就难办了。

    不是萧靳绝情,而是他根本就对那个空姐没有任何的感情,他哪里知道那个被自己轻易勾搭上的空姐居然那么保守,至今守身如玉。

    想到这里,萧靳暗叹一声罪过,并决定了,以后在找女人发生什么事情之前,一定要先搞清楚对方是不是第一次。他可不想跟女人产生任何的感情纠葛!

    在路边摊吃了份豆浆油条作为早餐以后,萧靳顿时觉得心满意足了,久违的同年味道。

    从打七年前跟随着老人东奔西走,辗转国外各地以后,豆浆油条这几块钱的玩意都变成了奢侈品,根本吃不到。

    吃过了早餐以后,萧靳就打算动身去办理老人交待给他的身后事情,老人临终前希望可以落叶归根,便让萧靳把他的尸体火化了,把骨灰带回中海市交给傅家后人安葬。

    老人名为傅伏羲,说起这个救过萧靳的老人,可就大有来头了,他可是华夏被誉为“药王”的伏羲老人。

    傅伏羲一身医术卓绝,举世无双,一手针法更是精妙神奇,有着“回生手”之称,有人说,傅伏羲一针即可从阎王爷手里拉回一个人的性命。

    可见在外人眼中,傅伏羲的医术多么的神乎其技了,但是,这不是傅伏羲被誉为“药王”的真正原因。

    除却傅伏羲最令人惊叹的一手好针法外,他还懂得不少神奇的药方,全都是一些没人懂得的神奇药方。

    在无数医生束手无策的怪病面前,傅伏羲只需要一味药就足以治愈病患的怪病,故而被成为“药王”。

    傅伏羲年事已高,不希望自己毕生的研究随着他而与世隔绝,便在六十岁高龄的年纪下开始动手编写的一本名为《伏羲方》的药物书籍。

    这是一本汇集了傅伏羲毕生心血的著作,傅伏羲的后半生几乎在为着研究各种疾病的药物而东奔西走着。

    本来只是仅仅几页的纸张渐渐的就成为了一本有着三十多页的书籍了,而萧靳七年中的陪伴,就是为傅伏羲保驾护航,避免外界对傅伏羲造成的威胁,陪着到世界各地采集稀奇不为人知的药物,研制成药方,录入书籍之中。

    可是说,这本只有三十多页纸张的《伏羲方》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存在,里边有不少的药方可以用来救治很多现如今无法解决的致命疾病,随随便便一个药方,就是一笔无法计算的财富。

    更别说里边光是如今医学界无法攻克的疾病的解决办法就有好几个药方了,只要是现世都足以令整个世界震惊!

    “药王”的称呼,傅伏羲绝对承受得起来。

    可惜,这样一辈子在挽救无数人性命的老人,最终还是无法在岁月的手中救下自己的性命。

    这就是所谓的人命有终时,再强的人终究无法摆脱命运的掌控,对此,萧靳生出了许多的感概之情。

    根据傅伏羲给的地址,萧靳很快就找到了。

    半世豪情别墅区。

    萧靳来到了别墅的门前按下了门铃,可是连续按了许久,仍旧不见有什么动静。

    “没人?”萧靳蹙了蹙眉头,便打算等晚上再来拜访。

    可就在萧靳要离开的时候,耳中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不久,傅家的大门就打开了。

    开门的人是个女人。

    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一张干净白皙的脸蛋,不施粉黛,天姿靓丽,精致绝美的五官拼凑在了一起,极为合适,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唐突。

    女人穿着白色如雪的衬衫,袖子挽起到手肘处,黑色的长裤,披散的秀发,整个人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而身材更似魔鬼。

    该翘的地方翘,该凸的地方凸,双腿修长,无论是小腿的曲线,还是大腿的丰满度,绝对是恰到好处的,不会令人觉得有丝毫的美中不足。

    更可以说是完美到了极致。

    “好一个绝色美女!”

    萧靳阅女无数,富家千金,高冷总裁,各种各样的绝色美女见过不少。可是在看见这个女人的一刹那,他的呼吸都不由得一紧。

    这个女人的样子实在太美了,美的出尘,濯清涟而不妖。

    萧靳还在空气中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而香味的来源就是面前站着的女人,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不如香水刺鼻,极为自然芬芳。

    萧靳经常听傅伏羲夸赞他的孙女傅柔荑多么美丽动人,不可方物。

    而一直以来萧靳都以为傅伏羲就是跟黄婆卖瓜没有多大的区别。

    可是此刻真的见到了傅柔荑的时候,他是真的相信了。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傅柔荑绝对配得上那么富有诗意的名字!

    傅柔荑刚刚才起床洗了个澡,正准备换上衣服去上班,结果听到了催命的门铃声,就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出来了。

    她看见门口站着陌生的萧靳,显然对他狂按门铃的做法很不喜欢,当看见了萧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眉头一挑,就有些发怒的迹象。

    傅柔荑说道:“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察觉到了傅柔荑眉间的不悦,萧靳尴尬的收回了目光,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姓傅,名彩云?”

    “我是。你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傅柔荑看着来历不明的萧靳,明显多了丝戒备。

    傅柔荑向来小心谨慎,以自己的姿色与家产,不知道多少人在打着她的主意,这方面的警觉还是有的。

    更何况,她横看竖看都觉得萧靳不太友善,特别是眼里带着一股看不透的气息。

    “不用紧张,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的。这次我来找你,主要是完成傅老临终前所托,带他回来的。”萧靳尽量露出最为和善的笑容,说道。

    “你说什么?我爷爷他……”

    傅柔荑犹如被雷劈中般,目光涣散,一股悲伤的气息弥漫了出来。

    “是的,傅老在三个月前离开了。他希望落叶归根,嘱咐我将他火化了以后带回来安葬。逝者已逝,希望你能够节哀顺变。”萧靳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再次从萧靳的口中确认爷爷离世的消息,傅柔荑在也忍不住心中的痛苦,眼角有着泪水在打转,神情凄清,看起来格外的悲凉。

    回想起傅伏羲一直以来的宠爱,回忆着傅伏羲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这一刻,傅柔荑只觉得眼前的世界一片灰暗,没有了光泽,没有了昔日的光彩。